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电子书 >> 武侠修真 >> 符皇TXT下载 >> 符皇章节列表 >> 符皇最新章节

番外新春特别篇:女学霸和书呆子【续2】

作者:萧瑾瑜 下载:符皇TXT下载
    县城,终究是没法和市区相比的,更远远没法和省会帝都这一类级大都市相比。?`

    作为中原行省管辖下的一座小县城,龙起县在除夕这天,街道上早已是冷冷清清,无论上班的,做生意的,都已关门歇业,聚在家中和亲人团圆了。

    当陈澜开车载着慕青进入县城街道中,寻觅了许久才找到一处还在开业的中档餐厅。

    两人下车各自要了一份简单的素面,打算填一下肚子便继续赶路,从县城到黄粱村,差不多还需要一个小时路程,不过这一段路颇为崎岖,再加上大雪天积水,道路必然会变得愈不好走。

    幸好,这次梁靓给他们准备了一辆特殊型号的军用越野车,对付这些恶劣路况也是绰绰有余。

    这一处中档餐厅的服务员都已放假回家,招待客人的是餐厅老板夫妇和一个今年才刚上大学的女儿。

    因为今天除夕,偌大的餐厅里,也只有零零散散几桌客人,显得颇有些冷清。

    然而,就在陈澜和慕青刚把自己的素面吃了一半,就见一队警察气势汹汹走了进来,店老板夫妇还以为他们要吃饭,连忙上前招待,却被几名警察一把推搡出去,骂道:“没你们的事,今天哥几个来办案!”

    店老板夫妇明显有些慌乱,这大过年的,怎么办案办到自己家餐厅了?

    这时候,为的一个魁梧中年警察目光一扫,大声道:“外边那一辆军车是谁的?”

    正在吸溜面条的陈澜一怔,起身道:“我的。”

    唰的一下,所有警察目光都看了过来,然后那中年警察干咳了一声,拿出证件亮了一下,道:“朋友,现在怀疑你私自乱挂假军牌,跟我们走一趟吧。”

    说着,他挥了挥手,几名警察就如狼似虎般冲过来,就要把陈澜控制起来。

    “你们敢!”

    慕青一拍桌子,起身怒目瞪着那中年警官,道,“私挂假军牌?你确定你说的话便是证据?我现在反而怀疑你们是不是一群披着制服的假警察了!”

    她心中着实有些恼火,只是找地方吃个饭而已,却突然生这种事情,这大过年的,换谁谁心里会开心?

    慕青样貌清美,打扮一看就不是小县城人,再加上一口流利的帝都口音,倒是让得那中年警官一愣。

    旋即中年警察就一声冷笑:“究竟是真是假,把你们带进局子里就一目了然。这位小姐,我劝你们还是乖乖跟我们走一趟,若敢抵抗,就等于公然挑衅国家法律,那可就别怪哥几个用强了!”

    慕青拿出手机,咬牙道:“行,等我打个电话先!”

    啪!

    不等电话打出去,就被旁边一名警察劈手夺了过去,道:“执法期间,不得干扰办案秩序!你想打电话也可以,等跟我们回了局子里,问清楚了你们的犯罪事实,任凭你随便打。”

    慕青一下子气得俏脸煞白,都不知该怎么办了,她一个帝都人,来到这偏僻的小县城,又遇到一群如狼似虎般的警察,哪会知道该怎么办?

    “带他们走!”

    中年警察朝慕青轻蔑一笑,下达命令。

    旁边的餐厅老板夫妇早已看呆住,哪能想到这一对在自家用餐的男女,竟会在除夕夜这天犯事,私挂假军牌?这又算什么大事,寻常也没见这些老油条似的警察如此勤快过。

    这可是除夕夜,警察难道不过年?

    餐厅老板夫妇凭借多年的人生经验一下就看出,这一对年轻男女恐怕是被这一群警察盯上了,或许是得罪了某个不该得罪的人。

    一时之间,他们看向陈澜二人的目光都带上了一丝怜悯。

    他们能看出这一点,陈澜自然也能看出来,他刚才之所以沉默,就是一直在思索,这背后究竟是谁指使的,这可是龙起县,今天还是除夕,哪个混蛋如此记恨自己,非得今天来找自己麻烦?

    眼见一群警察围上来,就要不分青红皂白地把自己和慕青控制住,陈澜心中也不禁升起一丝火气。.??`

    他人的确很内敛木讷,的确从来不喜欢招惹任何麻烦,可不代表他就没有火气了。

    泥人还有三分土性,更何况是他陈澜?

    眼前这种局面,的确是已到了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地步。

    陈澜抬手,将慕青护在身后,然后再抬起头时,目光中已再没有任何温度。

    警察是为人民服务的,可当这些人徇私枉法,被其他人当做枪使的时候,就已不再是一名合格的警察。

    “各位,大过年的,我看这件事还是算了吧。”

    也就在这时,旁边一桌上的一名男子起身,走了过来,他一袭风衣,看起来温文尔雅的,手中还拿着一部手机。

    “朋友,我们在执行任务,你最好呆在一边,若破坏了我们的行动,连你也带局子里!”

    中年警察喝斥道。

    风衣男子笑了笑,将手中电话递过去,道:“你叫赵大宝吧,去年才调任龙起县警局副局长,这个电话找你的。”

    中年警察一愣,下意识接过电话搁在耳边,“喂,你好。”

    “我是政法委陈忠……”

    当听到这个开场白,赵大宝脑袋嗡的一声,知道麻烦了。

    而当听到往日里对自己和善客气的政法委书记,此刻却像被杀了爹妈般暴跳如雷的在手机中骂自己,赵大宝浑身冷汗直冒。

    这大冬天的,赵大宝局长却感觉像被架在了火上烤,整个人都傻眼了。

    旁边那些警察哪个不是老油条,一眼就看出了情况不对,皆都暂时停止了动作,面面相觑。

    “好的,好的,陈书记您放心,我赵大宝对帝国宪章誓,保证完成组织交下来的任务!”

    赵大宝擦拭着冷汗把手机挂掉,旋即把手机小心还给那风衣男子,一脸谄媚地说道:“那个……方才不好意思,是我赵大宝有眼无珠,怠慢了您,我在这里跟您……”

    风衣男子接过电话,挥手道:“别废话那么多,大过年的,我也懒得和你们计较,快走吧。”

    “好好好,您放心,我们立刻就走。”

    赵大宝连忙说道,他生着一张威严的国字脸,此刻却一副低头哈腰谄媚无比的样子,也真难为他了。

    旁边那些警察更是早已看呆住了,赵大宝在龙起县也算一个厉害人物,背景深厚,连县中许多大人物都不放眼中,然而此时,却竟在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变成了这般模样,这还是往日里威风凛凛的赵大宝赵局长吗?

    “还愣着干什么,快走!”

    赵大宝喝斥了一声,就带着一群警察就要离开。

    “等等。”

    然而此时,陈澜却不答应了,皱眉道,“你们不是来查军牌的?怎么不查了?”

    “对,你们不是要抓我们回局里吗?哪能就这么随随便便走了?”

    慕青心中也颇为气恼,冷冷出声。

    “这……”

    赵大宝顿时为难,目光看向了那风衣男子。

    “让他们走吧,我看他们也是受人之命,根本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风衣男子耐心说道,面对陈澜和慕青时,他神色倒是显得真挚诚恳许多。

    陈澜和慕青对视了一眼,道:“让他们走也可以,我要知道这背后是谁指使的。”

    风衣男子爽朗一笑,道:“等会我跟你解释。”

    陈澜见事情都已这样,也熄灭了找那群警察麻烦的心思,点头道:“那可就多谢了。?`”

    看见这一幕,赵大宝哪还不明白,这一对男女的身份根本不是自己想象中那般简单?

    一想到自己刚才差点不管一切地抓了两个来头很大的主,他头皮都一阵满,哪还敢再逗留,带着那群警察就一溜烟逃掉。

    等走出了餐厅大门,看着那一辆风尘仆仆,满身泥泞的军车,赵大宝心中颇为复杂,禁不住低声骂了一句:“艹他妈的,这大过年的,差点让老子完蛋!”

    “赵局,刚才那人……”

    一名警察忍不住低声问道。

    “不该问的别问!”

    赵大宝皱眉喝斥了一声,这才说道,“这些人都不简单,他们神仙打架,咱们这些凡人可掺合不起,赶紧回家安心过年吧,若是这事儿出了什么波折,背黑锅的也是咱们这些跑腿的,唉。”

    他叹了口气,摇头坐上警车,带着一众下属匆匆而去。

    ……

    “你好,我是吴传柳,帝都行政院工作人员。”

    餐厅里,风衣男子主动笑着开口。

    陈澜和对方握了一下手,道,“你应该已经知道我们是谁了吧,那就长话短说,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

    吴传柳笑道:“一个小误会而已,听说小年夜那天晚上,赵志成公子不小心受了一点伤。”

    “哦,我明白了。”

    陈澜闻弦歌而知雅意,顿时明白,原来这赵大宝一行人的幕后主使者,居然是赵家!

    慕青显然也明白了这一点,禁不住柳眉一挑,恼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明明打人的是梁靓,又不是我们!”

    吴传柳笑了笑,却不解释。

    陈澜耸肩道:“很简单,他们赵家不敢得罪梁靓,只能拿你我出气了,只是没想到,他们竟会挑选在龙起县难,还是除夕夜这天……看来,他们赵家是不打算让我过一个好年啊。”

    吴传柳怔了怔,正待说什么,却见陈澜已经拉着慕青结账走出了餐馆,驾车而去。

    吴传柳摇了摇头,返回了座位。

    桌子对面,还坐着一位老人,正在剥一颗咸鸡蛋,动作不疾不徐,显得很悠闲。

    “林老,我刚才好像说错话了。”

    吴传柳斟酌许久,才低声道,“这好像是在挑拨赵家和幕家的关系,若是被他们各自家里的老人知道,只怕会生出不少事端。”

    被称作林老的老人吃了一个鸡蛋,这才慢吞吞说道:“在意这些做什么,梁靓都把军车借给这一对小年轻了,这就足够了。”

    吴传柳想了想,不禁佩服道:“还对亏您老指点,否则我还真想不到这一层。”

    的确,方才生的矛盾中,那些警察用了一个“假军牌的”借口,换做其他时候,这的确不算什么,可放在这时候就不行了,这可是梁靓的专属座驾,那军车上的星章军牌可是在军部国防部帝国警备署都备有a级档案的,怎可能是假的?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赵家幕家来兴师问罪,都可以推到这一张军牌上,至于最后背黑锅的,肯定是刚才那些身披警·服的倒霉蛋。

    想到这,吴传柳也就放开了心思。

    林老也不知想起了什么,叹息道:“小吴啊,多吃一些,今晚咱们恐怕吃不上年夜饭喽。”

    吴传柳一怔,点了点头。

    若是陈澜知道刚才吴传柳之所以出面帮他们化解矛盾,仅仅只是因为认出了梁靓的军车,而不是看在他和慕青的面子上,也不知会作何感想了。

    不过想一想也对,整个帝国中,能够知道陈澜身份的,也只有寥寥一小撮人了。

    ……

    龙起县招待所。

    赵志成一如往常般衣冠楚楚,不过他脸上伤势还没好,显得有些淤肿,破坏了他那张英俊的脸蛋。

    此刻他一脸惊诧:“你说,是这小县城的政法委书记把这件事拦下的?”

    旁边一名西服中年道:“正是这样,我之前打电话问过了,那政法委书记陈忠,是接到了帝国行政院常任理事会委员长秘书吴传柳的电话。”

    帝国行政院常任理事会委员长!

    这个头衔可高的吓人,绝对是帝国最具权力的巨头之一,而身为其秘书,吴传柳的身份可也不简单。

    这一下,赵志成也不禁皱眉:“是慕青打电话通过幕家的关系,请来吴传柳出面了?”

    这一点才是关键。

    西服中年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好像不是,听说吴传柳现在就在这龙起县。”

    赵志成眼瞳猛地一缩:“他来这里做什么?大过年的,以他的身份怎么可能跑这种偏远小地方?”

    说到这,赵志成问道:“你可知道他为何而来?”

    西服中年摇头,他心中也疑惑,在来龙起县之前,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地方。

    之所以会来到这里,也完全是因为赵志成心急着报复那个名叫陈澜的年轻人,他也只能跟随了过来。

    换而言之,这一次他和赵志成来龙起县,就是为了教训陈澜,但他们却皆都没想到,吴传柳这等人物居然也来到了这破小县城中,这又是为什么?

    咚咚咚,房门被敲响,没多久走进来一名精悍的黑衣男子,道:“公子,他们已经离开县城,目的地似乎是黄粱村,我打听了,那陈澜的老家就在黄粱村。”

    赵志成皱眉,想了想,有些烦躁道:“我就纳闷了,青青为什么就看上了这个不重用的书呆子,还要跟着他一起来这种破地方过年,简直……简直是不可理喻!”

    “公子,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西服中年问道。

    “先别管那个吴传柳,我们也跟着去黄粱村,我倒要看看,那陈澜的老家究竟破烂到什么程度,逮住个机会,跟他的家人好好交流交流。”

    赵志成咬牙道。

    “公子,是否要用点狠手段?”

    西服中年问道。

    “不,我就是和那陈澜的父母交流一下,只要让他们儿子乖乖离开慕青,就达到了我的目的。”

    赵志成挥手道。

    “可是……他们若不答应呢?”

    西服中年问道。

    “不答应?”

    赵志成嗤地一声笑出来,“砸钱呗,这些乡巴佬什么世面都没见过,最喜欢的就是钱,我就不信拿钱砸不晕他们!”

    声音中尽是浓浓的不屑。

    当下,赵志成不再迟疑,带着那西服中年和精悍男子一起离开了招待所,坐着一辆6地巡洋舰越野,朝黄粱村赶去。

    ……

    与此同时,龙起县另一个宾馆中。

    幕天元夫妇收拾好行李,走出宾馆,上了一辆黑色商务车,朝同一个方向驶去。

    “希望那小子家中情况别让我失望。”

    躺在座椅上,幕天元有些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他还是头一次在除夕这天一路奔波,来到这样一个穷乡僻壤,一路上的辛苦暂且不说,关键是心情一直颇为沉重。

    一方面操心自己女儿遇人不淑,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赵志成被打的事情,这些天赵家一直在向他施压,搞得他焦头烂额,让他也是疲于奔命。

    “放心吧,梁靓都把军车借给那年轻人了,应该没问题的。”

    刘灵芝在一旁柔声道。

    “唉,我倒并不是嫌贫爱富,只是那年轻人和咱们女儿的情况完全不一样,你说生活在两个世界的人,怎可能结合在一起?等结婚之后,他们的消费观人生观以及对以后事业的看法必然会矛盾重重,那可是婚姻中最大的不幸,我可不想让青青到时候再后悔。”

    幕天元叹息道,女儿是父亲的心头肉,他自然百般疼惜,对于女儿在择偶方面的事情,他也根本不可能放任自流。

    “想这么多做什么,等今天去了那黄粱村,看一看那年轻人家中情况,自然会有一个结果。”

    刘灵芝看似说的轻松,实则心中也颇为担心。

    “也只能如此了。”

    幕天元有些无力地轻声道。

    车辆已经驶离县城,沿着一条泥泞不堪的乡间公路崎岖前行,一路颠簸不堪,窗外黑灯瞎火,啥也看不见。

    这让幕天元心中愈糟糕起来,这可是除夕,本该一家人团圆开开心心过年的,哪曾想到因为女儿一个任性的决定,却累得自己和妻子连年也过不得,还得在这穷乡僻壤的泥泞道路上一路颠簸受苦。

    ……

    受颠簸之苦的不止是幕天元夫妇,也不止是赵志成公子,还有另外一行人。

    这一行人出的很早,车也很快,甚至抢在了早先出的陈澜和慕青前边。

    这一行人共乘坐了九辆车,清一色的黑色越野车,如果梁靓看见这些越野车,必然会一眼认出,这些车论及性能,甚至比她那一辆都要高出一筹,别说花钱买,就连她都很难搞到一辆。

    吴传柳和林老坐在同一辆车上。

    “林老,咱们这次究竟要拜访哪一位大人物?”

    吴传柳问出了心中一直憋着的一个疑惑,他们一路走来,原本以为会是哪个名山秀水之地,谁曾想……却居然是一片偏僻的穷乡村,再加上林老一路上一副郑重的模样,这让他愈好奇了。

    “等到了你就明白了,记住,只能看,别说话。”

    林老叮嘱道。

    吴传柳点了点头,他能够拥有今天之地位,自然不蠢,林老越是这样,就让他愈意识到,这一次的摆放意义不同寻常。

    也对,谁见过大过年的,帝国中端立在权力巅峰的一群大人物集体出动,一致都来一个地方拜访?

    光是想一想其中的味道,都让人心惊胆颤。

    忽然,吴传柳似乎想起什么,旋即又摇了摇头。

    “怎么了?”

    林老问道。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来,慕青找的那个对象,好像也是在黄粱村长大的。”

    林老一怔:“还真是巧啊。”

    吴传柳笑道:“的确很巧。”他这次却没看见,林老那苍老的眼底深处,有着一抹沉思。

    ……

    除夕夜,万家灯火,炮竹阵阵,对于普通人而言,这是一年中最值得庆祝和期待的一天。

    而对陈澜慕青赵志成幕天元夫妇以及林老一行人而言,却皆显得有些狼狈。

    没办法,因为大雪覆盖的原因,这前往黄粱村的道路显得太过颠簸泥泞了。

    赵志成公子已经恼怒得诅咒怒骂不已,大致意思是,这辈子一定再也不踏进这鬼地方一步……

    ——

    ps:说一下番外,有关陈澜的番外就差最后一篇,写完就搁置一段时间,金鱼的精力需要全力投放在新书上,因为下周就要开新书了,金鱼很紧张,压力也很大。

    以后有机会必然是要写“巫雪禅”的,因为他最不好写,也是我最喜欢的一个人物,不忍仓促动笔。
本章结束
一定要记住丫丫电子书的网址:www.shuyaya.cc 第一时间欣赏《符皇》最新章节! 作者:萧瑾瑜所写的《符皇》为转载作品,符皇全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符皇最新章节,而丫丫电子书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符皇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符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丫丫电子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符皇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符皇介绍:
家族被毁,亲人失踪,婚约被撕……这个松烟城人人讥笑的扫把星,却获得百万年前荒古时期的一座神魔洞府传承!从此以后制神符,炼体魄,修无上剑道,悟法则奥义……凭借过人的胆识和逆天的机缘,在这神魔纵横,妖魅潜行的大世界中,最终踏上无尽大道的巅峰,掌控天下!——喜欢就点击收藏一下吧,金鱼先拜谢各位新老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