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电子书 >> 游戏竞技 >> 邪尊懒凰TXT下载 >> 邪尊懒凰章节列表 >> 邪尊懒凰最新章节

正文 132 最终对决!(万更!)

作者:漫觞 下载:邪尊懒凰TXT下载
    然而,就在这时,君赖邪轻轻的哼了一声,却是动了!

    “你以为,上次你用在天容身上的手段,还能用在我身上?”

    懒洋洋的脸庞,并未因君霖的动作而所有改变。<-》只是,那略微上扬的唇角,此刻却多了一丝的嘲讽的味道。

    随着君赖邪的一句话,她整个人飞快的向后退去。虽然,君霖出其不意和临死反扑让他抢得了先机。但是,君赖邪同他之间的实力差距却是摆在那儿。而且,她也不比毫无防备甚至还有心让君霖得手的天容。

    险险的避开了君霖的一刀,君赖邪长腿一踢,干脆利路的将君霖手中的凶器给打落在地。

    “受死吧!”

    黑眸沉静无波,君赖邪没带一丝的犹豫,抬手就向着君霖的天灵盖拍去。

    看着君赖邪不费吹灰之力就将自己的匕首给打在了地上,又听到那一句不带任何感情的话语。君霖知道自己败了,败得极其彻底。连耗尽身上最后一分力气的反扑,也不过是一败涂地。

    他绝望了,扭曲的脸庞上充满着绝望。然而,那双充血的眸子却满是不甘!

    即便他心中再如何的不甘,却绝对不可能从君赖邪手中逃脱!

    近了,更近了,眼看着,君赖邪就要将亲手取下君霖的性命。

    “哈哈哈,好久没有看到纯阴的男童之体了!老夫可是不想错过了!”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阴仄仄的男子声音突兀的响起。那声音并不大,却诡异的让整个日月坛中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接着,君赖邪明明是扬手拍向君霖的头顶的。一个不知是何的东西飞快的向着君赖邪的手臂而去。

    那东西黑漆漆的,没有一丝一毫的光彩。君赖邪心中一沉,莫名就感觉到了一股子危险气息。

    “赖邪,快躲!这是剧毒之物!”

    身后化为重剑的冰皇实力非常、眼光更是毒辣。他一眼就看出了向着君赖邪而来的是极其恶毒的东西,立刻低低的出声提醒。

    君赖邪原本就感觉到了危险,而她身为杀手,许多次都因为这对危险的直觉所救。所以,不待冰皇提醒,她已经飞快的缩回了手。而那双总是漫不经心的黑眸之中,染上了一分凝重!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电石火光之间。然而,周围的众人却都狠狠怔住了!

    好快的速度!好恐怖的实力!

    这来人到底是谁?竟然有这样恐怖的实力!要知道现在可是整个炎黄大陆上五年一度的修真大会的决赛现场!这现场里面有着多少实力深不可测的绝顶高手?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个神秘男子竟然还能这般随意的出手!而且,整个日月坛并没有一个人将他的攻击挡下…

    那个攻向君赖邪的黑色之物,直直的摔落在了比试台上。那东西宛若活物一般的四散开来,竟然飞快的就将方圆一尺内的比试台都染成了诡异的黑色!

    那毒来的诡异,不过君赖邪早有防备,早早的推开了许多。再加上,出手之人并没有要人性命的意思。所以,君赖邪并没有沾染上那诡异如活物的黑色剧毒。

    虽然没有沾染,但那诡异黑色剧毒竟然好像是活物一般的四处扩散,这却是让人有些吃惊了!

    生死诡毒!

    原本坐在高台之上的冥凤夜已经站起身来了,那些坐在“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最前排的一方高手们,也通通睁大了双眸。

    这毒,他们都是认识的!数十年前,死在这种毒之下的绝顶高手,绝不在少数!

    “古柯你个老怪物,来这修真大会所为何事?”

    天剑门的掌门震天第一个发话了。星眸闪过一丝不悦,他遥遥的望着日月坛的西边,淡淡的吐出这样的一句话。

    自从他成了天剑门掌门之后,因为天剑门以往一些恩怨。他和这性子诡异莫测的毒人古柯曾经交手许多次,已经可以算是老相识了。

    再加上,因为君霖的话,对他们天剑门的名誉肯定造成了一些不好的影响。虽然不知道这毒人此次前来所为何事,但古柯是为邪魔歪道中的顶尖高手。他现在孤身一人出现在修真大会上,这已经是对所有的正派势力的一种挑衅了。

    自然的,他身为天剑门的掌门人,应该要首先站出来!也正好可以化解一些刚刚闹出的不良影响。

    “哈哈!震天你这道貌岸然的老鬼,老夫刚刚不是说的很清楚吗?老夫是不想错过一个好苗子!”

    随着一声阴笑,一道黑色的身影宛若鬼魅般的出现在了君赖邪同君霖的比试台上。

    话还未说完,那古柯脸上挂着阴森的笑容。整个人宛若一阵风似得向着君霖而去。不过眨眼功夫,君霖就好像是一只小鸡般,被他提在了手上。那青黑之色的双手,快若闪电的在君霖的身上点了几下。

    很快的,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君霖眸子一亮,整个人的皮肤都染上了青黑之色。然而,虽然皮肤染上了青黑之色,君霖却好像是瞬间又活了过来。不仅仅是眸子,连神智都飞快的恢复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众人才有机会看清了来人的模样!

    但见,那古柯头上带着似帽非帽的东西,裸露出来的脸极其苍白。虽然自称是老夫,但他的容貌看上去最多不过三十出头而已,五官有一种阴柔的精致。因为实力已经到了一定程度,容颜的衰老速度也会变得极其缓慢。不过,这古柯的天赋也绝对是惊人的。一般而言,修炼到了先天高阶,人的寿命才能延长数十年,容颜衰老的速度会变缓一些。而若是修炼到了寂灭期,人的寿命能够延长到三百岁左右,衰老的速度也会减弱三四倍。而想要保持自己的容貌在三十岁不老,那便必须在真正年纪四十岁之前修炼到寂灭期。

    而整个炎黄大陆上能在四十岁之前修炼到寂灭期的人极其稀少,从本朝开始至现在也不到一百人。那这古柯的修炼天赋,可想而知了!

    除了脸上的皮肤为白色外,他身上其他的地方的皮肤却带着淡淡的青黑之色。配着他身上那一套纯黑衣服,他整个人黑漆漆的好似最深沉的夜色。

    “没想到竟然是那个老怪物!人称蛊王毒尊的——古柯!”

    听了天剑门的震天之言,周围的众人这才惊叹了起来。没想到,竟然是数十年前,纵横过整个炎黄大陆的绝顶魔道高手。这实力自然是恐怖的令他们只能仰望的。

    而且,这古柯不仅实力极强,一身诡异莫测的蛊毒之术更是令人防不胜防。难怪他出手之时,虽然修真大会上高手无数,却没有一个人敢妄动。

    要知道,对于炎黄大陆上的高手而言,实力高强的高手并不是最难对付的。最难对付的,就是像古柯这样的拥有他们未知战斗手段且实力也极其强大的高手!

    君赖邪听了周围人的议论,这才知道这个看上去一身邪魔之气的男人,竟然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古柯。

    古柯的名头,就连一直被流放在郡城的她都有所耳闻。这男人性子喜怒无常,做事更从不按理出牌。有时他不高兴了,反而偶尔会出手救人。高兴的时候,却会口蜜腹剑的毒死一群人。

    原来,他就是古柯!

    刚刚看他出手,的确是有些手段的。不过,不知道这古柯的手段,同玥妖相比,到底谁比较强一点!

    没想到君霖竟然还是什么纯阴的男童之体,而且竟然还被这诡异莫测的古柯给看上了。君赖邪就站在原地,看着古柯将那君霖抓在了手中,却并没有阻止。并非她不想阻止,而是周围那么多的正派高手都没有贸然出手,以她现在的实力,也不过是做无用功而已。

    古柯又不知给君霖吃了一颗什么药丸,君霖整个人都染上了那种黑色。然而,他那双恢复了精神的充血双眸,却一直眨都不眨的盯着君赖邪。

    “哈哈哈哈!君赖邪,天剑门!你们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会将你们全部踩在脚下!我会让你们尝尝,什么是生不如死的滋味!”

    没想到,自己还能活下去。君霖的心中,此刻充满着一种毁天灭地的愤怒。因为从鬼门关走过一遭,才更加知道性命的宝贵,而对逼自己到死路的人,却是更加痛恨了!

    而对于君霖那疯狂的威胁,君赖邪却没有一丝的反应。她依旧是懒懒的立在原地,连眼皮都没多眨一眼。这君霖真是还没好伤疤就忘了痛。都几次败在自己手里了,却还不会学乖点。对于这样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她实在是懒得废话。

    “小子,你很不错。不过,以后老夫的徒儿,绝对不是你能够比得上的!哼,你就等着好了!”

    那古柯抓了君霖,一双阴柔的眸子却突然瞄上了君赖邪。他刚刚一直在边上看着,虽然君赖邪的天赋心性都是不错的,但就是没法入他的法眼。非但如此,他甚至对于君赖邪那种对什么都无所谓的淡然态度极其厌恶。而当他第一眼看到性格极端的又是纯阴的男童之体的君霖的时候,心中就有一种莫名的喜欢。

    看君赖邪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古柯心中有些厌恶。冷冷的勾唇,他森冷的吐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那一双阴冷的眸子,望向君赖邪的眼神里,明明是带着厌恶和恨意,但却不知为何,他并不对君赖邪出手。

    “可我却觉得,你的宝贝徒儿就算再怎么蹦跶,都不配给我提鞋的!”

    君赖邪冷冷的扫了一眼奄奄一息的君霖,依旧是漫不经心的回答道。虽然不知道这古柯对她的敌意从何而来。但对方既然已经前来挑衅了,她又岂会退缩?!

    今日若非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这古柯以为自己能够轻易全身而退?!

    “哼!狂妄无知的小子,总有天你会为自己所说过的话后悔的!”

    那古柯听了君赖邪的话,心中也是一阵狂跳。那双阴冷的眸子,因为怒气而变得更加的阴冷,仿若毒蛇般的眼神。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这样的同他古柯说话!更别说,眼前这人还不过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了!

    “古柯,你这是要做什么!”

    震天原本以为君霖定会丧生在君赖邪的手中,谁知道他却阴错阳差的落入了古柯手中!因为开始君霖的一番话,让天剑门成为了风口浪尖,震天心里恨不得君霖立刻永远闭嘴。

    谁知道,现在竟然杀出了一个古柯!看他这样子,竟然是准备将君霖带走,收做徒弟!

    这怎么能行!留着君霖,他日定然是一个麻烦。虽然君霖同君赖邪之间仇深似海,但他可没忘记刚刚君霖看着他们天剑门人的眼神。那般的怨毒!

    若是让君霖这么活下去,岂不是给天剑门埋下祸根吗?

    “我想做什么,似乎还轮不到你震天插手!”

    古柯冷笑一声,在修真大会这样的场合下,他若是想要取某人性命的确是很难办到。但若只是想要全身而退,那简直是容易至极!

    一手提着君霖,另一只青黑色的手一样。那修长五指的指尖,竟然就出现了五滴生死诡毒,随着他手上的力道,这毒由着五个不同的方向,封住了震天的去路。

    而这边,古柯双足一点,整个人宛若闪电一般,飞快的掠过了日月坛,不知往哪儿去了。而那震天等一干名门正派的高手们,脸色都是不好看起来。不过,不好看归不好看,他们心中都忌惮着古柯那一手防不胜防的毒术。再加上,他这一次前来出其不意,且只是想带走一个人。他想全身而退,他们虽然人多,却也的确是没法拦住的。

    再加上,现在可是五年一度修真大会决赛中呢!他们身为各个势力的代表,总不能为了抓一个神出鬼没的魔头就集体撇下自家选手们不管了吧?这修真大会还要继续呢!

    君赖邪远远的看着古柯的离去,薄唇勾起,纯黑的双眸里却是染上了一丝的怒气和冷意。虽然她平时懒洋洋的,对什么都漫不经心。但刚刚那个古柯对她的挑衅,她却是感觉到了,也接下了!

    而且,那古柯若是真的让君霖做了他的徒儿。她和君霖之间,早晚还是会有一战的。不过,那一天的时候,她一定会亲手了结那君霖,更要让那狂傲的古柯好好睁大眼睛看清楚:她和君霖,究竟谁能站到最后!

    “好了,这古柯本王会派人去追的,下面请大家继续本次修真大赛的决赛比试吧!”

    高台之上的冥凤夜皱了皱眉,这古柯实在是太过猖狂了。若是就让他这么离去,朝廷的脸面往哪儿搁?但真的想要抓到这有蛊王毒尊之称的古柯却也是不现实,冥凤夜心中略略一盘算,扫了下面的众人一眼,这般的吩咐了下去。

    得了摄政王的命令,坐在观众台上的各个名门势力脸色才好看了一点。虽然因为修真大会,没法集体去追那古柯,但让他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了总是落了他们正道的面子。在表面上,总要找回一点颜面,才能让他们心里舒服点。

    由于君霖被古柯带走了,君赖邪没了对手,轻松晋级了下一轮比试。而其余的比试,实力相差较大的也很快得出了结果,实力相差很小的有些陷入了僵持状态。不过,就算是陷入了僵持状态,也总有比出胜负的时候。一会儿之后,两百零三位选手淘汰掉了一百零一位出去,只剩下了一百零二位选手,继续进行一对一的公平比试。

    依旧是按照抽签来决定比试的对象,君赖邪再一次站在了第二位对手的面前。

    这一次君赖邪的运气就没有第一次那么好了,她的对手也是一个先天期的高手。而且,对方的境界犹在君赖邪之上的。而且,在第二轮混战中君赖邪拿出的小白狐狸,因为精神幻觉攻击型的妖兽极其稀少,第一次君赖邪使用的时候没有被明文禁止。然而,第二轮比试之后,就有人对君赖邪拥有的那一只幻境攻击妖兽提出了抗议。最终,大会组让君赖邪在最后决赛中不许再使用小白狐了。虽然,君赖邪还有圣级妖兽助阵,但年纪不过二十几就能达到先天三级,他的妖兽品级也是不低。对上君赖邪,绝对有一拼之力!

    所以,面对现在的君赖邪,那个实力已经有先天三级的选手,心中却依旧存了胜利的希望。

    “君二少,请多多指教了!”

    现在的君赖邪,早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任何人都能忽视的花痴草包了!如今的她,一而再、再而三的一鸣惊人,即便这个选手的境界高过君赖邪整整三级,但他依旧丝毫不敢大意。

    君赖邪懒得客套这么多,微微的拱了下手就当做回应了。

    接着,她精致无双的俊容一沉,直接放出了虎妖兽,然后自己也出了手。经历了整整一个月时间的苦修之后,君赖邪很想看看自己的实力到底变成了什么样了!毕竟,因为阴错阳差的得到了三元重水的淬体,导致她的攻击里面隐隐带着寒气,增加了不少的攻击力。且,又因为有了虚空流云步法,让她身法速度也有了很大的提高。现在的她,哪怕是对上等级比自己高上几等的对手,应该也是有着一拼之力的。

    那人反应也不慢,立刻也放出了自己的妖兽对抗君赖邪的虎妖兽,而自己则很快的迎上了君赖邪的进攻。

    这一次,君赖邪没有再像对付君霖那样随意出招了。她极快的靠近着对手,却并没有鲁莽出手的打算,只是先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准备伺机而动。

    那人的境界比君赖邪高出三个等级,心中自然也有一些轻敌。毕竟,三个境界的差距不是那么好超越的,这个认知已经深深的刻在了炎黄大陆每个修炼者的头脑里了。

    所以,见君赖邪只是逼近,并不出手,似乎很忌惮的模样。那人心中的信心也多了几分,立刻主动出击。

    “排山掌!”

    先天三级的速度瞬间飙到极限,那人闪电般的靠近了君赖邪,冷不丁就直接一个绝招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向着君赖邪身上招呼了过去。

    君赖邪早就在等着对方出手了,见对方终于按耐不住主动出击了,君赖邪立刻换了步法,将那虚空流云的步法瞬间发挥到极致。虽然对方来势汹汹,但君赖邪在前面一个月的时间,日日在天砚山中同那些凶猛的妖兽对战,又或者是在冰皇手下接受极其苛严的训练,她对那虚空流云步法的掌控已经今非昔比了!

    在第二轮比试的时候,她不过是突然领悟,就曾经躲过了天逸那绝杀一击。如今,面对的不过是一个普通绝招而已,又怎会应付不了?

    就看到君赖邪整个人的身形都突然变了,变得仿若天上的风云一样飘渺灵动。她明明是立在那儿,随意一动,看似没挪开多远,却轻而易举的躲开了对手的绝杀。

    什么?!她怎么会有这么快的速度?这是不可能的!那人被眼前诡异的情况弄得一愣,而君赖邪一直等的便是这一刻!利用对方对她实力的错误估计,从而得到一个绝佳的进攻机会。整整三个境界的差距摆在那儿,想要以最少的消耗赢得最终胜利,那就必须抓住这一次的机会!

    君赖邪早就在等着这机会了,这边熟练的运用着虚空流云步法,那边则早早的运起了全身的玄力,为她的绝招蓄势!

    “玄冰掌!”

    不待对方从惊讶中反应过来,君赖邪已经宛若鬼魅般的逼近其后背。就听她一声轻喝,那带着寒冰之气的绝招瞬间向着他后背攻了过去。

    “啊——!”

    对方本能般的感觉到了一股危险,下意识的躲闪了下。然而,因为君赖邪的攻击带着特殊的寒冰之气,即便是对方已经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要害,那一股极寒之气却依旧由着肩膀上的伤口迅速的侵入其体内。

    对手受了伤之后,这一场比试就没有了多少悬念了。君赖邪是一个绝对不会浪费机会的主儿,趁你病要你命的道理她是深刻理解的。不过四分之一柱香的时间,那个选手就被君赖邪逼入了死角,为了不被丢脸的打下台去,他只好灰溜溜的认输了。

    哼,这君赖邪实力提升速度,的确是不错。只可惜,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让她从自己的五指山中逃脱了!另一个比试台中,带着黑色斗篷的天扬漫不经心的对付着自己的对手,心神却全部放在了君赖邪同别人的对决上了。仔细的观察着君赖邪的力量、速度还有招式等等。这一次,天扬(也就是天逸)再没有半分的急迫和轻视。这一次,他会很有耐心的等着同君赖邪相遇的那一场比试,他会好好的观察君赖邪每一场比试中所使出的力量。绝对不会再让君赖邪有任何逆袭翻身的机会!

    “天哪!君二少真的好帅!”

    “君二少又赢了,而且只不过过了三招……”

    “没想到,这一次的君家,竟然还能出两个这样的好苗子!”

    君赖邪的实力,再一次引起了众人的瞩目。原本,他们认为君赖邪能够勉强杀入前一百而已,也就是通过最后一对一决赛的第一轮比试。没想到,第二轮比试中她遇上了实力比自己高出整整三个境界的对手,竟然还能够轻松取胜!

    在众人对君赖邪所展现的强横实力议论纷纷之际,那边俊美冷酷至极的君莫邪,却以一招偃月青龙斩利落的结束了比试。虽然他并没有将出手的这一招劈到对手,但君莫邪的对手已经被这恐怖的声势给吓呆了。待其回过神来之时,自己已经跌跌撞撞的摔下了比试台。

    “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啊,实在是太帅、太有型了!”

    利落至极的手法,淡漠如冰的眼眸,无意识抿紧的薄唇,再加上那一身的酷劲。君莫邪每次出手,总会引得无数的女人尖叫。

    然而,正主却丝毫不为所动,只是长腿一伸就下了比试台。一双冰蓝如海的眸子,在看到自己的宝贝弟弟的时候,才会露出温柔的神色。

    “青儿,不过先天境界,就能自创这般的招式。我越来越觉得这臭冰山就是我要找的男人,你说……我该如何是好?”

    看台最前排的隔间里,一个穿着一身白色纱裙的少女静静的坐在那儿。她的脸上带着一方面巾,只露出一双秋水般的美眸和白玉般的额头。虽然遮盖了大半,但那周身的轻灵气质,那梦幻般的双眸,依旧能够让人感觉出她本人的惊人美貌。遥遥的,她w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看着那冷酷俊美的高大男子,低柔的嗓音里带着一种与她不相符的……忧伤。

    她一直眨都不眨的盯着君莫邪,那双秋水般的眸子里带着一丝羞怯、不甘、更染着愤怒和怨恨之意。

    “若真是如此,小姐何不将灵玉拿出来验一验?小姐,这事千万耽误不得,若真是……真是……这人。那小姐……小姐你…就……”

    一身青衣、长相娇俏的婢女听了这话,美眸闪过几分不忍。然而,想着老爷在她们临走之时的嘱托,她只得咬咬牙,一字一句的提醒着自家的小姐。

    “呵呵,你为何不说下去?如果他的确是我要找的人,那我就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全文字手打必须不知廉耻、不计一切手段的睡了他!真是荒谬至极!”

    那白衣的绝美少女,一双秋水般的眸子更加的复杂。精致的红唇扬起嘲讽的弧度,她面色极其复杂的盯着下面的君莫邪。

    呵呵,那一日在黑夜丛林中,玄、素、韶、华以为她是无意中逃跑逃到了那儿的。其实,哪里会这么凑巧,她根本就是感觉到了自己所要寻找的气息,才一路停在那儿的。而那一日,她也根本不是对那个狗屁君家的君莫邪起了半毛的兴趣。不过就是想确认一下,自己要找的,是不是就是那个冷酷至极、拽的二万八万的男人而已。

    若非,她非要找到这男人。她以为她真的稀罕?

    “小姐……青儿知道小姐心里只有景仙…但是,景仙他已经……已经……”

    那青衣小婢知道自己犯了小姐的忌讳,然而,为了小姐她不得不将这些残忍的话说出口。

    “你不要再说了!别再说了!”

    原本灵动精怪的眸子,再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瞬间黯然了下去。不,她拒绝接受这个事实。她绝不接受这样的一个事实。

    “好好,小姐我不说了。其实,我觉得我们现在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对付那个君莫邪吧。看他那冷冷清清的样子,想要摆平似乎也不太容易……”

    那青衣小婢见自家小姐的反应,立刻禁了声。然后,连忙三言两语把话题给转移开了。

    “你放心,我答应父亲的,自然一定会做到。”

    那白衣绝色女子,很快恢复了平静。漂亮的美眸里闪过一丝的淡漠,密音传入了这最后一句话后,她便不再言语。只是用一种谁也看不透的飘渺眼神,遥遥的看着台下的君莫邪。

    随着时间的流逝,决赛的第二轮比试也全部结束了。

    原本一共还有一百零二位选手,现在已经只剩下了五十一位选手。而这五十一位选手,在增赛一场比试淘汰了一位之后,最终剩下了五十人来争夺最后的前五十名!

    可以说,前面的两轮比试只不过是热热身。整整精彩的比试,要从现在开始!

    开始对着君赖邪张牙舞爪的三皇子冥落羽和四皇子冥墨羽,此时早已经被淘汰出局了。现在,成功晋级到最后五十强的人有君家的君赖邪、君莫邪、二皇子冥聿尊、天剑门中有天扬等四位选手。还有一些其他势力的种子选手们,几乎都成功的晋入了最后五十强的争夺赛中。

    君赖邪同其余成功晋入五十强的选手们站在一起,她的目光缓缓的扫过每一个选手的脸上。心中暗暗想着,自己离目标——冠军宝座,似乎又近了一步。

    “好了,现在只剩下最优秀的五十名选手了。从现在开始,你们要进行最后五十强的角逐,先按照前面的方法,再进行一次一对一对决。输掉比赛的二十五名选手们,要进行二十五到五十名的排名赛,而赢得比赛的那二十五名选手,则可以继续进行前十名的争夺赛了。同样,成功晋入前二十五名的选手,按照一对一对决,最后剩下十位选手,进行前十名的排名赛,而输掉的十五名选手,则要进行十到二十五名的排名赛!大家都明白了吗?”

    冥凤夜望着下面一道道炙热目光,缓缓的站起身来,继续主持着大赛的进程。简单的将规则说了一遍,他凤眼一挑,俊容严肃,忽而大声的对着剩下的五十名选手道。

    “明白了!明白了!明白了!”

    众人仿佛是被冥凤夜那认真的神情还有严肃的语气所感染,一个个虽然在前面的比试中都有不小的损耗。但所有人都斗志昂扬的齐声回答。

    “好,你们可是这一届修真大会留在比赛场上,最出色的一批人了!接下来的比赛只会越来越艰难,越来越残酷。不过,我相信大家都能够拿出自己最好的实力,给大家呈现最棒的比赛!大家说,对不对?”

    满意的看着众人的情绪都被带动了起来,冥凤夜微微抬手,下面便瞬间又安静了下来。那双凤眼缓缓的在每一个晋级五十强的选手脸上扫过,他一字一句的对着大家如此说道。

    “对!对!对!对!”

    三言两语,那些热血的少年们便被冥凤夜挑起了无边的斗志。那一声声的‘对’几乎是响彻了整个日月坛的上空。似乎,所有的观众们都感觉到了那些年轻选手们无线热血的激情!

    “下面马上进行最后两轮淘汰赛!”

    冥凤夜见众人都已经沸腾起来了,大手一挥,却是将修真大会决赛带入了最后面也是最经常的赛程。

    五十个人的比试,所有人都想要在大赛中脱颖而出。自然,之后两轮比试比前面两轮比试要激烈了许多。很多实力较强的选手们,都接二连三的将自己的压箱宝都拿出来了。

    周围的观众们,也被这精彩之极的比赛给深深吸引了。这边一个华丽强大的绝招,那边一个深藏许久的妖兽,只听周围一片的喧闹,所有人都将注意力全部投入了比赛之中。

    期间,君赖邪遭遇了两个比开始那个先天三级更加强大的对手,在众人灼灼的眼神之下,君赖邪忽而将背上一直背着的黑色重剑,拔了出来,拿在了手中。

    没有了背上的重剑,君赖邪只觉得一股轻松油然而生。原本的速度和力量,都是在被冰皇压制的情况下使用的。这足足带了一个多月的负担,此刻突然被拿下来了,这产生的效果,却也是极其惊人的。

    没有了黑色重剑的压制,七经八脉全部打通的君赖邪只觉得有源源不断的玄力在自己的体内聚集起来。速度和力量也有了一定程度的提升,对付其对手来,君赖邪的攻势也是猛了许多。

    虽然中间也有过几次惊险,但君赖邪都凭借自己熟练的控制和加强的力量,有惊无险的战胜了对手,拿到了角逐前十名的入场劵。而再看看其他人的比试,君莫邪因为自创了极其高级霸道的绝招,一路也成功晋入了前十的角逐中。而天剑门的四位选手,也有天扬和天容成功晋入了前十的比试。除此之外,鬼王宗鬼夜和玄羽门的染夜魅也成功晋入了最后的比试,另外还有天炎王朝的第一天才冥聿尊。除此之外,四大家族的凌家和柳家,也各自有一个选手成功晋入最后决赛。其余的几个势力中,只有一个选手成功晋级。其余被淘汰掉的选手,则已经进入了第十一到第五十名的排名赛中了。

    而这一届的修真大会,最为爆冷、出事最多的大概就是君家了!

    观众们一个个都忍不住睁大了眸,明明君赖邪和君莫邪都是在他们的眼皮之下,经过几番角逐才成功晋入最后前十的排名赛的。但是,他们依旧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毕竟,每年的排名赛,除了四大门派和天炎王朝的人,几乎没有什么势力有那个资本和实力,能让两个人同时晋入最终的决赛。没想到,这几年隐隐有落败迹象的君家,竟然爆冷出现了两个成功晋入决赛的超级天才!

    “天啊,我们君家不过就三个选手晋入了决赛。而且那君霖还是作弊才晋入的。没想到,最后竟然会有两个人晋入了前十!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题外话------

    囧,俺是不是要写点肉…可是现在的肉真不好写……

    ♂♂
本章结束
一定要记住丫丫电子书的网址:www.shuyaya.cc 第一时间欣赏《邪尊懒凰》最新章节! 作者:漫觞所写的《邪尊懒凰》为转载作品,邪尊懒凰全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邪尊懒凰最新章节,而丫丫电子书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邪尊懒凰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邪尊懒凰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丫丫电子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邪尊懒凰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邪尊懒凰介绍:
她——岚小邪,人如其名,又懒又邪恶。
她是杀盟最另类的第一金牌杀手!诡异强悍让人咋舌!懒散随性的令人膜拜!
她——君赖邪,人如其名,无赖又痴邪。
她是君家最花痴的无赖废材美人!废材等级让人瞠目!花痴草包的威名远震!
当她占了她的身,她成了她的魂!
势必将天翻地覆,成为一段传奇的伊始!
懒眼看世间百态,却不知是迷了谁的眼,又夺了谁的心!
懒散中暗藏锋芒,随性中隐着霸强!且看君家花痴草包,如何扭转乾坤,逍遥异世,成就一代至尊懒凰!
【君氏铁三角原则】:
第一:懒、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
第二:狠、触她底线者,定会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第三:夺、看不顺眼者必踩!看的顺眼的良家妇女(男),强取豪夺!手段用尽!拉到自家阵营再说!
◆◆◆◆强推自己的完结文◆◆◆◆
古风宠文【-蜜爱傻妃-】
女强魔幻【异世女血皇】
现代高干【小妻未成年】
◆◆◆◆推荐《幻城联盟》玄幻文◆◆◆◆
【精武狂颜】曲殇
【医手遮天】慕璎珞
【邪医毒妃】墨邪尘
【狂逆御世】墨堇琳
【逆天毒尊】瑞夜楠
片段:【初见·霸情】
彼时,夜半撩人。
她全身赤裸,脆弱光洁的宛若婴儿初生!第一次,在这异世中绽放出绝色妖娆。
他一身紫衣,魅惑冷傲的宛若魔尊降临!第一次,在他人面前显露出倾世姿容。
“女人,见我真容需付绝对的代价…”
“你最大的秘密,不够!你这人,我要了!”
俊容邪魅,狭眸若妖,男人的言语中带着理所当然的霸绝狂傲。抬手,抚上她妖娆香腻的身子,他一字一句的宣誓道!
声明:平淡文学提供作者漫觞写的邪尊懒凰最新章节小说在线阅读,实时同步更新邪尊懒凰最新章节,书友所发表的邪尊懒凰最新章节评论,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或者支持此观点,我们的立场仅限于传播更多读者感兴趣的信息。 如果小说邪尊懒凰最新章节浏览,或对小说邪尊懒凰最新章节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站内短信发帖,如果发现邪尊懒凰小说最新章节未及时更新请联系我们。如果您喜欢小说邪尊懒凰,请支持作者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