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电子书 >> 言情小说 >>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TXT下载 >>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章节列表 >>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最新章节

DNA鉴定结果出来了(首订必看)

作者:懒色色 下载: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TXT下载
    镜子里,有着两个重叠的身影。

    浴室的镜面本就是让人无处遁形,而且此刻的气氛更是达到了旖旎的极致。

    贝染的背靠了洗手台上,她被坚硬而冰凉的洗手台磨得很疼。

    而站在她的前面,则是正在生气的顾倾尘。

    她能感觉到他的怒气,比起以往都要多。

    难道,他知道她昨天去了哪儿……

    就在贝染这样想时,忽然唇上再次传来了疼痛的感觉。

    她睁大了双眸凝望着压制着她的男人,美丽的杏眸里全是氤氲着雾气,一如清晨湖泊上的薄雾,有几分动人的缥缈。

    顾倾尘知道,贝染身上无一处不美丽。

    他也曾以为,这样的一个女子,也不过是个虚有其表没有内在涵养的女子而已!

    所以,这场婚姻,大家各取所需。

    只是,这离婚签字的程序不是还没有做完吗?她就怎么和前任男友搞在一起了呢?

    就算只是各取所需的契约婚姻,在这个契约之内,他是不允许任何人碰触到她的!

    唐柏锦,更是不可以!

    他看着镜子里那个近乎于完美的女人,镜子里只是勾勒出了她的一个纤细的后背!

    就连小小的肩胛骨,都是他掌中最完美的。

    当黑色的发丝像是最柔顺的海澡,从头顶散开来,落在了她的肩上,小小的肩胛骨上,还有盈盈一握的小腰上。

    她的发丝,是天然的纯黑色,不添加任何的颜色

    她的肤色,是天山的雪莲一样的洁白,不沾染一丝瑕疵。

    这样黑色和白色的相对映,犹如最极致的两个颜色,呈现出了最经典的旖旎画面。

    当她随着顾倾尘的节奏在起伏时,背后的发丝亦是飘逸着灵动着,和她的主人一样,在这个男人面前,展示着最美好的一面。

    两人在洗漱间的气氛越发的高涨,而温度也不断的上升。

    贝染精致的小脸上,染上了片片红云。

    唇片虽然被顾倾尘咬痛了,可是,他放在腰间的大手,又传递着他炙热的温度,让她觉得是被一团热热的红火围着。

    顾倾尘深邃如爱琴海般的双眸,锁定着眼前的女人。

    她的眼角眉梢,带着一丝丝妩媚,闪烁着迷人的光彩。

    虽然她的唇疼着,虽然她的后背被洗手台烙刻的痛着,她还是没有叫疼!

    她知道,母亲过世之后,就没有人再会真正的心疼她了!

    所以,她学会了在这个世界上自己治愈自己的伤,哪怕是再疼,也要自己忍着!

    她偶尔会向顾倾尘撒娇,那只是“恩爱”夫妻相处的模式罢了!

    他心情好的时候,对于她的撒娇是全盘接受。

    当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她的撒娇只令他更加凶狠的惩罚着她,并且是得不到他的饶恕。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可是男女之间的荷尔蒙的喷发,犹如火山一样汹涌而来。

    洗手台上的手机,唐柏锦还在另外一头说着话:“贝染,贝染说话……”

    突然其来的另外的男人的声音,打破刚才和谐的旖旎的气氛。

    顾倾尘的双眸瞬间散发出了一种刻骨铭心的寒意,贝染也瞬间回过神来,她在他的掌中轻不可微的颤抖着。

    他的大手,霸道的扣紧了她纤细的小腰。

    雄姓动物的劣根,就是对雌姓的占有,以此表示自己的强势,强势到了不可摧毁的地步。

    男人这种生物,竟然从动物演化到了现在,已经是经历了几千万年,可是,这样的劣根却是一直都在的。

    就连平时里冷静理智的顾医生也不例外的。

    他的吻从她的唇角移开来,带着一种占有的心思,咬着她白玉一样美丽玲珑的耳垂。

    这是贝染的敏感点,她“嘤咛”一声……

    而这样的声音,清晰无比的传到了电波里,让唐柏锦听了个清楚。

    贝染的声音,他是绝对不会听错的。

    因为,在那些孤寂的夜晚,在贝染失踪了的六年里,他就是靠对她的回忆才能度过漫漫长夜。

    唐柏锦握紧了手机,恨不得将之握碎。

    贝染是他最心爱的女人,此刻在一片旖旎的晨光里,她却是和另外一个男人在做着最亲密的事情。

    这无疑是在唐柏锦的心口上狠狠的刺了一刀!

    顾倾尘不仅是现实生活中的医生,熟练的掌控着手术刀。

    他也是婚姻生活中的医生,让觊觎顾太太的男人是痛不欲生。

    他也喜欢贝染如珠落玉盘动听的声音响在他的耳畔,于是,他的大手带着薄薄的老茧,重重的摩挲着她的纤腰。

    贝染的耳畔是他的唇齿,在霸道无比的咬着。

    贝染的腰间是他的大手,在热情如火的抚着。

    上下双重火势,正在此时无边的蔓延。

    而她也太熟悉他的技巧,浅唱低吟之声响起……

    犹如在清晨里一曲天籁之音,正在空中慢慢的回响。

    可是,一向看似冷静但却强势霸道的顾倾尘,并不满足于她这般反应。

    “老婆,叫我的名字……”他的唇,刚好在她的耳畔,用只有她听得到的声音说道。

    贝染在他炮制的情感世界里,犹如一叶飘浮的小舟,随着他的节奏在上下起伏。

    她时而被他抛上了海浪的尖端,时而被他沉入了汹涌的水里。

    可是,她竟然有一种甘之如饴的感觉,就这样的沉……沦吧!

    所以,她软软的有如qq糖般的声音,响了起来:“倾尘……倾尘……”

    这两个字于顾倾尘是很受用的,她每一次叫时,特别是激情无限中叫时,他总是有一种倾尽一生为她遮风挡雨的感觉。

    可是,这两个字清晰的传入到了唐柏锦的耳中时,就有如魔音一样,连绵不绝的响彻在了他的脑海里。

    唐柏锦失去控制的一手将手中的手机摔向了墙壁,名贵的手机瞬间就摔得四分五裂。

    建筑工地上,没有人知道他们最有才华的天才设计师唐先生是怎么了!

    在这些早上早早就来上班的建筑工人眼里,那部手机多值钱啊!

    是关键的问题是,什么事情惹到千年表面冷漠内心热情的唐先生发这么大的火呢!

    唐柏锦点燃了一支烟,他在晨起的微风中,脸上一片萧瑟。

    指尖的烟雾,在无声无息的蔓延着。

    仿佛是那浓得化不开的哀愁,在这个看似明朗但却沉闷的夏天的早晨里弥漫。

    他的手机摔在了一堆砖里,唐柏锦也不再去看,而是转身准备离开。

    “唐先生……”有位工人叫了他。

    唐柏锦回头,凝望着他:“有事?”

    工人指了指他不要的手机:“这是您的手机吧,不要了可以给我吗?”

    唐柏锦一时没有说话,他自己都不知道刚才是多大的力气,将手机摔成了什么模样!

    “我的意思是说……”工人见他不说话,于是有些窘了,“如果唐先生您不要的话,我会简单的修理,然后给我准备上大学的儿子用……当然,唐先生若是再用的话……”

    “我不用,你拿去吧!”唐柏锦打断了他的话。

    工人喜笑颜开,安全帽下是被太阳晒到黝黑的脸上,绽放出了笑容,而且眉间的几道皱纹,也在这个清晨舒展开来。

    “谢谢唐先生……”工人马上说道。

    唐柏锦抬步离开,这位工人是贫穷的,但他亦是幸福的,他有家,他有儿子,他还有期盼儿子将来大学毕业有出息。

    而他呢?他是锦衣玉食的,他的精神却是空虚的,他没有家,他没有孩子,他唯一的期盼——贝染,此刻在别的男人的怀中,缱绻缠-绵……

    ……………………

    在洗手台上,贝染的手机自动挂机……

    贝染犹如软软的qq糖,依偎在了顾倾尘的怀里。

    他则是低头啃咬着她的雪肩,小小的肩膀,非常的可爱迷人。

    “倾尘……”贝染低低的唤了他一声。

    顾倾尘冷声道:“贝染,我很生气!”

    “我可以解释的……”贝染凝视着他的爱琴海般深邃的双眸,“昨天,我和小羽讨论着喜欢一个人时,结果是激怒了唐柏锦,他将我带上了一个小岛,我坚持要回来,我说,我不再喜欢他,于是他生气了……”

    贝染见他依然是一幅生气的样子,神情丝毫不见缓和,她只有继续解释道:“他撕坏了我的衣服,于是在回来的路上,送我去衣服店里换了一套新衣服,我真的没有要和他在一起的意思……”

    顾倾尘的俊脸染上了层冰霜:“他碰你了?”

    贝染:“……”

    “这里……”他指着唇……

    贝染摇头。

    “这里……”他指着肩……

    贝染点头。

    “这里呢……”他指着她迷人的雪山处。

    贝染马上摇头,那是他的,她只喜欢他碰的。

    顾倾尘的大手带着一层常年手握手术刀的薄茧,来到了她的小腹上,“这里呢?”

    贝染点了点头……

    而下一刻,顾倾尘的大掌覆盖在了她的小腹上,他从不知道,就是这个地方,早已经是孕育了两个孩子!

    他也不知道,正是这两个孩子,才让他和她的命运四年前紧紧的连在了一起。

    他也没有想到,正是这两个孩子,才让他和她以后的生活经历了重重的波折。

    他是医生,他比任何人都明白,女人的小腹意味着什么。

    那里是子宫,是女人孕育孩子的地方。

    顾倾尘本就是生活阅历资深的男人,多年的生活经验,还有做医生的敏锐的洞察力,让他一眼猜到了唐柏锦的意图:“他让你为他生孩子!”

    贝染这一刻是吓得魂飞魄散,她以为她足够了解顾倾尘的,可是,很显然这个男人的强大,让她只触及到了皮毛。

    仿佛她和唐柏锦在小岛上沙滩上的事情,他如亲眼所见一样。

    “是……”贝染的声音也在颤抖着。

    有时候,人真是很奇怪。

    她常听在婚姻围城的前辈们说,因为不了解而结婚,因为了解而离婚。

    如果这四年的婚姻,顾倾尘以他做医生的敏锐洞察力来和她生活的话,她相信,她的所有事情,都是无所遁形的。

    还好,他从来只当她是一个契约的挂名妻子,只需要行使夫妻义务,在房事满足他就行了。

    其它的,他一概不问。

    顾倾尘见她的脸色也变了,他以为她同意了为唐柏锦生孩子。

    于是,他更加的生气了!

    因为,他在六年前就不能生孩子了!

    而这个还是顾太太的女人,却是要为别的男人生孩子去!

    这让顾倾尘如何不恼呢!

    顾倾尘瞬间就如凶兽一样的要吞噬着她:“你答应了?”

    “我没有!”贝染马上摇头。

    她此时双手撑在了洗手台上,在她摇头的时候,头发也是在左右的摇摆着。

    贝染纤细的身材,几乎是全部倒映在了镜子里。

    她有几分害怕和惶恐。

    他则是衣着完好,乍一看是穿着衣服的绅士,其实则是穿着衣服的狼!

    “顾太太,乖……”顾倾尘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贝染也松了一口气,她不是害怕顾倾尘知道她的一对儿女,她只是不想在dna报告没有出来之前让他知道。

    如果不是他的一对儿女,只是徒增烦恼。

    如果是的话,他们是不是可以不用离婚……

    贝染虽然从来不害怕自己一个人过,可是,婚姻于女人,还是必不可少的东西。

    何况,真的是一家人,他们一家四口,也可以重聚在一起,共享天伦之乐的生活。

    “倾尘……”贝染凝视着他的眼睛,“你喜欢不喜欢……”

    “我喜欢你……”顾倾尘打断了她的话。

    贝染一怔,她本来是想问,他喜欢不喜欢孩子!

    虽然他六年前有结扎,她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可是,如果这一对儿女真是他的孩子,他会不会喜欢他们?

    可是,顾倾尘却是会错了意,他打断了她的话,他第一次开口说,他喜欢她!

    这让贝染的心里还是很喜欢的!

    可是,下一刻这个男人却是恶劣的将大手移至了她的幽幽芳草丛里……

    并且,他语气也有几分邪邪的坏坏的语气:“顾太太,我喜欢你此时的样子……”

    贝染的脸上一红,她的心情犹如坐过山车一样,随着他的至高点和至低点在连绵不绝的起伏跌宕着。

    顾倾尘满意了,他就会邪肆不羁的逗弄着她!

    他犹如一只草原上奔跑的自由如风的狼一样,在逗着她!

    顾倾尘不满意了,他就会凶狠不已的不择手段的欺负着她!

    那是的他,犹如一只在搏斗中凶恶的嗜血的狼一样,要咬碎她!

    狼有双面姓,顾倾尘亦是一样!

    “倾尘……”贝染被他逗得是心痒痒的,酥酥的,麻麻的……

    可是,顾倾尘也是个善变的人。

    他的手指掌控着她,但唇移近了她的脸颊处,语气非常威严的道:“贝染,我非常不喜欢你和唐柏锦纠缠不清的样子!”

    “我没有要和他纠缠不清,是他一直在缠着我!”贝染的心跳漏了一拍。

    刚才他还在邪肆的逗着她,可是,下一刻,又是如此威严的对待她!

    顾倾尘点了点头:“我的乖太太,很好!你的衣服,只有我能脱,明白吗?”

    “明白!”贝染马上道。

    “但是,这一次,作为惩罚……”顾倾尘说到这里一顿,他却是开始解自己的衣服扣子……

    忽然这时,顾倾尘的手机响了起来。

    处于激情之中的两人,瞬间都回过神来。

    顾倾尘的手机还在他的裤袋里,他拿出来一看是医院打来的。

    唐嫣然的声音焦急的传了过来:“顾医生,不好了,今天早上做手术的病人病危,您能过来吗?”

    “让庄医生急救,我马上过来!”顾倾尘挂了电话,脸上一扫刚才邪肆的模样,变成了严肃不已的样子。

    虽然是很急,他却是临危不乱。

    他一边扣好了裤子的皮带和拉链,一边将手机重新放回了裤袋里。

    贝染不由在心里想着,万一他和她正在做时,他会不会也马上抽身离开?

    她想,他会的,他是一个医生,他并不是一个有贪念的男人!

    他是去救人的,所以,她一点也不会怪他!

    贝染也马上给他扣衬衫的扣子,这是争分夺秒的要进行抢救啊!

    “给我冲一杯咖啡!”顾倾尘则是说道。

    “好!”贝染觉得她应该是做一个兵,在顾倾尘的口令响起来,她就是全神贯注的听命于她!

    她一伸手将睡衣的带子一系,然后光着脚丫冲出了洗漱间,在厅里拿杯、倒咖啡、倒热水一气呵成!

    这时间不会超过十秒钟!

    这些事情,她一向做得很好!

    相对于她做的这些,她觉得,顾倾尘更是伟大!

    顾倾尘马上出来,端着咖啡上车,一边说道:“我决定,罚你将婚姻的期限延长半年。”

    贝染一怔,他是要半年之后才肯离婚签字的吗?

    也就是说,她完全是有机会和有时间拿到孩子们和他的dna报告,并且组合成一个完整的家庭了。

    当顾倾尘走了之后,贝染才慢慢的坐在了落地窗畔,静静的靠着玻璃窗,看着外面的湖泊。

    清晨的湖泊,在金色的阳光下,当微风吹来时,漾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涟漪。

    而她的心,亦像是这一池吹皱的湖水,不断的荡漾开来。

    该来的始终是会来。

    贝染拿过一旁的手机,打了电话给田鑫:“鑫鑫,我想问一下,你有没有认识的医生?”

    “你那个即将离婚的老公就是名满a城的大医生啊!”田鑫不由调侃起她来了,“你干嘛呢?”

    贝染却是正色道:“我想两个孩子和他的dna。”

    田鑫也是明白人,“你想在其它医院检验,先不让他知道,是吧?没问题,包在我的身上!不过呢……”

    “我请你吃西餐,任你点红酒,行了吧!”贝染接过了话。

    “唉呀,还是染染了解我,我已经是剩女,我也不去愁嫁了,干脆将人生过得惬意些,这不对吗?”田鑫在电话里笑了,“我一会儿有消息通知你!”

    “好!”贝染放下了电话,她再看着袋子里的三只牙刷,一大两小排列在了一起。

    她仿佛是看到了顾倾尘的身边,站着大鱼儿和小鱼儿这两个孩子一样。

    ……………………

    a城某私人医院。

    田鑫在中午十二点钟下班吃午饭时,带着贝染来到了这里,“这是我一个客户介绍来这里的,他们会进行保密的。”

    两人走进了一间主任办公室里,一位长相俊雅温和翩翩的男人站起身来:“田小姐,你好,这位是……”

    “我姓贝……”贝染大方的伸出手来。

    田鑫也和他握手,后道:“方医生,我是霍先生介绍来的。”

    方子默温和的道:“霍先生已经和我打过招呼了,贝小姐和田小姐放心吧!”

    贝染拿出手提袋里的三支牙刷,“这样可以吗?”

    “没问题的。”方子默接过来,“三天之后,可以出结果。”

    “谢谢!”贝染大方的告别。

    两人一起走出来,去到了一家西餐厅,各点了一个牛排来吃。

    田鑫见贝染是沉默不语,于是问道:“怎么?担心结果?”

    “说不担心是假的!”贝染低声笑了,“毕竟孩子在逐渐长大,他们会问我父亲究竟是谁?我不能剥夺孩子想念父亲的亲情。”

    田鑫还是想法比较周全:“假如,孩子真的是他的,他要抢了孩子,还要和你离婚,怎么办?”

    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也是一个非常残酷的问题。

    贝染辛辛苦苦的熬了六年,如果顾倾尘真的不念夫妻之情,既要夺子,还要离婚的话……

    她能怎么办?

    她的势力和能力,是不可能斗得过他的!

    “但是,我想,他不是这样的男人!”贝染优雅的吃了一块牛排,“我相信他!”

    田鑫一针见血的说道:“你也曾相信会和他白头到老吧!”

    “做梦时会相信的。”贝染喝了一口红酒。

    继而,她扬唇一笑,唇角染着红色的汁液,宛如一个贵妇,在相信忠贞的爱情。

    田鑫有些生气的道:“我看,是顾倾尘为你洗脑了!真没有想到,你会爱上他!”

    “有时候,假装爱一个人,然后,就变成真的了!”贝染在田鑫面前,不必隐瞒自己的情绪,“有时候,假装依赖一个人,然后,就变得离不开了……”

    “果然,家庭主妇就是将女人推向自取灭亡的必然之路。”田鑫毫不客气的说道,“贝染也不能例外。”

    贝染继续优雅的切着牛排,“这道理你不懂的……”

    “我只是担心你离婚之后,你还会沉浸在梦里。”田鑫放下了手上的刀叉,凝视着坐在她对面的女人。

    贝染却是叉了一块牛排给她,并且递到了嘴边来:“要不要?”

    田鑫生气的一口咬进了嘴里,脸色有几分不好。

    贝染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这么认真做什么?生活就像是一出戏,戏如人生,人生如戏!不好意思,我忘记你是证券公司的操盘手,你是严肃认真的人……我逗你玩的呢!”

    田鑫见她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忧心的痕迹,这才松了一口气道:“染染,我不希望你受伤。”

    “对了,我放在你那儿的小金库赚钱没?”贝染小声问道。

    “放心吧!”田鑫白了她一眼,“保证你后半世衣食无忧。”

    贝染又叉一块牛排喂她:“行,如果你真嫁不出去,我们俩凑合着一起过吧!”

    田鑫不肯再吃了,而且是满脸嫌弃她的表情,“让我跟你过,我宁愿孤独终老!”

    这么嫌弃她做什么?贝染将这块牛排给自己吃了。

    不过,学理科的人,和学文科的人,本身就不一样。

    田鑫看了看腕表:“快点吃啊,三点钟我要回证券公司上班。”

    紧接着,她就快速的吃起来。

    贝染看着她:“鑫姐,我们是在优雅品尝牛排,品尝红酒,你怎么跟建筑工地上的大叔大哥吃快餐一样……哪个男人见到你吃饭跟打仗一样的,还不被吓跑……”

    “我不为男人而活着!”田鑫依然是非常有个性的快速吃着牛排,“我饱了,我要赶回公司上班,不送你回去了!你自己搭车!”

    贝染看着她风风火火离开的背影,调侃了一句:“果然是不能和你凑合着过日子的!”

    贝染今天请了一天假,她最近手上就是一个case,宋子羽和苏天擎的豪门联姻,她下午也没有什么事情,于是就去了婚宴的现场,看看布置的如何了!

    相对于田鑫做事的风风火火干脆明快,贝染则是细致入微由小见大。

    她一向是一个相信细节决定成败的女人!

    贝染到了酒店之后,看着红毯都已经铺好,她踩着高跟鞋走在了上面。

    每一个女人都梦想着一场盛大而梦幻的婚礼,每一个女人的心中都有一个白马王子,她喜欢这份工作,喜欢看到每一个人穿着洁白的婚纱,从红毯的一端走向了另一端,犹如从一个世界走进了另一个世界。

    “小伍,这里看看,下面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有点不平,新娘穿着水晶高跟鞋,会容易摔倒出丑就不好了!”贝染伸手指了指脚下。

    “是!贝小姐。”小伍将红毯拉开,原来是他刚才丢了找不到的笔盖,他道:“不好意思,贝小姐,是我大意了,但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么细心,我一直以为,别人都说你是因为漂亮才在公司所名立万的……”

    贝染微微一笑,没有做解释,如果女人生得漂亮,就可以什么事情都梦想成真的话,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贝染然后到别的地方去检查一遍,做一件事情,她就喜欢做到最好!

    无论是做顾倾尘的挂名妻子,还是做这个婚庆策划的主挂人!

    无论生活多么的辛苦,人生的信条必不可失。

    三天后,是宋子羽和苏天擎联姻的日子。

    这一天,也是贝染拿dna报告的日子。

    ……………………

    医院里,急诊科。

    顾倾尘刚刚做完一个车祸截肢手术出来,他洗完了手,听见手袋里的手机在响。

    他拿出来一看,是宋子羽打来的。

    “小羽,我一会儿会过去!”顾倾尘微微一笑。

    “表哥,你可一定要来!”宋子羽的语声有几分期待。

    顾倾尘一定会去的,因为,贝染是他们的婚庆主持。

    唐嫣然也参加了急救,她整理好了病人的资料后,准备下班了。

    自从那天她向顾倾尘表白了之后,顾倾尘对她是冷淡了许多,她真不明白,她是豪门千金,她热爱医学,和顾倾尘是门当户对爱好相同,可是,顾倾尘怎么会和没有身份地位只是一个婚庆主持人的贝染在一起?

    她本来是有一个医术上的问题想问顾倾尘的,见他下班后有事,于是就算了。

    不一会儿,她的手机响起来,她一看是方子默。

    “方师兄……”唐嫣然有点闷闷不乐也心不在嫣的叫道。

    方子默语声特别温和的问她:“嫣然,你上次说不会分辨脑脑外膜出血和脑内膜出血……”

    “我现在会了!”唐嫣然的眼睛一亮,“不过,方师兄,我现在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你……”

    “有问必答。”方子默说道。

    唐嫣然笑了:“那我过去a城私立医院找你。”

    ……………………

    酒店,婚庆现场。

    男方和女方的家人和亲戚朋友都已经陆续到场,唐柏锦作为男方的朋友,他一身正式的西装,举手投足之间都是财阀贵公子的气质,再加上早就扬名海内外的大牌设计师身份,让他一来即受到了万人嘱目。

    特别是他单身一人前来,并没有带任何女伴。

    他唯有在这样的场合,才可以肆无忌惮的欣赏贝染的才华,也才可以和她平静的相处。

    只是,他是她的所有观众之一。

    而她,是他的唯一。

    由于苏家和宋家都是a城的大财阀,来捧场的亦都是本城的名门望族们。

    排场之大,还是空前绝后。

    贝染在人群中看见了唐柏锦,他穿着西装的样子也挺好看,可是,她也只是纯粹的欣赏而已,而心动……却是不再有了。

    当然,顾倾尘则是非常低调的入场,他褪去了一身雪白的白大褂,作为女方的亲戚,他亦是身鲜光亮的到场。

    他看着自信从容脸上闪烁着光彩的贝染,这个在他身边韬光养晦了四年的妻子,竟然是有着极佳的口才和婚庆策划方面的天赋。

    当然,他对她的过去一无所知。

    他也不会对她的过去有兴趣。

    贝染只感觉到了场内有两道视线,让她如针芒在背。

    当然,一道就是唐柏锦毫不掩饰的爱慕之光。

    还有,就是来自顾倾尘如爱琴海般的深邃目光。

    而且,贝染似乎觉得,今天的婚庆现场是有点暗涛汹涌的感觉。

    这礁,在何处?

    汹涌,从何来?

    贝染穿着一袭红色的旗袍,勾勒着她美好的身材,旗袍上绣着一朵朵的蝴蝶,展翅欲飞。

    她手持话筒,如藕般白嫩的手指,美眸微微的流转,一颦一笑既是具有古典的味道,却又有着现代人的自强不息。

    “各位来宾,大家晚上好!今天是苏家少爷天擎和宋家千金子羽的联姻日子,他们在今天喜结连理,承蒙各位抽出宝贵的时间到此祝贺,我代表双方的家人,感谢你们!”贝染樱唇微启,字字如玉、大方又得体。

    众人在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之后,是新娘入场。

    一身洁白婚纱的宋子羽在父亲的臂弯里,一步一步的从红毯的那一端,不疾不徐的向着大家走过来。

    众人的目光都望向了今天的主角——美丽的新娘!

    虽然是有白纱遮面,可是,贝染依然是能感觉到宋子羽的心情,有激动,有欢喜,有幸福……

    在豪门之中,她能嫁给喜欢的人,也是一年有福气的事情。

    可是,当宋子羽在父亲护送下,走到了台上时,贝染一惊,却是没有见到新郎出席。

    对于苏天擎这个人,贝染其实并不了解。

    六年前,她和唐柏锦在一起的时候,也知道,苏天擎是个有钱人家的少爷。

    苏天擎,你现在去了哪儿?

    难道……这就是贝染觉得今天暗礁汹涌的原因吗?

    一个豪门千金,没有了男主角的婚礼,对于宋子羽来说,这是多大的羞辱!

    关键是宋子羽她爱苏天擎,她一个人站在婚礼的台上,面对着所有宾客的目光。

    而苏天擎,反而是成了落跑的新郎!

    就在来宾已经开始低声议论,宋子羽的双眸噙满了眼泪时,贝染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接起来一看,是a城私立医院方子默打电话过来了!

    “贝小姐,结果出来了!”方子默通知她。

    “谢谢,我让田小姐过去拿。”贝染的手不自觉的握紧了,结果终于是出来了!

    她今天晚上主持完了这场豪门联姻,就可以去田鑫的小窝里看结果了,她竟然是又惊又喜,却也有几分忐忑不安的。

    点击下章更精彩哇!色色爱你们哟!
本章结束
一定要记住丫丫电子书的网址:www.shuyaya.cc 第一时间欣赏《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最新章节! 作者:懒色色所写的《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为转载作品,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全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最新章节,而丫丫电子书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丫丫电子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介绍:
关于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
贝染赤身躺在手术台,他是她的主刀医生,他压向她在她的耳畔,浓烈的男人气息熨烫着她的肌肤,“老婆,结婚四年了,还这么害羞?”
老婆?他昨晚和她温存之后,已经是丢给了她一纸离婚协议,他有什么权利还叫她老婆?她伶牙俐齿的反击他:“顾医生都是这样调戏女病人的?”
倾尘就是一个经久不衰的传说。他是医界翘楚,还是全球5oo强企业的大股东,在商界翻手云覆手为雨。
他只需要一个很乖的妻子,贝染“乖”到他从不操心,四年婚姻只是协议内容,离婚之后纠缠不休的人又是谁?
她在主持婚庆现场,失足落水,他一手将她抵在池边,大手停留在她玲珑的曲线,双眸染上了兽性的光芒:“求我,你知道,我一向对你有求必硬的!”
“顾倾尘,我们离婚了!”贝染忍无可忍!
他冷酷一笑:“贝染,我们结婚四年,你有一个五岁的女儿,真想死在这儿?”
贝染一惊,他知道了?他会不会和她抢女儿?
顾倾尘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胖嘟嘟的小包子竟然是他的亲生女儿!
“贝染,你瞒了我五年,你在我面前乖巧的无懈可击,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顾倾尘扬起了一抹嗜血的笑容。
她可不可以不说出来,还有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儿子呢!
剧场版:
老师通知贝染,她儿子拿手术刀在学校解剖中毒死亡的小动物要破案,她女儿在学校风声水起的炒着股票,她一怒之下:“今天没人送你们上学,自己搭公交车。”
女儿向顾倾尘求救无果,于是道:“昨天一个漂亮的阿姨呆在爸爸的办公室一个小时,她的裙子是超短裙,而且还露了胸。”
龙凤胎果然是心有灵犀,儿子道:“电台的台长昨天抱了妈妈,还亲了亲妈妈的脸,说他永远也不会放手!”
贝染和顾倾尘异口同声:“想挑拨离间,还嫩了点,自己上学去!”
两兄妹背着书包去搭车,两夫妻回到了卧室,一关上门。
她扑上来,辣味尽显:“你居然和那个露腿露胸的女人一呆就是一小时?”
他将她压在沙发上,霸道无比:“该死的男人亲了你哪儿,我要用手术刀封了他的嘴!”
一场旖旎大战,在晨光里拉开序幕……
去而复返的两兄妹在窗口鄙夷不已,“切!还不是在乎得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