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电子书 >> 武侠修真 >> 红色王座TXT下载 >> 红色王座章节列表 >> 红色王座最新章节

第二百九十章 寇可往,我亦可往

作者:想见江南 下载:红色王座TXT下载
    “报告诸位领导,我县县委俞书记、纪委张书记二人家中,被搜巨额现钞!”

    哗!

    廖国友开口便是惊雷,满场诸人或许有不熟悉他廖国友和张道中的,可对俞定中这个花原老封疆,自是无比了解的。

    昨天中午县委副书记办公室被搜出了万元贿款,今朝县委书记、纪委书记家又被搜出巨额现钞!

    这到底是要闹哪样?无数人心中生出一个大大的疑团来,可这疑团外围包裹的迷雾,却是那样稀薄,若隐若现地仿佛穿了轻纱的美女,让人忍不住细窥究竟,似乎再稍稍用力,便能将之窥破!

    砰!

    张立君抄起一个水杯,就砸在了地上,“廖国友,你胆大包天!县委书记、纪委书记的家你也敢抄,我看你是要造反!”

    县委书记一地政权的最高首脑,乃是省管干部,组织关系虽然挂靠地区,地区也有调配权力,但每个县委书记的委任,不似县长,地区直接就能定下,那是要得到省委同意的。当然,原则上,省委一般是不会驳回地委的调派的!

    说这些,就是想说县委书记乃一地重器,要动他,地委乃至省委都得细加考量,必须有确凿证据,万全之策,才会下手!可现在地委、省委压根儿就没得信儿,县委书记的家就被人抄了,这跟扯旗造反没啥区别了!

    “抓起来,来人,来人,抓起来……”

    丁龙气得浑身如筛糠,一个接一个的打击,一个接一个的爆点,差点儿没把他给炸昏过去。这廖国友算是印死在他心里了,仇恨值瞬间就超过了薛向。

    蹭!砰!

    黄观提起一把椅子,狠狠地砸在了墙上。不知道是椅子太过坚固,还是老头子力有不逮。椅子却是没碎,不过,即便这样,他这招以声助阵,可是远远超过了张立君的摔水杯,“说,廖国友。你要是不说清楚,我敢保证甚至不用通过纪委、司法机关,你这条命马上就得没了!”

    黄观说得亦是咬牙切齿,不知道的准得以为他亦是恨毒了这廖国友。可周明方知道这位黄书记的计策,和自己如出一辙!

    “诸位领导,诸位领导,冤枉啊!冤枉啊!”廖国友仰天长叹,满脸悲怆。宛若困韶关之子胥,对汩罗之屈原!

    可廖书记脑子到底不笨,一阵先声夺人后,马上开口道出了内情。

    内情竟是,凌晨四点半的时候城南惠民供销社失盗。引起了萧山县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廖国友同志的高度重视,廖局长夤夜破案,带队追盗,谁成想这次盗窃案竟是一次团伙作案,廖局长在追捕途中,沿着蛛丝马迹,发现这群偷盗份子,竟然流窜至县委大院家属区的筒子楼里!

    县委大院家属区,是何等紧要所在,廖局长不敢怠慢,生恐县委领导遭遇不测,就顾不得体统尊严,强行带队冲击,结果抓获盗窃份子三人,经当场突击审讯,三名犯罪分子对在城南惠民供销社偷盗作案的事实,供认不讳。

    而更令人震惊的是,这三名犯罪份子分两拨,分别藏匿至俞定中书记和张道中书记家中,在搜捕过程中,公安干警竟无意在俞书记家的米缸中搜出现金一万八千元,在张书记家衣柜里查出现金五千元!

    他廖国友不敢怠慢,因为薛书记被抓,举县惶恐,此时若是俞书记,张书记再出什么纰漏,他廖国友百死莫赎,便急报地委政法委刘书记,可刘书记的电话打不通,无奈,他廖某人只得越级上报陈书记,可闻听陈书记也不在,他廖局长彻底急了,就直奔地委来了!

    而就在他来地委的途中,萧山县关于俞书记、张书记收受贿款的事儿传得满天飞,还有居心叵测之辈说薛书记收受贿款是被人栽赃,鉴于薛书记在萧山的人望,已经有不明真像的群众开始聚集,若是真让不明真相的群众聚集成势,恐怕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他廖局长才惶急中顾不得体统,问清了领导们所在之地,就急得撞塌了门,真是罪该万死!

    廖国友解释罢,满场皆寂!

    之所以寂然,倒不是大伙儿都沉浸在廖国友的讲述中,抑或对廖国友撞门的愤怒和惊诧久久难散!

    而是都对一个事实惊呆了,俞定中、张道中家中抄出了巨款!

    更荒唐的是,就在昨天,那位薛书记被堵在办公室,刚抄出了巨款!

    这,这……

    大部分人莫名其妙,个别以为萧山县爆发了腐败窝案,唯独丁龙、张立君被这一闷棍打得失神,胸腔处积满了怒火,仿佛要烧透五脏六腑!更有黄观的释然表情,以及周明方两撇快飞出眼楣的弯眉,和那张清瘦老脸上怎么也遮不住的欢乐!

    因为这四位,霎那间,都明白了,薛向发招了!

    “荒唐,荒唐,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肆无忌惮!”

    一愣之后,张立君立时就不干了,他很愤怒,非常愤怒,对对方竟使用这种下三滥,无耻到极点的反击手段,愤怒得快疯了!

    是啊,哪有这么巧的,老子昨天在薛向办公室搜出了赃款,你今天就在俞定中,张道中家发现了来历不明的巨款,更匪夷所思的是,还是追捕盗贼时,不小心发现的,那盗贼难不成是傻子,偷完东西,不往荒郊野外逃,竟往门禁森严的县委大院家属区钻,更荒唐的是,窃贼还刚好就进了俞定中、张道中的家,天下就能有这么巧的事儿!

    张立君觉得这等荒唐、粗暴大了极点的说词,实在是在挑战他智商的底线!

    “怎么荒唐了,张书记,我不明白?”

    廖国友一脸的无辜:“我们抓贼也有错啊,谁知道贼转往那处去啊,我觉得地委应该奖励我们县公安局,如果不是我们及时赶到,弄不好俞书记和张书记的巨额家财就得被盗空。一万八加五千,那得是多大一笔损失啊!”

    廖国友性子本就诙谐,再加上对俞定中用那种无耻的手段对付薛向。心中本就憋闷到了极点,昨夜凌晨收到薛向的电话。廖国友差点儿没乐开花!眼下,他完全有种置身电影中的奇妙感觉,更是全身心的投入表演,偶然还超脱剧本,自个儿加戏,比如来时,撞踏地委办公室大门的惊人之举。就是廖国友自个儿加的。

    这家伙念念不忘昨日,张立君带人撞塌薛向办公室大门的一步,这会儿效而仿之,待见得众位大佬。尤其是丁龙惊怒欲绝的模样,廖国友真是爽翻了天,心中疾呼,跟着薛书记办事儿就是痛快!

    “你,你……”张立君也气得心肺齐鼓。却又说不出什么来。

    本来嘛,或许廖国友做的这个局,粗暴简单,破绽毕露,可你要推翻。总得下去调查,这一调查得费去多少时间,况且,人家的地头上,又守着公安局这么些刑侦高手,要挨个儿抹去蛛丝马迹,做得严丝合缝,让你挑不出毛病实在是太容易了。

    再者说,昨日俞定中设局擒薛向的把戏,也未必有多高明,还不是种种不合理一大堆!

    这会儿,凭什么,就准你荒唐,就不准老子荒唐!

    和尚摸的,我摸不得?

    这就叫,寇可往,我亦可往!

    乃是薛向昨日破壁而出时,定下的计策!

    他原有诸多妙计,但使将出来,要么是能破敌,致俞定中于死地,却不能脱己之罪;要么是能脱己之罪,而让俞定中逍遥!

    独独这条粗陋浅薄,无耻之极,且是出自俞定中本人的计策,双兼二者之功效!

    道理很简单,俞定中把薛向泼脏了,薛老三来不及分辩,便被以“脏衣罪”带走,而心有阴私的法官显然是不打算问这衣服是怎么脏的,就急着将他薛老三定罪!

    唯一能克敌并救己的计策,便是将对方的衣服也弄脏,薛老三有样学样,招呼一声,廖国友一瓢阴沟水泼上去,俞定中的衣服也脏了!

    这下,法官再有阴私,再和俞某人串通一气,总不能不问俞定中的案了吧!

    只要一问俞定中的案,薛老三这案就显得刺眼至极,只要不是瞎子,就能看出怪异来!

    昨个儿,俞定中带张立君去抓薛向,今儿个薛向的门下牛马走,便带人在俞定中家抄出了巨款,如此清晰可见的龃龉,张立君这个大法官是想装瞎也不成的。

    一县俩书记,皆被来历不明的巨款案所笼罩,这该是什么样的影响,更不提俞定中还是省管干部!

    如此一来,张立君想不查都不行,想不把俩案不并立都不行,不仔细查下去都不行,不查到底都不行!

    或许,他张立君想查,也未必有机会查,如此惊天大案,省委多半是要派联合专案组进驻!

    总之,不管是谁来查,势必把整件事儿给查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因为俩桩案子,或者说两个局,原本就布置得极为粗糙,简陋!

    不说别的,单是薛向办公室的那万元巨款!除非薛向是傻瓜,收了这么多贿赂,就这么放在办公桌底,而且害蠢到大过年的都不带回京城,一来就让人家抓正着!

    如此大的破绽,在联合专案组的那些老狐狸眼中,真个就似秃子头上的虱子,太显眼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俞定中当初设此计时,压根儿就没考虑严密性,因为也无须考虑严密性!只追求短平快,快速将薛向拿下,趁地委、县委两处权力真空的空当,地委、县委两处纪委齐齐发力将案子做实,便算了事!

    是以,这两桩案子,可以想见要查得非常清楚,实为易事!

    (早上和工作休息时码的,自我感觉很好,求月票!)
本章结束
一定要记住丫丫电子书的网址:www.shuyaya.cc 第一时间欣赏《红色王座》最新章节! 作者:想见江南所写的《红色王座》为转载作品,红色王座全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红色王座最新章节,而丫丫电子书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红色王座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红色王座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丫丫电子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红色王座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红色王座介绍:
岭表长风咽夕阳,涛声磨洗旧刀枪。
江山如画犹无奈,只与英雄做战场。
这是一个风起云涌的大变革时代,英雄辈出,龙蛇并起。
且看薛向如何把握天机,聚会风云,一步步登上那红色江山的至高王座。
江山万里,我主沉浮!
不用怀疑,你打开本书,就打开了一个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