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电子书 >> 现代都市 >> 权少诱欢,宠妻成性TXT下载 >> 权少诱欢,宠妻成性章节列表 >> 权少诱欢,宠妻成性最新章节

528,落地凤凰城

作者:亦辰 下载:权少诱欢,宠妻成性TXT下载
    她的心里,一定对他还是抵触的,在车上亲她的时候,她将他推开了。

    他其实能明白,毕竟,她跟三叔在一起那么久……

    唐惊涛就不能想这事,一想,就有种撕心裂肺的痛在身上蔓延。

    他不能要求她什么,因为在这方面,他也没有做到对她忠诚。

    在美国的时候,他也和……

    辛依摇头,他没有把她扔在这个车厢她已经很感激了。也不是每个男人都能说出那样的话,不睡觉,守护着她。

    唐惊涛坐上床,“那我就这样坐着吧,你枕我腿上,我靠着后面也能睡一会儿。”

    这床实在也不宽,两个人躺着,除非面贴面,不然怎么睡?

    “好。”辛依看了看,也没有别的办法。

    唐惊涛横坐着,辛依躺下,睁眼望着俊帅的男生。

    手,轻轻伸向他的脸,这么帅的男生,居然这么喜欢她,愿意为了她,抛弃一切。

    她不能出国留学,不能读完大学,放弃了很好的将来。他放弃的,也不少,家世,前程,甘愿陪她冒险。

    “我一直在想,若果不能当人上人做出自己的事业,那么就归隐山林,过与世无争的生活。呵呵,很矛盾对不对?我就是这样矛盾的人,讨厌这样的矛盾心里,可我自己没办法控制。”

    辛依低低的说,因为哭太久了,声音有些哑。好在声音不亮,吵不着别人。

    “人都是这样的,我们还年轻,过几年有了历练后,想法就会固定了。但是,不论你想过什么样的生活,我都陪着你,归隐山林也好,做自己的事业也好,我都在你身边。”唐惊涛低低的说。

    唐惊涛将辛依抱起来了些,让她靠在他怀里,在她耳边低低的说了句,他卡里的存款。

    这个数字,足够支撑起她要自己做点小事情的想法。

    “这么多?”辛依吓了一跳。

    “都是你的。”唐惊涛拥着她,偷偷的在她头顶上亲了下,“奖学金,获奖的奖金,家里长辈给的一些。年节日的时候,我们家里不兴送礼物,都是扔钱,我爸我妈,我叔我姑,甚至我爷爷,还有别人呢,很多……”

    “幸福的小孩。”辛依低低的说了句。

    唐惊涛笑笑:

    “为了让我们以后的小孩也能有这样优渥的环境,所以,我会努力,为我们两个人努力。”

    “我其实,要的不多……”辛依眼眶有些湿了。

    这段时间做梦都想出国,其实就想以后能够自力更生啊,不再受别人控制。有一个相互理解的男友,谈几年恋爱,走入结婚礼堂,组成一个简单却温馨的家。

    而出国,她以前根本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现在……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我都知道。”唐惊涛低声道:“若不是三叔从中阻挠,我们、会更好,对吗?”

    唐惊涛是指这次比赛的事,交换生名额错了位,这不是意外,是人为。

    而背后黑手,是那个说疼她的伪善男人。

    “可能注定不是我的。”辛依低低的说,声音有些无力。

    他就是这样的,一面哄着她什么都依她,一面又让人切断她的希望。

    明明就不会让她出国,为什么要给她这样的希望?

    她差点就因为他的大仁大义而辜负了真正爱她的人,她就是这样一个毫无底线的坏女人,谁对她好,她跟谁在一起。

    想起唐晋腾,辛依的心,又一阵一阵揪扯着的疼。

    眼泪不停的滚,他怎么能这么骗她呢?

    明明是他派人跟踪她,却把一切推给陆增。明明是他切断她的希望,他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还一副全为她好的样子哄着她,下学期她就能出国留学了,暑假任她怎么玩,这样的说辞,她居然傻傻的相信了。

    而这,是为了骗她乖乖订婚的条件。

    订婚,订婚!

    他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能正大光明的piao她吗?

    他们总说他对她好,到底哪里好了?好在哪里?

    派人跟踪她,弄得她连上卫生间都要左看又右看,自己像个神经病一样。

    辛依紧紧捂着发堵的胸口,这里面,好难受好难受。

    被他骗得团团转,她却没有怀疑过。

    不知道他还骗了她多少,还有她不知道的很多事,惊涛被他赶走多次。

    年前唐惊涛放假先来青城,他知道了,被他赶回了京城。他带着她去京城的时候,知道她跟惊涛见过面,立马又把人赶去了美国。

    到底是什么样的霸王啊?这样去控制别人?

    她不知道的太多事情,今天都全知道了。

    这一时间,哪里接受得了?

    特别是被骗的事情,这是点亮她希望路啊,他知道她有多认真多在乎,他就这样生生掐断了。

    试问这样一个处心积虑的男人,谁能接受得了?

    再不问为什么,她不愿意留在他身边。

    她就算不念大学,不穿漂亮衣服,她也不要再留在他身边。

    本就一无所有的她,还被他这么算计。

    怪不得她的三十万不给她,他根本一开始就没打算给过她。

    商人,唯利是图的商人啊,可怜又可恨!

    “依依不哭,我一直在,我一直在你身边。”唐惊涛握紧她的手,低低的安慰着。

    三叔,你对我们不仁,不能怪我们对你不义。

    “睡一觉,睡一觉就天亮了。”唐惊涛压低声音说道。

    辛依吸了下鼻子,又扯了张纸巾捂着嘴巴,不想哭出声来,可抽动的身子隐瞒不了身边的人。

    哭一哭就好了,哭一哭就没事了。

    唐惊涛不停的哄着,轻轻拍着她肩膀。

    两人还是睡着了,实在太累。

    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了,问了旁边的人这到哪了。

    “已经进了浙江的地界了,还早呢。”对面铺的男生应了句。

    “谢谢啊。”唐惊涛笑道。

    车子过站时候,唐惊涛拉着辛依下车了。

    当然不能坐到终点站,看到过往的列车直接上,上车后再补票。

    来回坐车,最后他们到哪里了他们也不知道。

    两天三夜的折腾后,辛依总算有想停留的地方了。

    “我们在这里下好不好?空气挺干净的这边。”辛依指指外面。

    唐惊涛往外看了眼,点头:“听你的,走。”

    跟着下车的人走,直接出战了。

    出了火车站才知道,原来这里是四川的一个县城,火车经过这里,为县城的人设了个小站点,服务除外务工的人民。

    “阿姨,这是哪里啊?”辛依问了个火车站卖水的妇女。

    “凤凰城。”

    “什么?”辛依愣,没听懂。

    “凤凰城!”

    “?”

    还是没懂,唐惊涛好笑,拉着辛依转身,指了指上面的几个字:凤凰城火车站。

    “哦,凤凰城。”辛依抓了下头发,“真好,那我们就在这里吧,你觉得好不好?”

    “听你的。”唐惊涛笑着说。

    辛依咬了下唇,笑了下,好吧,他是真的什么都以她为主。

    “我想洗头洗澡。”辛依认真的说。

    身上的衣服两天了都没换啊,这夏天,火车上又是杂七杂八的味儿一锅端那种,在车上熏了两天三夜,那味儿,懂吧?

    还有这头发,啧,起丝儿了都……噢,天!

    唐惊涛看着辛依,有些心疼。

    这个美丽的女孩,其实已经被他三叔养娇气了。

    他记得,去年的夏天,他们俩可是顶着大太阳的画了满了一个六百平的旱冰场墙面的涂鸦啊,烈日当空,汗水直下,他都有些吃不消,她却坚持了下去。

    “依依。”唐惊涛喊了声。

    辛依抬眼望着他,“嗯?”

    “没事,”唐惊涛笑了下,将她轻轻环进怀里,“只是想问自己,要对你多好,才能把三叔给你的全部覆盖。”

    “你比他好……”辛依低低的说。

    “不,我不及我三叔一半,我根本还不能跟他相提并论。只是,在照顾你这件事情上,我有信心比三叔做得好。依依,相信我,我们会幸福的。”唐惊涛眼里的坚定令人感动,也令人心疼。

    两个才二十上下的少男少女啊,即便看到了痛苦的开始,却依然带着美好的信念。如果上帝是公平的,那么,请祝福他们吧。

    唐惊涛和辛依拦了辆人力三轮儿,这玩意儿在青城已经不多见了,倒是在青云偶尔能见到。

    “去好一点的旅馆。”唐惊涛扶着辛依上车,然后出声道。

    前面踩车的人愣了下,外地人?

    “好嘞,五十,先给钱,再走人。”前面人说。

    唐惊涛和辛依同时一愣,五十?比出租车都还贵吗?这价格乱报的吧?

    “很远吗?”辛依问了句。

    “有点。”前面人应着。

    “谢谢,我们不坐了。”辛依直接跳下了车,唐惊涛没办法,只能跟着下车:

    “对不住啊老先生,我们不坐了。”

    “狗ri的搞啥子名堂?喊到不坐……”骂开了。

    唐惊涛捂着辛依的耳朵,推着她去等出租车,“别听。”

    “他在骂我们?”

    辛依有些惊讶,又不是坐了车不给钱,他们还没坐呢,为什么骂他们啊?

    “可能、不是吧。”唐惊涛笑笑,依旧捂着辛依耳朵。
本章结束
一定要记住丫丫电子书的网址:www.shuyaya.cc 第一时间欣赏《权少诱欢,宠妻成性》最新章节! 作者:亦辰所写的《权少诱欢,宠妻成性》为转载作品,权少诱欢,宠妻成性全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权少诱欢,宠妻成性最新章节,而丫丫电子书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权少诱欢,宠妻成性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权少诱欢,宠妻成性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丫丫电子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权少诱欢,宠妻成性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权少诱欢,宠妻成性介绍:
第一次,他误将她当成别人献给他的“礼物”,将她生吞活剥。 一夜之后,她丢了身,他失了心。 再见,是他想念她极致的味道,强行将人掳来。 一夜沉沦,夜夜沉沦,最终,由身到心,彻底沦陷。 她怕极他的蛮横霸道,最终逃离。他却再次张开黑暗大掌,将她捆绑回来,架入婚姻殿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