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电子书 >> 游戏竞技 >> 邪尊懒凰TXT下载 >> 邪尊懒凰章节列表 >> 邪尊懒凰最新章节

正文 151 两月之约,刺激得吐血!

作者:漫觞 下载:邪尊懒凰TXT下载
    “怎么是你们?”

    刚刚睡醒,君赖邪还有几分迷糊。<-》舒咣玒児那双总是慵懒勾人的黑眸,此刻也显得更加的萌呆迷人了。她半睁着那迷人的眸子,就这么傻傻的看了看那丹青、玉灵一眼。虽然,还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但她那一向极好的记忆力却再一次发挥出了水平。

    这两个家伙,不是在那上元节拍卖大会上,见过的那两个……唔,炼药师么?

    粉嫩的唇,也随之不自觉的勾了勾,精致如玉的小脸,也难得的一派的乖柔。那自然萌呆的小模样,落入那一行雄性的眼中,却也是一道独特的风景了。

    毕竟,这君赖邪一向阴人不见血、精明腹黑又傲气十足。什么时候,会显露出这般不设防的迷糊模样了?再说了,君赖邪的姿容,就是放眼全天下只怕也是上上等的。平日里,她根本就没有刻意释放魅力,就已经引得一干老生们大呼绝色了。而如今,这般不自觉的乖柔迷人,又有几人能够抵挡住她的独特魅力?

    于是,几乎是不自觉的,那玉灵和丹都忍不住多看了君赖邪两眼。

    “大概,是找你医脸的吧!”

    然而,那一直坐在她床边的冥聿尊,俊美至极的脸庞,脸色却是越来越黑沉。该死的!这美丽的风景,全部都是属于他一个人!这些家伙,居然敢眼神乱瞄!当他是个死人不成!

    于是,某个小气起来的尊主大人,当下就霸道的勾住她的纤腰,将她整个人都抱入了怀中。

    而君赖邪呢?整整一个月的疲累还没有完全恢复,再加上这段时间的接触,这妖孽也是经常会动不动就抱她的。她有打不过他,也懒得去做那些无用功。总之,他抱着,她也没挣扎,就这样乖乖的呆在他怀中。慢慢的,她似乎也渐渐习惯了,居然也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

    咬牙切齿的吐出这么几句话,冥聿尊那狭长的眸子里带着绝对的威慑和霸道。一一扫过那丹青、玉灵,眼神里面的警告之意溢于言表。

    对于冥聿尊,哪怕是丹青、玉灵,也是不敢轻易得罪的。再说了,这君赖邪和冥聿尊之间是有婚约在身的,他们也不是不知道。所以,面对冥聿尊那警告的眼神,两人同时略略垂了下头,却是有意避开了君赖邪。

    “找我医脸?哦,对对!我想起来了!”

    君赖邪窝在冥聿尊怀中,意识也逐渐清醒了起来。那双黑眸中的呆萌迷离逐渐褪去,取而代之是她一贯的暗藏锋芒!

    低低的道了一句,她却是丝毫没有注意到。她这么一句话,已经将她把丹青、灵玉的一个月之约忘了个干净的事给暴露了。

    那丹青、玉灵听了这话,心中又是悲愤郁闷,却又忍不住暗暗松了一口气。悲愤自然是因为,他们两是何等身份?堂堂药宗的唯一嫡传弟子,堂堂炼药师公会会长的独子。而这君赖邪,居然就这么大刺刺的把他们之间的约定给忘了。而暗暗松了一口气却是因为,这君赖邪既然是因为忘了才不去赴约的,那就不是因为她没有办法了?

    只要,她有办法帮他们解决掉眼前的难题,心里一点不爽,倒也没那么难忍了。

    “是的,我和玉灵两人,正是为了我们的脸伤而来。两个月前,我们和君二小姐曾在上元节拍卖大会中约定过…但,因为君二小姐在结束修真大会的比赛之后,就直接来了这内堂,所以我们一时也不好上门打扰。可是,眼看着再过几个月,那一年一度的药典丹会就要到来了。我们俩这一副模样,是绝对无法出席的。时间紧迫,虽然不愿随便上门打扰,但是经过我和玉灵的再三思索,还是决定到这内堂来找君二小姐。”

    既然已经受了气了,丹青也就不在乎,再多受一点气了。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客客气气的话,谁不爱听?这君赖邪现在好歹也是一个正王妃,且还有那般的潜力和天赋。他们两既然是有求于她,也不在乎把姿态放低一点了。

    这几个月,他们已经尝试过了各种办法,现在唯一的希望,就寄托在了君赖邪身上了!

    “哦,原来如此。我君赖邪绝非一个言而无信之人。既然,在两个月之前已经答应你们了,自然会为你们治好脸上的伤的。但是,你们也知道自己的情况比较复杂,如果想要治好,我需要一定时间准备……”

    不得不说,相对于最开始丹青、玉灵对君赖邪的那种态度,现在这种态度让她觉得舒服多了。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她一贯是很不喜欢那种明明有求于人,却偏偏还自持身份之人。

    而现在,这丹青、玉灵的态度,已经算得上合格了。而且,君赖邪一开始也没打算赖他们,只是因为玥突然进入了沉睡期间,而她当时又对炼药之术一窍不通。既然已经没了办法,她一贯是不会浪费时间去做无用之事的。

    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是不一样了。她现在,也已经开始走上了炼药之路。且,就在这一个月之内,她死中求生,居然让她诡异的融合了两种外火。再加上,她手中还有玥妖记录炼药之法的小册子……

    即便玥妖还在沉睡,但是,她觉得以自己现在的条件,应该也可以一试的!

    “这好说,君二小姐直说需要多久的时间。当然了,药材方面,自然也是我们药宗和炼药师公会提供。君二小姐,只要为我们炼制出解药就可以了。”

    听到君赖邪居然答应下来,那一直苦求解药无果的丹青和玉灵,无疑是给他们一丝希望。对于君赖邪的要求,他们自然是不会拒绝。

    “我想,我大概需要两个月的时间来准备!”

    对于那三阴三阳丹,还有其相对应的解除药方。君赖邪在玥妖的那个小册子里面看到过。其实,这三阴三阳丹的品级并不算特别的高。只是,这药方是玥妖自己琢磨出来的,且这药方又和异火有关。而炎黄大陆上的炼药系中,拥有异火的是一个都没有。所以,才会导致拥有两位药宗者的药宗、拥有多位高品级炼药师的炼药师公会对其束手无策。

    君赖邪现在炼药的实力虽然不算很高,但她对于外火的接触,却比很多高品级炼药师还要多得多了。再加上,她手中就有玥妖的绝密药方在手…

    所以,只要给她充裕的时间,她觉得自己应该是可以炼制出解药的。

    黑眸略略一沉,君赖邪大概的计算了一下。按照她第一次炼制丹药的过程,炼制这解药,至少应该要两个月时间。她也没有什么拖延丹青、玉灵的意思,就直接报出了两个月的最低期限。

    然而,这个君赖邪实打实算的最低期限,落到了丹青、玉灵的耳中,却不是那么顺耳的了。

    他们现在只剩下最后三个月的时间了,可君赖邪说的一个准备就要花去整整两个月时间。而且,君赖邪开始对他们的态度,也实在是有些太高傲了。他们对君赖邪客气,是忌惮她手中可能有能帮他们根治脸伤的解药,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了。但是,他们心中对君赖邪信任度,其实算不上很高的。

    特别,当君赖邪一开口就要两个月的时间。丹青和玉灵的心里,就越发觉得没底的。他们也是炼药师,一般而言炼个药,只要有药方,一天十二个时辰足够炼制出一瓶了。这两个月…时间也太久了点吧!

    于是,这丹青和玉灵心里头,就忍不住起了一些别的想法。君赖邪这样的态度和承诺,是不足以让他们心里有底的。他们,需要更好的证明!

    接着,这丹青和玉灵,却是想到了一个人!

    “两个月的时间,是不是有些太久了?当然了,不是我和玉灵不相信君二小姐。只是,昨夜我们来着内堂的时候,这内堂炼药系的,恩,就一个叫杨木的学员。他口口声声说你中了他的毒,而且还说你根本就不会炼药……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内情?”

    于是,昨儿那个犯上了丹青、玉灵的可怜杨木。再一次被他们提了出来,却是变成了一个试探君赖邪的炮灰了!

    丹青和玉灵的态度很明显,他们心中也是对君赖邪有那么几分不相信的。但是,对于可能拥有解药的君赖邪,他们肯定不会傻乎乎就直接开口得罪了。所以,他们巧妙的拉上了昨儿不长眼的杨木。

    看看,不是我们在怀疑你。只是,你身在这内堂,连内堂的炼药系的学员口口声声说你不会炼药呢……这些,可都不管他们的事情,但是,有人这么说了,也不能怪他们心中有几分疑惑吧!

    那一旁的古木副院长,一听丹青、玉灵这话,心里立刻就骂开了!好一个丹青、玉灵,居然拿着他们内堂炼药系的人当试探靶子!但是呢,古木心中郁闷的,却也不全是对于丹青、玉灵的狡猾的无奈,更多的怒火,却是对上了那炼药系不知轻重、胡言乱语的杨木了!若非,昨儿那杨木愚蠢的说了那些话,这丹青、玉灵哪里找的了这样好的‘借口’?!

    君赖邪又是何等精明的人?听了这丹青的话,她心里立刻就是亮堂的一片!

    看样子,那些个炼药系的人,在自己闭关的时候都不怎么安分啊!她?根本不会炼药?没错,在一个月之前的确是如此!然而,现在嘛!她不怕出手,就怕没有出手的机会!

    没想到,这杨木居然蠢到这种地步,她正等着机会,他就眼巴巴的把机会送上门来了!

    “呵呵,这个好办!那炼药系的杨木既然说我君赖邪不会炼药,那么,我今日就当着所有人的面,炼制出丹药给大家亲眼瞧瞧!看看是我君赖邪不会炼药呢…还是他们炼药系的人,有眼无珠!”

    对于送上门的机会,君赖邪从来是不会错过的。慵懒一笑,露出了一口白牙。明明是淡然慵懒的模样,却莫名的让人看着心中一片心惊。总觉得,这慵懒淡然的笑容背后,似乎是隐藏着什么阴谋陷阱,让人防不胜防。

    而将她抱在怀中的冥聿尊,听了君赖邪的这话。饶是,他早就知道她一个月不见踪影,定然是有些重要之事。但他也未想到,短短的一个月时间,这小女人在炼药之路上,竟然就有了起色。

    狭长的紫眸里,闪过一丝的惊愕。不过,更多的,却是一抹淡淡的宠溺和柔和。看着她,笑容慵懒迷人,阴人不见血的小模样。冥聿尊可以百分百的肯定,那炼药系的好日子,应该是走到头了!

    “如此,当然最好了!我丹青和玉灵两人,也不希望有人在背后中伤君二小姐的名誉嘛!”

    听到君赖邪一口答应,这边的丹青心里面,也多了几分底气。能够亲眼看看,这声称能够帮他们炼制出解药的君赖邪,其炼药水平到底如何。这,对于他们来说,不是再好不过了吗?

    而一旁的古木副院长,听着君赖邪和丹青两人一锤定音。心中知晓这事情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只是,在君赖邪入内堂之前,他也是知道君赖邪从未接触过炼药的。可现在,君赖邪那脸上所流露出来的自信微笑,却让古木心中也是狠吃了一惊。

    难道说,这君赖邪,真的懂得炼药?

    古木心头疑惑,不动声色的垂下眼,若是能够求证这一点,那当众炼药这事,倒也是不错的。

    “恩,但是,我需要一些药材和场地。唔,古副院长若是不介意的话,那我就去炼药系学员集合的那一栋楼吧!药鼎我自备,只需要提供相应的药材即可!”

    君赖邪点点头,侧过小脸对着晾在一边很久的古木副院长,询问了一句。

    这证明自己炼药的本事,也是需要不少的药材的。君赖邪一向是不肯吃亏的主儿,这些药材断然没有自掏腰包之理。反正,有丹青、玉灵这两个财大气粗的家伙在顶着,她也无须客气什么。

    “好!我这就吩咐下去。”

    古木副院长点点头,今儿,他也好好瞧瞧,君赖邪这个初生牛犊,到底深浅几分!

    于是,君赖邪、冥聿尊、丹青、玉灵,古木副院长等一干人等,一齐出了这阁楼。

    而周围那些老生们,看到失踪许久的君赖邪突然又出现了,身边还跟着古木副院长还有药宗、炼药师公会的人。顿时,那些打算去修炼的老生们,心里头就生出一些疑惑好奇了。

    连副院长还有丹青、玉灵都来了,这君赖邪小学妹,这是打算做些什么呢?

    “今日,邪儿打算在炼药系那里当众炼药,打破炼药系某人所传的不实传闻。你们若是有兴趣的话,也可以一起去看看热闹。”

    然而,面对好奇疑惑的众人,君赖邪他们都没打算说什么。但是,那一贯寡言冷性的冥聿尊,却是有些突兀却又冷淡的开了口。那话语虽然冷淡,但那语气中对君赖邪的维护却溢于言表。

    大家虽然对于冥聿尊的突然开口,有些惊讶,倒也没觉得怎么不对劲。这天炎王朝二皇子冥聿尊,可是君赖邪的未来的夫君,一直以来对君赖邪也是极其疼爱护短的。从在那修真大会上的当众求亲就能看出一二了!

    只有君赖邪,听了冥聿尊这话,一双慵懒迷人的黑眸,更加的晶亮了。她心里很清楚,这是这男人在为她报仇呢!若只是当着炼药系的那几个人,和丹青、玉灵的面,炼药成功。其结果,又怎么能比得上让炼药系在整个内堂面前丢脸呢?!而她,要的也是这个效果!

    “哦?原来,君赖邪小学妹还会炼药?”

    “真的吗?我就说君赖邪小学妹拥有那般灵魂力,不去炼药可真是可惜了。没想到……”

    “哎,大新闻啊!咱们都去看看吧!就算要修炼也不差这么一会儿啊!”

    果不其然,冥聿尊的话音未落。周围那些个好奇疑惑的老生们,立刻就炸开了。前阵子,新生君赖邪和炼药系的一次次的矛盾冲突,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而且,君赖邪小学妹不是还中毒了吗?这一个月时间,因为君赖邪小学妹的失踪,所以开始的那些事情,也就没了下文。

    而现在,君赖邪却突然出现了,还当众宣布要进行炼药……

    这,应该算是对炼药系的反击了!

    大家心里一直就等着看戏,现在这兴趣自然是被提起来了。君赖邪可以说是内堂敢和炼药系对着干的第一人,或许,这些老生们的心中也是带着一种莫名期待的心情在等着事态发展的。

    于是,原本只有君赖邪、冥聿尊一行五人。现在经过周围的老生们的议论纷纷,五人身后的队伍是越来越多,越滚越大。

    等到君赖邪一行,来到炼药系集合进行炼药的那一栋楼前的时候,他们身后已经跟着黑压压的一大片人了!

    原本,那炼药系的众人,正呆在阁楼里面,正在进行每一日的例行练习。外面,却是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吵闹声。

    “怎么回事?”

    那炼药系的人,自然是很不高兴。昨夜才被那丹青、玉灵狠狠的落了面子。这心情,一直到现在都提不起来。而现在,好好的炼药,居然还有人敢来打扰了?!

    该死的!他们炼药系这栋楼周围,一直以来都是禁止喧哗的好不好!

    然而,下面的正兴奋的众人,此时全部都‘故意’忘记了炼药系的忌讳。一个个都放开嗓子,吵吵嚷嚷的不亦乐乎。

    “是君赖邪,君赖邪她找上门来了!她还不止一个人,身边还有药宗的丹青、玉灵。他们后面,还跟着一大帮子老生。而且,那些老生们还说什么‘君赖邪打算当众炼药,洗脱我们炼药系给她的不实传闻’。他们到底什么意思?!”

    而一个炼药系的人,侧着耳朵在窗口处听了一会儿。那表情立刻不好看起来,皱着眉,他将自己听到的那些话说了出来。

    “什么?!君赖邪要当众炼药?有没有搞错?”

    其他炼药系的人,听了这话都吃了一惊。然而,最为吃惊的,大概就属昨夜还在丹青、玉灵面前声称君赖邪根本不会炼药的杨木了。听着那个炼药系的人的话语,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袭上杨木的心头。

    该死的!怎么回事?君赖邪为何会要在所有人面前进行炼药?难道说,她真的会炼药?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她若是会炼药,怎么可能对于他下毒一点感觉都没有?再说了,内堂里面的情报中,可从未听说过君二小姐曾经接触过药师这方面的事情啊!

    君赖邪肯定是不会炼药的,一定是这样!

    虽然,心里面已经有了很不好的预感。但是,杨木却不愿接受已经逼到眼前的事实。毕竟,他身为炼药系的学员,炼药之术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切骄傲、尊贵的根本。若是,在这个根本上,他都比不上君赖邪……

    其他炼药的人,听了那人的话,一个个也都瞪大眼睛。显然,他们也是被这阵仗给吓到了。愣了好几秒钟,那炼药系的众人才反应过来,急急忙忙的向着楼下涌去。

    不管怎么样,他们都不相信君赖邪居然就会炼药了!他们一定要亲眼看着,亲眼戳破君赖邪的谎言!

    “哼!杨木、蓝颜、古青……你们可都来了!正好,所有人都到齐了。”

    听到耳边传来一阵声响,君赖邪抬眸,果不其然的看到了那些眼高于顶的炼药系之人,全部都下来了。望着那一张张神色有异的脸庞,君赖邪轻哼了一声。慵懒的黑眸里,却是闪过一丝的凌厉。

    “君赖邪,你到底是想怎么样?!”

    和君赖邪早有仇怨,而且,今日这阵势,似乎也不怀什么好意。顿了顿,那为首的古青,终于是低低的开了口。

    “我想怎么样?这话因为由我来问你们炼药系的杨木吧!不是他昨夜在药宗的丹药、炼药师公会的玉灵面前说,我根本不会炼药的?!哼!我倒想问一句,这杨木说这样的话,他可有什么真凭实据?若是没有,这般胡乱中伤他人名誉,难道不用负责?”

    面对古青的问话,君赖邪低低一笑。粉嫩的唇瓣,扬起嘲讽的弧度。这炼药系的人,果然是尊贵不凡、高人一等。自己种下的因,却不想品尝自己结的果。不过,今天却是由不得他们说不了!当下这杨木对她下毒之时,她君赖邪早就发过誓,定要他们跪地求饶,付出千百倍的代价!

    杨木,又是杨木!

    此时此刻,就连炼药系里面的人,对于杨木这个名字也是有些不感冒了。

    回想着杨木昨夜说的那些不经大脑的话语,炼药系的众人心中也是有些郁闷了。以前从来没有发觉,现在炼药系的人心中却生了几分嫌弃。这杨木,当真是一个招惹是非的人!

    而眼前,君赖邪如此笃定的样子,让炼药系的人心中莫名的有些惊惧了。有些人,无论是敌人还是对手,天生就有让人信服的本事,比如说君赖邪。

    “我是不是胡乱中伤你,你自己心里清楚!君赖邪,你确定,你真的会炼药?你的经历所有人都清楚,快十五岁才开始修炼,而你现在,也不过十六岁的年级吧!说你会炼药?你哪有那个太平洋时间学炼药?!大家不要被她的虚张声势给欺骗了!她若是真的会炼药,那一日就不会是那样的表现了!”

    敏感的感觉到周围炼药系的学员们,似乎没有了平时那样的支持和相信自己。杨木的心里,也是微微的慌了。但是,他却强迫自己,不能慌乱。绝对不能,在自己最为厌恶痛恨的君赖邪面前,落了下风去。这是他心里面,无法忍受的。

    竭力做出沉稳的样子,杨木冷冷的盯着君赖邪,开了口。

    或许是杨木的笃定起了一定作用,那有些动摇的炼药系之人,纷纷有些回过神来了。

    对,他们可不能在这个时候就被君赖邪给吓到了。君赖邪她修炼才多久,哪有时间去练习什么炼药术?他们内堂收人,对于要收之人的生平自然都是有情报的。这些情报,在内堂里面也是全部共享的。因为,内堂里面什么娱乐都没有,听听外面的情报是他们内堂人唯一勉强算得上‘娱乐八卦’的事情了。所以,几乎所有人都是愿意没事听听外面的情报的。对于君赖邪,他们其实也算得上了解颇深的。

    再说了,现在可不是什么私底下的场合。那后面黑压压的一堆老生,全部都看着他们呢!不仅仅是内堂其他人,还有那药宗的丹青、炼药师公会的玉灵……或许,是因为昨夜这丹青、玉灵对君赖邪一副看重的样子,对他们却是一副不屑一顾的模样,其实已经刺激到了他们。所以,在看到丹青、玉灵两人的时候,炼药系的众人心里面,也都憋着一股子的无名火。

    而今日这事,若是被君赖邪占了上风。那么,跟着没脸的可是他们整个炼药师。那以后,他们炼药系在这内堂里面还怎么立足?决不能,对着君赖邪示弱了!

    “就是,君赖邪!你口口声声说我们炼药系杨木胡乱中伤你?你又有什么真凭实据!”

    那炼药系的某个人,终于是接过了话头。再怎么样,这杨木既然是他们炼药系的人,君赖邪欺上门来了,他们怎么可能不管杨木?!只可惜,他们都已经忘记了,最开始是谁先欺上门,又是谁在动手没讨好之后,纵容杨木投毒的…

    “你们想要真凭实据?我这就让你们亲眼看清楚!”

    等的就是你这么一句话呢!君赖邪黑眸眯起,里面染着一股危险莫测的光芒。唇角一勾,如玉般的小脸上,顿时染上了一股说不出的自信神采来了。

    “君二小姐,你需要的药材,来了。”

    就在这时,那被古木副院长吩咐了,而去帮君赖邪狂取药材的宫二,却是悠悠的过来了。宫二对着君赖邪展颜一笑,露出一口白牙。态度那叫一个好,笑的那叫一个体贴。他原本长相就偏嫩,这一笑,更是像足了一个撒娇卖萌的正太了。

    没想到,这个新生君赖邪居然和药宗的丹青、炼药师公会的玉灵关系这般好。那两人话一出口,就将君赖邪所用的药材给包圆了。没想到,一直在炼药术上力压内堂一筹的药宗和炼药师公会居然也会有来求他们的内堂学员的一天。当然了,他是不可能会错过这么好的一个时机的。那药材的钱,可是往死里坑丹青和玉灵…

    “将药材帮我放在那石台上,谢了。”

    君赖邪看着那些分量绝对够她炼制十瓶丹药的药材,浅浅的勾唇一笑。然后,对着宫二轻轻的道了一句。这边,手下却是丝毫不含糊的,开始了!

    心念一动,阴阳冢一开。一个精致古朴的药鼎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这个药鼎,却并非是开始君赖邪使用的玥妖的那个药鼎。因为,玥妖的那个药鼎虽然极好,但毕竟是跟着一层灵魂联系去控制的。一个不好,就有可能影响炼药的成色。而那阴阳冢里面,新开的那个房间里面的药鼎,也都不是什么凡品。君赖邪都一一看过了,那些药鼎,都是按照其作用分开的。有的药鼎,适合炼药;有的药鼎,适合炼液;而有的药鼎呢,适合处理一些极难处理的药材。

    用那个神秘灵魂的话来说,那看上去数量颇多的药鼎,其实是一套的。而且,那一套的药鼎,都是那个神秘灵魂自己炼铸出来的。这话说的,端是无边的狂傲和自信。然而,君赖邪那双黑眸,却是闪着无数的狼光!那一个个精致好用的药鼎,居然是这个神秘灵魂自己炼铸出来的!这也太帅了一点啊啊啊!她要是什么时候也能达到这样的程度,那肯定也帅呆了!

    那神秘房间开了,那里面的东西也算是属于君赖邪得了。所以,君赖邪经过仔细的比较,选出了一个适合现在的自己用来炼药的药鼎。暂时,先充当自己的药鼎了。

    当然了,既然是出自那个实力深不可测的神秘灵魂手中的药鼎。自然也不是凡品,以君赖邪现在的炼药水平,算是绰绰有余了。

    没想到,君赖邪的动作这般的迅速!

    看着那药鼎的出现,那炼药系的众人一阵傻眼。他们都算得上明白人,那个药鼎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凡品。居然有六个入火口?而且,扩大之后的尺寸,居然有足足三尺有余?

    从那些人眼中的不敢置信和羡慕嫉妒,就能够看出,君赖邪所用的药鼎,和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然而,让人震惊的事情,却只不过是一个开始而已。

    纤手一挥,那药鼎乖乖的停在了那个石台之上。然后,君赖邪毫不含糊的一动,一株明亮的紫红色火焰,顿时出现在了她修长白嫩的指尖!

    那一株火焰生的颇为漂亮,红中带紫,紫中染红。乖顺的随着君赖邪的指尖而动,可谓是摇曳生姿。不仅如此,那内焰的温度之高,让周围围观的众人都觉得似乎空气都高了几度!

    我的天哪!他们没有看错吧!

    身为炼药师,那些炼药系之人怎么会看不出君赖邪这指尖跳跃的火焰,究竟代表着什么!

    “……居然是……外火、外火!”一个炼药系的人,终于是装不下淡定了,嘴巴长成了一个大大的‘o’字型。手指颤抖的扬起,双眸呆滞的盯着那一株极漂亮的烈焰,说话都结结巴巴的。

    “外火…而且这似乎不止一种外火的气息啊!”连一向冷淡的古青,此刻也是变了脸色。看着君赖邪手中那一株漂亮炫目至极的火焰,他从来都古井无波的心中,竟然也涌上了一股——嫉妒!

    在看看开始还在叫嚣的杨木、蓝颜,此刻已经被君赖邪这一出手,震得说不出话来了。不过,就算他们的脸皮再厚,在看到君赖邪娴熟无比的使出外火的时候,也是不敢在多说一个字了!脸色惨白,杨木终于意识到自己昨夜说的那些话,错的到底有多大,多离谱。同时,看着君赖邪手中那一缕炫目的火焰,那心里头,无数的嫉妒愤恨也跟着冒了出来。

    越看,心里越堵得慌,差点被刺激的吐出血来了。

    “君赖邪,居然拥有外火……!要不要这么刺激人啊!”

    “我靠!这就是传说中的外火?不是说整个炎黄大陆也只有不足一百位炼药师拥有外火吗?!”

    “变态啊!实在是太变态了!赤果果的刺激人!”

    周围的那些围观老生们,一个个也是被刺激的不轻。今年的新生简直是变态集中营啊!出了一个狂人冥聿尊不说,现在马上又窜出一个外火炼药师。这,这还要不要普通人们活了!他们这些内堂的学院,自问也算是天赋过人的绝世天才,然而,对上这几个变态,马上就变成了‘不可与日月争辉’了!**,上天怎么可以这样的残忍?!

    外火内生!

    而且,还不止一种外火的气息。

    我靠!

    一贯自觉也算见多识广的丹青和玉灵,此刻也是变了脸色。看着那君赖邪的眼神,也忽而变得极其炙热。然而,那炙热之中,却又带着一股说不出的……羡慕嫉妒恨?

    好小子!居然能够将两种外火融合在一起!真他妈太刺激人了!

    “杨木、炼药系,你们就好好看清楚吧!我君赖邪,到底能不能炼药!”

    看着周围被她震得瞠目结舌的众人,君赖邪冷傲一笑。然后,右手却是飞快的动作了起来。自然,她炼制的,还是她曾经试验过许多次的解毒丹药了。

    经过了多次的试验,现在君赖邪的手法,也变得相当的娴熟了。就看到,她有条不紊的按照药性的重要到轻微,将那几种药材一一的处理完毕。那手法,干净利落的很,无论是火候还是时间都堪称完美,绝对不输于炼药系的那些学员。然后,她不慌不忙的,将那些处理完毕的药材汇集一处,开始的最后的融合。数十日夜以继日的炼制也不是白炼的。

    对于这解毒丹药的炼制,君赖邪早已经烂熟于心了。自然的,这最后的融合也在君赖邪娴熟的操作中,非常完美的落幕了。

    前后两个时辰不到,一颗色泽红润、质地极好的丹药,就出现在了君赖邪的手中!

    看着君赖邪那行云流水的动作,再盯着她手中那一颗新鲜出炉的丹药。这一刻,周围喧闹的众人,此刻全部安静了下来。

    显然,对于眼前这个结果,他们都受到了不小的震撼!

    虽然,没有引发什么天地异象。但是,那不俗的卖相,再加上那丹药特有的药香,都让对炼药所有涉猎的众人们,清楚的感受到了。君赖邪的确会炼药,而且,这水平绝对是不低的!

    这君赖邪,炼制成的是三品上等的丹药。但是,这成色质地,无一不显露出了她非常扎实的功底。

    而且,即便是四五品的炼药师,炼制三品上等的丹药,也是有着一定的失败率的。君赖邪,能够将这三品上等的丹药炼制的如此之好,就能充分说明她的炼药技术,还远在三品炼药师之上!

    ---
本章结束
一定要记住丫丫电子书的网址:www.shuyaya.cc 第一时间欣赏《邪尊懒凰》最新章节! 作者:漫觞所写的《邪尊懒凰》为转载作品,邪尊懒凰全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邪尊懒凰最新章节,而丫丫电子书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邪尊懒凰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邪尊懒凰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丫丫电子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邪尊懒凰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邪尊懒凰介绍:
她——岚小邪,人如其名,又懒又邪恶。
她是杀盟最另类的第一金牌杀手!诡异强悍让人咋舌!懒散随性的令人膜拜!
她——君赖邪,人如其名,无赖又痴邪。
她是君家最花痴的无赖废材美人!废材等级让人瞠目!花痴草包的威名远震!
当她占了她的身,她成了她的魂!
势必将天翻地覆,成为一段传奇的伊始!
懒眼看世间百态,却不知是迷了谁的眼,又夺了谁的心!
懒散中暗藏锋芒,随性中隐着霸强!且看君家花痴草包,如何扭转乾坤,逍遥异世,成就一代至尊懒凰!
【君氏铁三角原则】:
第一:懒、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
第二:狠、触她底线者,定会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第三:夺、看不顺眼者必踩!看的顺眼的良家妇女(男),强取豪夺!手段用尽!拉到自家阵营再说!
◆◆◆◆强推自己的完结文◆◆◆◆
古风宠文【-蜜爱傻妃-】
女强魔幻【异世女血皇】
现代高干【小妻未成年】
◆◆◆◆推荐《幻城联盟》玄幻文◆◆◆◆
【精武狂颜】曲殇
【医手遮天】慕璎珞
【邪医毒妃】墨邪尘
【狂逆御世】墨堇琳
【逆天毒尊】瑞夜楠
片段:【初见·霸情】
彼时,夜半撩人。
她全身赤裸,脆弱光洁的宛若婴儿初生!第一次,在这异世中绽放出绝色妖娆。
他一身紫衣,魅惑冷傲的宛若魔尊降临!第一次,在他人面前显露出倾世姿容。
“女人,见我真容需付绝对的代价…”
“你最大的秘密,不够!你这人,我要了!”
俊容邪魅,狭眸若妖,男人的言语中带着理所当然的霸绝狂傲。抬手,抚上她妖娆香腻的身子,他一字一句的宣誓道!
声明:平淡文学提供作者漫觞写的邪尊懒凰最新章节小说在线阅读,实时同步更新邪尊懒凰最新章节,书友所发表的邪尊懒凰最新章节评论,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或者支持此观点,我们的立场仅限于传播更多读者感兴趣的信息。 如果小说邪尊懒凰最新章节浏览,或对小说邪尊懒凰最新章节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站内短信发帖,如果发现邪尊懒凰小说最新章节未及时更新请联系我们。如果您喜欢小说邪尊懒凰,请支持作者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