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电子书 >> 言情小说 >> 三国第一强兵TXT下载 >> 三国第一强兵章节列表 >> 三国第一强兵最新章节

二五三章 精准预测

作者:鲈州鱼 下载:三国第一强兵TXT下载
    阳chūn三月,rì头正暖,但风还有凉意,比风更凉的是此刻的气氛。

    秦风的武艺算不上太高,却也是死人堆里杀出来的百战老兵,急怒之下,杀气几如实质一般,别说是普通平民,就算是接受过一定训练的新兵,也难免会被吓得发抖。

    然而,他面对着的那个河北老农却没发抖,他抬起浑浊的眼,向秦风身后张了张,秦风和他麾下兄弟的坐骑正聚在一处,在阳光下,发出一片亮闪闪的白光。他扯动嘴唇,沟壑纵横的脸上,泛起了一个满是愁苦的笑容,语声枯涩,像是随时会断掉一样。..

    “白马将军威名赫赫,老朽哪敢诋毁他老人家?何况,他来的晚了,地方上也没剩什么可以贡献的了,小将军既然问起,为了那十斤米,老朽总要回答清楚了才好。”

    连百战老兵的杀气都吓不倒,要么说明这老头的胆量超群,要么就是他的心已死,没什么可怕的了。王羽不大相信李十一随便找到的一个农民,就是隐藏在民间的高人,答案也是不言而喻。

    秦风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好一会儿才松开了刀柄,叹一口气,转身走开了。

    王羽想安慰,却不知无从说起,只能摆摆手,向李十一示意道:“十一,送老人家回去吧。”

    “……诺。”李十一稍稍迟疑了片刻,这才提起米袋,扶着千恩万谢的老头去了。..

    太史慈旁观了老半天,看出了点门道,凑上来问道:“主公。今天不走了?”

    “嗯,先宿营。”王羽点点头。皱着眉头说道:“我先前似乎想的有些太简单了,早知道。就应该先去趟平原,当面向法式兄问清楚,现在,却是有些棘手了。”

    “麻烦?”太史慈张大了眼睛,他看出王羽有意思暂停进兵,但却没看出威胁的存在。

    王羽左右看看,低声道:“伯珪兄中了袁绍引蛇出洞之计,现在不但乏粮,而且连落脚点都不稳了。”

    “……何以见得?”太史慈大为惊异。口中不自禁的打了个突。

    “伯珪兄与幽州牧刘虞一向互相看不顺眼,他辖下只有右北平一郡之地,而且还只是驻军之所。袁绍看破此节,将渤海郡让予伯珪兄,作为诱饵,伯珪兄不虞有诈,率军大举南下,结果渤海、乐陵两个郡国却是这般模样,这不是釜底抽薪是什么?”

    见朱者赤。跟贾诩混在一起这么久,王羽在辨别yīn谋这方面,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让他设yīn谋,可能还有些勉强。但通过情报来分析辨别,却是游刃有余。

    “如某猜的不错,前次法式兄急忙告辞。应该不单是因为豫州的变故,很可能右北平也出了问题。伯珪兄现在正进退两难呢。”王羽一边思考,一边向太史慈解释。

    饶是太史慈胆大包天。此刻的脸sè也相当不好看:“袁绍就这么有信心?逼着公孙将军进军冀州?”

    “不一定。”王羽嘴角微动,泛起一丝冷笑:“虽然可能xìng不大,不过,伯珪兄还可以选择来青州,那袁绍就可以坐山观虎斗了。或者招降也是个不错的打算,就算驱虎吞狼和招降都没成功,让伯珪兄首尾难以兼顾,这仗也更容易打。”

    若是没听过田丰、贾诩的分析,一般人很难理解,公孙瓒与袁绍的这场战争到底是怎么回事。

    公孙瓒有两个对手,这两个对手不是一路人,但却保持着默契。袁绍不能让刘虞独自面对公孙瓒,以免公孙瓒解决了刘虞,全力对付自己;投桃报李,刘虞也会时不时的扯后腿,让公孙瓒难以集中兵力对付袁绍。

    这两个人最怕的,并不是公孙瓒大举出击,他们怕只怕公孙瓒坐拥强军,窝在幽州不出来。如果是这样,袁绍就始终无法安顿后路,向河南的大汉腹心之地全力扩张。刘虞也不敢轻易断掉公孙瓒的粮饷,以免公孙瓒铤而走险。

    于是,才有了袁绍让渤海之事,公孙瓒也果如袁绍预计的一样,全力南下。刘虞顺势扯后腿,也就顺理成章了。

    “断粮饷有所顾忌,扯后腿就没事?”太史慈疑惑道。刘虞跟公孙瓒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复杂,这些道理也是似是而非,听得他一个头两个大。

    太史慈是个纯粹的武将,懂不懂这些谋略方面的东西,意义不大。不过,对形势的评估,将会影响结下来的战略,而王羽一时还没想好对策,索xìng一边解释,一边理清思路了。

    “粮饷是大军命脉,伯珪兄那脾气,刘虞只要敢断他的粮,他就敢抽刀拼命!”王羽晒然一笑,道:“若是其他的小手段,比如派个太守什么的去右北平赴任,或者借故拖延一下粮饷的运送,那刘虞在官场上打了那么多年滚,对这类勾当应该熟得很。”

    华夏官场上的学问,可谓博大jīng深,远的不提,单就chūn秋战国,先秦两汉,这上千年浸yín下来,积累下来的经验教训不知凡几。在无法一击致命的情况下,本着搞不死你,也恶心死你的原则,采取扰敌策略,对付公孙瓒这种武将,简直就是手拿把掐的。

    “上次田将军增援青州,何不坦言相告?”太史慈的问题一个接一个,他担心王羽打退堂鼓。尽管那也没什么错,明知不可而为之,在武将看来,可以视为勇气的证明;但同样的事,放在一方诸侯身上,难免就会有不知进退,不把兄弟们xìng命当回事的嫌疑了。

    “他啊,大概是拉不下颜面吧。”王羽砸吧砸吧嘴,跟这种脾气直率,但内心骄傲的人打交道,也有不少麻烦。

    自己有麻烦求援,公孙瓒答应的很痛快;可反过来。除非真的到了非常危急的时刻,否则。很难想象幽州的那帮骄兵悍将会主动求援。

    上次田楷来,说不定也是打算讨点粮草救急的。结果发现自己近乎完整的收降了数十万黄巾来屯田,根本不可能有余裕。于是,他随便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现在幽州军什么都缺,最不缺的就是援军,至少表面上如此。

    自己若是送十万斛粮食去幽州,估计可以收获不少感激;而带着一千骑兵来援么,呵呵,公孙瓒倒是不会说什么。可幽州众将的态度,很可能就……

    “所以,去幽州与伯珪兄汇合的计划需要改动一下,本来幽州军补给就紧张,再多了咱们这一千多张嘴,总之,是不太好。”

    “咱们千里赴援,还要看人脸sè?谁敢!”太史慈是个一点就着的火爆脾气,一听这话。哪里还不火冒三丈?

    “都是捕风捉影的猜测而已,又没真的发生,你喊这么大声干嘛?”王羽嗔怪的瞪了太史慈一眼,低声命令:“坐下!”

    “可是……”太史慈很是不服气。别人倒也罢了,谁也不能拿没发生的事来说道,可自家兵马明明才在平原走过一遭。那田楷怎就不知会一声呢。

    “咱们来的突然,又用了疑兵之计。说不定法式兄也被骗到了,一时没反应过来吧?”眼见秦风回转过来。王羽连连给太史慈打眼sè,可后者却像是块木头似的,就是不开窍,王羽恨不得一脚踹过去,踹醒这个低情商的家伙。

    “田将军未必是没反应过来,他可能只是不知道如何面对君侯吧。”秦风的情绪已经平复了下来,他向王羽抱拳施礼,又冲着太史慈点点头。

    “君侯亲身来援,我幽州上下同感大德。”

    秦风言辞恳切的说道:“不过,君侯的兵力既少,我军也不缺军势,若是可能,田将军可能更愿意当面拒绝,可这种话,让他怎么说得出口?我家将军识君侯为手足,田将军与您也很投缘,但军中其他人……”

    他艰难的措词,语速越来越慢:“严将军是军中宿将,早在我家将军在涿县做县令的时候,他就是涿县的县尉了,从军多年,眼界极高……单将军当时是主簿,是个很jīng明,很少吃亏的人……”

    秦风不是个擅长言辞的人,这番话说的极为吃力,满头都是大汗。好在他看到王羽微微颔首,眼中一片了然之sè,显然听懂了他的暗示,这才松了口气。

    公孙瓒是幽州军的主心骨,但并不代表底下的人不打小算盘。其实青州内部也一样,王羽下道命令,贾诩或许出于谨慎的习惯,不会多说什么,可田丰却是个不管不顾的,只要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又说服不了他,这项政令就别想推行下去。

    秦风强调的那二位都是公孙瓒的老部下,从他还是县令的时候,就已经是他的左膀右臂了。县尉掌管军事,严纲这样的宿将多少有点目中无人;主簿是管政务杂事的,主簿出身的单经,多少有些斤斤计较,所以很少吃亏。

    对于王羽的赴援行动,这两个八成不会给什么好脸sè,所以,田楷才左右为难,最后只能装聋作哑。他的态度,影响到了公孙瓒委任的乐陵国官员,最后搞得王羽这支部队像是进入了敌占区似的,既没有情报,也没有向导。

    “那怎么办?”太史慈一张俊脸涨得通红,想发脾气,又顾忌秦风;可是,遇到这种窝囊事,不大声嚷嚷几句,他又憋得难受。

    秦风很尴尬,却没有退缩的意思,别人不知道,但王羽为了这场增援行动做了多少准备工作,他可是一清二楚。

    王羽爽朗一笑,挥挥手道:“既然来了,就不能半途而废,去幽州的计划取消,咱们直接赶赴战场。”

    “战场?”太史慈、秦风异口同声的叫了出来,互相看看,太史慈往后退了一步。

    秦风来不及谦让,急问道:“君侯,您预测出战场在哪儿了?”

    不怪他惊奇,幽州、冀州都在厉兵秣马,目前还处于互相骂阵、造势的阶段。

    公孙瓒一面大军压境,一面传檄冀州诸郡国,历数袁绍十大罪状,命令各郡国的官员向他投降。

    袁绍也不甘示弱。一面在袁家故旧党羽,和麾下一众名士的推波助澜下,和公孙瓒大打舆论战,吵得不可开交;一面调兵遣将,摆出了决一死战的架势。

    不过,跟公孙瓒提兵压境的姿态不同,袁绍的主力部队开赴到阳平郡治所馆陶城之后,就不动弹了。

    阳平郡和魏郡是冀州最西南面的两个郡,而公孙瓒的大军在冀州东北角的渤海,两边的距离不是一般的远。

    一边是大军压境,一边是势力庞大,冀州北部几个郡国的官员们算是犯了难,有人顾着眼下,举城而降;也有一部分摆出了抵抗到底的姿态;大多数人则鼠首两端,待价而沽。

    是袁绍率先领兵北上,收服失地,征剿叛逆?

    还是公孙瓒耐不住脾气,长驱直入,又或四面出击?

    目前,冀州的形势非常混乱,谁也没法预测决战会在何时、何地爆发。

    所以,王羽突然说要直接赶赴战场,让二将都是大吃一惊。

    “这不难推测……”王羽信心十足的笑笑,然后扬声吩咐道:“拿舆图来。”

    有亲卫应了一声,快速从一匹驮马的后背上找出地图,双手捧着送过来,平铺在一根树桩上。jīng致羊皮地图上,冀州的山川地势画得极为清晰。

    “眼下,河间、中山、常山多有据城反叛者,袁绍如果急于征讨叛逆,很容易会在行军途中,遭遇幽州军的奇袭。袁绍屯兵馆陶,无非打的是后发制人,防止奇袭的主意,你们来看,馆陶此地……”

    阳平郡北面是清河、安平,东面与平原接壤,袁绍的战略就是以稳取胜。公孙瓒不动,他就跟对方拼消耗;公孙瓒若是试图奇袭,到了馆陶,也是强弩之末了;若是公孙瓒按部就班的攻过来,袁绍以逸待劳的迎上去。

    以不变应万变。

    “伯珪兄眼下并没有移师平原的意思,也无暇进驻清剿北面的几个郡,再加上没有奇袭的机会。所以,某以为,他应该会率军西南而向,沿着清河,从渤海直驱安平郡……决战,应该就在两郡交界之处爆发!”

    说完,王羽长长的吐了口气。

    他知道界桥之战,还知道那座是在磐河上,可他找了很久,却没办法在舆图上找到那条河。其中的原因么,八成是那条河太小,所以没被画在舆图上。

    上述的论述,是他结合目前的情报推测出来的,底气也不是很足,但糊弄太史慈二将倒也够了。(未完待续。)
本章结束
一定要记住丫丫电子书的网址:www.shuyaya.cc 第一时间欣赏《三国第一强兵》最新章节! 作者:鲈州鱼所写的《三国第一强兵》为转载作品,三国第一强兵全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三国第一强兵最新章节,而丫丫电子书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三国第一强兵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三国第一强兵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丫丫电子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三国第一强兵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三国第一强兵介绍:
乱世操兵戈,男儿当称雄!
汉末三国,热血男儿永恒的主题!这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铸就了传奇无数。
骑射无双的白马义从;锐不可当的先登死士;攻无不克的陷阵营;名震天下的虎豹骑……
名将如雨,强兵如林!
在天崩地陷的乱世中,他们纵横驰骋在中原大地之上,掀起了无边烽烟。
最强者谁?
初平元年,关东群雄并起,叩关讨董!
恰逢其时,特种兵王羽穿越时空,降临在这个乱世,成了个名不见经传的诸侯之子。
大战最前沿,黄河古渡口——孟津渡。
第一强兵的传奇,于斯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