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电子书 >> 其他小说 >> 嫡谋TXT下载 >> 嫡谋章节列表 >> 嫡谋最新章节

第66章 麻烦

作者:面北眉南 下载:嫡谋TXT下载
    ***************

    两章合一章

    ***************

    任瑶期一见他们的样子就知道之前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便出声道:“舅舅你们是在哪里落脚?离着这里近不近?”

    李天佑四周看了看:“应该不远把?从我歇着的地方也能看到这个山头。”他指着前面那座雨雾朦胧的远山道。

    任瑶期顺着李天佑的手看去,只能叹气。想着要不要提醒一下他这一点不能证明两个地方离着近。

    好在夏生出声道:“离着这里大概有两刻钟的路程。”

    任瑶期看了看自己再看了看一身狼狈的任瑶华,对身后的香芹和桑椹道:“你们回去替我和三姐寻干净的衣裳和鞋出来。”

    两个丫鬟应声去了,任瑶华又对夏生道:“我记得之前看到前面不远有租驴车的,你去雇一辆来。这路上泥泞不堪,不好走。”

    夏生看向李天佑。

    李天佑摆了摆手,让夏生去了。

    见当场只剩下了自己,李天佑,任瑶华和冬生四人,任瑶期仔细打量着任瑶华和李天佑。

    只见任瑶华那一身妃色的衣裙从头到脚都湿透了,变成了极深的绛红色。尤其是那一双莲青色的绣花鞋,上面沾满了泥浆和干枯的草鞋,已经看不出来原来的颜色,全身上下可以用狼狈不堪来形容。

    她的发丝有几绺垂下来贴在了额面上,脸色有些白,嘴唇却是红得发乌。也不知道是冻的还是气的。

    这还是任瑶期第一次看到任瑶华在人前这般模样。

    不过倒是让她多了几分脆弱和平易近人,如果忽视她脸上那能冻的死人的冷峻表情的话。

    冬生的样子比之任瑶华也好不了多少,他衣裳的颜色深,倒是看不出来是湿了后的颜色还是原本就是深褐色的。半新不旧的粗布鞋上与任瑶华一样,沾满了泥浆和枯草。尤其是他的脸色,不是任瑶华那样的气怒之色,到更像是惊惧和不安。

    任瑶期心里有些担忧。

    任瑶华出门的时候是带了几个婆子和丫鬟的。现在包括芜菁在内的下人全都不见了。只有他们两人一身狼藉地回来了,不知道遇上了什么事情。

    不过看他们现在的模样,这里明显不是说话的地方。

    任瑶期只能将之前脱下来的蓑衣和斗笠给任瑶华戴上,以遮掩她身上的狼狈。

    不多会儿,夏生就将驴车租了回来。李天佑摸着下巴绕着那辆驴车打量了半天,一脸新奇地问任瑶期道:“这玩意你坐过没有?它拉得动这么大的车吗?看起来没什么力气的样子。”说着还伸出手掌。拍了拍那驴子的头,惹来赶驴的车夫不悦的视线。

    燕北虽然因有马场,所以马匹比南边的要多,但是平民百姓们还是喜欢用驴车,因为养活一头驴所需要的草料比养活一头马所费的草料要少得多。

    且驴子耐力极好。也没有马那么容易生病,老了死了还能吃肉。所以大周朝平民百姓家中口粮足够的大都会养驴。

    尤其是少产马匹的江南,驴子更为常见些。

    但是世家大族出行就没有用驴车的。因为驴车不够排场。

    李天佑这么问是因为他从来没有坐过驴车,即便是年幼之时在少马的京都,他也只吃过驴肉。

    不过总的来说,李天佑能区分出马和驴的区别,而没有将他认作是牛或者龙,或者别的什么就已经是一件值得表扬的事情了。

    任瑶期吩咐夏生让他在这里等着香芹和桑椹两个丫鬟来,再带她们雇车回去。

    自己则和任瑶华上了驴车,随后李天佑也坐了上来。冬生则与车夫一起坐在了驴车外头的车辕上。

    没有多久,驴车就在一处一进的小院落前停了。

    寺里的租赁出去的院落外头瞧着都是十分简陋的,还有些小院子用的是黄色的土砖。

    李天佑落脚的院子到是青砖黑瓦。且进去了之后便发现。院子被收拾得很干净,很显然平日里专门有人负责修缮和打扫。

    与租赁田亩雇佣佃农一样,房屋租赁也是寺院的一向重要收入来源。

    “舅舅你来白龙寺多久了?”任瑶期一边跟在他身后进了院子。一边问道。

    “昨日里来的,有人约我过来斗鸡。不想半夜里鸡被人给偷了。好在我这次不过是随便来看看,带的是只普通货色,丢了就丢了吧。本打算今日就走的,不想却是遇上了……咳,嗯,一个熟人。”李天佑摸了摸鼻子左顾右盼地道。

    任瑶期便也不再多问。

    等进了屋,各自坐下了,任瑶期才看向脸色一直不太好的冬生,直接问道:“我三姐身边跟着的那些人呢?”

    任瑶华眼睛像是利刃一样地刺在冬生的脸上,却是抿紧了唇不发一言,显然她是被气过了头了。

    冬生看了任瑶期一眼,低头小声道:“都被我敲晕了。”

    “……”

    “你怎么不干脆把我也敲晕了扔到山洞里?”任瑶华讥诮地说道,还狠狠地瞥了在一旁坐着看热闹的李天佑一眼。

    李天佑立即苦着喊冤脸道:“可不是我让他这么做的。而且冬生向来乖巧听话,说不定是你身边的人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才惹得他发火的!是不是,冬生?”李天佑悄悄朝冬生使眼色。

    冬生却是摇头老实道:“是属下鲁莽了。”

    任瑶华冷哼道:“不过是个戏子,称什么属下?主子没规矩,惯得下头的人也一个一个的都没了规矩!”

    这话李天佑却是不爱听了,他将手搭在冬生的肩头斜睨了任瑶华一眼:“他是爷的人,爷说他是属下他就是属下,爷说他是爷哥,他就是爷哥!你又不姓李,关你什么事?”

    冬生吓了一跳,忙道:“爷,属下不敢当……”

    李天佑用手掌重重推了他的头一下:“也对,爷应该说你是爷弟。让你当爷哥。你也没那个胆。”

    任瑶华看着主仆两人在那里闹,忍无可忍:“你们到底要不要把我的丫鬟弄回来!若是她们有个什么差池,你以为你能脱得了干系!”

    李天佑这才想起来,轻咳一声小声问冬生道:“你把人藏哪里了?还是还给她吧?好男不与女斗。”

    冬生低头道:“就在一个山洞里,我敲晕她们的时候有注意力道,这会儿应该快醒了。”

    任瑶期皱眉:“还是赶紧派人去一趟看看吧。免得他们醒过来后不见三姐回去报了大太太知道,那就麻烦了。”

    冬生点头道:“是我疏忽了,我这就去将人弄过来。”

    这会儿外头又有人进来了,任瑶期听到了香芹的声音,便对冬生道:“夏生知不知道那个山洞?如果他知道的话让他带着我的两个丫鬟去吧。免得她们瞧见你又起了争执。”

    她其实还有很多话想要问冬生。

    这时候夏生正好与两个提着包袱的丫鬟走了进来。

    任瑶期让冬生去与他们交代。自己则携了任瑶华一起去将身上湿了的衣衫和鞋子换了下来。

    她们出行都会预备上几身衣裳以备不时之需。

    一般而言为了应急,这些衣裳大都是花色和式样相似的。这样若是衣裳脏了,换了下来也免了一些不必要的尴尬。

    比如说十一二岁的女子突然来了初潮。遇上这种尴尬也会好办一些,以免闹出笑话。

    任瑶期换上的一条翡翠色的裙就与她之前身上的那一件极其相似,脚上的绣花鞋虽然花色有些不同,式样和颜色却是一样的,不仔细看看不出来。

    任瑶华也换了一身湘妃色的衣裙。

    两人出来的时候夏生已经去帮任瑶华去寻她的人去了。

    任瑶期这才问夏生他从白云痷出来后到底遇见了什么事情。

    冬生却是摇头闷声道:“不过是被人追了一路罢了,然后发现了三小姐的人在跟踪我,我还以为是她们追上来了,就想着先下手为强将人给敲晕了。”

    任瑶华却是在一旁冷笑道:“别人也就算了。可别与我说你不认得我身边的芜菁。在主子面前鬼话连篇,你是跟谁学的规矩?还是根本就没有人教过你规矩!”

    芜菁跟在任瑶华身边有些年头了,跟着她去过云阳城的外祖家好几次。冬生应该是认得的。

    连李天佑也不相信地偷偷觑了冬生一眼。不过他很聪明的没有开口搅和,而是认真的盯着自己手中的一个普通白瓷茶碗看了起来,好像是在看一件古董。明摆着不想管事。

    冬生听了任瑶华的反驳便将头低了,一副认错了的模样,却也不肯再开口解释之前的事情。

    任瑶华就越加认定李天佑是故意报复她,毕竟她曾提过很多次要将外祖家的那个戏班子的人给撵了。

    任瑶期却是有别的想法,他知道冬生的话没有说完。可是这里明明就只有他们四个人在,没有外人,冬生为何还是不肯说?

    他是只想之后与李天佑一个人说,还是谁都不打算说?如果是后者的话,那这件事情肯定是一件大事。

    想起上一世,冬生很有可能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失踪的,任瑶期心理有些担心。

    她仔细回想今日遇到的那些事情,努力想要将事情串联起来。可是想来想去,总像是少了些什么。

    最后,她只能看着冬生认真地道:“我有事情想要与你说,你跟我来。”说完,任瑶期便站起了身,指了指旁边的屋子。

    李天佑还以为任瑶期是想要教训冬生,纠结了半响,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声安慰道:“还好,这个不是很凶,你忍忍就过去了。”

    虽然说的是悄悄话,不过很显然在他李爷那里,没有所谓的悄悄话的概念,所以任瑶期还是听到了,也只能装作没有听到。

    那边任瑶华却是狠狠地瞪了过来。

    冬生还是不敢违背主子的意思,跟着任瑶期去了隔壁的屋子。

    任瑶期缓步走进屋子,没有找地方坐下,她走到窗边,推开了一扇窗户。一股混合着湿润泥土的青草香涌进了屋子里来。原本滞闷的空气立即就鲜活清新起来。让人的精神也跟着不那么紧绷了。

    想了想,任瑶期开门见山道:“我知道你这次一定是遇上了一件大事,且这件大事并不算是件好事。我想你不打算与我们说,是因为不想将我们牵连进去。我说的可对?”

    冬生很是惊讶地看着任瑶期:“表小姐,您……”

    任瑶期转过头来,温声打断他道:“我明白你对我舅舅的忠心。甚至因此而爱屋及乌对我们也多了几分容忍。不过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真的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你却已经与我三姐,舅舅还有我接触过了。你真的不会牵连到我们身上吗?若是你当时立即就离开了,或许还可以不将麻烦带回来。可是你将我姐姐送了回来。还遇上了我们。你的好心或许会带来不好的结果……”

    冬生闻言,脸上的神色更加苍白了些,没有血色的嘴唇也跟着抖了抖。

    任瑶期见他已经有些松动。继续漫声道:“反正事已至此,你就算是告诉别人我们没有牵扯,别人也不会相信。与其如此,你还不语告知我真相。我们想办法将事情解决了。”

    不想冬生闻言却是面带苦笑地摇了摇头,神色之间带了些极深的无奈:“没有用的,我惹上大麻烦了。表小姐您说的没错,我原本是应该不声不响地离开。”

    任瑶期静静听着,摇头道:“你敲晕了那些仆妇是因为她们看到了什么?而你送我三姐回来是怕她身边没人。遇上危险?”

    冬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她们应该没有看到,我只是以防万一罢了。”

    任瑶期看着他不说话。

    冬生看着任瑶期沉静的面容,想到她之前说的那些话有理有据。不知怎么的竟然鬼使神差地从衣袖里拿出了一封信:“我之前为了引开追爷的那些人,抄了山上的小道。不想却是看到山道上躺了一个人。我走过去一看,那人竟然断了气了。我瞧见他旁边的地上有这样的一封信。便拾起来看了看,见上头没有落款心知有些蹊跷。”

    顿了顿,他接着道:“我正打算将信放回去却是听到了有人过来了。犹豫了片刻,我还是将信收了起来,然后上前去查看,便见到是三小姐带着几个人往这边寻来了。我怕他们遇上地上的那个人,便偷偷引着她们往别处去了,好不容易离着那地儿远了,我正要现了身,三小姐却是突然想到我刚刚带着她们胡乱绕圈子是为了掩护别人走。于是她命令那几个婆子丫鬟往原路去。我见此便寻着机会将三小姐引开,然后将那几个婆子丫鬟敲晕了藏了起来。”

    “然后我想要将三小姐送回来。不想三小姐她却是对我有些敌视,以为我有什么目的,她……我放在衣襟的信笺被三小姐不小心扯了出来掉到了地上,我吓了一跳,想要将信收回去,三小姐却是抢先一步将信的封口撕开了。”

    说到这里,冬生咽抿了抿唇:“我只能说那信是我写给自己喜欢的一个姑娘的,三小姐便将信还给了我。我见那信的封口已经拆开,索性将信打开看了一遍。这一看就吓了一跳。那信封上面没有任何标记,但是里面的信却是……却是不能见光的……”

    当信被任瑶华抢去的时候,他才知道为什么夏生他们总是说他武功太弱。

    他与夏生他们不同,不是暗卫或者侍卫出身,他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厮,学武不过是形势所迫,以防万一,在关键时刻不给主子们拖后腿。

    正因为日此。所以他武功虽然很一般,跑跳功夫却是一流,脸夏生都跑不过他。

    “哦?”任瑶期皱眉沉吟。

    若是可以,她觉得自己不应该再问下去,可是现在这件事情怕是没有那么简单了。掩耳盗铃并不是好办法,不管怎么样,任瑶华已经被牵连了。

    冬生沉默了许久,突然低声道:“那是朝廷写给督军赵鸣的一封密报。”

    冬生还是说了出来。

    他也是没有办法了,如若刚刚他没有遇上李天佑,他什么也不会说。

    偏偏他已经将自己的主子卷了进去,却是想不出办法来解决。他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在暗中跟踪他。

    这件事情他不知道要与谁说。在场的三位主子,另外的两位却是不适合的。

    他终究也只是一个小厮,没有办法能做得太多。

    任瑶期却是没有急着问朝廷给赵督军的信里说了什么,她想了想,沉默了片刻,突然看向冬生:“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若是只发生了这些。不会耽搁了这么久。”

    冬生闻言将头低下了,脸上有些难堪。

    任瑶期微微一笑,看向他的目光却有些淡漠:“如果我没有猜错,你之所以拖了这么久才将我姐姐送回来,是因为你在想着要不要杀了她灭口?免得她拖累我母亲和外祖一家。”

    这是她在听到冬生说那封信是朝廷密报的时候想到的。

    她不会怀疑这一群人对献王府的忠诚程度。

    冬生面白如纸。突然双腿一软跪倒在了任瑶期面前,他没有辩驳,也没什么可以辩驳的。

    之前他确实在心里挣扎了许久。若是将任瑶华杀了,他再离开,就不会牵连到献王一脉。

    于是他带着任瑶华绕了许久的圈,犹豫着要在哪里杀人,可是他终究还是下不了决心下杀手,因为任瑶华是献王爷的亲外孙女。算是他的半个主子。

    他从记事起,就被教导着要对献王府忠心,为自己的主子送命也毫不犹豫。弑主之事他没有办法做得出来。

    最终不知怎么的。他带着人走到了白龙寺寺门不远的地方,然后遇见了正在寻找任瑶华的李天佑和任瑶期。

    当时他脑中唯一想的是,他的妇人之仁要害了自己的主子了。若是那样他百死难辞其咎。

    即便是现在,如若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任瑶华。

    任瑶期看着他地神色。轻叹一声:“起来吧,你并没有错。你是李家的奴才,不是任家的,自然是要以李家人的利益为先,就这一点而言谁也指责不了你。”

    冬生面色灰败地站起了身,却是始终不敢抬头。尽管他知道自己做的没有错,可是他却没有办法面对任瑶期清澈了然的目光。

    “你之后是不是还返回过捡到信的地方?”任瑶期问道。

    冬生点了点头。

    “然后人不见了?”

    冬生震惊地抬头,呐呐地道:“表小姐,您怎么知道?”

    任瑶期叹气:“若是他在,你不会这么担心害怕。”

    那人不在了,说明在冬生之后有人出现过,也就是说或许有人一直在暗处在关注那个人。这也说明冬生有暴露的危险。否则他去将那人给埋了,毁尸灭迹,麻烦也就小多了。

    “我之前瞧着他倒下的周围并无打斗痕迹,应该是之前在别处受了伤,被人追到了那一处。在我拿了信离开之后,有人找到了他,并将人带走了。所以我之前的一举一动可能已经落入别人的眼里。我听秋生他们提起过,朝廷办事,向来不问因由,只求结果。那封信极为机密,接触过的人怕是都会……”

    任瑶期也有些心情沉重,她不由得想着,上一世冬生失踪是自己因为怕连累舅舅他们所以偷偷离开了,还是被人给杀了灭口了?

    *******

    三十号和一号欠的更新已经补完明日开始更上个月欠下的粉红票加更

    最后谢谢风中的叶子在飞舞,芝颜芝宇,右草衣人,丁丁,ひ,冰蓝蝴蝶,悠然下南山,狐狸贝贝77,龙子苏,yunqinglang,aquazg,张卫青,少尉天使,谁是我家太后

    谢谢大家的粉红票~因为有大家不离不弃的支持,眉南才能熬过痛苦的难产期。

    *******
本章结束
一定要记住丫丫电子书的网址:www.shuyaya.cc 第一时间欣赏《嫡谋》最新章节! 作者:面北眉南所写的《嫡谋》为转载作品,嫡谋全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嫡谋最新章节,而丫丫电子书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嫡谋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嫡谋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丫丫电子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嫡谋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嫡谋介绍:
前一世,所谓的血脉至亲告诉她,能为家族利益献身是她身为任家女子一生最大的荣耀。
结果她与姐姐反目成仇,让母亲垂泪早逝,累父亲血溅箭下……
重生于幼学之年,她再不是那任人摆布的棋子!
心怀鬼胎的姨娘,狼心狗肺的长辈,咄咄逼人的外敌,朝堂暗处的冷箭……
且看她如何谋算人心,一一揭去他们的画皮,灭之于无形!
所谓荣耀,是守护所爱至亲一生平安顺遂。
所谓荣耀,是但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