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电子书 >> 其他小说 >> 嫡谋TXT下载 >> 嫡谋章节列表 >> 嫡谋最新章节

第59章 承诺

作者:面北眉南 下载:嫡谋TXT下载
    “这些点心都不喜欢吗?”任时佳与任瑶期对坐在炕上,见任瑶期只尝了一颗松子糖便停了手,任时佳笑着问道。

    任瑶期摇了摇头:“刚在自己房里用过了,怕吃多了积食。”

    任时佳正要说什么,门口有一个丫鬟领着一个婆子进来了,任时佳便暂且停住了话。

    “少奶奶,该用药了。”丫鬟上前来道。

    她身后的一个婆子将手中的小食盒捧了过来。

    任时佳皱了皱眉,轻叱道:“还有客人在呢,你们就让药上桌了?”

    任瑶期忙道:“姑姑,我不是客人,您千万别见外。”

    捧着食盒的婆子笑着道:“是啊,少奶奶。这里是您的娘家,五小姐是您亲侄女,又何必见外。这药得要按时喝才行。”

    任时佳便也不再坚持,示意婆子将药端出来。

    任时佳喝药的空当,任瑶期将视线投向了那个个头有些矮小的婆子:“嬷嬷说话带着江南的口音,不像是我们燕北人。”

    那婆子长相看着就透着一股子机灵劲儿,闻言忙笑道:“五小姐好眼力,奴婢是江宁人。”

    “江宁?那到是个好地方。”任瑶期笑着道,“我姨祖母她就在江宁。”

    任时佳闭着眼睛将药一口喝尽了,接过丫鬟递过来的茶蛊漱了口,闻言接口道:“她就是你姨祖母帮我找来的灶上婆子,擅长做药膳。”

    “哦?”任瑶期又看了那婆子一眼,“难怪嬷嬷瞧着十分能干,怪不得了。”

    任时佳对孩子十分宽容,好脾气地对任瑶期道:“她确实是个能干的,不仅能做药膳,还会些医术,把脉看病也十分精准,我喝的药都是她煎的。对了。我还有个会做江南点心的厨娘,你若是想要吃江南风味的点心,就过来与我说。”

    任瑶期忙道了声谢。

    那婆子收拾了药碗,行礼退下了。

    任瑶期给任时佳挑了一颗去核的蜜饯,一边道:“我今日原本想找八妹妹一起来的,她以前最喜欢来你院子玩了。不过今日她乳娘说她不舒服。所以就我自己来了。”

    任时佳闻言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与五哥任时茂及林氏的关系最好,因此几个侄女中,任瑶玉与她最为熟悉。不过昨日老太太在众人面前因为她的事情教训了林氏,之后听说林氏对追上去找她的任时茂说了很多不好听的话,还闹着要回娘家。最后不知怎么的。夫妻两人还吵起了架来,任时茂被林氏抓伤了脖子,气愤地离了府。

    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毕竟林家对她做的事情太过份了,连带着她与林氏的关系也有了些变化。想到这里,任时佳不由得有些怅然。

    任瑶期一直在注意任时佳的表情。

    林氏被任老太太当众泼热茶的事情,她觉得并不简单。这一次,老太太居然连给林家起码的情面都没有留,还是在林家的少奶奶在场的情况下。

    是什么事情让任家与林家的矛盾突然激化了?任瑶期觉得应该从突然回府的任时佳身上找答案。

    任瑶期正要再说什么,却是有一丫鬟急急忙忙跑了进来:“小姐,姑爷来了。”

    听这称呼。应当的任时佳的陪嫁丫鬟。

    任时佳面上一喜,连忙要起身,丫鬟赶忙上前去扶:“小姐你当心些。姑爷被老太爷叫去问话了。”

    任时佳这才慢下了动作,不由得又看了看窗外,忙吩咐丫鬟道:“你去吩咐厨房。备些热饭菜,相公这会儿过来,想必是没有好好用早饭。”

    丫鬟忙应了,唤了另一个丫鬟过来伺候,自己赶紧往厨房去了。

    任瑶期在一旁看着,越发肯定任时佳不是因为外头传的与林琨闹了矛盾才回娘家来的。瞧着任时佳的举止,对林琨没有半分怨怼的样子。

    任瑶期不好再待下去:“既然姑父来了,瑶期便下次再来叨扰姑姑。”说着,任瑶期又有些腼腆的扯了扯任时佳的衣袖,“姑父是来接姑姑回云阳城的么?瑶期还想尝尝姑姑这里的江南点心呢。”

    任时佳心情愉悦,摸了摸任瑶期的头:“你尽管来就是了,姑姑还要在这里住上好几个月呢,不会回云阳城。姑姑嫌这里清净,巴不得你们能常常过来坐。”

    任瑶期有些好奇:“可是姑父都亲自来接您了,您不跟他回去他不会生气么?”

    任时佳面带微笑,十分肯定道:“自然不会,你姑父脾气最好了。”可能是因为在年纪尚小的侄女面前,任时佳防备心不重,语气里满是对丈夫的信赖和依恋。

    任瑶期大概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起身告辞。

    在要出院门的时候,任瑶期遇见了之前给任时佳送药的那个婆子,任瑶期顿住了步子,笑着道:“听说你会做甘草话梅,我姨娘做这个也很拿手。哦,我姨娘姓方,是江宁方家出来的。你既然也是方家出来的,我姨娘的手艺是跟你学的么?她说是未出阁前跟着一个灶上的婆子学的。”

    那婆子对任瑶期这样也能将她与方姨娘联系在一起有些愕然,忙撇清似的道:“奴婢并未在方家当过差,不认得您说的那位方家出来的姨娘。奴婢早年是在一户姓杨大户的人家家里做事的。后来方家的老太太要为林少夫人找会做药膳的厨娘,杨家的太太便举荐了奴婢。”

    任瑶期皱眉道:“是吗?那倒是可惜了,我原本还想着请你常去姨娘的院子坐坐,与她说说方家的事情呢。”

    那嬷嬷只在一旁赔笑不语。

    任瑶期微微一笑,从她面前走了过去。

    出了门,却正好与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撞上。

    这男子中等身材,相貌端正,有一个十分方正的下巴。他身上穿了一件藏青色缎面的薄袄,一路走来步履沉稳,发现任瑶期一行人后,抬头来看,双眸十分有神。

    任瑶期微愣后。反应过来此人是她姑姑任时佳的夫婿,林家二房的林琨。

    任瑶期屈膝行了一礼,喊了一声姑父。

    林琨步子一顿,打量了任瑶期一眼,语气温和地笑道:“你是三哥家的女儿,叫瑶期是吧?听你姑姑说你画画的极好。”

    任瑶期心中微微惊讶。

    她上一世对这个姑父没有什么印象。不过任家所有人都说他是个性子软和极好相处的人。说直接一点,就是没有什么大抱负,人云亦云的人。

    可是他却能只看一眼就知道她是任家三房的任瑶期,还知道她擅长画画。任家的姑娘不少,名字十分相似。任瑶期与他见面的次数绝对五个手指能数清。就连她姑姑在见到她的时候也说她一年未见,快长得不认识了,他却是一眼就能断定她的身份。

    这个人有着十分敏锐的观察能力。且很细心,尽管他很小心,但是小心观察应该已经成为他的一种习惯。

    任瑶期不太相信他是个如大家口中所说的那种性子软绵,没有抱负的人。

    林琨不知道眼前的小姑娘已经将他从头到脚琢磨了一遍,笑着朝任瑶期点了点头,与她道了别,又往暖香阁走去。

    任瑶期转过头去看了一眼他的背影,眼中露出一抹疑思。

    林家的水。比她想象的还要深。

    原本让方姨娘和林氏对上是她设计的,如今牵扯上的入局之人却是比她之前想象的还要多。

    她这一方在任家本就处于劣势,将水搅混了才有利于借力打力。将劣势降低。

    事到如今,她应该仔细想想今后的布局了。

    怎样才能做到管它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都让自己始终是获利的那一方?

    那边,林琨与任时佳夫妻两人正好会面。

    任时佳屏退了左右,被林琨抱在了怀里。

    甜蜜的温存之后,任时佳抬头有些紧张地看向林琨道:“相公,爹爹他找你过去交代了你什么事?”

    林琨扶着妻子坐到了炕上,自己也在她身边坐了,将手放到了她的腹部,温声道:“没什么,不过是问了些话而已。”

    任时佳低下了头,拉着林琨的手,有些涩然道:“相公,我……我为你纳两个通房吧。”

    林琨失笑,低头看着任时佳道:“你这又是怎么了?我不是答应过你的吗?只有我们和我们的孩子,没有其他人。”

    任时佳闻言又是甜蜜又是忧伤,红着眼眶低头道:“我知道相公的心意。可是我爹娘考虑的也没错,我不能这么自私。林家二房本就只剩下你这么一根独苗,我肚子又不争气。若是……若是……我将来哪里有脸去见地底下的公婆。”

    林琨眼神一闪,抱着任时佳没有说话。

    任时佳又试着说服林琨:“即便我这一胎生的是儿子,只他一人也无法撑起二房家业。我娘说等通房生了孩子就打发出去,到时候,到时候还是只有我们和我们的孩子。”顿了顿,她又补充道,“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我会好好教养他们,让他们成才的。”

    ***********************************

    原本写的两章不满意,删删改改的到了两点变成了一章了……

    最近写的有些艰难……

    我需要理清一下思路,宅斗文要写顺,真的很伤脑筋……t-t

    嗯,欠的一章明日补更。

    还欠了两章粉红票加更,我会尽快在这几日补上的。

    谢谢大家对这本书的支持,今日上来看到突然多了那么多的粉红票,真的很感动………^^~

    有你们在,写的再艰难,我都坚持下去的……

    .
本章结束
一定要记住丫丫电子书的网址:www.shuyaya.cc 第一时间欣赏《嫡谋》最新章节! 作者:面北眉南所写的《嫡谋》为转载作品,嫡谋全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嫡谋最新章节,而丫丫电子书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嫡谋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嫡谋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丫丫电子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嫡谋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嫡谋介绍:
前一世,所谓的血脉至亲告诉她,能为家族利益献身是她身为任家女子一生最大的荣耀。
结果她与姐姐反目成仇,让母亲垂泪早逝,累父亲血溅箭下……
重生于幼学之年,她再不是那任人摆布的棋子!
心怀鬼胎的姨娘,狼心狗肺的长辈,咄咄逼人的外敌,朝堂暗处的冷箭……
且看她如何谋算人心,一一揭去他们的画皮,灭之于无形!
所谓荣耀,是守护所爱至亲一生平安顺遂。
所谓荣耀,是但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