丫丫电子书 >> 武侠修真 >> 妃常农女TXT下载 >> 妃常农女章节列表 >> 妃常农女最新章节

105v.到死都是叶家的人

作者:一抹烟色 下载:妃常农女TXT下载
    自从发生了盗匪伤人的事情之后,小雨就更加小心了,基本上没什么事情就让大家不出门,不过,听说县太爷很快就派兵开始清剿各个山头,以后倒是再也没有听说这样的事情发生。

    马奇瑞这次也学乖了,好了之后基本上就关闭了大部分的生意,小雨说的没错,命都没了,还赚什么钱啊?

    不过,也许是老天爷可怜,就在宣和元年的秋末,就在小雨看着那两个水库在秋耕结束后也已经差不多见底了的时候,一天夜里,忽然一声惊雷,然后下起了大雨。

    一场秋雨一场寒,秋雨带着寒意而来,却让整个大周国的人们喜极而涕。

    小雨也终于松了口气,这场历时两年的大旱,终于结束了,虽然已经到了年底了,但是,起码明年春耕不会受影响了,而且,大家吃水不愁了。

    就在各地陆续的下了一场秋雨之后,朝廷又开始陆续的颁布了法令,鼓励农耕,减免赋税,还在明年开始恢复科举,也算是给老百姓们一个美好的提示,日子又可以平和的过下去了。

    小雷他们也跟着先生念了三年书了,之前又都经过了慕枫的指点,可谓都是受益匪浅,窦天赐说正好明年可以让几个娃下场锻炼一下了。

    对于这些个娃的来说,这可是振奋人心的消息。

    社会逐渐平稳,经济也就会慢慢的复苏起来,因为明年开春几个小子就要下场应童子试,所以这段时间整个叶家都非常的忙碌,邱子升是个尽职尽责的先生,窦先生拟定了下场名单之后,就不断的给那几个小子辅导加课,那几个小子也争气,互相之间也暗暗的比着,所以没有一个喊累的,晚上只要一个不上炕的,其余的都不上炕,最后小雨还是下了死命令规定最晚戌时末必须上床,否则第二天没早饭吃。

    这一命令效果不错,但是小子们也有对策,那就是早起,这个小雨就没办法了,不过对这些小子门的刻苦她还是由衷的佩服的。

    绣房也开始重新开了起来,村里的人也开始陆陆续续的都来上工了,郭家的人也已经回去了杏花村,生活似乎又回到了以前的状态。

    转眼就又到了年根。

    就在小雨一家正在考虑这个年要怎么过的时候,惠娘却忽然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

    “五婶,这是怎么了?”小凤正在堂屋里绣花呢,看见惠娘狼狈的样子不由得吓了一跳。

    “小寒不见了……”惠娘的眼睛都空洞了。

    小凤一听也吓了一跳,急忙让青蕊去叫小雨和郭氏。

    小雨正在后面的训练场里训练大黄和小白呢,听了这个消息,顿时心里一惊,扔下手里的木盘子转身就往堂屋里跑。大黄和小白不知道怎么回事,急忙跟着也往这边跑。到达堂屋的时候,其余的人都已经到了。

    “五婶怎么回事?”小雨的感觉有些不太好。

    “小雨,求你……”惠娘一见小雨就要下跪,却被绿芜眼疾手快的给扶住了。

    “五婶别着急,先说怎么回事……”

    “是啊惠娘,到底怎么回事啊?”郭氏也有些着急了。

    惠娘急忙擦了一把眼泪,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下,原来,这些日子小雨的绣房重开了之后,她和小寒第一时间就过来上工了,分家了,她们的干劲就更足了,不过,就在晌午的时候,小寒说回去给他爹做饭,结果,等了好久都没见回来,平时她一般两刻钟就回来了,但是半个时辰都没回来,我不放心就回去看看,但是强哥说小寒一直都没回来,他还以为我们都在绣房里吃了呢……

    “四嫂,小寒要是没了,我可怎么活啊?”惠娘的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强哥去山里找了,至今也没消息……我没法了才来求你啊……”

    “五婶别急,说不定小寒贪玩,去了……”郭氏想要安慰惠娘,但是说出这个话来她自己都觉得不信,小寒那孩子异常乖巧懂事,根本就不可能因为贪玩而不回去给他爹做饭,更不可能去哪里不告诉家里一声的。

    其余的人也都很小寒接触很多,都是知道小寒的脾性的,所以自然也都想到了这一点。

    小雨的心也咯噔了一下,小寒这孩子很乖巧,手脚勤快还不多话,大家都很喜欢她,要不是她自己走丢的,那么就肯定是有人做了手脚,小雨忽然惊恐的张大了眼睛,如果是那样,那就太可怕了。

    “小雨……”看着妹妹的表情,小凤似乎也一下想到了可能性,忍不住抓住了小雨的手。

    因为这个时候正是午休的时间,所以,那群小子们都没在学堂里,自然也听见了动静,都跟着跑了出来,知道小寒丢了之后,都忍不住一阵错愕。

    “先别急。”小雨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扫了大家一眼,“当务之急是先将小寒找到。”

    “要不报官吧……”郭氏是六神无主了。

    “娘。”小雷却摇摇头,“失踪不到十二个时辰,官府是不给立案的。”

    郭氏只能叹口气闭嘴。

    “泽哥,麻烦你跑一趟回去给叔爷爷说一下,让叔爷爷出面发动大家一起找……”小雨看了一眼叶明泽,失踪人口可是大事。

    叶明泽什么都没说,点点头撒腿就往外跑。

    “方叔,你带几个人在村里找找问问,现在不是农忙,村里那么多人,说不定就有人见过她呢……”小雨看了方叔一眼,“顺便问问这段时间村里有没有陌生人来过……”

    “我们也去。”小雷郭有祥急忙开口。

    “行,你们就跟方叔一起吧……”小雨点点头。

    小雨等到众人都走了,这才低头看看大黄和小白,忽然灵机一动,转身看着惠娘:“五婶,你带我将小雨回家的路线走一遍……”

    惠娘虽然不知道什么意思,但是还是点头,然后带着小雨从绣房开始。

    小雨让大黄和小白嗅了小寒之前做绣活时坐的椅子和用过的笸箩,然后就朝着村里走去。然而,才走出去没多远,大黄和小白竟然都不走了,围在原地打转,然后竟然朝着村外跑去。

    “小雨啊,它们好像发现什么了。”小凤看着大黄的表现,忍不住眼睛一亮。

    小雨也不说话,跟着大黄往外跑去。

    大黄和小白出村的方向并不是大路,而是通往山里的一条山路,是这几年年景不好,村里人不断的从这里上山去寻找吃的留下的。

    “你们先回去等着。”站在山脚下,小雨回头对郭氏和惠娘说,“有消息了我让人回来告诉你们……”

    惠娘原本还不想回去,但是郭氏却拉住了她:“咱们体力不行,会拖后退的……”

    惠娘这才勉强的跟着郭氏回去了。

    小雨这才示意大黄小白继续,她和小凤带了绿芜青蕊则跟在了后面,动物的嗅觉非常的灵敏,尤其是狼,它们应该是发现了小寒的气味了。刚上了一个小山坡,大黄就又开始在原地打转了。

    “大家仔细找找这附近。”小雨看了一下,这里是上山之后比较平坦的一个地方,显然是经常有人在这里歇息,地面也比较平整。

    “这是……”小凤刚一转身,就觉得脚下踩了个什么,低头一看,竟然是一颗珠子,“小寒的。”

    小雨急忙过来拿过珠子看了一眼,不由得点点头,这珠子还是之前小雨去镇上的时候,看见有卖散的玉珠子的,因为都是下脚料打磨的,也不贵,小雨就买了一些回来,没事就在家里用丝线穿了玩,不过她对这些一贯没耐心,穿了一两次就放下了,扔在那里也没管,后来被小寒和小满看见了之后,他们喜欢就给了她们,后来小寒和小满一下子穿了好多条手链,分给了家里的丫头们,还戴了穿好的给她看过,所以,她认得这珠子的。

    这时,青蕊和绿芜也在附近找到了几颗玉珠子。

    小雨心里有数,这个地方应该是小寒被用强的地方,也不知道是她故意弄断的珠子还是不小心弄断的,但是,从村里到这里也有一段距离,却没见到珠子也没见挣扎过的痕迹,可见是熟人将她领到这里的。

    和小寒相熟的会有谁能害她?

    小雨的脑子里电光火石般的闪过了一个画面,不过却不敢肯定,只能先找到小寒再说。

    大黄和小白嗅过了珠子之后,就一路的往山上走。

    这一路,小雨几个又发现了三四颗的玉珠子。

    终于,在爬了两刻钟之后,路已经没有了,树木也茂密了起来,虽然是冬季,但是因为山里温度不低,所以杂草什么的也很多,在转过了一个小山包之后,大黄和小白忽然就停了下来。

    “前面有人。”青蕊忽然压低了声音。

    大家急忙停住了脚步,找了个地方隐藏了身形,顺着树干的缝隙往前看,果然隐隐的似乎有人影,但是却看不真确。

    “我过去看看……”青蕊看了小凤和小雨一眼。

    “小心。”小雨点头,“别打草惊蛇。”

    青蕊点点头,然后从后面绕了过去。脚尖点地,一下子就上了树梢,然后几下就没了影子。

    青蕊则警惕的看着四周。

    没多会,青蕊就回来了。

    “前面的小山坳里一共有三个人,但是并没有看见小寒姑娘……”青蕊轻轻的说道。

    小雨忍不住皱了眉头,小寒不在?低头看了一下手里的玉珠子,就算小寒不在这里,但是也和这些人脱不了干系。

    “你们两个有信心对付那三个人吗?”小雨看了一眼青蕊和绿芜。

    “他们的武功不高,我一个人对付他们应该没问题……”青蕊点点头,“只是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同谋……”丫头中,青蕊的武功是最高的

    “不管有没有同谋,先将他们拿下再说。”小雨叹口气,“小寒的失踪和他们脱不了干系……”

    青蕊和绿芜点点头,然后双双的脚尖点地,纵身就扑了过去。

    那三个人可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追了过来,本身武功也不高,又没防备,所以,没几下就被青蕊绿芜给打翻在地了。

    “是不是你们刚才掳了一个女孩子?”小雨这才走了过来。

    “什么女孩子?不知道。”三个人懊恼的一扭头,根本就不承认。

    “既然不说,那么我也没什么好问的了。”小雨冷哼了一声,忽然嘴里一声呼啸,顿时传来了一声狼啸,然后伴随着一声低沉短促的吼声,大黄和小白瞬间就蹦了出来。

    三个人顿时一愣,然后汗毛都竖了起来,这个丫头竟然能指挥狼和豹子?

    “这三个人就赏给你们当下午茶了……”小雨一指地上的三个人。

    小白原本就是野生的狼,那大黄虽然是家养的,但是小雨根本就没泯灭它的本性,更是刻意的让在山里独子生存,所以,野性一点没减少,此时一听小雨发令,两个家伙顿时大嘴一张,朝着三个人就扑了过去。

    “我说……”就在大黄和小白的牙齿已经对准了那胳膊腿准备发力的时候,三个人忽然异口同声的惨叫了起来。

    “回来。”小雨急忙叫住了大黄和小白。

    两个家伙竟然收放自如,只将那刚才咬到的胳膊腿的皮肤刺破了,当然,如果再晚一点点,那骨头也就断了。

    而此时,从叶家村往白云县走的路上,一辆马车飞速的在奔跑着,车厢里的人虽然被颠的东倒西歪的,但是却还是一个劲的催促。

    终于,马车很快就进了县城,然后直奔万花楼而去,在万花楼的后门停下,叶宝从车里跳了下来。

    有人早就去通知了妈妈,很快,一个浓妆艳抹的中年女人就走了出来,看见叶宝的时候,眼里闪过了一抹厌恶的光,不过很快就笑着迎了上来:“宝爷啊,货带来了?”

    “陈妈妈放心,这次包你满意。”叶宝急忙将车帘挑开。

    陈妈妈急忙伸头一看,顿时笑了起来:“不错。”然后一挥手,“把人带进去吧……”

    立马有两个龟公出来,将昏迷中的叶小寒给抗进了院门。

    “那妈妈我……”叶宝立马凑了上去,一脸的谄笑。

    “宝爷啊,我们家牡丹那可是头牌,你说你每次就拿那么一点点的银子就想又搂又睡的,说不过去啊……”陈妈妈忍不住叹口气,“我们是打开门做生意的,如果都象您这样,那我们姑娘不得饿死啊?”

    “妈妈,瞧您说的。”叶宝却是忍不住搓搓手,“我有银子还不都孝敬你了吗?今天这货色……”

    “这丫头模样还行,但是还没长开呢,我还得白养好几年呢……”陈妈妈白了叶宝一眼,“这样吧,之前你赊的账就算了,我再给你十两银子,怎么样?”

    “妈妈,我不要银子,只要让牡丹陪我一晚就好了……”叶宝却是眼放绿光,他几年前就开荤了,但是当时在镇上,没个像样的青楼,只有那种最低下的窑子,里面的姐儿都是年老色衰,根本就勾不起兴趣,但是后来跟着几个公子哥到了万花楼他才真的感受到了女人的滋味了,第一次就点了牡丹,不仅长的美,而且技术好还全面,那叶宝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恨不得白天晚上都爬牡丹的肚皮上,但是,这里是要钱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叶宝会一次次的从家里偷钱的原因。

    “成。”陈妈妈似乎是一咬牙一跺脚,“我们牡丹上辈子欠你的了……”

    “谢谢妈妈。”叶宝一听陈妈妈同意了,急忙撒丫子就往里跑,今晚上她可要好好爽爽了,都好多天没见着牡丹了,可想死他了。

    看着叶宝的背影,陈妈妈冷哼了一声,然后进门关门,马上就到开门纳客的时候了,她得再去检查一遍各处有没有纰漏才行。

    叶小寒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间装修豪华的房间里,床上的被褥还透着一股子香气,不由得活动了一下,却发现手脚被绑住了,只能挣扎着坐了起来,但是心里却是一惊,刚才她不过是遇到了叶宝,说他爹在山上摔了一下,她想也没想就跟着跑了上去,结果……

    不过还没等她多想呢,房门就被一下子推开了,然后一个身着桃红色衣裙,浓妆艳抹的女人走了进来,看见小寒醒了,忍不住笑了:“这么快就醒了,真不错……”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小寒其实心里已经猜到了这次是什么样的地方了,但是却还是忍不住要问,只是声音里已经明显的颤抖了。

    “闺女啊,你就是不问我也会告诉你的。”陈妈妈笑的一脸的褶子,“这里是万花楼,可是整个白云县最大的温柔乡呢,我姓陈,以后你要叫我妈妈……”

    “我要回家……”心里的想法得到了证实,她吓得忍不住哭了起来,“你们放我回去吧,我还小……”

    “哎吆啊,刚来的姑娘都这么说,都尝到男人的滋味了就好了……年纪小没关系啊,就小才值钱呢……”这丫头再过几年不敢说倾城倾国,但是绝对是个美人,初夜怎么也得值个千八百两的呢,然后再教点手段,估计就又是一个花魁娘子了……

    “我要回家……”小寒却更加害怕了,只能不停的哭闹,“我要回家……”然后起身就要往外跑。

    “真是无知。”陈妈妈终于被哭烦了,顿时老脸一沉,“不吃点苦头都不知道听话呢……”说着一挥手,“将她拉柴房去先饿两天再说……”这个法子可是屡试不爽啊,每次将得来不老实的姑娘关进拆房饿上几天,等到头昏眼花的时候,再拿了食物去引诱,十有八九的姑娘就就范了,可比打板子抽鞭子效果好多了。

    就这样,叶小寒被关进了柴房里,因为已经寒冬,夜里特别的冷,小寒只能使劲的蜷缩在一个角落里,双手被绑在身后都没办法抱紧自己,眼泪早就流干了,她现在真的还悔啊,小叔就是个禽兽,她怎么还会信他的话呢?

    爹娘,小寒好想你们……小雨姐,救我……

    夜色渐渐的浓郁了下来,万花楼里到处灯火通明,二楼的超大超豪华的房间里,壁炉里的木炭将整个房间都烘的暖洋洋香喷喷的。

    “宝贝,你可得等着我,我有钱了一定赎你出去……”叶宝醉眼迷离,抱着怀里的女子上下其手,“到时候,你就只能陪我一个人了……”

    “宝爷就会哄人家。”牡丹人如其名,长相艳丽,举手投足更是透着一股子妩媚劲,身上也只在粉色的抹胸肚兜和白色的亵裤外面着了一块红纱而已,此时一手勾着叶宝的脖子,另一只手则举了酒杯,对着叶宝吐气如兰,“真的有钱了,恐怕早就忘了人家了……”

    “怎么会?”叶宝却急急的表白,“我心里眼里可全是可人儿你了……”说着更加用力的揽住了牡丹的腰,手不老实的伸进了对方的肚兜里。

    “我信宝爷……”牡丹顿时咯咯的笑了起来,一口将酒杯里的酒含进了口里,然后冲着叶宝嘟起了红唇。

    “小妖精……”叶宝早就被牡丹给撩拨的心痒难耐了,此时更是急不可耐的含住了对方的唇。

    “好喝吗?”等到嘴里的酒都被对方吞进了肚子里,急忙笑着推开叶宝,媚眼如丝。

    “好喝,可是爷还想吃呢……”叶宝已经按捺不住了,一把将牡丹抱起来转身就扔到了床上。

    牡丹咯咯的笑着,欲拒还迎,一双柔若无骨的手隔着衣服就朝着叶宝的胯下伸去:“牡丹等着宝爷来吃呢……”

    原本她是看不上叶宝的,因为叶宝没钱,但是叶宝长的好,而且毕竟年轻,体力也好,这牡丹可是一条玉臂千人枕的,要求自然是高,那些来青楼的有钱人,大多都是年纪不小的,就算有年轻的也不多,而且家里都是有妻妾的,出来是找乐子的,自然要女人伺候他们,有些还变着花样的折腾,做那事的时候,才不会管她舒不舒服呢,甚至很多时候她都要装着很舒服的样子,但是叶宝不一样,他没媳妇,经验不多,只要稍微迎合他点,这傻小子就可以拼命,每次将她弄的都是异常透彻,可比和那些老头子强多了,所以,每次他来,就算银子不多,但是只要她没别的客人,她就都接待。

    陈妈妈开始还不愿意,但是毕竟是牡丹是头牌啊,也不好多说什么,反正只要不影响她赚银子就好了。

    “小妖精……”叶宝猴急的扑了上去,很快,大床就开始摇曳了起来。

    不过,就在两个人忘乎所以的时候,整个万花楼里却忽然传来了一阵阵的尖叫声,然后房门就被人忽然一脚给踹开了,一个黑影嗖的就窜到了床边。

    “啊……”牡丹顿时惊叫了一声,然后晕了过去。

    叶宝正忙着呢,忽然有人闯了进来,顿时也吓了一跳,尤其是一抬头正好对上一张血盆大口的时候,顿时该软的地方软了,不该软的地方也软了。

    当然,自此被大黄一吓,叶宝就落下了病根,这个就不多提了。

    方叔见房间里这么萎靡,忍不住皱皱眉头,然后手一挥,那床上的帐幔就掉了下来,盖在了两个狗男女的身上。

    而小雨此时却跟着小白一路到了柴房里。

    陈妈妈刚开始看着一个小丫头来找人,根本就没放在眼里,自然也不会承认有人被卖了进来,她想搜就让她去找找算了,谁知道这丫头还带了两只畜生过来,一只上了楼她倒是不怕,但是另外一直竟然直接就朝着柴房跑去,顿时有些慌了。

    小雨到了柴房门口,谁都没招呼,直接青云匕首一处,那锁就掉了下来,然后一脚将门踹开,就看见角落里蜷缩着一个小小的身影……

    “小雨姐……”迷迷糊糊昏昏沉沉的小寒努力的抬起头,当看见小雨的时候,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丢下我的……”然后就头一歪昏迷了过去。

    “你们反了天了……”陈妈妈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人被带走,“真当老娘是吃素的吗?”说着一挥手,顿时,万花楼里平时养着的十几个保镖就全站了过来。

    小雨撇撇嘴:“这是我妹妹,我要带她走……”

    “这里可是万花楼,可不是你能随便带人的地方……”陈妈妈冷哼了一声,然后忽然一抬手,“将他们打出去……”

    只是,那些人还没动手呢,甚至还没看清是谁,就已经躺在地上哼哼了,而陈妈妈的脸也跟猪头似的,不知道被扇了多少个耳光了。

    无情拍拍手站在了旁边。

    陈妈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知道遇上了茬子了,顿时有些懊恼贪了这次的便宜了。

    小雨暂时顾不上许多,现在小寒发烧了,而且烧的很严重,她必须要立即带她去看大夫,否则这么冷的天,再耽搁下去,就算人救回去了,但是也就烧坏了,至于这里的情况,她相信方叔会处理。

    半夜里敲开了白云县回春堂的大门,那大夫还不错,看见是小寒烧的厉害,立刻就给开了药然后还让他们去了后院,让家里的人帮忙给熬了药,然后大家还是连夜赶回了叶家村。

    这个时候又没有电话,晚回去一会家里人就该多担心一点了。

    顺路,小雨让无情先去了一趟白云镇,将吴掌柜的给请了过来。

    此时小雨终于觉得,不会中医还真是不行,有些后悔当初许贺要教她学医的时候,她拒绝了。看来以后没事要多看点医书才行。

    惠娘和叶强根本就是一夜未睡,当看见小寒回来的时候,顿时喜极而涕,惠娘一下子还晕了过去。

    因为有吴掌柜的在,小雨倒是不担心小寒和郭氏,反而比较担心叶强,听小凤说他知道了他们去追小寒的时候,就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整整一夜,不动也不说话。

    “五叔。”小雨走过去在叶强的身边坐下来,“小寒没事了……”

    叶强这才微微的点点头:“五叔欠你的……”然后伸手摸摸小雨的头。

    “先休息一下吧。”小雨淡淡一笑。

    “我回去休息下。”叶强也笑笑,然后起身朝着自己家里走去。

    小雨皱了皱眉头,总觉得叶强有些不对,随即跟郭氏说了一下就急忙跟了出去。

    果然,叶强并没有回自己家,而是直接去了老宅。

    叶大龙和董氏自然也是知道了小寒失踪的事情,叶大龙也着急,一直跟着村里的人找了大半夜,但是董氏却不以为意,说什么肯定是小寒自己跑出去玩去了,当然,还有一大堆的闲话。

    不过昨天消息就已经传回来了,小寒是被几个人贩子给绑走了,小雨已经带人去追了,今天到家的时候,村里也已经得到了消息了,说是小寒没事了,就是挨了一夜冻发烧了,众人也都才松了口气。

    小雨暂时还没说小寒是被叶宝骗到山上的,毕竟,这不是什么好事,她还需要顾及一下叶大龙的想法。

    要知道人贩子既然能来抓一个,那就有可能再来抓别人,有孩子的家里都害怕啊。

    看着叶强进门,叶大龙叹口气:“没事了就好,先赶紧歇会去吧……”

    董氏却是撇撇嘴没说话。

    叶强却是直愣愣的看着董氏,对叶大龙的话置若罔闻。

    “你这孩子,看着我做什么?”董氏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爹,娘。”叶强却忽然开口,“如果我告诉你,这次小孩是被叶宝骗出去卖了的,你会怎么做?”

    “什么?”叶大龙吓得一下子站了起来。

    “你胡说什么?”董氏却尖叫了起来,“叶宝是你弟弟,你怎么能这么诬陷他?”

    “我就问您二老,如果是叶宝做的,你们会怎么做?”叶强却依旧执着的询问着这个问题。

    “真要是那个畜生做的,那我……”叶大龙忍不住一皱眉,“那我就砸断他的腿……”

    “娘呢?”叶强的目光始终落在了董氏的脸上。

    “小寒不是没事吗?别胡说这些……”董氏却摆摆手,但是心里却忍不住咯噔了一下,直觉上似乎这个事情应该就是叶宝做的。

    “呵呵。”叶强忽然笑了起来,眼里满是绝望,“真是我的好娘啊……”

    “你……”董氏顿时心里一阵发虚。

    小雨跟在后面

    “为了你的宝贝闺女和儿子,你其余的都看不见,你亲生的闺女直接卖了,爹的儿子你拿着都不当人看,就是我这个你亲生的,你也没待见过……”叶强苦笑了一声,“我其实一直都再想,既然你这么不喜欢我们,当初干嘛要生啊?”

    “我……”董氏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现在,你的儿子将你的孙女卖了,你知道卖去了哪里吗?”叶强的眼圈都红了,“万花楼啊……”

    叶大龙扑腾一下坐在了椅子上。

    董氏也一脸的错愕。

    “要不是小雨带人去的及时……”叶强摸了一把眼泪,“那闺女就毁了,我和惠娘也活不下去了……娘啊,你说你那宝贝儿子都要逼死我们了,我还需要顾及兄弟情吗?”

    “不可能……”董氏一个劲的摇头。

    “小雨说,万花楼已经被封了,县太爷大人已经介入了,你那宝贝儿子是被衙役从花魁娘子的肚皮上拽下来的……”

    叶大龙的脸顿时苍白了起来。

    董氏的嘴唇都哆嗦了,却忽然一把抓住了叶强的手:“强啊,娘知道以前对不住你们,但是,叶宝是你亲弟弟啊,你不能让他毁了啊……”

    “呵呵……”叶强再次笑了起来,却是一把甩开了董氏的手,“娘啊,你的心怎么就能偏成这样啊?”

    “当家的,你赶紧跟儿子说说啊,小寒都没事了,就别追究了,叶宝还小……”

    窗外的小雨忍不住摇摇头,这个董氏到底怎么回事啊?怎么就这么的……她都没词形容这个老太太了。

    “够了。”叶强却忽然大喝了一声,“什么都是叶宝好,叶巧好……”顿了一下,“这个秘密我在心里埋藏了十六年了……以前我一直以为是我想多了,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你心里只有叶宝叶巧了,不是我们做到不够好,而是因为……”

    “强,娘求你,别说了。”董氏却忽然一把抓住了叶强的手,打断了他后面的话,“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到底怎么回事?”叶大龙却忽然厉声说到,直觉上他觉得叶强肯定有事瞒着自己。

    “没,当家的……”董氏急忙讪讪一笑,但是嘴角都哆嗦了,不由得恶狠狠的瞪着叶强。

    叶强看着董氏那愤恨的目光,嘴角的笑意却更浓了,虽然那是他的亲娘,但是却从没将他当亲儿子看待过,如今,他也不打算再隐瞒了,否则,还不知道要遭受多少灾难呢:“爹,叶宝和叶巧很可能不是你的亲生儿女……”于是,将当年看见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

    当时叶强还不到十岁,有一阵农闲,叶大龙正好出去出了一段时间的短工,家里就董氏带着几个孩子,叶强因为比较淘气,特别喜欢上山掏鸟蛋捉野味吃野果,结果那天夜里他因为野果吃多了,半夜起来上茅房,却隐约的听见娘的房间里有动静,似乎还有男人的声音,原本他以为是爹回来了,但是当他敲门询问的时候,却被娘给呵斥了一顿……之后他也没放在心上,但是,后来长大了,当董氏眼里只有叶宝和叶巧的时候,他心里的这个事情才慢慢的冒了出来,而且随着时间推移更是越来越疑惑。

    这次不仅让屋里的叶大龙愣了,就是外面的叶小雨也傻了,她让无情去查了半天没查出来的事情,没想到竟然是个桃色新闻,只是,这个话从叶强嘴里出来的,可见这次小寒被卖的事情对他的打击有多大。

    其实小雨真的很理解叶强的恐惧,叶宝就是个定时炸弹,如果这次不根除了,那么以后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呢,而且,董氏早就将他的心早就凉透了。

    董氏顿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她想要反驳的,但是却怎么也张不开嘴,她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一点都不了解这个儿子,自以为拿捏的住,却没想到最后还是……

    董氏满心的想法就是,这下沉底完了。

    好半天,叶大龙终于缓过来了,目光落在了董氏的脸上:“是吗?”

    叶小雨此时却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进去呢?

    “强哥……”就在此时,门外却忽然传来了惠娘的声音,然后没一会,惠娘和郭氏就一起走了进来,看见小雨站在院子里,奇怪的问了一声,“小雨怎么站在这里?”

    “路过。”小雨有些尴尬的笑笑。

    屋里的人已经听见了动静,叶强已经走了出来:“惠娘,你醒了?”

    “嗯,吴掌柜的说我晕倒是因为怀孕了……”惠娘笑的满脸是泪。

    “真的?”叶强顿时高兴的一把将惠娘搂在了怀里,“太好了……”

    此时,叶大龙摇摇晃晃的从屋里走了出来,让众人吓一跳的是,似乎一下子老了十几岁似的。

    “小雨,这是怎么了?”郭氏忍不住过去拉了小雨问了一句,因为她透过开着的门看见里面的董氏是坐在地上的。

    小雨还没说话呢,就见叶大龙忽然一个趔趄,然后就直直的倒了下去。

    “爷。”小雨眼疾手快的叫了一声。

    还好无情动作够快的将老头子给扶住了,只是那紧闭着双眼,显然已经气晕了,一下子戴了十多年的绿帽子,搁谁身上也受不住啊。

    “赶紧送回去,正好吴掌柜的在呢……”小雨一看不敢耽搁,此时也顾不得董氏了,一行人急匆匆的走了。

    坐在地上的董氏终于也缓过神来了,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屋子,忽然就苦笑了一声:“自作孽啊……”叶大龙刚才走的时候说要休了她,她怎么能让他如意?这个年纪被休了也是活不成的,反而连脸面也都丢了呢,她到死都是叶家的人,想到这里,起身回了里屋,打开了箱子,将最底下一件七成新的浅绿色的袄子和一条月白色的百褶裙拿了出来换上,又仔细的梳了头,对着铜镜看看,挺满意的,这才叹口气,去拿了一包耗子药出来,“当家的,我先走一步了,到下面等着给你当牛做马……”然后一仰头就吞了下去。

    ------题外话------

    ++++万更送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本章结束
一定要记住丫丫电子书的网址:www.shuyaya.cc 第一时间欣赏《妃常农女》最新章节! 作者:一抹烟色所写的《妃常农女》为转载作品,妃常农女全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妃常农女最新章节,而丫丫电子书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妃常农女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妃常农女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丫丫电子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妃常农女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妃常农女介绍:
叶小雨觉得穿越是件让人蛋痛的事,小说里都说穿越的女主不是小姐就是王妃,就算是个不受宠的起码也有个丫头伺候着,冷汤冷饭的能吃饱,但是怎么到了她这里就全变了呢?不到十岁的娃不仅要天天干活,就连红薯都吃不饱,更别说吃肉了,还有恶毒后奶时不时的打骂,这不是虐待儿童吗?不行,她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她要终止重复了一次的历史,保护身边的人,带着大家脱贫致富奔小康……
采野菜挖草药,开荒地种粮食……
生活好了钱袋饱了,做人的腰杆也直了。只是……叶小雨却郁闷了。
恶毒老太婆找上门:孝字大于天啊,你们得孝敬我啊……
孝敬老人?没问题啊,可是也要等我吃饱了才行,饿死了谁孝敬你啊?
极品亲戚找上门:你们天天吃肉,怎么也要留点汤给我们啊?大家都是亲戚。
肉汤啊?有的,不过……大黄,有人跟你抢饭。
哇呜……咬死你们。
终于清静了,可是……
媳妇,咱们该拜堂了……
神马情况?
为夫是来报答当初救命之恩的。
给钱就好了。
给钱多俗啊?为夫决定以身相许……
哪里跑来的野小子,滚。
为夫不是野小子,为夫乃是堂堂的……
不滚是吧?兄弟姊妹们,关门放大黄……
这是一部典型的穿越剧,但是也是一部狗血的穿越剧,具体来说就是一部狗血的农家女脱贫致富奔小康然后外带着被一个高富帅相中了的言情穿越剧。
反正看吧,看看不吃亏,看看更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