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电子书 >> 游戏竞技 >> 邪尊懒凰TXT下载 >> 邪尊懒凰章节列表 >> 邪尊懒凰最新章节

正文 171 谁输谁赢,无耻相求!

作者:漫觞 下载:邪尊懒凰TXT下载
    到了这一刻,偌大的中心广场的比赛区里,仅剩下了君赖邪女扮男装化身的‘君容’和那神秘的自由参赛者两人还未出现炼制失败。<-》

    周围的观众们,早就注意到了第二轮选手们纷纷失败的异样。而如今赛场中仅剩的两人,还如此的针锋相对。立刻,君赖邪所化身的‘君容’和神秘自由药师两人,立刻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冰蓝色的双眸,静静的凝视着台上的那个纤细的小人儿。无论自己突破了什么又做成了什么都淡漠冷静的君莫邪,心里头却涌上一股无法克制的激动和自豪。邪儿既然发话了,那就必然是有着战胜那人的把握的。他的小邪儿,如今可是越来越耀眼出色了!

    除去最外围的观众,药师三大联盟、四大家族、四大门派等势力的代表们,那些坐在贵宾席上,平日叱咤一方的大人物,此时一个个却是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台上的两人!

    没想到,本届丹会药典中,竟然出现了两个如此强悍的药师!

    要知道,这可是往届的一二名的丹青、玉灵都被难倒的测试啊!往届的冠亚军都束手无策,而这两人却如此淡然自信,可见,这两人的心性实力,绝对不低。

    不过,到底他们俩是真的比丹青、玉灵还要强,又或者只是说说大话,却还需要拭目以待最终结果了!

    该死的!

    不管这个内堂选手到底是谁,他们都不希望被那个出言不逊、嚣张跋扈的自由选手给赢了!

    而比赛区的选手们,在听到那个黑衣男子的挑衅之言时,这心里头已经憋了一肚子的火气。然而,他们却都已经败了,连发话的权力都没有了。而现在,突然冒出了唯一一个与那个狂妄的黑衣男子作对的选手。他们的心里面,一个个都极其希望这个内堂的‘不知名选手’能够力挽狂澜,狠狠地挫败那个出言不逊之人!

    “这位选手,加油啊!一定要打败那个嚣张的家伙!”

    “就是!就算是他炼药厉害又如何?炼药厉害就可以随便讽刺别人吗?”

    “加油!我们都看好你!一定不能让那种人赢了去!”

    心中这般想着,在听到君赖邪那毫不相让的话语时,仿佛是被点着了一把火。有些性子比较直的选手,都忍不住开始为君赖邪鼓劲加油了!

    那加油助威之声,随着君赖邪手中的动作加快,而越来越多,越来越大。显然,大家都很支持着敢在这样情况下挺身而出的君赖邪。

    然而,其他选手全力支持君赖邪,却也有两个人,看到这样的情况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君茹和君润看着自己上场前一直嘲讽着的‘小孩’,竟然成了唯一一个和那黑衣高手对抗之人。而他们俩却早早的炼制失败,只有最后一次机会,就要被清退出比赛了。这心里头,立刻就不是滋味了!

    “哼!我看哪,这小子也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

    看着那个挑衅自己的小子,被万众瞩目不说,更是被这么多的选手支持者、鼓励着。那君润的心里头,那嫉妒的酸涩立刻就涌了上来,语气都酸的厉害。

    “就是!不过是一直干等在那里没有提炼药材罢了!怎么就成了救世主了似得?就凭他也想力挽狂澜?做梦!”

    那君茹对于君赖邪的脱颖而出也是非常的不服气,这君赖邪的位置离她不过相差一个石台。那个小子明明是炼制到了一半就停下来了,然后又高调的多说了那么几句话。凭什么就成了大家所支持的一方了?他也算什么高手?!

    两人就在君赖邪的边上,你一言我一语的唧唧歪歪着。然而,那手中的动作,却还是不自觉的停下了,那眼睛,却也是没有离开那万众瞩目的两人。

    对于周围的视线和声音,君赖邪却早已经排除开外了。对于她来说,眼下唯一需要注意和用心的,就是手中未完的炼制了!那个嚣张的黑衣选手,已经进入了融合药性的阶段,已经是领先了。她想要后来居上,接下来必须做到快、准、狠,才行!

    其实,这大会所提供的三品上等药方并没有任何的错误。真正出了错误的,却是他们给选手们提供的药材。大概因为这药方和药材都是由很有权威的三大联盟共同组织发放的。所以,前来参赛的选手们,下意识就认为这些东西绝对都是可以用的。

    但是,偏偏这一次,大会组织却是瞅准了大家这么一个心理的盲点!要知道,作为一个这炎黄大陆上一贯习惯按照药方炼制丹药的普通药师而言,创新和怀疑大概是他们最为稀缺的性格了。

    所以,很自然的,这第二轮的比赛的陷阱,一下子就难倒了绝大多数的选手。

    其实,她在看到第十二株药材的时候,就隐隐感觉到了不对。总觉得,自己手中的这一株药材的气息,有些细微的不对劲。经过了在那乾坤戒中,和着无数药材日夜相对的苦修。君赖邪现在对于各类药材的辨识程度,已经算得上厉害许多了。

    但是,大概和所有选手一样,她的心里面也有一个‘这些药材肯定没问题’的潜意识。所以,当时只是因为心中对于古墨最后那一句话的不安,才让她停下了手中的提炼。一直到看到,其他的选手一个接着一个不断的失败,她仔细的将每一个步骤再一次过滤之后,这才发现了问题所在。

    而发现了问题所在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的多了。

    这第十二和第十三两种药材,就是大家炼制失败的原因!这两种药材,虽然看上去像极了他们所需要的那两种,其实这两种药材里面,却搀和了和它们双生的毒草的粉末。而大家却没有认出,其中多出的一丝毒性,更没有费心去剔除它。这才导致了绝大部分选手的最终失败。

    得知了症结所在,君赖邪手中的动作立刻迅速了起来。

    将最后两株药材一齐丢入了自己的药鼎之中,两株药材在那药鼎之中跳跃升腾着。但却是一个在左,一个在右,竟然丝毫不会相互混淆。这一边则从阴阳冢中,又拿出了一个专门用来融合药性的药鼎。轻车熟路的升起火焰,她将那些已经处理好的药材全部丢了进去。

    她这样的一心两用,其实是冒着很大的风险的。但是没时间了,若是想要敢在那人前面完成,必须要这样做来抢夺所剩无几的时间!

    看到君赖邪这么诡异利落的一手,周围的观众们都是瞪大了眼。在以前,他们还从未看过,直接提炼两株药材的。更加从未看过,还没有将所有药材提炼完,就开始最后融合的。这个选手,看上去似乎真的有两把刷子啊!

    凭借着出色的提炼手法和速度,在一炷香之后,君赖邪终于是将最后两株药材处理完毕,小心翼翼的将处理好的最后两株药材,投入了那融合药性的药鼎之中。

    而另一边,自那个黑衣男子将处理完的药材全部投入药鼎中,时间已经过去两柱香了!

    同样的一身黑衣,一个站在高台之上,一个踩在高台之下。两个药鼎中,耀眼的火焰熊熊燃烧着,均是在等待着最后的成丹出炉!

    “该死的!还是那个戴斗篷的家伙快上一筹啊!”

    “就是!他们融合似乎都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前面落后的那些时间,太难追赶了……”

    “怎么办?难道就让那个嚣张的家伙赢了?”

    周围的众人,都被这最后关键的一刻,深深的牵引了心神。几乎所有的选手,都停下了手中的炼制,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互不相让的两人。

    “哼!看你凭什么来追赶我!”

    对于自己的进度,林俊心中有着百分百的把握。君赖邪虽然后面以一心两用的办法,尽量的拉回了一些时间。但是,在炼药之上,哪怕只是慢了一炷香的时间,都绝对是致命的。就凭他那么两下子,也想比自己快?

    哼!痴人说梦!

    “好戏,这才要开始呢!”

    面对周围众人的议论,君赖邪却是不急不躁的慵懒淡笑着。喃喃自语了一句,她那双漂亮的黑眸里,却是闪过一丝的神秘。

    而她手中的药鼎,除去了她手中紫红外火的光芒之外,却是亮起了一股低柔暗沉的白色光芒。

    “快看!那个戴斗篷的家伙,丹药似乎要形成了!”

    君赖邪和那林俊,都被众人眼巴巴的关注着。一方出现了出炉的光芒和征兆,立刻就有人大声的叫了出来。

    “怎么办啊?难道就要这么输了?”

    “该死的,没有时间了!”

    此话一出,其他的选手却都是焦急不已。一个个恨不得将自己心里头那一股子劲,都放到君赖邪的药鼎之中。

    “哈哈哈!就凭你,也想和我斗?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办法!”

    眼看着自己的丹药就要出炉,那林俊可得意了。当下,忍不住大声的讽刺道。只要想到,自己马上就能够赢过那个该死的君赖邪,他这全身上下,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惬意和舒爽!

    “你现在就得意,未免太早了点!我,似乎比你更快呢!”

    君赖邪却是慵懒的一勾唇,那双黑眸却是迸出璀璨夺目的光彩。随着她的这句话,君赖邪忽而一下子将药鼎之中的火焰撤了去。素手一扬,便是将那药鼎之中的丹药,给拍了出来。

    众人就看到,一颗圆润的黑影飞射而出,瞬间就钻入了一个白玉药瓶之中。

    可是,这样的一幕,并未让众人有什么喜悦。反而,一个个心中都是无尽的担忧和失望。

    怎么回事?明明她的丹药还未进入最后成形的阶段,怎么可能就这么直接出炉呢?就算是出来了,那岂不是一团无用的粉末而已?怎么能够称之为‘丹药’?

    输了,还是输了啊!

    没有药力合格的丹药,这一局,还是必输无疑啊!

    那些寄希望于君赖邪的众位选手,看到这么一个结果,一个个眼眸都露出了失望的神色。这个横空出世的黑衣选手,还是太强了。即便是这个不知名的选手,这般的拼命,还是没办法赢过他啊!

    “哈哈哈哈!我看你是疯了吧!你是比我快又如何?但是,你这样强行让丹药出炉,出来的也不过是一堆废土而已!这也算赢了我?!笑话!”

    那林俊看到君赖邪如此作为,当下就忍不住,大笑出声。他还以为这君赖邪,还能耍出什么花招呢!原来不过是自己出来丢人现眼啊!

    这边笑着,那边他也不着急了。慢慢的将手中的丹药融合完毕之后,还很有耐心的温养了起来。那神色,似乎已经是稳操胜券,根本就不把君赖邪放在眼里了。

    “哼!我就说吧,这个毛头小子不过是乱说大话而已,就凭他……”

    别人都失望泄气,而这君润、君茹却是得意极了。那模样,简直就好像赢了君赖邪的,是他们两个一般。

    然而,就在这君茹想要出言嘲讽之时,一股璀璨耀眼的红色光芒,却是让她生生的咽下了接下来要说的话,还差点把眼珠子给瞪出来!

    怎么、怎么……可能?!

    他、他……他明明是强行将还未融合完毕的丹药,弄出药鼎了。怎么可能,还能通过这特制白玉药瓶的测试呢!

    不、不可能的!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啊!

    看到这般不可思议的诡异一幕,那君润和君茹都把双眸瞪得老大。两人的脸色,也从最开始的得意,一点点的灰白下来!

    若眼前所看到的这一幕是真的……

    那么,那么,就是这么一个他们瞧不起的毛头小子,居、居然赢了那个第一轮的黑马?!

    而周围的那些失望的众人,看到这般化腐朽为神奇的一幕,这心情就像是在最低点突然就冲上了最高顶点。那种激动又喜悦的心情,大概也没什么词语好形容了。

    总而言之,大概也只有一个‘爽’字可以形容了!

    好爽!非常爽!真爽爆了!

    一扫开始的颓废之气,众人那神色都变得明亮了起来。

    赢了!没想到,最后居然赢了啊!

    没想到啊,即便是强行提前出炉了丹药,居然真的能够达标啊!

    而君赖邪边上的霍玉和古青,反应则比其他人平淡的多了。对于君赖邪这厮的腹黑变态,他们早就深深体会了。被这样一个强大变态的家伙盯上,他们只能说是那人的悲哀。

    “该死的!这绝对不可能!”

    看到君赖邪那白玉药瓶中闪烁出的耀眼红芒,这却是大大刺激到了满心以为胜券在握的林俊!原本,还在那慢吞吞的温润丹药的他,看到这样的一幕。几乎是立刻右手一拍药鼎,将那里面的丹药飞射而出,极快的装入了白玉药瓶之中。过了一下子之后,那白玉药瓶也亮出了极其耀眼璀璨的红色光芒来了。

    然而,那林俊却是顾不得这一幕。怒极之下,他伸出左手狠狠一掌,用力的拍在了那石台之上。

    顿时,那脆弱的石台。立刻就被这么一掌,打碎了小半截!

    狂怒之中,林俊双眸猩红,他不能的接受自己居然再一次败在了这个该死的君赖邪手中。他绝对不能够的接受,也绝对不会承认!

    再说了,原本就应该是他赢。最后的胜利明明就是属于他的,是他的!

    这君赖邪,明明就是强行将还未融合完毕的丹药,提前出炉了。这最后的结果,怎么可能会是这样?!他不信,绝对不信!

    “你作弊,你一定作了弊!”

    狂怒之下,原本的理智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死死的盯着眼前一脸慵懒淡然的君赖邪,他一个字一个字,恨恨的往外吐。

    “哼,想比就要服输。你哪只眼睛看到什么绝对不可能了?这白玉药瓶可是本届丹会药典第一次出现的,难道我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还能提前准备一个不成?!”

    面对那黑衣男子满含怨恨不信的话语,君赖邪却是不慌不忙。懒懒的哼了一声,她语气淡然,言语之中,条理清晰。

    此话一出,立刻就得到了众人的信服。连带着,开始对于君赖邪这诡异的胜利有所怀疑的人,也是放下了心中的怀疑。

    就是啊!这个黑衣少年,可不是药师三大联盟中任一一个势力之下的选手。这丹会药典的大会组织,也断然不可能提前让他知道个什么内幕啊!而这白玉药瓶,既然是大会组织特制的东西,它的可信度自然是不容置疑的。

    “你……你!那肯定是这个白玉药瓶做的不好,临时出了纰漏!”

    被君赖邪这一番话,堵得无话可说。他虽然暴怒无比,但也没有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当着这所有人的面,他就是再如何的愤怒憋屈,也绝对不能傻不拉几的把罪名往本次大会的组织者身上按!除非,他不想再留在这丹会药典了!

    而这林俊,自然是极想要留在这丹会药典的。他这一次来,可就是为了晋级这丹会药典的决赛而来的!

    “哦?既然你如此怀疑,我大可以让大会组织来验一验,我的丹药,到底有没有问题。这放在我的石台之上的特制白玉药瓶,又有没有问题!”

    君赖邪并不知道,这个偶然之间与自己针锋相对的黑衣男子,其实心里头恨不得自己死去。所以,她也并没有想设什么陷阱给他跳。看他似乎还有几分理智,她便提出了一个非常公平合理的方式。

    其实,她之所以能够在别人以为药性融合还未完成,就强行让丹药出炉。却是因为,她手中这个神奇的药鼎的缘故。这个药鼎,是阴阳冢内那个神秘灵魂所拥有的众多药鼎的很特殊的一个。这个药鼎,是专门为了融合药性而设计铸造的。

    所以,使用这一个药鼎,来融合药性,是能够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而因为不想将这神奇的药鼎暴露,君赖邪这才故意没有提及,只是出言让大会来人验证。

    “验证就验证,我就不相信,你真的比我快!”

    君赖邪这么一说,却是正中了黑衣男的下怀。他也没有息事宁人的意思,立刻就发话道。

    验证就验证吧,反正她身正不怕影子斜,随便怎么验证都行!

    而周围的那些选手们,却是乐的看到那个开始嚣张的不可一世的家伙,露出这般着急失色的模样。当下也不多说什么,就在边上看戏。

    至于那开始满心不敢置信的君茹和君润,听到那黑衣男子的这一句话,两人心中犹自不死心。还有些幻想着,这个自己瞧不上眼的毛头小子,是以弄虚作假的手段,才赢了那人的。

    “安静!你当这丹会药典,是由你说了算的?”

    就在这时,那坐在高台之上的药宗宗主古墨,却是再也听不下去了。那一双含威带怒的眸子,一下子就盯上了那林俊。

    这还在比赛之中呢!闹成这般模样成何体统?而且,其他的选手们,居然都不继续琢磨炼制成功的办法了,居然一个个都观战来了!再说了,这内堂君容到底是不是真的合格,他们三大联盟难道没人看得出底细吗?还需要被另一个参赛者,当众质疑?还想闹到检测?

    真是太不像话了!

    被古墨那眼神狠狠的刺了一下,那林俊就是再如何暴躁。也是被这一眼盯得,总算是找回了自己的理智。

    自己刚刚都说了些什么?现在可不行,还没有到最后的决赛,最精彩的还没有开始呢!

    当下,他恢复了几分神智,却是不复最开始的咄咄相逼。只是抿紧唇,不再多言了。

    “这内堂的君容,的确是成功炼制出了石力丹,我们几个都看得清楚。不必再多言了,现在时间剩下只有一个时辰不到了,其他的选手,莫不是不想晋级了?都傻站在那里!”

    见那人收敛了一身的硬气,古墨也不是一个不惜才之人。所以,他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肯定了君赖邪所炼制出来的丹药。然后,却是提醒众人这未完的比赛了。

    药宗者古墨都如此说了,就等于是一锤定音,再无二话了。

    众人这下子,心里头才真正的定下来了。刚刚那一局,原来真的是那神秘……君容赢了呢!

    不过,这么一念头之后,那些选手们却是终于记起了现在自己的处境了!

    该死的!比赛还没有结束,他们可都是还有机会啊!

    有了两个选手成功炼制出了石力丹,而且双双晋级了决赛。这铁一般的事实立刻让众人一扫最开始对药方的怀疑疑惑了,那种拼劲和争斗之心,却是又回来了。

    这未完的比赛,也随之继续了下去。

    很快的,就有了继君赖邪和林俊之后,第一个成功晋级者,却是那霍玉。霍玉之后,丹青、玉灵、火舞、古青等人,也纷纷将石力丹炼制成功了。

    偌大的赛场,再一次沸腾了起来。谁说,本届丹会药典的第二轮比赛难度不小。但是,经过平心静气的思考,总有一些真正对炼药投注了热情的药师,能够领悟到开始失败的症结所在,摸索出成功之路。

    于是,比赛区里,时不时的,就有一些象征着成功晋级的红色光芒,亮起。

    然而,这成功晋级的选手,却是不包括君茹和君润这两个骄傲自大、墨守成规的家伙!

    虽然,晋级率相对于以前几届都低了许多。但是,周围几百个药师,总有那么几十个药师,成功晋级、脱颖而出。这时间,也是一点一点的过去了。可是,这炼制石力丹失败的原因,他们却依旧是一头雾水。

    怎么办?怎么办?难道,他们真的要止步于这区区第二轮比赛吗?!

    该死的!

    他们俩均是第一次参加这丹会药典,三年之前,两人还未有三品药师的实力时,他们都害怕失败所以一直没有参加过这丹会药典。等到他们终于都拥有了三品药师资格,能够骄傲的免除掉第一轮比赛之时,却没想到一来居然就面临着淘汰的危险!

    这情况,实在太不符合他们来之前所幻想的美好景象了!

    他们满以为,凭借着自己三品丹药的实力,不说前几名。至少也是晋入一个决赛,争夺前三十名吧?而现在的情况,别说前三十名了,决赛都没有任何希望!

    绝望和无奈,一点点的让两人心中焦躁了起来。

    该死的,这石力丹,到底是要怎么炼制啊?!

    两人心中均是一片的焦躁,这心思是怎么定都定不下来。那双眼睛,转啊转啊,却是好死不死的转到了君赖邪的身上!

    失败的选手必须立刻退场,但是炼制成功的选手,因为需要最后的公证,在比赛结束之前是不允许出比赛区的。所以,君赖邪、霍玉、古青几个都已经炼制成功的选手,都留在自己的石台上。

    该死的!怎么看到那个毛头小子了呢?!

    比赛开始之前,他们是这样对着内堂的那几个选手冷嘲热讽。而现在,这三个选手居然都炼制出了石力丹的成品,而他们却没有一丝头绪。这鲜明的对比,就像是一个响亮的耳光,狠狠的打在他们脸上。

    君赖邪他们什么话都没有说,但这君润和君茹看着他们几个人悠哉悠哉的站在这里,心里头都觉得羞辱极了。

    然而,时间依旧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再不开始炼制,他们真的要被淘汰了!

    这君润心里头,却是滑溜溜的转开了。

    他们几个,在那个毛头小子成功炼制出了石力丹之后。一个个纷纷都炼制出来了。这君润一贯是个圆滑之人,看到这样的一幕。他心里面立刻就想到了一个可能……

    这石力丹这么难以炼制,这内堂的药师怎么可能都能炼制成功?!一定是那个小子,在知道窍门之后,告诉了其他的两个人,不然……

    那君茹,显然也和这君润想到一块去了。两人这边急得火烧火燎的,这心里面终于是忍不住动起了歪心思。

    那君茹无意中抬眸一眼,却好巧不巧对上了君赖邪那双慵懒漂亮的黑眸。

    “想不想知道炼制石力丹的窍门?”

    静静的看着她,君赖邪慵懒一笑,忽而宛若恶魔般的开了口。

    而她身边的霍玉,那双迷人的桃花眼中,也露出了一丝的邪恶。甚至于,那一贯古板偏于冷淡的古青,俊脸上都勾勒出了一丝的险恶。

    这,这,这小子说这话的意思是……?

    他们原本也只敢在心里头想想,开始那一番的冷嘲热讽,让他们死守着最后一丝的脸面。实在是拉不下脸开这个口。然而,对方居然主动开口了。

    听了这么一句极具诱惑力的话语,这君润和君茹心里仿佛是千万只蚂蚁在爬般,心痒的厉害!眼看着时间要来不及了,这君茹率先一咬牙,却是开口了!

    “这位小哥,开始是我有眼不识泰山,错把珍珠当鱼目了!没想到,您这么厉害,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开个金口,帮我们一把吧!”

    那君茹不愧是在大门派之中混过的,这说起场面话来,一套一套的。这女人,表面看上去似乎是很冷清骄傲的。可谁知,那看上去贼眉鼠眼的君润都没有开口,她竟然舍得下颜面开口了。

    “就是就是!你们都这么厉害,就不要和我们这些小药师一般见识了!开始的事,都是我们不对!都是我们不对啊……呵呵……拜托了,帮帮我们吧。”

    那君润听到君茹的话,那心里头也没了最后的顾虑。当下,他笑容可掬和对着君赖邪又是卖笑又是道歉的。这态度,这神情,却是和最开始的高高在上的模样,相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

    君赖邪给出了一个让他们无法拒绝的诱惑啊!为了这么一个诱惑,他们宁愿自打嘴巴,将自己摆在一个低得不能再低的位置。

    然而,君赖邪对于他们这一番的说辞,却连眉头都没有挑一下。为了一个这么小小的诱惑,这两人竟然就把自己的尊严给卖了!这可真是,好低廉的价格啊!可惜,他们犯上的是她君赖邪,自甘堕落的要落在她手中,不死也要脱层皮!

    见君赖邪半天都不说一句话,那两人说了半天口都说干了。当下那笑脸也是有些装不下去了,他们看得出,眼前这个小子心里头是憋着火气的,所以,他们才自贬身价不停的道歉什么的。可谁知,对方态度居然如此之拽,这都说了半柱香时间了,居然一个表情都没有!

    “求我!”

    就这么懒洋洋的看着他们,君赖邪看出他们有些不耐之时,却终于仿佛是赦免一般的,淡淡的吐出这么两个字。

    她的语气还是很淡,听不出什么为难的意思。然而,那两个已经把好话说尽的人,心里头却感觉到了一股难以言喻的难堪和羞辱!

    不过,难堪和羞辱之后,那晋级的绝强诱惑力,却是让他们俩重新打起精神来了。若是,只是在这个毛头小子手下受那么一点点的屈辱,就能够拿到决赛的晋级卡。这笔交易,在他们眼中,算得上很划得来了。

    他们心里头也知道,对方这么闲闲的看着他们这样的说话,就是为了报复。不过,想来能够让两个出身大势力的三品药师如此的出言相求,大概也很让人飘飘然的吧!反正,这小子就是想要报复,那么他们就让这小子飘飘然个够吧!

    “求求您了!您就行行好吧!告诉我石力丹的炼制方法。”

    那君润心里头已经有些忍受不住了,但就因为付出了这么多,他才对将要得到的东西更加的执着。心里头憋屈至极,但脸上却不得不作出一副很是顺从,很是诚心的模样。对着君赖邪,一声声的相求着,就只怕没有直接跪下来求她了。

    “就是!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也求求你了,把那石力丹的炼制方法告诉我吧!”

    君茹其实是一个狠心之人,否则也不会在君润之前,抛却至尊,对君赖邪笑脸相迎了。所以,即便是她心里头比君润更加恨,更加的狂暴。但那张秀美的小脸上,却反而更加的楚楚可怜,更加的媚笑如花。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顿时又是一个半天。

    然而,这一次,无论这两人如何软语相求,君赖邪都是懒洋洋的站在那儿。连动都不动一下了,更别说说话了。而边上一直看着好戏的霍玉和古青,看着那奴颜媚骨的两人,心里头只是一阵的鄙视和好笑。这两人可真是傻不拉几,傻到家了都!都过去这么久了,他们居然还没有看出来,君赖邪压根就是在把他们当猴子耍呢!

    时间越来越少,基本上已经不够炼制出一颗三品丹药了。可是,君赖邪却好似老僧入定,根本就对君茹和君润不闻不问。

    这个时候,两人再怎么傻,也是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了。那俩张已经笑僵硬的脸上,也终于再也伪装不下去了时间已经不够了,他们想要成功晋级已经没有机会了。这个时候,两人的双眸中,都露出了一抹疯狂和凶狠来了。

    “君容,你到底什么意思?!”

    不再笑脸相迎、奴颜媚骨,那君茹第一个对君赖邪发出了一声严厉至极的质问。该死的,她居然也跟着傻了一把。她还以为这小子不过想要顺一口气,她忍忍也就过了。可是,她实在是没有想过,这小子心肝之黑、心眼之毒,简直是她都望尘莫及的!

    “就是,你是在耍我们吧!妈的!你居然敢耍我们?!”

    笑了这么久,这脸都僵硬了。说了这么多,口都讲干了。还得忍着心里头的屈辱和不愿,他都这样了,这该死的小子,竟然敢这么过分?!这tm太让人想骂娘了!

    “什么意思?我不懂啊?我有什么意思?”

    面对两人一脸的暴躁和凶狠,君赖邪依旧是一副懒洋洋没睡饱的模样。懒懒的打了一个哈欠,她很是无辜的对着两人疑惑道。

    什么?这小子还敢问他们什么意思?!还敢说他不懂?!

    我靠!我靠!我靠!

    那君润在心里头连说了三句我靠之后,才堪堪把那一股子涌到心头的邪火,给努力忍耐了下来。现在还是众目睽睽之下,还是在丹会药典之中,他们只是说说话还好,若是闹得动静太大,对他没有丝毫的好处。

    “你……你……你……你可真敢啊!君容,明明就是你,问我们想不想要那石力丹的药方……居然翻脸就不认账,好、好、好!”

    那一贯冷静的君茹,也被这样的君赖邪给气了个半死。那说话的声音,就像是磨牙一般。她纤纤的手指,直直的戳着君赖邪,那指尖都被气的不断的颤抖着。

    “是啊!我是问你们想不想知道石力丹炼制的窍门,你们也很充分的表现出了自己的答案!”

    听到这话,君赖邪倒是没有一脸无辜。淡淡的点点头,她表示自己很承认这么一个事实。

    总算说了一句人话!

    那君茹和君润被君赖邪气的都快要爆炸了,听到对方终于没有全盘否则的时候,这心里头的怒火啊,总算是弱了那么一点点。

    “但是,我并没有说,你们表达了自己想要的意愿,我就会把炼制石力丹的窍门告诉你们啊?这我可是真的没说!真的!”

    然而,君赖邪之后一番无辜至极的话语,却是将稍稍冷静了一分的君润和君茹,气的差点当场吐出一口血来!

    ------题外话------

    强推好友墨邪尘女强玄幻之超强新作《魔帝狂妻:至尊控魂师》

    狂风起,血云扬,异星降,魔头出!

    当纵横二十二世纪的帝王king,一朝穿越强者为尊的苍寰大陆。

    孱弱之身,难掩强者之魄!

    白裙飘荡,不减倾世锋芒!

    父母莫名失踪,周身危机四伏,修炼如履薄冰,各国战乱不断,然这一切,又有何惧?

    以惊天才能为凭,有神秘黄老相随,时而扮猪吃虎,时而辣手张狂,她这一世,势要惊世逆天,立足巅峰!

    天才?不过修灵而已,在无上仙法的面前立刻黯然失色。

    仙家?不过修仙而已,在控魂术的攻击下只能哭爹喊娘。

    天下之大,且看她如何在这乱世逐鹿问鼎,成就一代绝世至尊!

    苍穹之广,且看谁与她在这巅峰携手并肩,道出一句生死不离!
本章结束
一定要记住丫丫电子书的网址:www.shuyaya.cc 第一时间欣赏《邪尊懒凰》最新章节! 作者:漫觞所写的《邪尊懒凰》为转载作品,邪尊懒凰全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邪尊懒凰最新章节,而丫丫电子书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邪尊懒凰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邪尊懒凰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丫丫电子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邪尊懒凰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邪尊懒凰介绍:
她——岚小邪,人如其名,又懒又邪恶。
她是杀盟最另类的第一金牌杀手!诡异强悍让人咋舌!懒散随性的令人膜拜!
她——君赖邪,人如其名,无赖又痴邪。
她是君家最花痴的无赖废材美人!废材等级让人瞠目!花痴草包的威名远震!
当她占了她的身,她成了她的魂!
势必将天翻地覆,成为一段传奇的伊始!
懒眼看世间百态,却不知是迷了谁的眼,又夺了谁的心!
懒散中暗藏锋芒,随性中隐着霸强!且看君家花痴草包,如何扭转乾坤,逍遥异世,成就一代至尊懒凰!
【君氏铁三角原则】:
第一:懒、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
第二:狠、触她底线者,定会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第三:夺、看不顺眼者必踩!看的顺眼的良家妇女(男),强取豪夺!手段用尽!拉到自家阵营再说!
◆◆◆◆强推自己的完结文◆◆◆◆
古风宠文【-蜜爱傻妃-】
女强魔幻【异世女血皇】
现代高干【小妻未成年】
◆◆◆◆推荐《幻城联盟》玄幻文◆◆◆◆
【精武狂颜】曲殇
【医手遮天】慕璎珞
【邪医毒妃】墨邪尘
【狂逆御世】墨堇琳
【逆天毒尊】瑞夜楠
片段:【初见·霸情】
彼时,夜半撩人。
她全身赤裸,脆弱光洁的宛若婴儿初生!第一次,在这异世中绽放出绝色妖娆。
他一身紫衣,魅惑冷傲的宛若魔尊降临!第一次,在他人面前显露出倾世姿容。
“女人,见我真容需付绝对的代价…”
“你最大的秘密,不够!你这人,我要了!”
俊容邪魅,狭眸若妖,男人的言语中带着理所当然的霸绝狂傲。抬手,抚上她妖娆香腻的身子,他一字一句的宣誓道!
声明:平淡文学提供作者漫觞写的邪尊懒凰最新章节小说在线阅读,实时同步更新邪尊懒凰最新章节,书友所发表的邪尊懒凰最新章节评论,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或者支持此观点,我们的立场仅限于传播更多读者感兴趣的信息。 如果小说邪尊懒凰最新章节浏览,或对小说邪尊懒凰最新章节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站内短信发帖,如果发现邪尊懒凰小说最新章节未及时更新请联系我们。如果您喜欢小说邪尊懒凰,请支持作者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