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电子书 >> 武侠修真 >> 红色王座TXT下载 >> 红色王座章节列表 >> 红色王座最新章节

第七十九章 进一步不如退一步

作者:想见江南 下载:红色王座TXT下载
    吃完一斤包子,五根油条,薛向一抹嘴,正想找个由头,把扫尘的差事先给卸下,好去会心上人。叮铃铃,叮铃铃…..方桌上的电话响了。

    薛向抓起话筒刚“喂”了一声,那边传来了安在海低沉的声音。

    …………..

    薛向每次踏进松竹斋,总免不了瞩目留恋,要说这松竹斋的花海林国当真是四时之景不同,乐亦无穷。昨天一夜北风紧,大雪簌簌落,这松竹斋也换上了素裹银装。

    院内,皑皑白雪铺道,花圃垒就雪山,刚转出一片松阵,视野陡然一开,满眼的雪白之外,凉亭左侧一方半亩大小的梅林分外惹眼,朵朵红梅,迎风傲雪,俏立枝头,端得是姹紫嫣红都开遍,仿佛这一步之间,便由冬入春了。

    薛向看着这根根枝条自然扭曲的梅林,问道:“是龙游梅吧?”

    老王正头前带路,闻言,扭头笑道: “你小子还什么都知道,正是龙游梅,是在海同志安排的,说是大冬天的,嫌园子里太素净,种些龙游梅,倒比曲梅和直梅更热闹,这不,刚种没几天呢,就让你小子赶上了。”

    老王平素言语极少,且造访松竹斋的要么是达官显宦,要么是安氏族亲,他都难得接。唯独薛向每次造访,总让他亲切欢喜,且两人还总能聊到一块儿。因此,老王对薛向的到来总是亲自相迎。不然,以老王的身份,以薛向对松竹斋的熟捻程度,派个警卫知会一声即可。

    两人又说笑几句,便到了大堂,安老爷子又在和人对弈。对弈的那人,薛向认识。正是安老爷子的大女婿、原江淮省革委副主任、现任铁道部副部长左丘明。左丘明身材还是一如先前,高大发福,只是胖脸上较上回多了些红光。并不浓密的头发朝后篦起,显得精神头十足。

    薛向暗忖:看来这位在铁道部的行市不错。不过。想想也是,京城到底不比地方,安氏就在左近,有老丈人的东风频借,做女婿的又怎能不滋润呢。

    薛向进得门来,老头子连头都没抬,一手捧杯。一手拿棋子敲打着棋盘,似乎在凝神思谋棋局。反倒是左丘明抬头冲薛向笑笑,待薛向回了个微笑后,便又将注意力投注到了棋盘。毕竟老泰山在侧。他可不敢虚晃。

    倒是一旁观战的安在海没那么多牵绊,站起身来,竟和薛向握了握手,搞得颇为隆重。握罢,又拉薛向就坐。观棋。

    仍旧是上回的四方小桌,薛向在空余的那面坐了,低头观棋。棋盘上,安老爷子局势大好,士象俱全。主力大将车、马、炮各一,且大将皆已杀过楚河汉界,对左丘明九宫格里的老帅展开了围攻;而左丘明一方仅剩单车单马,一个过河卒子,双相已绝,只剩了双士苦苦支撑,且车、马俱在九宫格附近死守,形势险恶异常。

    “将!没棋了吧。”安老爷子朝后拢了拢染得乌黑的疏发,估计是战胜了个并不高明的对手,让老爷子没有多少成就感,脸上却是没露出笑来,“你呀,从布局开始,就落了下乘,就知道构筑防线,拼命死守。这样撅着屁股挨打,压根儿就不敢想赢,能不输棋?”

    左丘明也是五十来岁的人了,被老丈人如此训斥,竟是一点窘态也无,反而满脸堆笑:“爸,您老棋力高深,胜势明显,我及早构筑防线,那是从客观实际出发,未雨绸缪,若是跟您对攻,怕是输得更惨。”

    安老爷子摆摆手:“这是什么狗屁道理,怎么跟抗日时期的汪精卫一个腔调儿,说白了就是投降主义。要都像你这样想,当初跟小鬼子干的时候,咱们直接缴械就是?完犊子玩意儿!当年,要不是主席他老人家领着咱们的这群硬骨头,死缠乱打,打不过也打,决死一纵,能有现在的共和国…..”

    左丘明挨了训斥,脸上还得作出“受教”了的模样,不住点头,心中却在高声喊冤: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不往里凑合了,好端端地,下个棋,还赶上场政治课。

    安在海在一旁浅笑,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原来,方才是他在下,左丘明刚好来了,他便让给了这不明就里的大姐夫,让左丘明顶了雷。他可是知道,老爷子这段时间心情不怎么好,为一件事儿,正憋着呢。

    安老爷子押一口茶,正待接着开火,薛向插道:“老爷子诶,我看大姑夫这是知己知彼,审时度势,诱敌深入。怎么到您这儿,就成了投降主义,您这未免太牵强了吧?”

    “喔,好小子,这是变着法儿地说我老头子倚老卖老啊。”

    “我可没这些意思,您老别乱发帽子。”

    “我不管你有这意思没这意思,今儿不说出个道道来,咱没完!”

    “您老说这话,可就有点儿不从客观实际出发了,您老可是党员,可不兴耍横。”

    “哟呵,我怎么不从客观实是出发了,还说我老头子耍横,是你小子跑我这儿强词夺理还差不多。这盘棋哪里来的诱敌深入,诱敌深入有把自个儿给诱死的么,笑话!”

    “谁说大姑夫这诱敌深入,把自个儿给诱死了,您老莫不是以为自个儿赢了?我说您老刚才怎么这么来劲儿呢。”薛向一拍大腿,搞得跟才明白因果一般。

    “什么,你小子莫不是没睡醒吧,你意思是都到这一步了,还有救?”安老爷子这会儿真来劲儿了,两眼炯炯,白眉直抖。

    薛向笑道:“哪里是有救没救,简直是形势大好,反倒是您老那边要当心才是。”

    “好小子,希望你不是练嘴的,成,我倒要看看是怎么个形势大好,我将军,该你下了。”

    安老爷子和薛向对弈,时常是一胜九败。就是那极少的胜利,也来得极为艰难。这会儿,虽是残局。可薛向如此放言,立时叫老头子心头大喜:如此局面。简直是大局已定,今儿个,好好叫薛小子栽个跟头,看他还敢说嘴。

    “支士”

    “我当有什么稀奇,跳马,再将!”

    “跳马!”

    “别我马腿,早料到这招儿了。”

    “拱卒”

    “歪老将”

    “支炮。再将!”

    “出车!”

    “车杀士,再将!没棋了吧,哈哈”老爷子乐不可支,笑得白眉直抖。不住地抚那并不存在的胡须。

    此时,棋盘上是这样的,四颗棋子在一条直线上,依次是安老爷子的炮、薛向的车,安老爷子的车(此处原为薛向的士。被车吃掉),薛向的老将。

    眼下该薛向行棋,他正被安老爷子的车将军,本来薛向可以用老将或车把安老爷子的车吃掉,不过一吃安老爷子的车。薛向的老将可就得挨炮,这可谓是连环招儿;按说薛向的老将可以撤回中间,可那安老爷子的马又正罩着中间的位置,当真四处皆死路。

    是以,安老爷子才会如此自得,这几番棋路变化早被他看了个通透。

    “薛小子弃子吧,哈哈,下乡才几天功夫,把脑袋都待傻啦。”安老爷子难得有机会理直气壮地在棋面上讨薛向的彩头,这会儿跟喝了蜜水一般,甜到了心里。

    “您老高兴得太早了吧,早料到您这手了,看招,杀车!”薛向用力顿在棋盘上,将安老爷子的车给收走了。

    “唉唉,你这是怎么回事儿了,你怎么用马吃我的车,你不别马腿儿啦,老将不要啦!”安老爷子大拍其腿,几乎要到薛向手里,把那被吃的车抢回来。

    “我不别马腿了,您要是能马踏老将,我佩服。”

    原来这会儿,老爷子的马直能防住中心位置,压根儿够不着薛向的老将。

    “这,这…哎呀,思维定势害死人呀。”啪的一声,安老爷子又是一拍大腿:“这不行,刚才尽跟你小子瞎白话,耽误了老子的思路,把老子的车给放回去,悔一步!”

    “老爷子诶,大家都是讲究人,别来这一套儿,咱都是落子无悔大丈夫。”薛向脑袋摇得如拨浪鼓一般。

    “老子不是什么大丈夫,就是一糟老头子,这步棋非悔不可,不然,没得下了….”

    人家连大丈夫都不当了,薛向还能如何,只得让老爷子悔一步。

    安老爷子虽然死拼活赖,悔了步棋,然而薛向终究不是左丘明的水平,沉着应对,暗箭频施,将老爷子暴风骤雨般地攻击一一接下不说,还频繁调动闲卒,不断进攻。

    就这么着,两人好一番龙争虎斗。安老爷子这边兵力占优,可棋力稍逊;薛向那边兵力稍逊,棋力占优。二人僵持不下,一盘残局又耗了个把多小时,下成了和局。最后棋面上,薛向这边只剩单士、老将;安老爷子仍旧士相皆全,奈何没了过河的棋子,也只得叹息罢手。

    却说这薛向和安老爷子下棋,从来就不是波澜不兴,温润无语,那简直和说相声没啥区别。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直说得舌灿莲花,地涌金莲。忽而引经据典,挖苦对方;忽而老头子,臭小子地乱叫,熟捻得只差称兄道弟。

    左丘明是第一次见这种景象,不去看棋,专门听二人言语,直听得目瞪口呆。安在海却是见怪不怪,靠了椅子,捧了茶杯,闭了眼睛,翘起二郎腿,边听边拿手指敲打着大腿,时而咪一口茶,摇头晃脑,直若在听单田芳说一般,惬意得紧。

    “唉,大意了,大意了,让你小子….唉,啥也不说了。”安老爷子和了这志在必得的一局棋,惋惜了十来分钟,到现在还没歇气儿。

    安在海攸的睁开眼睛,插言道:“爸,咱是不是该去书房呢。”

    安在海一大早打电话,自然不是专门喊薛向来和老爷子下棋的。先前之所以不打断,只不过是难得见老爷子开怀,想让老爷子多乐会儿。毕竟老爷子为那事儿,烦心了有小半个月了。

    “知道了”老爷子止住叹息,又冲老王打声招呼,叫把炭火带进房来,便先自去了。

    薛向来的路上。就知道必是有事儿相商,因为电话是安在海打的。这都成了规律,老王打电话。基本就是下棋,闲话。而安在海来电话,一准儿是有大事儿。薛向心中盘旋不知几许,却还是没想明白,近来京中有何大事儿发生。毕竟十一大刚召开,诸事皆定,而真正大博弈要在几个月后,才再次展开。

    这会儿。到底有何事儿呢?

    ……………………..

    书房依然老旧,门窗紧闭,只燃一支红烛,大中午的也弄出了深夜的感觉。老王把一盘炭火放在了两排太师椅正中。火炭进门,阴森寒冷的书房,立时温暖不少。因着安老年事已高,怕烟,燃的是榄壳炭。火润无烟,火苗蓝汪汪地,煞是好看。

    安在海照例率先开言,直入主题:“小薛,司徒首长怕是不行了。”

    薛向正端着的茶杯忽然一抖。洒出几滴水,飞进了火盆,烧得滋滋作响,急问:“什么时候的事儿,那军w工作谁在主持?”

    安在海长叹一声:“半个月以前,中风,军w那边暂时空着,冯老,卫老和老爷子联合支撑着。不过,这几天,那边想让冯老进一步,老爷子有些发愁。”

    这个消息太让薛向震惊了,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这只亚马逊蝴蝶振翅的结果,司徒首长竟然在这个时候中风了。那问题可就麻烦了!谁都知道眼下局势,虽然表面上波澜不兴,实际上已经暗潮涌动。老首长才刚出山,虽说众望所归,可那边到底是大义在握,局势能重新稳固,多亏了司徒首长的平衡。这下,中间的横木突然断裂,这天平哪里还能维持?

    “小薛,小薛。”

    薛向捧着茶杯怔怔出神,安在海轻声叫了好几次,才将他唤醒过来,“喔,二伯,刚想得入神了。”

    “我们的大诸葛又有什么奇谋妙想,说出来,看看咱俩是否英雄所见略同。”左丘明胖脸堆笑,望着薛向。

    却说眼下,左丘明在京,陈道在地方,端得左丘明是拉开与陈道差距的天赐良机。是以,左丘明只要下班,先不回家,也得来松竹斋,或陪老爷子下棋,或挨训斥,总之,就是要在亲情上下功夫。今天,难得又让他逮着机会,进了安氏的核心地带。先前,虽不知老爷子三人要密谋什么,后听安在海起了个头儿,依旧云里雾里,哪里有什么英雄之见,反而生怕老爷子发问,自个儿答不出来,出丑。这会儿,寻着由头,正好要薛向分说,自个儿趁机,也好赶紧想几句续貂之词,以备不时之需。

    薛向笑笑,微微欠身:“大姑夫过奖了,哪里敢称诸葛,见识也说不上,倒是确有一些想法。”

    安在海插道:“有想法就说,卖得什么关子,还得三敬三请不成?”

    薛向不答反问:“老爷子是不是对那个司徒首长的位子也有想法。”

    此言露骨之极,众人齐齐变色!

    左丘明正待出声喝叱,安老爷子挥手阻断,肃容道:“密室之内,没什么不好说的,我正有此意。”

    “进一步,不如退一步。”薛向放下手中茶杯,茶盖磕在茶碗上,铛的一声,直如黄钟大吕,敲在众人心头。

    安在海沉不住气了,手中折扇一收:“薛小子,上回南老出山时,你就劝咱们闲坐岸头,怎么这回还是如此?老话说,天予弗取,反受其咎,老爷子未必没有机会的。”

    “进一步之后呢?”薛向轻声道。

    铛!

    是呀,进一步之后,老爷子荣登j方第一人,可实权能有多少扩大?老爷子没有司徒首长的资历和威望,压得住那些老军头么?以后,那二位的博弈,老爷子能脱得开身么?再说,那二位能甘心一直让老爷子坐稳这j方第一人么…….

    薛向一句话出,引得众人不由自主地联想下去。这一想,种种难题竟是如潮似浪一般滚滚而来。众人越想越胆寒,一想到搅合进那二位的博弈中,指不定一个没站稳,立时被碾为齑粉。

    jf第一人?第一大靶子差不多!

    安在海一抹额头,汗水滚滚,拿袖子擦了擦:“老王,把火盆往外移些,太热了。”

    老王知道安在海这汗是冷汗还是热汗,因为他也一样,内衣都湿透了。

    老王依言将火盆移到了门边,安在海撑开折扇,挥舞了几下,总算静下心来,冲薛向比出个大拇指:“小薛的脑子,没说的!”赞罢,又道:“都当是块肥肉,谁知道里面竟藏着尖刀,咱不要也罢,让他们争去。”

    薛向道:“二伯,其实老爷子早知其中险恶。”

    “喔,是吗?”安在海大惊,抬眼朝安老爷子瞧去,意在相询。

    安老爷子对安在海的举动,视若不见,一磕茶杯,扭头冲薛向道:“你小子可知,我为何要火中取栗?”

    ps:求推荐票,拜托了,鞠躬感谢诸位!
本章结束
一定要记住丫丫电子书的网址:www.shuyaya.cc 第一时间欣赏《红色王座》最新章节! 作者:想见江南所写的《红色王座》为转载作品,红色王座全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红色王座最新章节,而丫丫电子书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红色王座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红色王座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丫丫电子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红色王座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红色王座介绍:
岭表长风咽夕阳,涛声磨洗旧刀枪。
江山如画犹无奈,只与英雄做战场。
这是一个风起云涌的大变革时代,英雄辈出,龙蛇并起。
且看薛向如何把握天机,聚会风云,一步步登上那红色江山的至高王座。
江山万里,我主沉浮!
不用怀疑,你打开本书,就打开了一个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