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电子书 >> 其他小说 >> 嫡谋TXT下载 >> 嫡谋章节列表 >> 嫡谋最新章节

第383章 瑶期的小字

作者:面北眉南 下载:嫡谋TXT下载
    第383章瑶期的小字

    等到观礼的人都来齐了之后,任瑶期的及笄礼便在欧阳氏的主持下有条不紊地进行了下去,任瑶期及笄礼上用到的笄,钗,冠以及从内到外的礼服有些是李氏准备的,有些则是燕北王妃和献王妃送来的。

    待到礼成的时候,任瑶期站在下面听着任三老爷严肃而郑重地对宾客们说着感激的话,却是有些神游天外,回想起这一世和上一世的种种,恍然如梦。

    这种带着些伤感的情绪并没有跟随任瑶期太久。

    趁着有李氏和任瑶华招待亲朋好友,萧靖琳将任瑶期叫到了一边。

    “你的小字我已经想好了。”萧靖琳一本正经地道。

    任瑶期闻言便来了兴趣:“哦?是什么?”对于萧靖琳给她的小字,任瑶期十分好奇。

    萧靖琳闻言不答,只是将任瑶期的手抓到了手里,然后用自己的食指在她手心上一笔一划地写了起来。

    任瑶期含笑偏头看着,等看清楚了之后愣了愣。

    “窈窈。”任瑶华写完之后自己将那两个字轻声念了一遍,然后抬头看着任瑶期,淡定的表情中带着些期盼,“这个字怎么样?喜欢吗?”

    “窈窈……”任瑶期也轻声念了一遍,然后眨了眨眼笑看着萧靖琳问道,“为何是这个小字?可有什么出处?”

    萧靖琳想了想,认真道:“用不着引经据典,因为我觉得这两个字很适合你。”某人也是这样说的。

    任瑶期脸上的笑意更甚,只是笑了半天之后她却是看着萧靖琳问道:“靖琳,这个小字我很喜欢,不过你告诉我实话,真的是你给我起的?”

    不想萧靖琳闻言便沉默了,她有些沉重地思考了许久,然后果断地摇头坦诚:“不是我,虽然我觉得这个小字起得既贴切又很像我这种没文采的人想出来的,不过还是比我自己想出来的那几个好。”

    任瑶期对于萧靖琳的回答并不意外,她一听“窈窈”这两个字就觉得不像是萧靖琳的风格,她父亲一直在私下里喊她“瑶瑶”,窈窈与之谐音,所以这个小字听起来竟十分亲切。至于是出自谁人之手,任瑶期不问都能猜到几分。

    她也不点破,反而有些好奇道:“那你想出来的那几个又是什么?”

    萧靖琳这次沉默的更久,然后牛头不对马嘴地道:“我的第一匹战马是一匹白马,我给她起名小白。第二匹坐骑是一匹深棕色的汗血宝马,我叫它阿土。现在的这一匹也是一匹白马,养在嘉靖关的马厩里,名字是又白。”

    任瑶期闻言不由得笑出了声,她终于知道当初她随口给小白虎起名叫傻妞的时候为何萧靖琳会同意得那么爽快了,不由得打趣道:“若是你下一匹坐骑还是白的怎么办?”

    萧靖琳也笑了,一本正经道:“好办,就叫再白。”

    说完萧靖琳自己也忍不住“噗哧”一声笑出了声,两人不由得笑成了一团,任瑶期也不问她之前给自己起了什么小字了。

    这一日送宾客们离开的时候,容氏到是没有急着先走,等任瑶期将萧靖琳出去之后回来的时候便看到容氏带着舅母纪氏坐在李氏的正房里一边喝茶一边与李氏聊天。

    见任瑶期回来了,容氏才将茶碗放下道:“时候不早了,我也要回去了。期儿送我出门吧。”

    任瑶期见容氏这架势就知道她是有话想要与自己说所以才等着的,立即上前扶了容氏的手。

    李氏也想送容氏出门,却是被容氏制止了:“期儿送我就行了,你忙你的吧。”

    李氏也只有止步,站在院子门口目送她们走远。

    容氏让任瑶期扶着她上了马车,招呼任瑶期也坐上去,纪芙颖则是独自上了后面的那一辆马车。

    任瑶期见容氏也不急着让车夫赶车,便笑道:“这阵子正值多事之秋,我以为外祖母今日不会来呢。”

    容氏摸了摸她的头,慈爱地笑了笑:“不过几步路而已,怎么能不来。”

    任瑶期抿嘴一笑,拿起一直温着的茶壶给容氏倒了一杯茶:“外祖母叫我来可是有事?”

    容氏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前几**们回任家发生的事情你母亲已经与我说了,你们大可不必在意。”

    任瑶期点了点头:“我知道的,外祖母。”

    容氏今日叫来任瑶期也不是为了任家给任瑶华塞人那点事来的,她想了想,才又叹道:“任家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任瑶期闻言不由得沉默。

    容氏却是看向任瑶期问道:“你可有什么打算?”

    任瑶期知道容氏问的是任家垮台之后三房的打算,她仔细想了想正要回答,容氏却是摆了摆手道:“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很多事情不用我提醒也早就做了万全的安排,何况还有那个……”容氏顿了顿,“所以如果仅仅是你我也不担心,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姐姐嫁到雷家之后会如何?”

    任瑶期皱了皱眉。

    “以雷家如今的发展势头雷家的当家主母哪里是那么好当的?雷家以后必定是前景大好。”容氏轻叹了一声,“如果献王府……到时候我与你外祖父会离开燕北,一旦有什么事情就是远水救不了近火,且有心之人只要一打听就能知道瑶华她并不亲近外祖一家。到时候,你姐姐的娘家在哪里?”

    任瑶期之前其实也思考过这个问题,容氏口中的娘家其实并不是指单纯的娘家,而是指任瑶华能够展现在别人面前的“实力”,不然的话就算雷霆自己不介意,任瑶华在雷家也终究是少了几分底气。

    任家就算再不入流,在燕北也是能数得上名号的富户。等到任家倒下去,任瑶华手中握有的筹码就更少了。

    见任瑶期沉吟不语,容氏轻轻拍了拍任瑶期的肩:“外祖母今日说这些现在是为了你姐姐,以后也是为了你。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后献王府的手都无法真正伸到燕北来。好孩子,你既然已经给自己确定了今后的方向,那么有些事情也应该早做准备才好。”

    任瑶期点了点头:“多谢外祖母提点,我知道了。”

    容氏满意地笑道:“你向来聪慧,所以这次我倒是想要看看你能做到哪一步。若是你真的能扭转这个劣势,外祖母才能真正放心你的选择,否则你还是趁早打消念头为妙。”

    容氏的话似是在开玩笑,却又透出一丝认真。

    任瑶期和任瑶华虽然是献王的外孙女,却生不逢时,只能沦为商户之女。现在眼见着连任家也要倒下了,虽然任瑶华和任瑶期的前景都不错,但是将要面对的风险也极大。容氏觉得如果任瑶期不能自己改变这种劣势的话,还不如早些放弃选择的那一条路,找一户普通人家嫁了,这样至少能保证一声平顺。

    所以她虽然提醒了任瑶期这么一句,却并不打算指导任瑶期如何去做。容氏心里明白,她能帮得了她一时,却不能帮她一世。

    任瑶期自然是听明白了容氏话里的意思。

    容氏说完了这些便没有再在任家多留,任瑶期下了马车,目送容氏的马车缓缓驶出了府才转身回去。

    回去之后,任瑶期开始认真考虑容氏的话。容氏提醒她的那些她既然早就已经想到过,那肯定之前就有考虑过解决的办法,只是时机一直没有到。现在眼瞧着任瑶华就要出嫁,任家倒台在即,献王府起复在望,时机也该成熟了。

    任瑶期这边正在推算着布局,任瑶英在白鹤镇到也没闲着。

    在任瑶期及笄宴后第二日,任瑶华那里就接到了消息,周汶和周蓉兄妹两人去了白鹤镇,因为有周蓉这个任瑶英的闺中密友做幌子,他们是光明正大的递帖子进的任府。

    剧任瑶华安排的监视的人禀报,周汶还是单独见了任瑶英一面,只是这一次任瑶英不吃他柔情蜜意的那一套,而是十分干脆地拒绝了周汶。

    当时周汶一脸的伤心地看着任瑶英:“瑶英妹妹,你之前不是已经允了我吗?我已经说服了父亲和母亲,他们已经同意我娶你为妻了啊。”

    任瑶英眼中带了些不耐,但还是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柔婉转:“周公子,我不记得自己有答应你任何事。何况婚姻大事都是由长辈做主,你就不要再为难我了,以后也不要再来找我。”

    正在这个时候,原本去了任瑶英房里换衣裳的周蓉跑了过来,她将一物扔到了任瑶英身上,气道:“这是什么?原来你已经许配了人家?既然如此为何要欺瞒我哥哥?”

    任瑶英低头一看,周蓉拿出来的竟然是她这些日子给自己绣的嫁衣,不由得又羞又气:“周姐姐,你怎么能随意翻我的东西!”

    周汶却是盯着那件嫁衣皱眉:“这颜色怎么……”

    任瑶英给自己绣的嫁衣不是正红色,而是与正红有些接近的银红色。

    周蓉是个急性子的,脾气也不怎么好,当即便道:“哥,我已经打听过了,她要嫁进雷家当媵妾。”

    周汶不可置信地看着任瑶英:“你要去给人当妾?为什么?”

    任瑶英已经不耐烦应酬这对兄妹了,她转身就要走,却是被周汶一把拉住了胳膊不死心地追问:“为什么?你明明答应我会等我……”

    任瑶英一把挣开了周汶的手,她也懒得装她的温柔淑女了,看着周汶冷冷道:“我答应什么了?答应等你中了举人就应了你的求亲?周公子,请问你现在是举人么?”

    此言一出,周汶脸上“刷”地一白。

    他们正在离着芳菲院不远的园子里说话,原本作陪的任益言有事暂时离开了,任瑶英怕他们的纠葛被人发现告到任老太太面前,在挣开了周汶之后就跑走了,连回头看一眼都没有。

    任瑶英与周家兄妹闹得不欢而散,在周汶失魂落魄地离开任家之前,任瑶英让丫鬟叫住了周蓉,将周汶送给她的玉佩还给了周蓉,让周蓉转交,她自己则连面都没有露过了。

    周蓉恨任瑶英恨得要死,恶狠狠地连骂了好几声“贱人”。

    周汶浑浑噩噩地回去之后却又病了一场。

    任瑶期听到这一出闹剧之后什么也没有说。

    她并没有想要借着这个把柄收拾任瑶英,任瑶英与她和任瑶华是同父的亲姐妹,让任瑶英的名声受损首先会影响到任瑶华的亲事。

    倒是任瑶英积极备嫁的态度让任瑶期惊愕不已,她以为任瑶英心高气傲即便是做妾也会做得不那么心甘情愿的。

    显然任瑶期低估了任瑶英对任瑶华的憎恶程度。

    只是任瑶期不想刻意去坏了任瑶英的名声,有人却是巴不得任瑶英的名声越臭越好。

    周蓉回去之后就四处散播任瑶英肖想自己未来姐夫的言论,还说她非但水性杨花喜欢勾搭男子,还得陇望蜀,简直是女子中的败类。所用言辞之刻薄简直令人无法直视。

    好在任瑶英在白鹤镇也不怎么出门,所以对于云阳城里的流言还并不知晓。

    这一日天气正好,晴空万里无云,任瑶期拉着任瑶华一同去探望姑母任时佳。

    任瑶华原本是不想出门的,她八月份出嫁,如今已经快到四月底了,她的嫁衣虽然绣得已经差不多了,却还有不少事情需要亲力亲为,不过任瑶期也不是好打发的,所以最后任瑶华还是被任瑶期给拉走了。

    才想起来二月份只有28天......所以今天本月的最后一天......

    手里还有票的亲...快来支持嫡谋一票吧...

    〖
本章结束
一定要记住丫丫电子书的网址:www.shuyaya.cc 第一时间欣赏《嫡谋》最新章节! 作者:面北眉南所写的《嫡谋》为转载作品,嫡谋全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嫡谋最新章节,而丫丫电子书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嫡谋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嫡谋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丫丫电子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嫡谋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嫡谋介绍:
前一世,所谓的血脉至亲告诉她,能为家族利益献身是她身为任家女子一生最大的荣耀。
结果她与姐姐反目成仇,让母亲垂泪早逝,累父亲血溅箭下……
重生于幼学之年,她再不是那任人摆布的棋子!
心怀鬼胎的姨娘,狼心狗肺的长辈,咄咄逼人的外敌,朝堂暗处的冷箭……
且看她如何谋算人心,一一揭去他们的画皮,灭之于无形!
所谓荣耀,是守护所爱至亲一生平安顺遂。
所谓荣耀,是但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