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电子书 >> 武侠修真 >> 符皇TXT下载 >> 符皇章节列表 >> 符皇最新章节

番外新春特别篇:女学霸和书呆子【完】

作者:萧瑾瑜 下载:符皇TXT下载
    路上颠簸崎岖,车外黑灯瞎火,乡村的确就是这样,人烟稀疏,远远没法和城市相比。 ..



赶了一天的路,坐在副驾驶的慕青也都感到疲惫困顿起来,也只能强打起精神支撑着。



陈澜见此,也不见他动作,就拿出一颗青桃递了过去:“吃了它,会好受一些。”



青桃莹莹,只有婴儿拳头大小,散发出一股诱人无比的清香。



“这是什么桃子?”



慕青说着,已经拿过来咬了一口,入口青嫩甘美,汁液化作热流扩散全身,像在大冷天饮了一口热腾腾的鲜汤般,登时让慕青精神一振,浑然的疲惫一扫而空,变得精神奕奕,身躯都像轻了几两,飘飘然说不出的舒服。



“这……桃子你哪里来的?”



慕青一边咔嚓咔嚓吞吃着,一边好奇问,她从小到大吃了不知多少种水果,连国外的水果也是屡见不鲜,可还不曾见过有哪种水果像这一颗青桃那般神奇的。



“从神仙的洞府里偷来的,此果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钟天地之灵秀,男人吃了延年益寿,女人吃了永葆青春,唯一的后遗症就是,吃了此果的女人这辈子都只会爱我一个人。”



陈澜笑着胡诌了一句。



慕青翻了个白眼,啐了他一口:“你这书呆子不正经起来简直坏透了!谁简直倒了八辈子霉了。”



“那你怎么还要跟我一起倒霉?”



“谁让我死心眼呢?”



陈澜呵呵笑起来。



被他这么一打岔,慕青也忘了去探究这青桃的来历,懒洋洋伸展了一下修长曼妙的腰肢,道:“还要多久才到家?”



“快了。”



陈澜道。



的确快了,仅仅十分钟之后,远处黑暗中亮起一片灯火,越是靠近,就越是明亮,似将黑夜都驱散了不少。



隐隐约约地,已经可以片连绵起伏的建筑轮廓,盘踞在那里,在这黑漆漆的天地中显得尤其醒目。



那是一片庄园似的宅子,鳞次栉比,占地颇大,即便是在乡村中,像这样规模的宅子也颇为少见。



只见远远地,已经有一条青石路铺展而开,直通那一片宅邸,宅邸四周种植着一些参天大树,此时在那宅邸屋檐下围墙一侧以及每一株参天大树上,挂着一串串的红灯笼,像一条曲折盘踞起来的火龙,将那里照的一片通亮。



红彤彤的灯笼高挂,充满了过节的喜庆味道,也驱散了黑夜所带来的阴暗,让人一生暖意。



“呀,这地方不错啊,这里就是黄粱村?怎么只有这一户人家?”



慕青略带讶然道,原本在她的想象中,陈澜的家既然在乡村里,那么条件即便再好,只怕也没法和城市相比,谁曾想眼见所这一处宅邸竟如此敞亮,说不出的气派。



若懂风水的在这里,一眼就能这是一块“钟紫气而腾龙,聚青冥而容祥瑞”的风水宝地,俗称龙脉之首,地之荟萃,寻常人根本都无法消受这等无量福分。



福太多,也是会折寿的。



也只有那些气运命格强硬之辈,才能安然栖居于其中,受龙光紫气熏陶。



“谁告诉你黄粱村还有其他人家的?”



陈澜笑了笑,就将车停靠在一侧,熄火下车。



“少爷,您可回来了。”



一道身影像幽灵似的忽然出现,是一名面容祥和的老者。



“庸叔,有劳了。”



陈澜将车钥匙丢了过去。



老者笑眯眯道:“为少爷服务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其他人巴不得抢着做呢。”



陈澜哑然,指着一侧的慕青道:“庸叔,这是我女朋友慕青,这次跟我一起回来过年。”



老者明显有些震惊,好半响才回过神,连忙道:“原来是少爷的心仪对象,你们快快进屋,家中老人可都等着你们回来呢。”



陈澜点了点头,就带着慕青朝远处灯火通明的宅邸走去。



这一刻慕青显得有些沉默,似在消化什么,好半响才说道:“你们家……”想说什么,却是不知该怎么形容。



“别理会这些,走,先去跟我父母拜年,然后我慢慢告诉你这一切。”



陈澜笑着挽起慕青的手,掌间透过的温度让慕青心中一暖,也不再多想什么,和陈澜并肩走进宅邸。



“澜少爷居然找了个凡人当伴侣,夫人她……恐怕不会这么容易让这小姑娘进门了。”



庸叔对年轻人走入宅邸,不禁摇了摇头,转身将那一辆军车开走。



半响后,庸叔又步行返回,却没走进宅邸,而是立在那青石铺砌的道路前,思忖片刻,挥了挥手:“待会有一些远房亲戚要来拜年,你们照顾着一些,记住,任何车辆不得靠近宅邸百丈距离,无论任何人,没有通知也不得让他们进入宅邸一步。”



说罢,他便转身而去。



在他离开没多久,一行男女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静静等候在了那里。



这些男女一个个步伐矫健轻盈,气息悠长沉凝,随意立在那,就有一种难言的气韵。



他们立在那,就宛如化身远处宅邸的护卫,沉默而庄肃。



一阵汽车发动机轰鸣声远远传来,没过多久,夜色中驶来一队车辆,清一色的黑色越野,缓缓停在了那一行护卫身前前。



从第一辆车上跑下来一个年轻人,飞快道:“你们好,我们是来拜年的,之前已经通知过你们家主人。”



“请下车等候。”



那群护卫中为首的一名身穿黑色唐装的男子平静道。



“下车等候?”



那年轻人明显一怔,道,“各位,车中坐着谁想必你们都清楚吧?”



“知道。”



唐装男子道,“但我们接到的命令是,今天无论是谁来了,车辆必须停靠百丈之外,没有命令,谁也不能进入宅邸一步。”



年轻人脸色顿时一沉,差点感觉自己耳朵听错了,道:“你确定真要这么做?你确定车中贵人的身份是你们主人敢得罪的?”



唐装男子神色淡然,不再多言。



“小周,怎么了?”



这时候,又从车辆中走下一个矮胖中年,声音颇为洪亮,如果是帝国上层的一些大人物在这里,一定可以认出,这矮胖中年便是帝国内务府总理事马云飞,全权负责着当今大帝的一切行程和起居事宜,搁在前朝,那就是大内总管级别的权柄人物。



被叫做小周的年轻人连忙上前,把这里的情况一一说了。



马云飞皱了皱眉,上前和善说道:“各位朋友,能否通融一下,我们赶了一天路,总不能一直等在这里吧。”



按照他的身份,走到哪里都是一呼百应,被人众星拱月的拥簇着,哪像现在这般放低姿态过。



虽然马云飞也不清楚此次要拜访的究竟是何方神圣,可他却明白,这一次行程安排很特殊,一切都不能肆意胡为了。



“这是规矩,恕难从命。”



唐装男子回答的毫无回旋余地,令得马云飞都感觉有些刺耳,心中颇为不舒服,一个穷乡僻壤的小村庄而已,哪有什么规矩可言?规矩再大,能大得过帝国宪法?



当然,唐装男子也只敢在心中腹诽一下。



这时候,这一行车队上坐着的贵人都已下车,纷纷拥簇过来,起码有数十人之多。



这些人中,有帝国行政院常任理事会委员长林友全和其秘书吴传柳,有帝国警备区司令薛世恒帝国第一宪兵司令部司令夏侯钟帝国国防部五星上将白永垂帝国国务署总理事萧瞻园……



一大串的人名头衔,背后所代表的是帝国最顶尖的权力和荣耀,他们是帝国真正的大人物,是属于上层建筑中最炙手可热的一撮人,搁在往常,一般人也只能在电视新闻上些熟悉的面孔。



然而在此时,在这大雪覆盖的除夕夜,在这穷乡僻壤般的村落里,这些大人物们竟都汇聚在了一起!



这一幕若被新闻记者非疯掉不可,太不可思议了,哪个人有这么大能耐,能够在除夕这天,把这样一群大人物召集起来,一起跑到这小乡村中?



然而在不可思议,这样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此时这些大人物们皆都汇聚在一道轩昂高大的身影前,众星拱月般拥簇着上前。



那高大身影一身风衣,面容沉稳,龙行虎步,虽唇角含笑,可却有一种迫人的威严感。



“老马,这是咋回事?”



高大身影笑问。



马云飞连忙跑上去,低声解释了一番。



高大身影一怔,爽朗笑道:“这多大点事,咱们就等一等,没什么大不了的。”



说着,他主动止步,停在那,目光遥遥远处那灯火通明的宅邸,他神色静,实则内心已经是波澜起伏。



其他帝国大人物见此,皆都面面相觑,旋即皆都心照不宣,默默等在了那里。



只不过所有人心中难免都疑惑,在这除夕晚上,大帝不留在帝都,却执意要前来这穷乡僻壤,说是要给一个远道而来的贵宾拜年,这简直太过不可思议了。



甚至这件事都透着一股匪夷所思的味道。



一路上,这些大人物也在心中暗自揣摩过,但却着实想不出这世上又有哪个贵宾能够让大帝如此屈尊纡贵。



而今,眼见都已经到了地方,可却被人家给拒之门外等候着,这风天雪地的,他们又坐车颠簸了一路,着实困顿疲乏之极,这种苦头他们可是很久都没吃过了。



可是大帝都欣然接受这一切,他们又哪敢发牢骚了,也只能强忍着身上各种不适默默等着。



嘎吱——!



远处,响起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引起了不少人注意,又有人来了?



此时,在那一队车辆后方,一辆黑色商务车停下,幕天元有些狼狈的走下车,再忍不住胃中的难受,站在路旁呕吐起来。



刘灵芝连忙上前拍打丈夫的背部,满脸的心疼。



“操!终于到了!”



半响,幕天元才勉强直起身躯,想起一路的艰辛和狼狈,再忍不住爆了一个粗口。



“你没事吧。”



刘灵芝递过来一杯热水。



幕天元挥手道:“我没事。”他大步上前走去,“前边应该就是那小子家了,咱们过去,今晚和他父母见见面,有什么说什么,把这事情彻底解决了,我可不想再遭罪了。”



刘灵芝也连忙跟了上去,剩下司机在那照。



“天元,梁靓那丫头说过,这陈澜来历不寻常,你待会先情况再说,可不要做傻事。”



刘灵芝提醒道。



“放心吧。”



幕天元深吸一口气,道,“不过,为了咱们女儿的幸福,我也不会就这么丢手不管的。”



刘灵芝点了点头,忽然注意到,旁边这一队车辆似乎有些眼熟,道:“天元,你车,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幕天元正自想着心事,也没注意到这些,这时被一提醒,这才注意到,这一路上停靠着十多辆黑色越野车,清一色的规格型号。



当他仔细去打量时,登时浑身一僵,忍不住揉了揉眼睛,还以为天黑眼花出现了幻觉。



可当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时候,幕天元再无法镇定,连连倒吸凉气,这他妈是怎么回事?怎么那些老狐狸都扎堆来了?不过年了?



幕天元感觉自己脑袋都有些发懵。



“咦,我还当是谁,原来是老幕你啊,怎么你也来了?”



这时候,马云飞走过来,当认出幕天元身份时,不禁讶然开口。



“马理事。”



幕天元比他更吃惊,连忙上前,道,“怎么……连你也来了?”



马云飞笑了笑:“走吧,别在这里聊,前边还有很多老朋友等着呢。”



说着,马云飞已扭头朝前走去。



幕天元夫妇互望一眼,心中已经隐约明白了梁靓所说的话,相比于此刻身上的疲惫,他们的心早已被其他事情占据。



两人跟上去,当来到车队前边,一堆往日里高坐朝堂之上的大人物时,幕天元和刘灵芝禁不住又是一阵倒吸凉气,整个人都不自觉变得有些拘谨。



而当为首的轩昂高大身影时,幕天元和刘灵芝登时就说不出话了,眼睛直勾勾的,内心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震撼,连……连……大帝都亲自来了?



这时候,马云飞附在大帝耳边也不知说了什么,就见大帝转过身,笑着朝幕天元招了招手。



幕天元一个激灵,连忙上前:“见过陛下。”



“出门在外,不必见礼,天元啊,怎么你们夫妇今晚也来了?”



大帝好奇问道。



“呃。”



幕天元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把其中原委说了出来。



“你说……你家闺女跟这黄粱村的小伙子在处对象?”



大帝愈发好奇了,饶有兴趣道,“这么说,你们这是要上门提亲喽?”



幕天元苦笑:“不瞒您说,我是担心我家那丫头被骗了,一直很反对他们在一起,所以就忍不住过来亲眼年轻人的家庭背景。”



一下子,大帝就明白过来,笑得耐人寻味,道:“你啊,连你女儿的眼光都不如,以后还是少操心这些为好,等以后返京了,你来我这里一趟,我对你家闺女这一门婚事可很感兴趣。”



“肯定,肯定。”



幕天元连连点头,脑袋都有些糊涂了,他隐约听出了一些弦外之音,却又无法确定,心中着实有些不上不下的。



“对了,陛下您为何不进去?”



幕天元猛地意识到一个问题,忍不住问出来。



“等着拜年呢。”



大帝随口道,神态自若。



“在这里等着拜年?”



幕天元一下傻眼了,感觉往日里的智商都远远不够用了。



马云飞见此,就在旁边低声跟他解释了一番,这才让幕天元反应过来,可了解了这一切,反倒是让他心中愈发吃惊,一个乡村的规矩而已,居然让大帝和帝国一众权贵都止步于此不敢上前?



“那小子家里究竟是什么来历?难道比帝国皇室还要尊贵?”



幕天元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想起小年夜那天和陈澜的对话和刁难,他心中就百味杂陈,复杂到了极致,整个人思绪都有些混乱。



这时候,车队后方突然响起一阵喧哗声。



“这是什么破地方,颠得老子我差点吐出来,若不是为了青青,老子这辈子都不会来这种地方。”



“公子,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了?”



“您些车。”



“不就是一些车嘛,车再多也终究只证明那小子家里不是我们想象中那么穷罢了。”



“不是,您。”



“不用先跟我去那小子家里一趟,我可受够了,今晚一定得让那小子父母知难而退!”



骂骂咧咧的声音中,赵志成一行三人走了过来,边聚集了一堆身影,赵志成也不是多在意,上前就叫道:“让让,都让让。”



那些帝国大人物皆都一愣,这小子挺嚣张啊,有些认出赵志成身份的,登时皱眉,赵家这小子今天怎么也来了?还如此气势汹汹的,难不成是来寻仇的?



搁在往日里,以赵志成的眼力劲也能察觉到气氛不对劲,可今天他着实太气急败坏,一路上在黑灯瞎火的崎岖泥泞道路上颠簸了一个时辰,把他肠子都差点颠出来,哪还顾得上其他的,再加上此时黑灯瞎火的,他也根本都没来得及去分辨哪些身影究竟是谁了,就一个劲的往前走了过去。



“站住!如此没有礼数,你家大人是谁?”



有人去,喝斥出声。



“你他妈管我……”



赵志成见一个小乡村的人都敢喝斥自己,登时恼了,张嘴就骂了过去,可话说到一半,登时愣在那,“薛叔叔!您……您怎么在这里?”



那人正是帝都警备区司令薛世恒,闻言,他也不说话,就那么冷冷志成,直志成浑身冒汗。



他这时候才猛地清醒过来,情况有些不对劲,再去那些身影时,登时如遭雷击,嘴巴都张大,像被掐住脖颈的鸭子似的。



“怎么……怎么回事?怎么大过年的这些老人的跑乡下来了?”



赵志成头皮发麻,尤其当首那一道轩昂高大身影时,吓得差点瘫坐在地,内心涌起一抹难言的惊恐。



他想起了刚才自己的冒失行为,一时都恨不得抽自己耳光,悔恨到了极致。



“这小家伙是谁?”



大帝瞥了一眼赵志成。



“是赵平波中将家的小子,往日里也挺机灵的,只是今天有些犯糊涂。”



马云飞连忙解释了一句。



大帝点了点头,便扭过头,不再多说。



可这样一幕落入赵志成眼中,一下子心都凉了,浑身发寒,如坠冰窟,他哪能想到,在这样一个穷乡下,居然碰到这么多帝国中最强势的一群人?



这个小闹剧很快过去,那些大人物都懒得理会赵志成,自然不会把他的冒犯放心上,不过以后会帝都了,难保不会跟赵平波说起这件事,那样的话……后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幕天元夫妇在一旁将这一切中,心中又是复杂,又是恍惚,原本他们是极为志成和慕青在一起的,可是一幕之后,两人登时就熄灭了这个想法。



赵家这小子失的一个小行为,实则已经在一众大人物们面前留下了坏印象,前程堪忧啊。



青石道路上,庸叔的身影不知何时走了过来:“让各位久等了,现在各位请随我来。”



庸叔说着,就挥了挥手,让那些侍卫退下,转身朝远处宅邸走去。



“走,我们跟上,各位切记,一定不要失了礼数。”



大帝这一刻神色庄肃而认真,深吸一口气,就随着庸叔一起走去。



见此,那一众帝国大人物愈发不敢怠慢,皆都神色已整,跟了上去,自始至终,都没有人再搭理那赵志成。



幕天元夫妇也是如避瘟疫似的,紧随众人而去。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赵志成目睹这一切,心中乱如麻。



他确定,那远处的宅邸应该就是陈澜家,可是……怎么今天晚上来了这么多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大人物?甚至连大帝都亲自来了?



他想不通。



“公子,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



旁边的西服中年问道。



“既然来了,也一起去,能挽回一些什么。”



赵志成叹了口气,行尸走肉般跟了上去。



……



宅邸中,灯火通明,红毯铺地,一切家居摆设皆都古色古香,清雅而不俗。



此刻在那正厅中,正端坐着一男一女,男的清俊沉凝,女的美丽端庄,在两人身边,还立着一群老人和中年。



其中也有陈澜和慕青,两人正立在那一男一女身后。



当大帝带着一行人进入正厅中,上首座上的一男一女,浑身都是一震,竟是拜倒在地,道:“见过大姐,大姐夫!”



哗!



那些帝国大人物全都傻掉了,大帝居然下跪了!!



虽然如今帝国依旧保留了不少前朝的传统,可已经极为文明开发,完全就是一个现代社会,很早之前就不流行再行叩拜之礼了。



可如今,大帝却下跪了!



这太过震惊,若被新闻记者拍打,非震惊整个华夏乃至于整个世界不可!



刚走到正厅外的赵志成恰好这一幕,登时惊得差点失声叫出来,整个人都不好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赵志成才回过神,却没有再进入正厅,而是来到庭院一个角落里,深呼吸数次,才哆嗦着拿出手机,拨通了父亲的号码。



“喂,爸。”



“怎么了?”



“我刚才……刚才…我……做错了一件事。”



赵志成哭丧着脸,失魂落魄。



“究竟怎么了?”



赵志成再次深呼吸许久,才苦涩开口,把刚才发生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电话那头陷入沉默,许久才听到那边传来一句话:“错误是你犯下的,若是弥补不回来,你就别回来了!”



啪的一声,电话已经断掉。



赵志成登时傻眼,感觉天都仿佛要塌了。



……



大帝他们拜年之后,就匆匆趁着夜色而去,在路上,大帝这才告诉了身边一众官员一些缘由。



原来这黄粱村,便是皇室梁家发源之地,所谓“黄粱”,实则就是“皇梁”的谐音而已。



换而言之,刚才那一处宅邸,便是当今皇家血脉的起源之所在!



这一下,一众官员这才明白了一些,只是他们心中兀自震惊,刚才大帝口中的“大姐”和“大姐夫”究竟是谁?



为何,那位“大姐夫”甚至还要更受尊崇?



这一点,大帝却是不会透露的,甚至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大姐夫,否则也不会如此着急连除夕也不过就匆匆来到这里拜年。



……



黄粱村,梁家宅邸内。



幕天元夫妇留了下来,只不过却显得很是拘谨。



尤其此刻面对陈澜的父母时,两人竟有一种直喘不过气来的压力,他们可是亲眼刚才大帝正是朝陈澜的父母跪地一拜……



“既然澜儿和这位慕青姑娘彼此喜欢,那我这做父亲的也不会阻拦,不过我们陈家的情况有些特殊,以后还请两位多多理解。”



陈汐笑着饮茶,以他如今的身份,自然不会干出拆散小情侣的事情,哪怕儿子个再出格的女子,只要是彼此喜欢的,陈汐也不会去阻拦。



“这是自然,这是自然。”



幕天元连连点头。



“两位不要拘谨,咱们以后可能就是一家人了,就当是家人在一起随便聊天吧。”



梁冰在一旁说着,就找刘灵芝聊起一些女人感兴趣的话题。



陈汐则拿出一瓶酒,和幕天元对饮起来。



陈澜见没自己多少事,拉着慕青就离开了房间。



“喂,你爸妈很像古人啊,尤其是你父亲,还穿着一身青衫,长发披肩,那模样可比你这书呆子要潇洒太多了。”



慕青眼眸盈盈,尽是兴奋,她完全没想到,自己父母居然也来了,并且还一改以往态度,不再阻拦自己和陈澜在一起。



“我父亲他……的确很潇洒。”



陈澜叹了口气,他都没法告诉对方,自己父亲何止是潇洒,简直是风流到了一种足可以傲视众生的地步,当然,按照父亲的话,他永远是被追的那个人……



“对了,你妈妈居然是当今大帝的远房姐姐,你以前怎么从来都不说这些事情?”



“还有,你们家那些佣人一个个都很不寻常哎,简直像一群神仙一样。”



“对了,你刚才说你上边还有几个哥哥和姐姐,他们人呢?怎么大过年的不在家?”



慕青就像个好奇宝宝,连连发问。



陈澜登时苦笑,他早就意识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只是没想到,会发生的这么快。



“我可以肯定告诉你,我也不知道当今大帝是我妈的远方弟弟,至于那些佣人,他们本来就是神仙啊,还有我那些哥哥姐姐,他们不在这里,以后我会带你去见他们的。”



陈澜耐心解释。



他们一对小年轻就这么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就天亮了。



直至天破晓的时候,慕青这才猛地意识到,原来那天小年夜晚上,陈澜说的话是真的,他们之间的确是两个世界的人。



幸好,陈澜如今已经来到她的世界,这就足够了。



而当幕天元夫妇离开黄粱村时,也意识到了同一个问题,他们的女儿……的确和陈澜是两个世界的,只不过,如今他们反倒要操心的是,自己女儿嫁给陈澜家中会不会受委屈了……



这就是当父母的,一切心思都在为儿女考虑,或许他们会做出一些让子女反感的事情,可出发点都是好的。



这一年的除夕夜,就这样落下帷幕。



新春特别篇完。



——



PS:符皇番外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年也过完了,接下来会筹备和发布新书,敬请期待。



新书发布之后,会在微信公众号发新书红包,没有添加微信公众号的童鞋赶紧添加吧,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xiaojinyu233”添加关注即可。

本章结束
一定要记住丫丫电子书的网址:www.shuyaya.cc 第一时间欣赏《符皇》最新章节! 作者:萧瑾瑜所写的《符皇》为转载作品,符皇全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符皇最新章节,而丫丫电子书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符皇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符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丫丫电子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符皇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符皇介绍:
家族被毁,亲人失踪,婚约被撕……这个松烟城人人讥笑的扫把星,却获得百万年前荒古时期的一座神魔洞府传承!从此以后制神符,炼体魄,修无上剑道,悟法则奥义……凭借过人的胆识和逆天的机缘,在这神魔纵横,妖魅潜行的大世界中,最终踏上无尽大道的巅峰,掌控天下!——喜欢就点击收藏一下吧,金鱼先拜谢各位新老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