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电子书 >> 游戏竞技 >> 邪尊懒凰TXT下载 >> 邪尊懒凰章节列表 >> 邪尊懒凰最新章节

正文 224 动情难耐,深夜突变!(万更2)

作者:漫觞 下载:邪尊懒凰TXT下载
    今夜大宴,君赖邪身为最大的主角,却是最早离开宴会厅,回房休息的。原因无他,却是因为她沾酒则醉,酒品还还不怎么好。

    她以前本是有不喝酒的规矩的。但今日,爷爷、爹爹、大哥、还有尊都那般的高兴,她以前一直谨守的不喝酒的规矩却是破例了。果然,还没喝上个三五小杯,她那漂亮的小脸仿佛是涂了胭脂般的绯红绯红的,一双黑眸更是迷离的不行。

    坐在她身边的冥聿尊,见她这般模样,立刻就将晕乎乎的她抱在怀中。然而,她却已经醉了。秀气的打了一个酒嗝,她伸出白嫩的纤指,在男人强健的身体上戳来戳去。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尊?唔!”

    眼里看到的尊都好像是几个一样,君赖邪软绵绵的缩在冥聿尊怀中,却还不住的乱动。一双白嫩的小手,像是泥鳅一样的滑啊滑啊,简直就像是在撩拨他一样。

    本来今日的夙尊鸿,就特别的动情。再被这个平日里从不主动的小女人,如此上下其手,四处撩拨。当下身体心里都起了强烈的反应。强忍着心里头那一股强烈的想要将她吃拆入腹的冲动,他扫了眼喝得正高兴的众人,不动声色的伸出大手,捉住了她那双四处乱动的白嫩小手儿。

    “乖,不要乱动。”

    大概是因为他平日里也经常这么抱她,而她也总是懒洋洋的缩在他的怀中,乐的偷懒。君家的众人似乎也习惯了。所以,此刻她的异样倒也没多少人看出来了。大家只觉得她是醉了,而他则是在安抚着不胜酒力的她。

    谁会知道,两人紧密相贴的身体之中,还暗藏着这般撩人的景色?谁又会想到,平日里如此肆意淡然,强势耀眼的小女人,居然会对他上下其手?

    放柔了嗓音,他哑哑的在她耳边道了一句。绷紧的声线里,满满的都是强忍的欲念。

    听了男人的话,君赖邪双手被捉住了,纤腰也被男人揽着,再也乱动不了了。她睁着那双迷离漂亮的黑眸,呆呆的看着他,平日里那种狡黠腹黑还有凌厉强横全都不见了。精致漂亮又毫不设防的纯净小脸,竟带了一丝呆呆的傻气,勾的他实在是心痒难耐的紧。

    她瞧了几下,只觉得眼前这张俊美熟悉的脸庞好看的紧。绯红的小脸上,染上了几分顽皮的兴奋,她双手身体却都被男人制住了。当下,她想也不想,抬起小脸,碰了碰男人的削尖的下巴。却看到男人那双极美极美的狭长紫眸里,猛地暗了下去。连带着,那捉住了自己手腕子的大手,都微微一动。

    感觉到了对方的强烈反应,她顿觉好玩的紧。仰了仰小脑袋,还想继续尝试。却感觉后背上一只大手按了过来,将她的小脸按在了那宽厚的肩膀上。之后,她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似乎悬空了,被抱了起来。

    “爹,爷爷,邪儿已经醉了,不能喝了。我带她先回房去休息,先行告退。”

    本来就打算带着她先回房,却不知道这小女人居然这般的不安分。冥聿尊站起身来,手中还抱着那半点不安分的君赖邪。他微微的扫了众人一眼,优雅有礼又得体自然的道了一句。虽然语气极温和,但那言语之中却依旧透出了一股皇家的气势和贵气。

    “好,以前也不曾让邪儿喝过酒,没想到邪儿如此不胜酒力。倒是我太高兴了,非要让邪儿跟着我们一起喝。聿尊,你照顾邪儿,我也就放心了。”

    坐在正位上的君莫痕,其实也早就注意到了宝贝孙女的异样。就算是冥聿尊不说,他也是准备让他们先回去休息的。可是,被冥聿尊一个小辈有礼有度的先提了出来,他这个长辈倒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在不好意思的同时,他心中对冥聿尊的欣赏却是更多了。

    果然是皇室之风,这种气度和气势,远非一般的世家子弟可以比拟啊!

    “那大家请进尽兴!”

    冥聿尊点点头,对着众人最后道了一句。本是一脸的清贵优雅,却不知怎么的,突然脸色定了定。不过,很快他又恢复了原样,抱着君赖邪,不动声色向着侧门而去。

    原来,刚刚冥聿尊正说话的时候,那好不容易被他压制下来君赖邪,居然自顾自的在他的脖颈上四处乱蹭。那温热的唇瓣在他的皮肤上不断的磨蹭着。那种美好的触觉几乎让他有种发狂的冲动。

    周围的人都在继续喝酒,唯有染夜魅、霍玉、古青他们几个同冥聿尊、君赖邪相处了几个月的好友,才嗅到了一股淡淡的暧昧气息。

    “我猜,马上就有人要发狂了!”

    染夜魅端着一杯酒,很是优雅潇洒的笑了笑。意味深长的看着冥聿尊抱着君赖邪所离开的侧门,那潇洒俊逸的笑容里,蓦地染上了几分淡淡的邪。

    “哈哈!果然只有赖邪那个小变态,才能制住冥聿尊那个深沉的男人啊!”

    霍玉也是大笑出声,他早就在注意两人的状态了。别人或许以为,赖邪对这男人也是多大意思,但只有他们几个人才真正清楚。君赖邪在和冥聿尊在一起的时候,有多‘纯洁’!

    “今夜,注定是一个不眠夜哪!”

    古青刚阳俊美的脸庞,勾勒出了一丝的正经。然而,他那好看薄唇所吐露出的字句,却是一语几关,端是让人浮想联翩。

    “小古儿,你可是越来越不正经了哦!啧啧,难道说,这才是你的本性?”

    一旁的霍玉正喝酒,冷不丁听到自己最为宝贝的小弟弟,竟然说出了这般‘意味深长’的一句话。当下,他也是笑的有些邪恶,极勾人的桃花眼中,闪过三分戏谑,七分正经。

    众人依旧在不停的笑闹喝酒,觥筹交错着。然而,门里门外,却是另外一番光景。

    *

    “小妖精!”

    才一出了侧门,冥聿尊那张俊脸上的清贵优雅全不见了。狂热深幽的眸,连带着那俊美至极的脸庞,都跟着邪魅惑人了起来。绯红的近乎妖艳的薄唇,哑哑的吐出这么三个字。他修长如玉的手指,已经霸道的将她的小脑袋挑了起来。

    狂野的吻上她那作乱的娇艳小嘴,疯狂的索取她唇瓣里面的甜蜜香津。

    “呜…!”

    她已经醉了,被他如此对待,不仅没有安分,反而更加的兴奋乱动起来。呜呜咽咽的叫着,她的黑眸湿漉漉的,小脸绯红的宛若三月桃花,那被他蹂躏的有些红肿的唇瓣微微的张着,一副任他予取予求的样子。她的一双纤细的小手一得自由,又开始在他那强健有力的身体上,四处乱动。

    “邪儿!你要逼疯我了!”

    他愈发放不开手,半抱着她一面走一面深吻着。一双狭长的紫眸里满含着恐怖的欲望,那俊美绝伦的脸庞勾勒出了一丝的疯狂。

    开始还只是在她的唇瓣上浅浅游弋着,感觉到了怀中小女人那一分几乎挑逗的主动,他当下就耐不住了。薄唇的动作,也一下子就凶猛起来了。本来,是不想在她不太清醒的时候如此对她,可他现在才知道,她本来就是有着太多逼疯他的本钱。

    急不可耐的探入那香软的小嘴,不给她丝毫喘息的机会,霸道又狂肆的在她的唇舌之间肆意了起来。逮住她那甜腻香软的小舌,肆意的占有。君赖邪开始还会本能的动几下,可是,很快的她就因为窒息而晕乎了起来,那娇嫩的小身子一下子软了下来,挂在了他的身上。

    平日里总是慵懒又肆意的黑眸,此刻却仿佛是水做的一般,雾气氤氲,黑幽幽的仿佛要将人的魂魄都吸进去。

    简直太妖了!

    冥聿尊一直盯着她那娇艳迷人的小脸,当她看着她因为自己的亲吻而显得如此动情迷离,忘乎所以时。小腹腾起一股无法言喻的冲动,只恨不得立刻将身上的衣物扒光,从头到脚狠狠的疼爱她几遍。

    实在是懒得走了,此刻他全身的强烈欲望和野性都被怀中蛇一样的小女人给挑逗的耐不住了。他一手揽着她的纤腰,胡乱的辨别了个方向便向着她房间飞掠而去。即便是身在半空中,他都没法从她香艳的唇舌中撤出来。依旧放肆的和她深吻纠缠着。两人之间温度不断的上升,而男人在喘息间,那本搁在她腰间的大手却不知何时已经探入了她纤薄的衣袍,在那娇嫩无比的肌肤上肆意游走。

    好不容易到了邪儿的房间,冥聿尊掌风一动,劈开了房门。然后,大手一翻,便又将房门关上了。

    “热…好热…!”

    刚刚在和冥聿尊纠缠的时候,就让一贯体寒的君赖邪,感觉到了无比的灼热。这娇艳的小嘴一得解放,她立刻不安分起来。充满强烈男性体味的身体温度实在太高,让她下意识的胡乱扯开自己的衣襟。

    “邪儿!”

    冥聿尊眯着狭眸,眼睁睁的看着她嫩生生的香肩半露,小脸迷乱的勾人模样。当下再也隐忍不住,那缠绵的吻由着她的嫩唇一路蜿蜒到了她的身体上。而两人不知何时已经睡到了床上,连衣物都纠缠在了一起。

    不打算再隐忍什么了,在她炼化那金属玲珑心之时,他就已经动了最深的欲。此时,又被她这般主动的纠缠着,简直让他没法再克制着心里头那一只蛰伏了许久的狂兽!

    将她身上的一副,一件一件缓慢极致的剥开。露出那白生生的晃得人眼花的绝美娇躯,男人的狭眸更加火热,那双绝美的紫眸里仿佛腾出了一股子难以形容的火焰。心里头,又一个狂肆霸道的声音在不断的说着:要她,想要完完全全的占有她,想融合一体,再也任何间隙!

    于是,他就这么做了,用吃人般的眼神上上下下的盯着那白嫩迷人的小身子。夙尊鸿缓缓的撑起了修长强健的身体,慢条斯理的脱去身上多余的衣物。

    不一会儿,那线条优美、刚阳至极的男性躯体就暴露在了空气里。

    冥聿尊眼神邪肆、性感又狂野的缓缓俯下身体,正欲碰触躺在床上、赤裸光洁的君赖邪。

    然而,就在这时,房外却传来一声细小的声响。

    有人!

    瞬间,冥聿尊就感觉到了不对。大手一扬,被褥将君赖邪包裹了个严严实实。他则是将脱掉的衣物,迅速有序的穿了回去。

    一个闪身,冥聿尊便出了房间。来到了阁楼,而外面,却是站着一个他很是熟悉的女人。

    “是你?何事?”

    低哑的嗓音里,带着浓浓的不悦。被完全打扰的狂野欲望,此刻全部化为了不爽的怒火。不过,他也很清楚若非有事,对方定然不可能在这种时刻出现。所以,绷着声音,他耐着性子问。

    “自然是大事!……!”

    那女人却也不惧冥聿尊那一身恐怖的气势。淡雅的笑着,她将带来的消息,一五一十的全数说出。

    “……没想到,他们还会有这样的胆子。你先回去吧,这事,我知道了!”

    听得越多,男人那好看的修眉就皱的更深了。实在是没想到,居然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过,此刻他实在是很不爽。既然还有人过来找死,何不成全他们?!

    “嗯!”

    那女人略略点点头,也不做丝毫的停留,将事情交代完毕。那纤细轻盈的身子一闪,瞬间不见了踪影。

    *

    大起大落后,夜深人静时。

    这一夜,君家的所有人,都已经放松了警惕,而沉醉于喜悦之中。因为那所有君家人所参加的宴会,今夜连守夜的守卫,乃至于隐世不出的金老、圣老等,都喝了一个半醉。

    谁也想不到,变故,竟然就在这个让他们极其开怀、舒心的夜里,静谧的发生了!

    就在所有人都已经沉沉的睡去之时,君家里面,却不知不觉间,潜入了数百身穿夜行衣的绝顶高手。他们一进君家,便井然有序的分开了几批,每一批都有十个到几十个人数不等。待他们在片刻之中分好了队伍之后,所有人利落至极却又悄无声息的向着某个方向而去。

    而其中,人数最多的一批,却是向着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小院落而去。

    *

    隐秘于无边的黑夜之中,他们轻巧又隐蔽的来到了那个小小的院落。就如同他们所想的那样,一切都顺利极了。今夜,这君家的众人果然都还处于巨大的喜悦中。

    一进了这小院落,这二十余人分工明确的散开了。四个人把守着前后一大一小两个门。而剩下的十人则是飞快的将那个楼阁包围了起来。而剩下的七八个人,则是以极快的速度,由着各个方向,潜入了那个阁楼里面。

    准确无误的找到了其中的一个房间,他们悄无声息的潜入。看着床上呼吸均匀沉稳的两人,眼眸闪过一丝凌厉的杀气。

    尖锐的利刃,出现在了那个缓慢靠近床上两人的黑衣人手中。他整个人好似和夜色融合在了一起,灵巧至极的向着床头的两人的脖颈缓慢靠近着。

    近了,更近了。

    只差那么两寸,他就可以取下这两人中,其中一人的性命!

    得手了!在只差最后几寸的时候,他毫不犹豫迅速下手。这一击,是务必要得手的!

    然而,他却挥了个空!

    不可能的!他们明明已经被下了药了,不可能清醒。再加上,他的实力和技巧……他还未从疑惑中回过神来。手腕已经被人捏住。下一瞬,剧痛袭来,曾经在君尚清和君命身上的下场,落在了他的身上!

    刚刚还是沉入梦乡中的冥聿尊,此刻睁着狭长紫眸,清醒无比的盯着那个胆敢对邪儿伸出毒手的黑衣男子。那冰冷无情的目光,简直看的让人心尖发颤。

    “你们、怎么会?!”

    手骨瞬间被人捏碎,这般的剧痛换做是一般人早就嚎叫出声了。而因为多年的训练,让他勉强的强忍住了嚎叫,只是低低的道。最让他无法忍受的,并非是双手被废。而是这两人,原本就该被放倒的!开始的那一批人,到底做了一些什么!怎么会如此!

    一人被制住,情况突变。多年的训练,让剩下的七人立刻不要命般的向着君赖邪和冥聿尊扑了过来。

    “哼!雕虫小技!”

    君赖邪冷哼一声,瞬间从床上掠起。双手一挥,那把惊邪魔刃便向着那几个不知死活的黑衣人扑了过去。不过瞬间,七人全部倒下。在绝对的实力和速度面前,他们以引为豪的暗杀手段,根本就不堪一击!

    这些死士还真是无可救药的蠢货。若是他们真能对付他们,又何必在动手之前,使用下三滥的下药手段?既然他们一击并未得手,立刻撤退才是最好的办法!

    “怎么…会这样?!”

    君赖邪的名声,早在炎黄大陆上传开了。然而,当这个被冥聿尊制住的黑衣人,亲眼看到瞬间被杀掉的七人时,心中却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原本以为万无一失的计策,没想到行动之时却是如此的漏洞百出。连对方的一根毫毛都没有伤到,自己这边竟然一下子就死了七个最优秀的死士。

    这两个人,怎会如此可怕!

    “说!是谁派你们过来的!”

    狭眸眯起,冥聿尊早没了耐心。一手掐着他的手骨,一手则是钳住了他的下颚。不让这个人有吃下口中毒药或是咬舌自尽的机会。冷冷的吐出一句话,他今夜被打扰的火气,可是还没有发出一星半点的。

    “呵…呵,就…算是你……们躲…过了,其…他人还……是…躲不过……的。今…夜,你们……君…家必然…要死……很多…人!”

    那人却不愿意开口,脸色惨白的看着冥聿尊和君赖邪。他低沉嘶哑的声音,仿佛是一种从地狱而来的诅咒一般,道不尽的森然诡异。

    “不说又如何?你以为我猜不到?叶家、天剑门、凌家、柳家,四大势力如此大的人数调动。以为我们不再君幻城,就能瞒天过海?呵……不自量力!”

    狭眸掠过一丝的残忍无情,此刻的冥聿尊那精致魅惑的俊容上,再无一丝一毫的清贵优雅。只剩无尽的残酷和冰冷。魔魅般的紫瞳,冷冷的盯着那个嘴硬的黑衣人。冥聿尊一字一句说的极其缓慢。

    对方听了他的话,那双森然冷静的眸子里,猛地闪过一丝的慌乱。艰难的张了张嘴,他还想要说些什么。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对一切知道的这么清楚。然而,冥聿尊早没了耐心。右手一动,便将他的脖颈扭碎了!

    “邪儿,我们走!四方皆动,今夜的暗杀,仅是一个开始而已!”

    将手中的黑衣人随手一丢,冥聿尊将修长的双手藏于身后,负手而立。对着一旁静静坐着的君赖邪,他低低的道了一句。

    “好!”

    早在一个时辰以前,君赖邪就已经知道了一切。

    今夜,的确是一个不眠夜啊!

    *

    庆祝的宴会热情褪去不过两个时辰,原本已经寂静无声的君家,此刻却又重新灯火通明了起来。

    大厅之内,聚集着所有君家手握大权的重要长老、供奉、家主一共十人。而这十人,对于现在的君家来说,是最为重要的灵魂人物。任何一人,放在外头也都是颇有名气的。

    而除了老一辈中的重要人物十人,年轻一辈中最为出色的君赖邪和君莫邪,还有冥聿尊染夜魅他们,也静静的立着。而大厅之外,其他所有的君家人,都默默无言的站着,每个人的神色都从最开始的喜气洋洋,变成了凝重和严肃。

    而坐在大厅之内的君家重要人物们,那神色却是更加不好看。

    就在小半个时辰前,他们这些经历了半辈子风雨的成名人物,竟然在同一时间半只脚踏入了鬼门关!

    暗杀!

    竟然,有人要暗杀君家所有长老级别以上的人物!

    君家历经了百年的时光,经历的动荡也绝不算少了。可是,也从来没有经历过今夜这般大起大落的波折。今日白天他们才彻底除去了家族内部的毒瘤,谁知道,今夜,就引来了这样一次史无前例的暗杀!

    “我真没有想到,竟然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今夜,若非是因为邪儿,只怕我们这些老骨头都……”

    所有人都在,君莫痕那张硬朗的脸庞上还带着淡淡的情绪波动。即便是经历过无数波澜的他,也从未想过,他们君家会有这么一天。想想他都是后怕的,他们君家在这十年里面,已经是走了不少的小坡路了。好不容易,在今夜将所有的不稳定因素全部都清除了,谁又会想到,会有这般令人惊骇的事情发生!

    “爷爷,关于今夜发生之事,我还有些话要当着所有人的面说!”

    君赖邪忽而上前一步,对着坐在首位的君莫痕朗声道。她精致如玉的小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寒。一双乌黑剔透的眸子,缓缓扫过大厅内外,所有的君家人。

    “邪儿你说!”

    一听这话,君莫痕就感觉到了什么。不过,身为统领了偌大君家几十年的家主,他又怎么会看不出今夜发生之事的诡异之处。

    他们君家虽然是在近年来综合实力逐渐下滑,但是总体实力还是有的。这君幻城内,四大家族各有据点,而四大家族之中,各种明争暗斗不断。所以,这君幻城的君家,建造的时候就如同一座小型城池一般。各种防卫手段,还有散落四处的明哨暗岗,一直都存在着的。

    即便是,昨夜大宴,绝大部分的君家人都去庆祝狂欢了。但是,那最后的几道防范手段,却都是存在着的。

    而就在前不久,竟然有数百的暗杀死士,在同一时刻潜入了君家。而且,他们君家人竟然丝毫不自知。而且,在这数百死士潜入之前,已经有过一批人潜入过了。在他们十人,还有莫邪、赖邪两人的房间里,早早的下好了药。

    这般精细毒辣的手段,竟然能在他们君家内部存在,且让他们君家所有人毫无察觉。

    这其中,岂非没有猫腻?!

    没有君家内部的地图,没有极细致的哨岗划分,今夜之事,想要做到是绝不可能的!

    换一句话说,君家的内部,定有内奸!

    君莫痕早就想通了这一层,只是,能够得知君家所有的地图哨岗分布之人,一共也不过这么几个。总够算起来,也是一个手能数的过来的。

    而这几个人,在君家无一不是身处重要职位,且深受信任的。只要想到,这几个人中就有一个是早就背叛了君家的内奸,君莫痕心中就说不出的难受。

    而且,虽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但是,刚刚所潜入君家的死士,未完成任务全部自尽了。没有自尽的,也是至今都不愿开口说什么。现在还没有任何其他线索,能够让人知晓家族内部的内奸到底是谁。

    也就是说,这五六个人中,谁都有可能是内奸!

    “今夜的事情,想必大家都已经了解了其严重性。在这里,我只想说一句,今夜之事,我们君家内部必然是有人泄露了不该泄露的机密。而关于那个泄密之人,我心中也已经有了数。我只想奉劝此人一句,现在若是自己站出来坦白一切,我君赖邪还可以既往不咎。若是,此人在事情平息之前,不主动站出来。等我君家渡过此次波折,我定然会让那人生不如死!”

    君赖邪缓缓的又上前了两步,慵懒中暗藏凌厉的黑眸,缓缓的扫过了眼前的众人。忽而,君赖邪将眼神定了下来,淡然却又暗带压力的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

    内奸?!

    家族里面,竟然出了内奸!

    “天哪!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

    “不是吧?这怎么可能!”

    “可是,是二小姐说的,那就绝不会有错啊!”

    除了那些明白内情的重要人物外,此时大厅外还有很多君家的普通人,或者是资质一般的年轻小辈。一听君赖邪这话,那些人顿时就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安静!关于我君家内奸的事情,就暂时说到这里了。眼下,我们君家还面临着更严峻的事情。若是我料的不错,天剑门、叶家、凌家、柳家四方势力,在君幻城两百里开外所驻扎的大军,已经在向着君幻城而来了。他们的目标,就是我们君家!两百里,不出两个时辰,只怕他们就要来到君幻城了。两个时辰之后,这君幻城,就会成为一个战场!”

    君赖邪慵懒神情,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蓦地变得冷静且严肃起来。那张从来都是漫不经心的绝美小脸,一旦露出了这般不一样的神色,那股无法形容的气势,顿时让所有的君家人为之一颤。

    不由自主般的,他们在这一股强大气势之下,却是再也没有多说什么了。

    然而,听着君赖邪口中那一句又一句话,却又重新点燃了君家人心中的恐惧!

    什么?!

    天剑门、叶家、柳家、凌家,竟然全部整合了大军,竟然目标就是他们君家?他们想要来干什么?竟然连大军都弄出来,那岂非想要灭了他们君家?!

    这个消息,对于君家的人冲击力,远远大于刚刚君家内部的内奸消息。这个消息,几乎让那些普通平凡的君家人,心惊胆颤。虽说,天炎王朝之下,各大势力之间明争暗斗不断。也少不得会有像是这样,互相大动干戈乃至于灭门灭族这样的事情。

    然而,君家自从跻身于四大家子之中后,已经有三四十年没有经历过如此大战了。在一点点的衰落之后,好不容易才出现了一些振奋的苗头,却又在这种节骨眼上,出了这样的事情。

    惊恐,害怕,在第一时间,占据了他们的心。要知道,对方可是四波强大势力的整合,而他们,却是势单力薄,甚至于因为君尚清弄出的内斗,前阵子还为了消除内患,被削弱了不少的实力。

    “天哪!他们要打过来,那怎么办?!死定了啊!”

    “二小姐,这不是真的吧?怎么会这样呢?!”

    “我还不想死啊!他们几个平时关系也不算多好啊!怎么会联合起来对付我们君家呢?!”

    若是以前,君赖邪突然对着大家说出一个这样令人震惊的消息,众君家人只怕不仅不会相信,还会放肆的嘲讽她一番。然而,此时的君赖邪,早已是今非昔比。经历了修真大会、丹会药典、家族内患,她已经俨然成为了君家年轻一辈的灵魂人物。

    同时,也是整个君家未来的灵魂人物。

    一听她如此说,众人全信了。在相信的同时,心里头却是涌出了各种不同的恐惧。

    而君莫痕、君尚明等人,在听到邪儿的话的时候,也是吃了一惊。不过,他们在一开始有些吃惊之后,不仅仅是相信了这个事实,更明白了为什么。

    刚刚他们亲身经历过的那个环环相扣的暗杀,其实已经是一个暗号了!任凭天剑门、柳家、叶家、凌家任何一个势力,谁能弄出这么大的阵仗?谁又能动辄派出几百的死士?这些死士,虽然实力对于真正的高手来说,不算什么威胁。但是,他们的真正价值,却是体现在暗杀主要人物和夺取重要情报的时候。

    他们君家也有训练自己的死士,所以,深知这样大的手笔,其背后绝对不是单单一个势力的!

    “莫不是因为二小姐得罪了叶家和天剑门,所以,他们才突然整合了起来吧?天哪!”

    “一定是这样!一定是因为二小姐在前面和叶家、天剑门结下了深仇。在修真大会上,又被凌家家主怀疑身份,最后却导致凌家家主被处罚了!所以,他们这才会变成一条心,非要灭掉我君家不可!”

    “怎么能这样?我还不想呢!这些,可都不关我们的事啊!”

    有些性子懦弱的君家人,在短暂的恐惧之后。却开始胡思乱想,而第一个被想到的,却也是君赖邪。

    突然听人这么一说,顿时就让不少人都觉得有些道理。自从君赖邪回到君家一来,就和天剑门、叶家结下了极大的仇怨。虽然,以前天剑门、叶家和君家的关系也不怎么好。但也从未闹到这样不死不休,非要鱼死网破的境地。

    可现在,大敌当前,他们心中也只有把事情怪在了君赖邪身上。

    “君赖邪,都是你,若非是因为你。我们君家可会被他们派人暗杀?若非是因为你,我们可要面对现在这般的困境?!你还敢在大家面前大放厥词?!”

    眼看着,越来越多的君家人,因为那些话而变得自怨自艾。更有很多人,在极度恐惧和害怕之下,心里口中就将过错全部归责于君赖邪身上。那一直隐忍着深刻的仇恨的君茹,总算是找到了机会。

    秀美的双眸,用一种责难的眼神,死死地盯着君赖邪那张绝美漂亮的小脸。她寒着声音,一字一句的说着。那言语之中的指责,几乎让人无法反驳。

    “就是啊!君赖邪,你一个人爱出风头不要紧,可不要连累我们整个君家!”

    而那一贯跟在君茹屁股后面符合的君润,也终于是找到了一个机会。自从这君赖邪回归之后,整个君家好像都只是在围着她一个人转悠。他们这些人,都好像已经不存在了似得。他实在是不服气,也打心眼里觉得被爷爷还有长老、供奉们偏心了。

    两人的声音一出,周围那些议论声更大了。不仅仅是一些懦弱的小辈,就连一些长老供奉们,也有些动摇了。诚然,君赖邪的出色和优秀,是他们君家的希望。可是,若是因为这么一个希望,直接导致了他们君家提早毁灭…

    那对于他们来说,大概是宁愿没有这么一个希望的。

    一旁淡漠的立着的君莫邪,听着君茹和君润两人的指责。冰蓝色的眸不带丝毫温度的扫过那说个不停的两人,一股冰冷寒气,逼得那两人嘴巴一顿。动了动性感的薄唇,君莫邪正想要说些什么之时。

    “我爱出风头?我连累君家?哼!真是好笑啊!”

    君赖邪淡淡然的扫了那些议论的君家人一眼,那眼神虽然淡然,却让那些人心中没由来的一怔。突然之间,竟然没法讲口中的话继续说下去。

    “难怪,我君家会衰落,会堕落!原来,就是因为你们这些懦弱无力者的存在!就算是没有我君赖邪,若是我的好二叔君尚清成功夺权,你们以为天剑门、叶家、凌家、柳家,他们几个就会乖乖按兵不动吗?!他们只会将暗藏许久的野心暴露的更快,趁着我们君家内部最无力的时候,用最快速度出手!还有,刚刚所发生的暗杀,说明我们君家内部有内奸,想要收买一个连布防图都一清二楚的君家人,你们觉得有那么容易吗?这计划,至少也是部署了几年了吧?说不定,五年七年,乃至于十年,都是有可能的!”

    “面对敌人,未战先怯了。就你们这个模样,还想稳坐四大家族?还想一直身处大世家中,不被替代?!笑话!强敌又如何?四大势力联合又如何?他们未联合之前,就是我君家的敌人。而现在,还是我们君家的敌人!逃避,推卸,不过是弱者的借口而已。你们若是害怕,大可现在就脱离我君家,我君赖邪绝不挽留!我君家没有懦夫,更没有弱者!”

    “要战,便战!我君赖邪身为君家人,绝不后退一步!宁愿站着死,不愿跪着生!”

    点墨般的黑眸,在这一刻,仿佛被什么光芒给点燃了。说不出的耀眼,道不尽的力量。君赖邪慵懒的立在众人面前,纤细的身子却带着一种强于磐石的骇人力量!

    她一字一句,说的极其缓慢。而随着她的话语,开始那些议论纷纷的话语,却不自觉的弱了下去。到最后,乃至于整个大厅内外,鸦雀无声。

    那些曾经用尖锐语气指责君赖邪的人,都羞愧的低下头。就连刚刚那些有过犹豫动摇的长老们,也是脸色通红。被君赖邪这番话,给说的有些没法抬头。

    好一句‘宁愿站着死,不愿跪着生!’

    多少年了!他们都已经忘记了,身在这炎黄大陆上,心中最纯净、最直接的热血?!曾经那种仿佛用不尽的勇气和冲动,竟然在这些安稳岁月中,在身居高位的尊贵不凡中,被一点点的消磨、殆尽。

    只是想着保住自己的位置,保住自己的荣华富贵,却早已忘了,手中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是如何得到的!那是君家的先辈用,用这般的热血和勇气,才赢得了他们现在的安逸和地位!

    “二小姐,说的真好!早晚会有一战,今夜我们便和他们拼了!”

    “就是!他们竟然如此逼人,我们就是死也会让他们知道,我们君家,不是好惹的!”

    “二小姐,你是不是已经有什么对策了,直接说吧。我们都听你的!”

    良久、良久,整个大厅内外鸦雀无声。每个人的眼中,心里,却仿佛被点燃了一把火!心中被埋藏许久的热血和勇气,终于重见天日!

    之后,便有了第一个声音。接着,却是第二个,第三个!

    君莫痕、君尚明等一干长辈们,看到这样的一幕,一个个均是瞪大了眼睛。而在惊讶震撼之后,他们却也忍不住微微的点头,在心中不住的同意着君赖邪的话。

    只是,没想到呵!这般遒劲有力的话语,竟然是出自于曾经那个连修炼天赋都没有、最最草根出生的君赖邪。

    “哼!这家伙,没事这么煽情做什么!”

    霍玉看着这一幕,听着这些话,心里头也有些说不出的激动。不过,想着小古儿现在对君赖邪的态度,再加上一直以来被这家伙抢去的风光。当下,他薄唇嘟囔着,就是忍不住说出了和内心相反的话。

    “赖邪,真的有一种说不出的力量和气质。面对她,真的是没法不被她吸引。”

    潇洒俊逸的染夜魅,看着那样的君赖邪,心中却是微微一叹。可不是么?第一次见她,就被那双与众不同的黑眸所吸引了。有些人,第一眼看到就已经知道会是一辈子的好友。而有些人,第一眼看到,就知道一辈子都不会有任何交集。

    “赖邪的身后,永远都会有我们!”

    而一旁的古青,虽然性子最为严肃正经。却也是最真性情之人,听了这番话,在内堂中就已经被激发出的热血流淌的更加汹涌澎湃了。低低的道了一句,平淡至极的一句话,之后却成了永恒的承诺。

    “今夜,我要让那四方势力知道,他们到底招惹了谁!”

    而一直冰冷的立在那儿的冥聿尊,狭长的紫眸里再无半分的温度。只要想到,在他的身边,竟然还有人敢对邪儿不利。一贯寡言冷性的邪尊尊鸿,心中冰封的怒火却已经燃烧了。

    邪儿,就是他现在,唯一的逆鳞!

    触者,必死!

    这恐怖男人身上的气势,还真是骇人之极!染夜魅几个,被冥聿尊那一身冰冷杀意都骇住。明明,他们心中都很清楚,四方联合大军,齐攻君家,是个什么样严峻的形势。两者力量,又是怎样的对比悬殊。然而,当他们看着君赖邪和冥聿尊两人的时候,心中却莫名有了一种无法言喻的强大信念。

    他们,绝不会输!

    “邪儿,事情紧急,你也不需要顾忌什么,直接说吧!爷爷,相信你!”

    下面的人的热血,被君赖邪三言两语的点燃了。然而,君赖邪却依旧明白,如今的自己虽然是在风口浪尖,但也并非是君家如今的主事人。若是真的如那些人说言的,说出了自己心中的部署,那定然是不太合适的。然而,就在这时,看出了她的顾虑的君莫痕,却是非常适时的说了一句。

    邪儿真是心思细腻,平时看着她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只要是有关于他们的事情,她却考虑的如此周到。明明,君家是在面对前所未有的巨大危机,可是莫名的,君莫痕心中却沉稳的很。

    “那么,我就直说了!原本,这天剑门和叶家,在数年之前,就已经隐隐有想要针对我君家的征兆。而这几年,却是愈发严重了。至于凌家和柳家,我们君家位居四大家族第二的位置,对于他们来说,怎么都是一个障碍。所以,他们会有所动作,其实我丝毫都没有意外。要说意外,反倒是他们意外吧?本来,他们大概认为君尚清定然会夺得君家大权。而且,君尚清为了夺权,不惜向着部分君家人下毒。若是君尚清夺权成功,那个时候才是他们动手的最佳时期。”

    “然而,因为君尚清在比试中输给了我,这导致他们的计划出了第一个意外。而接下来精心安排了许久的暗杀,却也失败了。这已经是第二个意外了。按理说,我们君家再这十年来,一直都在走下坡路。他们若是真的那般的强大,那就该独自一方的将我君家吞下。然而,他们却没有那么做,不仅结成了联盟。甚至于还是用死士暗杀这种下三滥的招数。或许,大家只看到了他们联盟的强大。然而,我却看到了——他们的害怕!他们在害怕我君家强盛起来!所以,宁愿结成短暂联盟,每一方少分许多利益,也要先瓦解掉我们君家!”

    “他们四方大军,之所以将整合的庞大力量,安置于两百里开外的君幻城外。那就是担心被我君家发现其中的异样,早有防备。如今,他们的主要力量,都安置于城外。所以,我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如今,四方集合,对方实力强大,且高手如云。若是让他们进城,于我们正面战斗,情况只会很不妙!想要赢得这一次的战斗,那我们便必须先要守住君幻城!要将整个君幻城,作为我们的防御之地!”

    在几个时辰之前,君赖邪就已经分析过现在的所有情况。并且,早就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同时也已经安排了人手下去了。而现在,他们君家的抗争之心也被挑起了。

    淡淡的将早已想到的对策,告诉所有人。君赖邪黑眸闪烁着自信的光芒,而那光芒背后,却是无尽的冷酷杀气。

    其实,她心中早就想过会有今天这么一天。所以,在对上那君尚清的时候,一开始就故意显露出强大的实力,是想威慑所有心怀贪念的其他势力。君家今后的强大,已经是无法阻止的事情了。而四大家族的平衡一旦被打破,其他三大家族会动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君赖邪也曾经想过朝廷这一层。然而,天炎王朝虽然统领整个炎黄大陆,但是说白了。如今处于统治地位的朝廷,也不过是一个超级大势力。它为了保证自己的存在,也是要顾及各个势力之间的平衡的。现在她君家的实力大增,隐隐有打破平衡的趋势。虽然,她因为尊的缘故,与朝廷的关系相近。但是,这对于整个大局却还没办法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再加上,尊的身份似乎另有隐情,而她又是那般敏感的一个身份。所以,君赖邪思来想去,势力之间的斗争,还是靠自己的力量来解决吧!

    而且,除了这些她所考虑到的。君赖邪却还想到了一个更加令人忧心的可能性……

    君赖邪将心中这许多思绪压了下去。无论如何,有她在,就绝不会让任何人胆敢动君家一丝一毫!她会让那些人看个清楚,碰触不该碰触的东西,其下场,是如何!

    “什么?!二小姐让我们将整个君幻城,作为我们的防御之地?可是,这君幻城内,叶家、柳家、凌家也都有各自的府邸。且,他们的力量也是不弱,我们想要占据君幻城,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君赖邪这话一出,立刻就有一个眼光不错的长老,察觉到了这话其中的巨大难度。

    没错,若是占据整个君幻城作为抵御之地,自然比用君府去抵御强得多了。一个重要城池的防御体系,当然比小小府邸要好得多。可是,这却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们君家的力量就这么多,而对方在两个时辰后就要来了。两个时辰,想要占据君幻城,根本就不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如今,我们想要在之后的一场大战中生存下来,原本就是一件不可能之事。事在人为,如今形势不等人。我们只有拼死一战,才有以弱胜强的机会!”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本章结束
一定要记住丫丫电子书的网址:www.shuyaya.cc 第一时间欣赏《邪尊懒凰》最新章节! 作者:漫觞所写的《邪尊懒凰》为转载作品,邪尊懒凰全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邪尊懒凰最新章节,而丫丫电子书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邪尊懒凰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邪尊懒凰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丫丫电子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邪尊懒凰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邪尊懒凰介绍:
她——岚小邪,人如其名,又懒又邪恶。
她是杀盟最另类的第一金牌杀手!诡异强悍让人咋舌!懒散随性的令人膜拜!
她——君赖邪,人如其名,无赖又痴邪。
她是君家最花痴的无赖废材美人!废材等级让人瞠目!花痴草包的威名远震!
当她占了她的身,她成了她的魂!
势必将天翻地覆,成为一段传奇的伊始!
懒眼看世间百态,却不知是迷了谁的眼,又夺了谁的心!
懒散中暗藏锋芒,随性中隐着霸强!且看君家花痴草包,如何扭转乾坤,逍遥异世,成就一代至尊懒凰!
【君氏铁三角原则】:
第一:懒、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
第二:狠、触她底线者,定会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第三:夺、看不顺眼者必踩!看的顺眼的良家妇女(男),强取豪夺!手段用尽!拉到自家阵营再说!
◆◆◆◆强推自己的完结文◆◆◆◆
古风宠文【-蜜爱傻妃-】
女强魔幻【异世女血皇】
现代高干【小妻未成年】
◆◆◆◆推荐《幻城联盟》玄幻文◆◆◆◆
【精武狂颜】曲殇
【医手遮天】慕璎珞
【邪医毒妃】墨邪尘
【狂逆御世】墨堇琳
【逆天毒尊】瑞夜楠
片段:【初见·霸情】
彼时,夜半撩人。
她全身赤裸,脆弱光洁的宛若婴儿初生!第一次,在这异世中绽放出绝色妖娆。
他一身紫衣,魅惑冷傲的宛若魔尊降临!第一次,在他人面前显露出倾世姿容。
“女人,见我真容需付绝对的代价…”
“你最大的秘密,不够!你这人,我要了!”
俊容邪魅,狭眸若妖,男人的言语中带着理所当然的霸绝狂傲。抬手,抚上她妖娆香腻的身子,他一字一句的宣誓道!
声明:平淡文学提供作者漫觞写的邪尊懒凰最新章节小说在线阅读,实时同步更新邪尊懒凰最新章节,书友所发表的邪尊懒凰最新章节评论,并不代表本站赞同或者支持此观点,我们的立场仅限于传播更多读者感兴趣的信息。 如果小说邪尊懒凰最新章节浏览,或对小说邪尊懒凰最新章节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站内短信发帖,如果发现邪尊懒凰小说最新章节未及时更新请联系我们。如果您喜欢小说邪尊懒凰,请支持作者到书店购买正版图书。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