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电子书 >> 现代都市 >> 权少诱欢,宠妻成性TXT下载 >> 权少诱欢,宠妻成性章节列表 >> 权少诱欢,宠妻成性最新章节

614,唐大爷是她的骄傲啊

作者:亦辰 下载:权少诱欢,宠妻成性TXT下载
    简美云转身看着一群帮着说话的人。

    “昨晚你们整夜在一起?这个女人昨晚上没回公司宿舍,她去哪了?我老公到家已经十二点多了,怎么,难道你们玩到那么晚?”

    部门人都愣了,许经理不是一早离开了?

    没有人再出声,辛依叹气,看着简美云说:

    “我忽然好同情你,因为你好可怜。你以前是很精明的女人,有过人的才华,自信,美丽。可现在呢,整日猜忌,你的自信去哪里了?姐,你觉得许阳和我现任比谁更优秀?我至于还跟许阳纠缠不清吗?”

    看了眼许阳,再看向简美云:

    “不是一路人,不进一家门,你们还真是呢。我一直都没想通,他们不知情的人会认为我想纠缠许经理,可你们为什么还这样认为呢?我脑子秀逗了吗?放好男人不要,非要纠缠个已婚男人?姐,许阳在你眼里是完美无缺,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因为我男人比他强多了,各方面!”

    后面那话,掷地有声啊,够自信!

    说自己她确实没底儿,一大学没必要的学生,你牛气什么?可说到她男人,那就是她的骄傲啊。

    把唐大爷搬出来,你十个许阳也比不了!

    简美云脸色白了白,但情绪总算正常了一点。

    可还是在纠结黄欣给她发的那条信息,辛依没回宿舍住。

    “那你能解释,为什么没回宿舍住的事吗?那么晚了,难道你回了学校?”简美云冷笑道。

    “我当然跟我现任在一起了。”辛依拉着脸子闷哼。

    不高兴,她的个人**,需要跟任何人交代?

    辛依直接拨通了唐晋腾电话,唐晋腾那边,陆增快速将手机递给唐晋腾:

    “依宝?”

    辛依咬牙:宝你个大头鬼!

    “他们冤枉我昨晚上跟许经理开房,你自己来解释!”

    唐晋腾拧眉,微顿当下道:“好,别担心,我会处理。”

    “不要只让陆增过来就算了,你得亲自过来!”辛依语气有些冲,这么多人都在围观,她少不得要霸道一下,证明自己的价值不是?

    她也是想要大家知道她有个对她千依百顺的男人,她眼光高着呢,至于看上个已婚男人嘛?还是她不要的!

    荒唐!

    唐晋腾为难了:“我现在有些忙,这样,我中午过来……”

    “你的意思是,你要全公司此刻现在目前眼下正在围观的人全都等你等到中午来给个解释?”辛依火大的溜了一句。

    这时候他得无条件答应过来,才是给她长脸啊!

    后悔打这个电话了,唐晋腾又不是唐惊涛!

    唐晋腾时间那么紧,好了,弄得自己下不来台,可把唐晋腾怨个半死。

    唐晋腾是没过来,小妻子发发脾气他受着,适当的哄一哄,这可以,无伤大雅。

    可为了她的任性胡闹,让他在忙公事的时候这么来回跑一趟,那是不可能的,孰轻孰重他分得很清楚。

    她要真被人欺负了,他会为她出头,但不是这么些芝麻点子大的小事情。

    陆增过去了,还有简耀民和简成佑急急慌慌赶回了公司。

    父子两本是去见一个客户,可这眼下接到了那位爷电话,这能不赶紧的回来?

    好的是约在公司附近,很快赶回来了。

    “都围在一堆干什么?没事情做了?”简耀民火道。

    一群人瞬间有秩序的散开了,辛依看了眼简美云,再望着简耀民:

    “不是我要闹事,是姐拿着刀子跑公司里来闹,当着所有人面诬赖我跟许经理开房。爸爸,这件事情必须得解释清楚,还我清白,所以你不能让他们都散了!”

    流言这东西比病毒还可怕,不解释清楚她以后还怎么在公司做事?

    简耀民侧目怒视大女儿:

    “你一天是不是过得太清闲了?还嫌公司事情不够多是不是?东西能乱吃,话能乱说?”

    看向许阳:“怎么,你就由着她在公司胡闹不阻止?事情要有什么后果,许阳,一律由你来承担!”

    “爸……简总,这事情……”许阳刚出声,又被简耀民打断:

    “开口前先反思,美云胡闹的时候你有解释吗?依依是有归属的人,容得了被人这么诋毁?事情跟你有关,你有没有尽力在平息?”

    别人不知道这公司是怎么走上正轨的,他许阳还不知道?在海印岛的时候,他就没看到那位爷是怎么对辛依的?

    送了尊财神进来,他却就这么看着人给泼脏水,一点用没有,拿还高新留着你有什么用?

    现在才华横溢的年轻人多了去了,公司少你一个你以为就运转不了?

    当初就不该重用这个人,始终是外人,能有自己人可靠?

    得,简耀民这是翻脸不认人了。

    以前可能还没这么严重,可如今,盛世建筑就是他的,自己的公司,岂能允许有人乱搞?

    简耀民是把辛依当摇钱树了,那位爷说是他请来的财神爷半点不过分。

    很好,差不多二十多分钟后,陆增和王大律师来了。

    从腾飞大厦到盛世建筑,不到半小时就到了,这怕也只有陆增能办到了。

    两人一来,王律师正儿八经道:

    “简大小姐,你散播谣言捏造事实,侵犯他人**和名誉,对他人造成精神上的伤害,我代表我的当事人辛依小姐以诽谤罪将于二十四小时内将正式起诉你。”

    “呵,呵呵,嫁了豪门就是不一样啊,动不动就起诉,控告……”简美云冷笑着看向辛依:

    “迟早一天你也会像我一样,记住,到那一天,我不会同情你!”

    许阳沉声制止:“够了美云!”

    辛依看向许阳,不是她父亲提起,她刚才还真忽略了这一点。

    许阳一句没解释昨晚上的事情,他为什么不解释?

    简耀民安慰着辛依,左右离不了让她别忘心里去,他给保证公司里不会出现任何流言蜚语。当然,保证过后得提一句:

    “唐爷那,依依啊,你还得说一句,让他别担心,事情已经圆满解决。”

    辛依笑了下,转身回了设计部。

    王律师在跟许阳和简耀民沟通,而陆增跟进了设计部。

    “辛依小姐,方便谈谈吗?”陆增在设计部门口站着。

    辛依回头瞪了眼陆增。

    “不方便!”

    陆增清楚得很,这姑娘又迁怒人了,为的不就是唐爷没亲自过来吗?

    陆增觉得有些话得提点些辛依,免得她过了头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要跟辛依谈心,陆增说的自然都是为她好的话。

    没别的意思,他就觉得辛依最近这段时间有些恃宠而骄了。男人再喜欢一个女人,都不会忍受无理取闹的女人。

    是,可以忍一时,觉得是情趣,偶尔来一下可以。

    可这要长期如此,她这豪门少奶奶的好日子就快到头了。

    人年轻,容易犯错,这可以理解。但一定要改,迷途知返后,是你的还是你的。

    陆增这么帮着辛依,人前人后都向着她,其实没什么可图她的。她跟唐爷也结婚了,他自己也有了家室,他还能图她什么?

    陆增对辛依的感情很复杂,有爱慕,有怜惜,有尊重。感情像兄妹,像主仆,也像长辈和晚辈。

    掺杂了太多感情,可能肯定的是,他不会害她。

    人无完人,辛依有时候是有点小坏,但这并不影响什么。

    陈海看着门口的人,这人他认识啊,腾飞集团的人,姓陆。

    当初盛世不就是一直在做准备,想抢腾飞集团新华都商业广场的标吗?

    新华都商业广场是一条龙的服务xing建设,购物商城是主要的,周边商业街只是衬托吧,反正规划这块跟他们还是有点区别的,不大懂。

    陈海只知道,盛世建筑准备了大半年,专攻一个案子就是这个。最后拿下了一个内部展厅设计,还仅限于一楼和负一楼。

    如今购物商城已经落成,内部的设计也到位了。方案交接的时候,这位陆先生就在,依稀记得很受人尊重,应该是位高管吧。

    他们那段时间天天往腾飞集团跑,却从没见到过老总。

    陆增再道:

    “辛依小姐,如果不方便,那我就这说了,爷……”

    “碍!”辛依一听他那字儿出来心就抖了下,大叫一声,再瞪他。

    “好了啦,走吧,上天台去说。”辛依不高兴的嘟嚷了句。

    走出去时候忽然转头看着黄欣,话却是好像对着大家说的:

    “我们去天台说秘密了,欢迎来听墙角哦,我不介意在公司里提高我的知名度!”

    陈海乐呵道:“哟,这么大方啊,那行啊,你先上去吧,我收拾收拾就听墙角去。”

    “海哥,你能严肃一点吗?我刚才才被人诬赖了碍。”辛依看向陈海说道。

    陆增回头是在辛依说话时候,所以也看到了她目光所向的人。

    心底了然,原来这事儿是有人背后捅她刀子……

    辛依跟上陆增,上了天台。

    “说吧,快点说完我要上班了。”

    得,她还不耐烦了。

    陆增摊开直接道:

    “辛依,不要恃宠而骄,唐爷对你好,你只接受不回报不说,你还肆意挥霍爷的好。”

    【作者题外话】:下午补更

    补更时间在下午6:00-7:00

    建议7:00后来看

    么么哒~
本章结束
一定要记住丫丫电子书的网址:www.shuyaya.cc 第一时间欣赏《权少诱欢,宠妻成性》最新章节! 作者:亦辰所写的《权少诱欢,宠妻成性》为转载作品,权少诱欢,宠妻成性全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权少诱欢,宠妻成性最新章节,而丫丫电子书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权少诱欢,宠妻成性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权少诱欢,宠妻成性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丫丫电子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权少诱欢,宠妻成性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权少诱欢,宠妻成性介绍:
第一次,他误将她当成别人献给他的“礼物”,将她生吞活剥。 一夜之后,她丢了身,他失了心。 再见,是他想念她极致的味道,强行将人掳来。 一夜沉沦,夜夜沉沦,最终,由身到心,彻底沦陷。 她怕极他的蛮横霸道,最终逃离。他却再次张开黑暗大掌,将她捆绑回来,架入婚姻殿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