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电子书 >> 言情小说 >> 三国第一强兵TXT下载 >> 三国第一强兵章节列表 >> 三国第一强兵最新章节

四八八章 谁愿送死

作者:鲈州鱼 下载:三国第一强兵TXT下载
    寂静的山谷中,众人围成了几堆,不时传出几声低语。

    “到底出什么事了?”大家都很疑惑,空气中浮动着的,尽是不安。

    赵柳说的最后一件事虽然很严峻,但致命程度也不必先前那些强多少。就好比房顶已经被风掀开的房子,还怕墙上、地上再多几个洞吗?

    可之前难题接踵而来的时候,徐庶一直保持着镇定,很积极的想出了很多很有针对性的策略。为何偏偏听到最后这条,就为难成了这般模样呢?

    众人交头接耳的互相询问着,一边看向山谷中水声传来的地方——元直将军已经一个人在那里徘徊几个时辰了。

    “小六,你到底说什么了?是不是还有什么没告诉大家的?”潘璋性子惫懒,而且还是个自来熟,一路上已经跟大伙儿混得很热络了,扮凶相吓唬人的动作也做得很自然。

    “没有啊,刚才不都是当着大伙的面说的?”赵柳哭丧着脸,他已经被人这么追问好几次了,心里既是惶恐,又是疑惑,怎么也想不通,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

    “那倒也是。”潘璋倒也不是不讲理,“可那也没什么问题啊?就算西凉军和郭太没勾搭,这不一样是个必死之局么?”他转头看向裴元绍:“有什么不同?”又转向管亥,口中念念有词:“有什么不同?”

    见二将都是摇头,他摊摊手,晒道:“没有吧?西凉军的势头虽猛。但毕竟还没越过安邑,如果咱们有本事配合白波。攻下闻喜城,死局就解了。就算二敌之间有勾结,西凉军的爪子也伸不过来,不是么?除非……”

    “除非?”他话锋一转不要紧,众人的注意力都被他给吸引过来了。现在的疑问,不就是不知道元直将军到底为什么而犯愁呢?

    “除非……”让大家失望的是,潘璋咂咂嘴,居然没词儿了,他那个除非,纯粹是话痨属性的影响。顺口胡咧咧出来的,他压根就没想法。

    “嗨!”众人齐声叹息,又是失望,又是恼恨,被潘璋当做罪犯盘问了半天的赵柳,更是露胳膊挽袖子,显然打算算后账了。

    就在这时,一个平静的声音突兀响起:“除非郭太勾结的不是董卓,而是其他什么人。”

    “是谁?”潘璋一愣。下意识问道。

    “那我怎么知道?”马忠用讨论晚饭吃什么的语气,随口道出了真相:“反正是董卓以外,又能对咱们的任务造成影响的人呗。”

    “董卓以外,不就只有……他们。会对咱们的计划造成影响?”众人都是不明所以,只能继续向马忠追问。

    可马忠也只是仗着旁观者清的优势,搞清楚了徐庶踌躇犹豫的由来。让他说明其中的奥妙,那就太难为他了。

    他的窘迫持续的并不太久。没说几句,就有人互相争执起来。把他晾在了一边。

    “还能有什么影响啊?怎么做都是死路一条,何必为了别家的事冒这种险呢?万一白波也和黑山一样,那岂不是……”

    “你说什么?杨帅他们岂是黑山那些觉得自己翅膀硬了就忘恩负义小人?”

    “俺是说如果……知人知面不知心,两年不见,你怎么知道别人心里想什么?”

    “杨帅他们都是光明磊落的好汉!”

    经过了山路的漫长跋涉,好容易到了终点,却又噩耗连连,饶是跟到这里的多有百战精锐,军心还是难以避免的发生了动摇。

    争吵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喧嚣声惊动了沉思中的徐庶,后者惊讶之下,差点以为是敌人奇袭,匆匆赶回来后,才发现是虚惊一场。

    问过事情的经过,徐庶先是深深的看了马忠一眼,此人的表现很是让他有些意外。最初潘璋举荐的时候,徐庶本以为马忠和潘璋应该差不多,是对臭味相投的酒肉朋友,可实际一接触,他发现马忠的性格和潘璋完全不一样。

    前者低调,后者张扬;前者沉默寡言,后者完全就是个话痨;马忠的功利心也比潘璋差得远了,以徐庶的观察,这人的武艺虽然不错,却很有几分随遇而安的味道,如果真的让他回书院当教习,说不定他干的比现在开心多了。

    说不定正是因为这样的性格,所以他才能在没有任何准确情报的情况下,一口道出了事情的真相吧?

    此人的出现的确是个意外之喜,想在这个死局之中杀出一条血路,说不定正要依靠此人冷静的分析和判断呢。

    “寿恩说的没错,本将担心的,正是长安方面,有董卓以外的人与郭太勾结,这样一来,咱们的目标就不得不改变,或者说扩大到重创郭太了。”

    “哈?”潘璋的下巴差点掉到地上,目标的的确扩大了,但扩大的程度未免也太大了吧?

    “元直,你说重创郭太?可是小六刚刚也打探过了,郭太也是拥众十余万,其中不乏从中平年间就上了战场的老兵和悍匪,对了,他背后还有匈奴人撑腰……主公又没在这里,河内的降卒你都留在后方做接应了,就凭咱们这百十号人,加上被西凉军揍得满脸是血的白波……这,这生意有赔没赚啊!”

    徐庶并不解释,直接反问道:“文珪,你怕了?”

    “怕?谁会怕?”潘璋一蹦老高:“大丈夫醉卧沙场乃是本分,有什么可怕的?”借着火气嚷嚷了几句,他又有些心虚,低声嘀咕道:“只是这有死无生的买卖,不划算啊。”

    在场众人虽然没人附和,但眼神中流露出的心有戚然的眼神,无疑表明了内心的想法。

    徐庶清楚众人的想法,如今青州形势大好。留在主公身边,就算不冒大风险。将来也是水涨船高之势。若是有外敌入侵本土,众人自然要以死相拼。就算面对强敌也不退缩,可现在是救援白波,成功了固然是大功一件,失败了对青州也没多大损失。

    最坏的情况,也可以设法突入重围,接应杨奉等头领撤走,犯不上为了青州本势力以外的势力,把身家性命全部押上去。

    就连裴元绍、管亥这些同为黄巾一脉的将领,眼神中流露出的都是迟疑和困惑。也只有摧锋营那几个资格最老的老兵表现得很坚定。尽管李乐当初挑选他们出来的时候,特意挑的是没有亲眷的单身汉,但出身于此的感情,却也不是说割舍就能割舍了的。

    心中明镜一样,徐庶不再和潘璋纠缠,转向众人,朗声说道:“各位奉了主公的委派,与徐庶同来河东,想必和庶一样。都已存了百死报效之心。不过,现在的形势险恶,比预想中更甚十倍,正如文珪所说。完全可以算是有死无生之局面。”

    他环视一周,将众人神情尽收眼底,一字一句说道:“自古艰难唯一死。如今正是男儿建功立业之时,主公远在千里之外。无法尽知此间情形。若各位觉得庶的决定太过冲动,可以就此回返。无论将来有无再见之期,庶都不以此向各位追究。”

    人群一阵骚动,谁也没想到,徐庶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这不是鼓励大伙儿临阵脱逃吗?在青州势力从无到有经历过的无数场战斗之中,从来就没发生过这种情况!

    跟徐庶来的,要么是潘璋这样功利心较重的,要么是但大无畏的,无论是怎么想的,被视为胆小鬼这种事,都是无法忍受的耻辱。

    脸涨红了,拳头握紧了,不少人看向徐庶的眼神中都带了几分不善。

    徐庶一点都不怀疑,自己若是再用犀利的语气刺激人,就会有人站出来与自己理论,但他一点改弦易辙的意思都没有。

    “某知道各位的想法,各位不是贪生怕死,不是对主公的忠诚不够,只是觉得没必要为了连盟军都算不上,处于绝境的一群人送了性命。这种想法对或错,主公认同与否,庶不敢妄言,但有一点是肯定的……”

    徐庶加重了语气:“那就是主公起兵以来,无论是单身赴险,还是临阵对敌,有牺牲,也有退却,但他从未因为局势险恶而放弃任何一名友军或属下!某以为我青州之所以百战百胜,威震天下,靠的就是无畏的精神,和彼此之间的信任!”

    掷地有声的话语在山谷间静静的回荡着,看着少年将军骤然严肃起来的面容,众人眼神中的不服气和愤懑慢慢敛去,代之的是深思。

    “准许人回去,不是临阵退缩,而是一个机会,向主公请问的机会。主公到底怎么想,庶猜不到,也不会去猜,庶只知道,主公郑重将河东事交付与我,我就要尽力完成。”

    徐庶肃容道:“现在,愿意留下来随某送死的,请踏前一步,余下的人,由文珪率领,原路返回。”

    “什么?”潘璋又惊又怒,一蹦老高,可还没等他说些什么,摧锋营的十几名老兵已经大声应诺着,齐齐向前踏出了一步。

    “某等愿与将军一道送死!”

    紧接着,管亥耸了耸肩肩,和雾隐军的几十名同僚一同站了出来,口中还轻声说着:“抓俺从军的是你,一道在徐州搞刺杀的还是你,一起在泰山激战,杀得臧霸那些狗贼屁滚尿流的也是你,现在你要抛弃俺,嘿嘿,想也别想。”

    几乎就在同时,裴元绍一边小声嘟囔着,一边和水匪中最得力的几名部下站了出来:“上次子义将军去冲阵,就嫌弃俺,不肯带着俺,这次没人能挑俺骑术不成的毛病了,傻子才走呢。”

    马忠什么都没说,却也丝毫没落后于人,无声无息的踏前一步,把老友潘璋给晾在了原地。

    潘璋本来正要与徐庶理论,结果一看这架势,他也顾不上理论了,连忙向前跳出一步,叫道:“元直,你忒干脆了吧?俺哪有说要走?走了那么远的路,来听个消息就回去……俺又不是探子!寿恩你也不仗义,好歹拉兄弟一把啊?怎么能闷声闷气的自己发大财呢?”

    马忠头也不回的反击道:“你自己不是说,这是赔本生意吗?谁敢拉着你一起赔本啊?”

    “那是比方,打个比方而已!”潘璋振振有词的说道:“做生意这种事,本来就是有赚有赔才最合理,有的时候啊,人不能太执着了,就算明知道是赔钱买卖,也得砸了本钱进去之后,才能见分晓不是?”

    “你还做过生意?我怎么不知道?”

    “那也是比方,比方而已……”

    潘璋的理论最终也没解释囫囵了,因为徐庶发话了。

    “很好,既然大家都愿意同生共死,有些机密事也不妨说一说了……”

    徐庶要说的,当然是王羽、贾诩对长安局势的分析。长安方面想要发动,就必须得有人牵制住董卓军的主力,更理想的结果是再有几支听话的,肯在外呼应,甚至在关键时刻,进京勤王的部队。

    青州太远,鞭长莫及,而且大臣们也未必喜欢集圣宠于一身的王羽。最近、最直接的是西凉的马腾、韩遂,河东白波,益州刘焉;较近的是荆州刘表,兖州曹操,洛阳吕布,河内张扬。

    看起来选择很多,可认真研究一下就会发现,其实长安方面的选择余地很小。

    刘表、刘焉对勤王一点兴趣都没有,献帝如果死了,或者被董卓废了,他二人都是有资格名正言顺继承大统的。

    马腾、韩遂自己就是叛军,就算接受了招安也不会有多大改变。更重要的是,董卓的根基本就在西凉,马、韩根本无法与董卓竞争。

    吕布、张杨实力有限,攻不破西凉军的防线;曹操虽然有心,也有实力,但他一方面还要面对青州的压力,根本抽调不出足够的力量。要知道,他要勤王,同样要突破宛城张济的防线,其后要面对牛辅在上洛、武关的第二道防线,才能抵达洛阳城。

    最佳的选择,就是白波。

    唯一的问题是,白波和王羽牵连过多,王羽当年离开河东,面授机宜的时候,曾郑重叮嘱杨奉、韩暹,让他们只管安守本分,不可冒险卷入诸侯之间的纷争。

    王羽当时在杨奉等人心目中的地位很高,他的忠告,几人当然会放在心上。若是从那之后,王羽就销声匿迹了,杨奉等人倒有可能把这话忘掉,可这两年,天下谁人不知王鹏家,中原哪件大事和王羽脱得开关系?

    杨奉一干人早就把王羽视若神明了,他的话自然会被当做神旨纶音,长安方面根本无隙可乘。

    当然,白波的存在牵制了了西凉军的兵力。但问题是,白波从始至终都是居于防御地位的,他们的牵制一点都不牢靠,李傕等人随时可以抽身退出战场。至于勤王什么的,那就压根没法指望了。

    就是在这个时候,隐藏在白波身后,可以取而代之的郭太,正式进入了长安反董士党的视野。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只是设法帮白波脱身,就算成功的全身而退,郭太也会取代杨帅等人的作用。以目前的状况而言,只是突围的话,根本不可能全身而退,就事先预定的路线来看,被截杀俘虏的损失,大部分会落在郭太手上,成为对他实力的补充。”

    徐庶沉思了那么久,已经把整个局势分析得极为透彻了,此刻侃侃而谈,众人也是很轻易就理解了。

    “西凉军的实力保存完整,对我军是有利的,就算有法可想,我们也应该尽量避免对其的打击。所以,归根结底,完成任务的最佳方式,就是设法重创郭太,一劳永逸的解决所有难题。”(未完待续。。)
本章结束
一定要记住丫丫电子书的网址:www.shuyaya.cc 第一时间欣赏《三国第一强兵》最新章节! 作者:鲈州鱼所写的《三国第一强兵》为转载作品,三国第一强兵全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三国第一强兵最新章节,而丫丫电子书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三国第一强兵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三国第一强兵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丫丫电子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三国第一强兵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三国第一强兵介绍:
乱世操兵戈,男儿当称雄!
汉末三国,热血男儿永恒的主题!这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铸就了传奇无数。
骑射无双的白马义从;锐不可当的先登死士;攻无不克的陷阵营;名震天下的虎豹骑……
名将如雨,强兵如林!
在天崩地陷的乱世中,他们纵横驰骋在中原大地之上,掀起了无边烽烟。
最强者谁?
初平元年,关东群雄并起,叩关讨董!
恰逢其时,特种兵王羽穿越时空,降临在这个乱世,成了个名不见经传的诸侯之子。
大战最前沿,黄河古渡口——孟津渡。
第一强兵的传奇,于斯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