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电子书 >> 言情小说 >> 三国第一强兵TXT下载 >> 三国第一强兵章节列表 >> 三国第一强兵最新章节

二九二章 无双骑射

作者:鲈州鱼 下载:三国第一强兵TXT下载
    幽州轻骑的速度越来越快,急骤的马蹄声逐渐形成巨大的轰鸣声从战场两端响起,汹涌澎湃的骑兵大军就象决堤的洪水一般怒吼着,咆哮着,一往无前,气势磅礴,整个战场都随着地面的剧烈抖动而震颤起来。

    面对强绝的敌人,冀州军也不甘示弱。绵长的号角声,激昂的战鼓声,时起彼伏的号令声交织在一起,重新将士兵们的士气激励起来。

    随着真相越来越广为人知,恐慌迅速减弱,代之的是愤怒,正所谓恼羞成怒!..

    “嗡!”将愤怒发泄出去的一瞬间,天地仿佛都在振动,发出了嗡的一声巨响,冀州军仿佛一群被人破坏了蜂巢的巨型马蜂,愤怒的啸叫着,向敌人亮出了锋芒。

    先前的对shè当中,麹义jīng准的控制着节奏,一队队的士卒不停的轮换着,弓弩的压制就像是涨cháo时的波浪,一波接一波,永无休止,连绵不绝。

    而此刻,仿佛恼羞成怒一般,冀州军全力爆发了出来,这一轮攻势之猛,远胜先前,仿佛最猛烈的惊涛骇浪!

    箭云遮天蔽rì,如泰山压顶一般,升到最高点的一刻,连金甲骑兵身上甲胄的光芒,都为之黯淡。

    “杀!杀他们个片甲不留!”高台上的淳于琼嘶声咆哮,面目狰狞。..

    上次中毒那个乌龙余波未尽,他就又差点被人给耍了。莫名的,他心底居然有些庆幸,幸好他这次他不是主将。否则的话,搞不好这次他还会中计。上次的乌龙还算情有可原。这次如果再被耍,那这辈子就别想再抬头了。永远都是笑柄。

    他死死的盯着敌阵,仿佛透过时间和空间,看到了下一刻将要发生的事。

    这么密集的箭雨,就算对象是队列松散,高速移动中的骑兵,一样能收获相当的战果!

    下一刻,华丽会化为乌有,代之的是一朵朵鲜艳的红花,让虚张声势者血流成河!

    淳于琼狠狠的咬紧了牙。

    没错。幽州人就是在虚张声势!

    看他们的队形就知道了,真要冲阵的话,他们怎么可能不排成密集阵型?想想也是,徒有虚表的纸甲,除了吓唬人,还能有什么用?面对这种敌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狠狠的给他们一个血的教训,让他们再也不敢随便小瞧人。

    仿佛听见了淳于琼的心声,并且试图加以印证。在箭雨落下的同一时间,幽州军已经完成了队形的变幻。密集的鱼鳞阵向四周扩展,并散开,阵型陡然扩大了数倍。队列变得稀松了许多。

    不过,由于他们身上的甲胄实在太亮,太扎眼了。调整后的队形,一点都看不出松散来。

    就在他们调整队形的同时。箭雨落下,和马蹄一道。激起了漫天的尘烟,将灿烂的金光彻底遮掩起来,只有空中的朝阳灿烂如故。

    “好!”和大多数将士一样,淳于琼用力攥紧了拳头,大声叫好,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故弄玄虚,最终只落得个自作自受,可叹,可怜呐!”逢纪、审配手抚三绺长须,望着条条升起的尘烟,语带讥嘲的慨叹道。

    幽州军这次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他们若真要冲阵的话,以轻骑的速度,可以轻松将这轮声势浩大的远程攻击甩在身后。可他们偏偏要装神弄鬼,马跑的飞快,却没向前冲,而是横向展开阵型。

    结果,他们将这轮箭雨十足十的承受了下来。

    覆盖shè击的好处就是,无论对付的是移动目标还是固定目标,只要被覆盖进去了,就只能乖乖挨打!

    幽州骑兵本是有可能决定此战胜负的关键手,结果王羽一味用奇,最后,上得山多终遇虎,来了个自毁长城。在冀州军这轮全力爆发的箭雨下,幽州军很可能已经失去战斗力了。

    “有点不对……”高台上,只有麹义还紧紧皱着眉头。

    “怎么不对?”逢纪的笑容微微一僵。

    “幽州军变的阵,应该是用来驰shè的。”麹义的回答有点不找边际,好在逢纪随袁绍勤王的时候,见证过白马义从在虎牢关的威势,所以,他听懂了。

    逢纪眯起眼睛,凝神观望起敌阵来。前一刻,望见尘烟,他满心欢喜,但现在,他只希望这些该死的尘烟快点落下去,好让他看到尘烟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rì在虎牢关,面对建制已经被打乱的西凉军,白马义从就摆出了差不多的阵势,效果比直接冲阵好得多。逢纪不会忘记,当rì的西凉军是如何从气势如虹,演变成一团混乱,最后一泻如注的。

    打不着敌人,自己却不断受伤,无论是什么样的jīng锐,也不可能长时间的忍受这种待遇。骑shè的威力,就是这样才能全面发挥出来。

    不过,时过境迁,自家的部队和当初的西凉军可不一样,西凉军的阵型乱了,弓箭手全部落在了后面,所以才无法反击,而自家……

    想到这里,逢纪心中陡然一惊,失声道:“难不成……”

    “有可能!”麹义神sè凝重的点点头,扬声喝令:“传我将令,布盾阵!”

    麹义的命令一出,高台上的众将都是一愣,倒是传令兵都是麹义的心腹,毫不迟疑的将命令传达了出去。

    命令传达得很快,很及时,但执行者却不那么果断。军中有半数左右的新兵,就算是那些老兵,先前和麹义也没有统属关系,普通的命令他们执行起来当然没有问题,可这种有违常理,显得很突兀的命令,他们就感到迟疑了。

    明明自己这边大占上风,干嘛要放弃优势,转为守势呢?布盾阵容易。可盾阵布下去之后,再想发动流畅的轮shè就难了。

    大军迟钝的反应让麹义很恼火。他大喊着催促传令兵,后者很少见到自家主将这样的神态。知道事态严重,拼命的摇动起令旗来,将命令反复传达,一遍又一遍,但收效甚微。

    实际上,除了最初那道命令之外,他和他的同伴做的都是无用功。

    就在麹义传令的同时,对面的烟尘开始涌动起来,仿佛时间倒转。烟尘内再次透出了一片片灿烂的金光!

    “幽州虎贲……”为首的骑士扬槊前指,纵声狂呼,尾音中带着一丝丝颤抖。

    曾几何时,他也是这样大呼酣战,身边义从如云,纵横捭阖,所向披靡,整个东方草原都会为之颤抖。无论乌丸、高句丽,还是鲜卑人。那些未开化的牧民们在幽州铁骑的面前只有伏地求饶的份儿。

    昔时的战号声依然响亮,但跟随在身后的人,却泰半都已英魂渺渺,公孙瓒心中百感交集。

    “生死相随……苍天可鉴……白马为证!”依稀间。仿佛有无数战死的英魂在空中呼喝相应。

    “天下无双!”截然不同的战号轰然相应,但冲天的战意却是一般无二,似东风乍起。似银瓶乍破,五千轻骑。一往无前,水银泻地般汹涌而前……

    金光!

    耀目的金光!

    这一刻。主宰战场的唯有闪烁着的金光!

    充斥了两军数万将士的眼睛;震骇了他们的心灵,让他们无法思考,无法动弹。

    恐慌,再次席卷而来!

    “怎么可能?他们没损失多少人!”这一次,慌乱的不单是新兵了,有经验的老兵可以通过种种细节判断骑兵的多寡,他们惊骇的发现,发动冲阵的骑兵声势不必刚才的少!

    “那金甲难道是真的?”

    “是真的吧?不是真的,怎么可能扛得住刚才那样的攻势?”

    上万强弓劲弩进行的覆盖式攻击,能造成多大杀伤,老兵们心里都有数。在百步左右的距离上,能在这样的攻势下全身而退的,只有那些幸运儿和重甲步骑兵!

    当然不可能五千人都是幸运儿,所以,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敌人身上的甲是真的!

    可是……数千具人马齐备的具装,这种事可能吗?

    恐慌之外,又多了一层浓重的疑虑,冀州将士们再看不见后方急促摇动着的将旗,再听不见连绵的号角声和激昂的战鼓声,只是呆若木鸡的望着眼前那片金光,仿佛在做一个怎么都醒不过来的梦……

    噩梦!

    将他们惊醒的,是一片片凄厉的啸叫声。

    进入八十步的距离后,幽州轻骑发动了奔shè!

    箭矢撕破空气的啸叫声凄厉而刺耳,它们飞行的轨迹不像步弓shè出来的箭矢弧度那么大,而是平行地飞入空中,借着战马的狂奔之势,以夷非所思的速度shè向对面,从盾牌的间隙中,飞入敌阵,带起一蓬蓬的鲜血和惨呼声。

    骑弓的shè程和威力都不如步弓,好在shè击频率弥补了这个缺陷,在骑弓的有效shè程之内,步弓发一箭,训练有素的骑弓手,甚至可以发出两箭,甚至三箭!

    因此,幽州轻骑的箭雨没有冀州军那样庞大的声势,但攻势的连贯xìng却尚在冀州军的轮shè之上。

    进入shè程后,轻骑们没有直扑敌阵,而是分成了几十个百人队,纵横交错的,斜向在两军阵前奔驰起来。狂奔的同时,不断的将箭矢shè入对面的阵列当中。

    好像过了很久,但其实只是一转眼的工夫,冀州军前排就倒下了几百人!

    在数万大军的会战当中,这点人是微不足道的。可是,如果严格对比一下,无论什么人都会感到惊讶,哪怕是之前那几轮声势浩大的对shè,冀州军也没损失这么多人。

    现在,只是一个照面的时间,就产生了数倍于前的牺牲者。

    “反击!反击啊!”麹义看着成片成片倒下的士兵,睚眦yù裂,心如刀绞。

    发散着金光的幽州骑兵像是一群嗜血的猛兽,发出了撕心裂肺般的历啸,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在这群猛兽面前,不久前还生龙活虎的冀州将士像是狂风中的落叶。又象四溅的水花,被敌人肆意吞噬着生命。无力而无助。

    他们忘记了手中的盾牌可以保护自己;

    他们同样忘记了手中的弓弩可以杀死敌人;

    只是那么呆呆的站着,直到被敌人的箭矢穿透身体。或是被同伴的惨叫声吓得浑身一抖;

    他们被打懵了。

    麹义的命令倒也不是完全没人听,总有那么些胆大镇定的,再有,麹义的亲卫也有一部分在阵前督战,这些人都是狠角sè,不会轻易被吓倒。

    或是齐shè,或是零星的shè击,在幽州骑兵纵横奔驰,肆意残杀的同时。冀州军的反击也一直在进行着。

    然而,战果寥寥。

    shè击高速移动的目标本来就很难。好容易命中了,却无法让敌人落马,这种情况更是加重了冀州将士们的无力感。

    引以为傲的jīng良装备已经被敌人彻底比下去了,不能克制敌人的骑兵,人数上的优势又有什么意义?

    仿佛在刻意炫耀似的,金甲骑兵们完全没有冲阵的意思,只是顶着冀州军的反击,一阵风般从阵前跑过。将连绵的箭雨准确的送入阵中,然后跑远。

    紧接着,另一队骑兵接踵而来,重复着先行者做过的一切。仿佛时光倒流了一般,唯一的区别,就是他们奔驰的方向是相反的。

    一队队的骑兵往来反复;

    一片片的金光周而复始;

    唯有致命的箭雨始终不变。带走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将冀州士兵的士气摧残。再摧残!

    “得……得……得……”淳于琼高举的拳头还没放下,但脸上的表情已经彻底变了形。牙也开始打起架来,清脆的声音和马蹄保持着相同的节奏,仿佛在配合对方奏乐。

    “黄金甲!是真的黄金甲啊!”

    好容易恢复了语言能力,他直接发出了一声惨嚎:“打不赢了,撤吧!趁着敌军还在炫耀,还没开始冲阵,赶紧撤吧!五千具装铁骑,等他们发动冲锋,想跑都跑不了了!”

    虽然这话很丧气,但淳于琼的哀嚎还是引起了众多的共鸣,包括逢纪在内,众人纷纷附和,希望麹义把握时机,赶紧带着大伙撤下去。

    五千具装铁骑和五千轻骑,完全是两个概念,虽然不知道王羽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但现在形势这么危急,又哪里有探寻真相的余裕?

    “具装铁骑?”

    麹义冷笑一声,满脸的不屑,他抬手向远处一指,厉喝道:“都给老子看清楚了,那马跑的有多快!别说黄金重甲,就算是铁甲,少说也得有五六十斤的分量,可是,你们看看那马的速度,重装骑兵能跑得出这种速度,有这样的耐力吗?”

    “……”麹义的语气很不客气,但此刻却也没人计较,一来是习惯了,更重要的是,麹义的话一阵见血,一下就指出了大伙儿没注意的问题。

    可不是么,重装骑兵怎么可能跑这么快?

    开始大家都想差了,以为敌军是在炫耀,可是,单是为了炫耀,就不体恤马力的乱跑,这种混账事儿,一点都不像王鹏举那个jiān猾之人干的啊。

    “可是……不是重甲,又会是什么?打了这么半天,都没见他们有几个落马的。”逢纪不是胆小之人,他只是见识过白马义从的厉害,有些心结罢了。得了麹义的提示,观察了片刻,他也认同了对方的说法,只是一个疑惑解了,新的疑惑却又生出来了。

    光是闪闪发光没啥了不起的,就算轻骑在身上贴了金箔,镶嵌了宝石,也不会影响军队的士气,说不定还会激发起士兵们的士气,让他们作战更加勇敢呢!金箔也好,宝石也好,都是丰厚的战利品啊!

    现在的问题是,敌人的甲真真切切的挡住了箭!无论是弩还是弓,都无法使敌人落马,关键,显然就在于敌人身上的金甲!

    麹义皱了皱眉,没说话。

    以他走南闯北而来的见识,也从未听说过这样的怪事,重量既轻,又足够坚固,制造起来也很快……这种堪称神器的甲胄只要出现在什么地方,一定早就震惊天下了。

    “也许……真的是纸做的吧?”审配突然说道。

    “……”众皆讶然,没人反驳,但众人都将质询的目光投向了审配,等着他的下文。

    “各位注意到了没有?那金甲虽然能挡箭,不过跟铁甲不同,shè上去的箭矢都挂在那甲上了……”

    不得不说,审配的观察力确实不错,其他人都光顾着吃惊或者找退路了,没人真正观察敌人的金甲。仔细看看,可不就是跟审配说的一样吗?

    此刻,华丽的金甲上有很多不和谐的东西,特别是一直冲杀在最前排的那些骑兵,马上、身上的箭杆不下数十支,随着战马的奔驰颤动着,仿佛一只只狂奔中的豪猪。

    敌人还生龙活虎,那箭矢显然没shè中敌人的身体,但箭矢却挂在上面了,很显然,那甲有古怪。说是纸的,也不无道理。如果是厚厚的一叠纸,箭shè上去,不正是这样的效果吗?

    至于那金光……无论是金sè的丝绸,还是特殊的纸,应该都能形成差不多的效果。

    唯一的问题是,纸怎么可能真的做成甲,还能挡住弓弩的shè击呢?

    这不合情理啊!

    更重要的问题是,姑且搁置这个问题,认为纸甲确实可以挡箭,那现在又要如何应敌?(未完待续。)
本章结束
一定要记住丫丫电子书的网址:www.shuyaya.cc 第一时间欣赏《三国第一强兵》最新章节! 作者:鲈州鱼所写的《三国第一强兵》为转载作品,三国第一强兵全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三国第一强兵最新章节,而丫丫电子书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三国第一强兵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三国第一强兵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丫丫电子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三国第一强兵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三国第一强兵介绍:
乱世操兵戈,男儿当称雄!
汉末三国,热血男儿永恒的主题!这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铸就了传奇无数。
骑射无双的白马义从;锐不可当的先登死士;攻无不克的陷阵营;名震天下的虎豹骑……
名将如雨,强兵如林!
在天崩地陷的乱世中,他们纵横驰骋在中原大地之上,掀起了无边烽烟。
最强者谁?
初平元年,关东群雄并起,叩关讨董!
恰逢其时,特种兵王羽穿越时空,降临在这个乱世,成了个名不见经传的诸侯之子。
大战最前沿,黄河古渡口——孟津渡。
第一强兵的传奇,于斯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