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电子书 >> 言情小说 >>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TXT下载 >>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章节列表 >>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最新章节

宝贝儿求我,我对你有求必应

作者:懒色色 下载: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TXT下载
    只是,贝染这一刻根本还顾不上自己的大事情,而眼前要解决的是如何让一个孤独的新娘,完美的完成这一场举世嘱目的婚宴。

    由于这一场声势浩大的婚宴,只有新娘子一个女主角在场,众人难免会窃窃私语。

    宋家更是觉得下不了台,要知道,宋家在a城,也是名门望族。

    此时苏家的人也是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他们在到处找着苏天擎的踪影。

    大家都是明白人,既然是两方豪门在联姻,那么,男方不见踪影,分明就是在轻视着女方啊!

    他宋家的千金小姐,何时要这样受别人的议论和冷落?

    唐柏锦走上前来,对苏家的父母说道:“伯父、伯母,我也是刚刚得到了消息,天擎去了纽约!”

    苏家的父母一听“纽约”二字,脸色一变,苏天擎心心念念的女子,就在纽约啊!

    这个苏天擎分明就是让宋子羽难看!

    宋家的父母更是觉得苏家过份了,这女儿在宋家是公主是宝贝的,嫁到了苏家,今天新婚就是个下马威了,以后还怎么得了?

    贝染在一旁安慰着宋子羽,宋子羽背过大家,在悄然落泪。

    如果她不爱苏天擎,他在婚礼上丢下她一个人,她不会觉得难过!

    可是,因为她爱他,一切都又变得不一样!

    贝染只是沉默着递上了纸巾,婚礼上这样的变数,是谁也不想的。

    苏天擎是走得潇洒了,可是,这亲的烂摊子却是留给了他们来处理!

    贝染轻轻的拍了拍宋子羽的后背,其实宋子羽还有父母为她撑腰,也算是幸运的了!

    她和顾倾尘结婚,没有婚礼,没有仪式,就一人一本结婚证。

    贝染想想,觉得这其实也挺好的!

    最光鲜亮丽的生活是做给别人看的!

    最苦涩悲泣的生活是自己悄悄忍下肚的!

    就像贝染和顾倾尘之间,相安无事的过了四年,说感情深吧,也不会深到离不开的地步!

    说感情浅吧,好像大家都有一点不舍得对方的意思。

    贝染又不是个笨蛋,他说罚她和他婚姻期限延长半年,他真要是罚她,哪会这样罚她的呢!

    这一刻,贝染不由望向了顾倾尘所坐的方向。

    顾倾尘并没有在顾氏亲戚的那一桌坐下,他反而是随便找了个角落里,也没有参与任何人谈论关于新郎失踪的事情。

    贝染看他,他有一种遗世而独立的感觉!

    俊则俊矣,但却会有高处不胜寒!

    就在贝染望向了顾倾尘时,他同时也望向了她。

    两人没有事先预谋,但两人的视线却是撞在了一起!

    顾倾尘微微一笑,给她一个鼓励的眼神!

    他已经是猜到新郎失踪,可是,这样的残局,贝染肯定是要出面来收拾的。

    但这个鼓励,还是让贝染备受鼓舞。

    贝染回给他一个一定行的坚定眼神。

    “贝小姐……”宋子羽哽咽着叫了她一声,“怎么会这样?他怎么可以这样做?让我受尽了难堪……”

    贝染握着她的手:“宋小姐,现在有什么打算?”

    “我……我不知道……”宋子羽摇头,“我的心里好乱……”

    贝染轻声道:“我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谁都会难过伤心的。可是,我一直觉得,你是坚强和理性的。尽管苏天擎不在婚礼上了,可是,这婚礼是要继续?还是要结束,你必须做一个选择!如果你不做选择的话,你的父母就会为你做选择了。”

    “我的父母给我选择?”宋子羽惊讶的望着她。

    “当然,父母是最爱自己的儿女的人,他们是不舍得让自己的女儿受一丁点的委屈!”贝染凝视着她的泪眼朦胧,“他们会选择退婚。”

    “退婚?”宋子羽大惊……

    这时,宋家的父母已经是来到了女儿的身边,“子羽,这场婚礼不用继续下去了,他们苏家在a城是名门望族,难道我们宋就不是?苏家竟然是可以如此这般的欺负我们宋家,我们走!”

    宋子羽望向了贝染,果然是被贝染说中了!

    宋家的父母定然是不愿意这婚礼还要继续下去的。

    贝染自己也有女儿,如果哪天她的女婿敢这样对她女儿,她定是不饶。

    所以,宋家的父母亦是一样。

    但是,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宋子羽的手上。

    贝染亦是有自己的婚姻,婚姻的事情自己作主,所以,宋子羽是可以说结束婚姻,还是继续走下去!

    “贝小姐,麻烦你处理一下善后的事情。”宋家母亲虽然气愤,但还是算冷静的吩咐她。

    “好的!”贝染点了点头。

    宋子羽被母亲拉着往外走,她穿着一对四英寸高的水晶鞋,这是为了这次结婚,专门量身定做的,尽管苏天擎不知道这一切,可是,宋子羽却是备足了功夫的。

    她被母亲拉得急,一下脚崴了。

    “好……疼……”宋子羽不能再走路,她伸手扶着一边的墙壁。

    “小羽,你怎么样?”宋母大为着急,“脚痛了是不是?妈妈马上叫人背你进车里……”

    “妈妈……”这瞬间的疼痛,让宋子羽明白过来,再疼再痛的前路,是她自己选择的,她就要自己走到底!

    所以,下一刻,她认真的说道:“妈妈,婚礼继续!”

    宋母听到了后,大为惊讶!

    苏家的人自认为对不起宋家,可是,儿子大了也由不得父母了!

    这一刻,苏家人听到了宋子羽说婚礼继续,也就是同时挽救了两家集团公司不会被分裂。

    于利益,这是婚姻的最佳利益。

    于感情,自然是可以省略不提。

    宋子羽凝视着大家:“虽然今天的婚礼只有我一个人,但是,宋苏两家的联姻依然是有效的!我们之间的合作也是最有利的!”

    宋子羽则是满含感激的望向了贝染:“贝小姐,婚礼继续!”

    “好的!”贝染拿过了一旁的话筒,她也从来没有处理过这一种事情,不过今天也只有尽全力的处理到最好。

    贝染笑容如沐春风的望向了众人:“各位,今天苏少爷有点事情,不能来到婚礼现场。可是,他自知自己亏待了新娘子宋子羽小姐,于是在决定,两家联姻之后,宋子羽成为苏少夫人之后,全权参与苏家所有的行业和管理工作。苏老爷,苏夫人,您二位是这样的意思吧!”

    “当然!”苏夫人马上接着说道,“子羽在娘家管理公司就是有声有色,我们苏家能有这样的儿媳妇,当然是开心!”

    宋子羽没有想到贝染和她是这么默契,既然是感情上的联姻失败,那么在利益的问题上,宋子羽一定是要有好处的。

    贝染没有问她如何处理,却是处理得深得人心!

    宋家父母一听也觉得这样挺好,于是这件事情就决定了下来。

    宋子羽这时用唇形告诉贝染:“你好棒!”

    贝染只是微微一笑,这是她的工作而已!

    她做婚庆主持和策划,虽然事先要做足功夫,但是,临场变卦,则是需要机智和聪明去应对的。

    就像今天苏天擎的突然之间失踪,作为a城的两家名门望族来说,谁都是措手不及。

    可是,埋怨归埋怨,事情总归是要解决的。

    在今天的这场联姻里,苏家是有错的一方,宋家是被羞辱的一方。

    挽回宋家颜面的方式,最好的就是商场上的利益,这是最实在的东西。

    贝染虽然工作经验并不多,可是,她懂得人心需要的是什么!

    就像她的婚姻,需要的是什么?

    所以,这四年,她和顾倾尘可以过得这么顺利!

    苏家是过错方,对于宋家的要求,自然是万事都会答应的。

    “当然,等苏少爷回来之后,苏少奶奶在房间里怎么罚他都不为过的,大家说是不是?”贝染此时语声带着几丝笑意,她轻松的气氛带入到了有几丝旖旎和暧-昧之中。

    豪门中人在意的就是脸面和利益,贝染不着痕迹的为他们力挽狂澜,将脸面和利益都挽回,他们自然是非常高兴的了。

    贝染举起了杯来:“今天是一个幸福的日子,我们共同举杯,庆祝苏少爷和苏少夫人新婚快乐!”

    当仪式结束之后,贝染在后台吹了一会风。

    宋子羽则是走了过来,她换了一件大红色的旗袍,犹如古时代里出嫁的新娘那般红。

    “很漂亮!”贝染由衷的赞叹道。

    宋子羽上前来,伸手抱住了贝染:“贝染,我们互相叫名字吧!感谢你今天力挽狂澜,不至于让我输得很惨!”

    “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情!”贝染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别再想了,有些事情,都不是我们能控制的。”

    “我知道!”宋子羽点了点头,“其实你穿旗袍更漂亮,我表哥看见了一定会喜欢的,当然,我见唐三的眼睛都直了……”

    贝染低笑了一声:“看来你没事了,都已经会调侃我了!”

    宋子羽退后一步来:“说没事是假的,但我会坚强的生活,苏天擎以为这样就可以打击到我,那他就大错特错了,即使是豪门联姻,我只要不让,我就是苏家的少奶奶,他想要和外面的女人双宿双栖,也得看本小姐同意不同意!”

    “好样的,新时代女汉子一枚!”贝染拍拍她的肩膀。

    宋子羽看着她:“从今天开始,贝染就是我的好姐妹,只要你说一声,我绝对为你出头!”

    贝染笑得眉眼弯弯,“如果你表哥哪天欺负了我,你帮我还是帮他?”

    “当然帮你!”宋子羽也笑了,“不过,也要看是什么样欺负,比如他将你吃掉这样的欺负,我就不帮了……”

    “宋子羽……”贝染红了脸,“没有想到你这个豪门大小姐也这么坏!”

    “其实豪门的坏,比你想象中还要糟糕得多……”宋子羽端着酒杯,“来,我们干杯!”

    “干杯!”贝染举杯。

    人生之中,不如意的事情十有八九。

    但是,处理一件事情的心态是非常重要的。

    就像今天这样,贝染虽然是一个局外人,只负责收拾残局,改变宋子羽被动的局面,可是,如果稍有不慎,她也是落得全盘皆输。

    宋子羽也并不是想象中的柔弱千金大小姐,又或者,假以时日,她会成为生意场上的巾帼英雄。

    可是,不管怎么样,今天扭转了局面,让贝染和宋子羽处于了双赢的局面。

    所有的宾客都在互相敬酒的时候,宋子羽也要出面去做做门面功夫,贝染相对来说,这时就会闲一些了。

    她来到了休息室,坐在了沙发上,才发现双脚累得不能动了。

    贝染闭上了眼睛,心里主要还想着dna的鉴定结果。

    今晚上的婚宴结束,也不知道几点了!

    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亲眼看到!

    当她闭着眼睛,也好像是觉得有人在凝视着她,而且那个人端着一杯水,在似笑非笑,有几分温暖,亦有几分赞赏。

    贝染马上睁开了眼睛,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顾倾尘。

    她有些意外,但也很高兴。

    毕竟他的一个鼓励的眼神,还是增长了她人生的信念。

    她没有说话,却是微微笑着凝望着他,虽然有几分疲倦,但却是挺开心的。

    “贝小姐果然是才华横溢。”顾倾尘赞叹了一句。

    “你在笑话我?”贝染略带撒娇的扁了扁嘴。

    顾倾尘却是点头道:“我说真的!”

    “我所做的这些,在你的眼里,只不过是小把戏而已!”贝染轻轻一笑。

    顾倾尘这个人,他什么都不必说,但是却是看在心里。

    他对生活的敏锐度,对生活的观察超级强,这可能和他的工作有关。

    一如他拿着手术刀时,准确无比的下刀。

    贝染在婚姻之初,有没有刻意讨好他,他哪会不知道?

    他知道,并不一定会说!

    顾倾尘递给她一杯水:“别喝酒了,一会儿回去又撞电线杆!”

    “我这么没有酒品!”贝染想起了那次在他的办公室里看到了的那枚戒指,她的心里难免会心伤一下子,“对了,晚上宴会结束可能会很晚,我会晚一点才到家。”

    顾倾尘凝视着她:“我等你!”

    “你今天没有急诊?”贝染有些意外,她和他很少一起参加任何场合,以前哪怕偶尔一起相遇了,也是淡然面对。

    顾倾尘的双眸变得深邃了起来:“你不想我等你一起回去?”

    他在说话时,望向了门外的唐柏锦。

    唐柏锦和朋友们在喝着酒,半醉半狂,半痴半疯。

    顾倾尘的意思很明显,她不想和他一起回去,就是和唐柏锦有关!

    “我很意外,你会等我!”贝染接过他手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她当然不会是想和唐柏锦做什么,她只是想去田鑫那儿拿dna报告而已。

    顾倾尘好看的剑眉向上一挑,“看来,是我这个做老公的要检讨自己了!”

    贝染也学着他的样子挑了挑眉,“看来,我是要过上名副其实的顾太太的日子了!”

    顾倾尘却是讳莫如深笑而不语。

    当然,贝染也是玩笑点到为止。

    反正,谁都没有捅破那一层窗户纸,爱与不爱,也不是绝对的。

    当天晚上,贝染一直负责主持到了婚礼结束,当她走出了酒店之后,就看到了顾倾尘的车在一旁等着她。

    贝染上了车,赶忙脱掉了高跟鞋,细得她的脚都快断掉了。

    “这是优雅万分的顾太太吗?”顾倾尘不由笑了,启动车子离开了酒店。

    贝染累得靠在了椅背上,“顾太太也会累的!原来豪门联姻这么累的,天啊……我一个月主持一件case就足够了……”

    顾倾尘体贴的将她的椅背放低:“来,睡一会儿,到家叫你!”

    “谢谢老公!”贝染毫不客气的享受着这个高级免费司机。

    结果,贝染不知道怎么回到家的,也不知道是怎么睡到了卧室里的,因为第二天她放假,所以,她一直睡到了下午才醒来。

    她的身上是干净的睡衣,里面没有bra,也没有小可爱……

    她知道,这肯定是顾倾换的,不知道他昨晚是怎么给她换的……

    贝染的唇边不自觉的扬起了一丝微笑,继而,她才想起,dna的大事情啊……

    于是,贝染马上去找手机给田鑫打电话:“鑫鑫,拿了我的报告了没有?”

    “你现在才想起报告?”田鑫在电话里调侃她,“我今天的班都上完了,听你声音刚睡醒,你昨晚和顾倾尘又在恩爱缠-绵?”

    “我马上去你家!”贝染累得跟猪一样,哪还有空和他恩爱缠-绵?

    贝染搭了车去到了田鑫家楼下,田鑫也刚好下了班回来。

    两人一起进了电梯,然后回到了田鑫的家里。

    田鑫是个不爱收拾家务的女人,家里乱成了一团,反正她是一个人住,怎么样也没有关系。

    “先说好了,不能像我妈一样的念叨着我家乱得跟狗窝一样!”田鑫决定先礼后兵。

    贝染站在了门口,“还真没有地方让我落脚,算了,将报告拿来吧!”

    田鑫看着她嫌弃的表情,她一手将贝染推了进来,“在桌子上,自己看!我给你一罐啤酒!”

    田鑫说着就从冰箱里拿了两罐冰冻的啤酒来,一罐给自己,另一罐给贝染。

    贝染看着牛皮纸袋里装着的文件,她忽然之间有一些紧张了。

    “鑫鑫,你来看!”贝染将牛皮纸袋递给了她。

    田鑫看着她:“贝染,你还是没有出息!”

    贝染随便她怎么说,她是真的很紧张,虽然是猜测了好久,可是,真的揭晓答案的那一刻,她还是觉得紧张无比

    其实世界上长得像的人也很多,父亲不一定就是顾倾尘。

    田鑫打开了牛皮纸袋,贝染则是拉工了啤酒罐,猛的喝了一口冰冻的啤酒。

    田鑫看着上面的鉴定结果,她反而是如释重负的道:“……”

    她还没有说话时,贝染却是马上道:“等我再喝一口酒!”

    田鑫看着她又猛的罐了一口啤酒,“好了,别再喝了,他不是孩子们的父亲!”

    “你说什么?”反全是贝染变了脸色。

    怎么可能?贝小鱼就说看不出来什么,可是,贝大鱼呢?

    她的儿子分明五官就是有相似之处的啊!

    田鑫将手上的报告递给了她:“自己看!真的不是!不用给自己压力了!”

    这时,贝染接了过来,一看上面的鉴定结果,果然是一对龙凤胎和另外一个样本,证实不是父子关系。

    说不失望,贝染那是假的。

    她在心底还是希望,顾倾尘就是一对孩子的父亲,毕竟他在她的心中,就是个好人!

    尽管结扎一事是阴影,可是,她相信,一定是可以走出去的。

    可是,这样最具有科学的依据,贝染还是相信的。

    “怎么?你很想他是你孩子的父亲?”田鑫看着贝染目瞪口呆的样子,她伸手拍了一下贝染。

    贝染有些失落的一笑:“我想不想,已经是不重要了!”

    田鑫劝道:“不是更好,你们就要离婚了,这样不拖不欠分得干干脆脆。”

    “也是!”贝染站起身来,将这罐啤酒全部喝入口中,“鑫鑫,将我把这个报告放在我家的书房里吧!”

    有希望,就会有失望。

    贝染转身准备出门,田鑫看着她:“贝染,你没事吧?”

    “没事的。”贝染吸了吸鼻子,“我想,是该结束的时候了。”

    虽然是有舍不得,可是,既然是都会结束,又何必再勉强呢?

    贝染走在了街上,她虽然希望是顾倾尘的孩子,可是,结果却不是。

    在以前,她从未将孩子和顾倾尘联系在了一起。

    可是,在分别的时候,她竟然是异想天开,想和他还有孩子们一家四口在一起。

    如果说她没有深陷爱河,恐怕也是没有人会相信的吧!

    她这样走着时,忽然电话响了起来,她一看是顾倾尘打来的,“老公……”

    “贝染,过来一下医院!”顾倾尘说道。

    “好啊!”贝染虽然不知道他叫她做什么,可是,还是第一时间过来了。

    贝染到了医院时,刚好唐嫣然下班。

    “唐医生,下班了……”贝染和她打招呼。

    唐嫣然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没有和贝染说半个字就转身离开了。

    贝染无奈的耸了耸肩,要知道,唐嫣然是完全有机会追求顾倾尘的啊,她又不会阻挠,唐嫣然干吗跟她生气呢!

    贝染来到了顾倾尘说的这边的住院部的七楼房间里,顾倾尘正在询问病情。

    顾倾尘带着几个实习医生,在临下班之前还来叮嘱一遍。

    “五号的病人,要密切注意他的血压情况。”顾倾尘交待说道,“还有六房的……”

    他的几个实习医生一一记录下来,顾倾尘见她过来了,于是道:“走,先去餐厅坐一会儿。”

    “好啊!”贝染大大方方的和他去了住院部的餐厅,她当然是不相信,他叫她过来不是为了吃食堂里的饭菜。

    顾倾尘闻着她的唇边有着淡淡的啤酒味,他深邃的双眸凝视着她:“又喝酒?”

    “天气太热,喝了一罐啤酒……”贝染知道这些小事,根本是瞒不过他的眼睛的。

    顾倾尘却是笑了:“顾太太火气这么旺,身为老公应该为你降火?宝贝染儿求我,我对你有求必应……”

    贝染哪会听不出他语气中的调侃之意,她不由脸上一红,“顾大医生,这里可是你的地盘,你再这么不严肃,小心被你的学生看到,就知道惨了!”

    顾倾尘依然是扬唇一笑:“对了,介绍一个客户给你!”

    贝染马上就瞪大了眼睛:“我没有听错吧!”

    今天总是有太多的惊喜,她还没有从dna的鉴定结果里走出来,顾倾尘却是让她再次惊讶得差点飞出去了。

    顾倾尘凝视着她:“是一对在战乱年代里失散的男女,他们各自经历了自己的家庭,但彼此的另一半都已经不在了,他们现在想在一起……”

    “接!”贝染虽然是累极,可是一听马上就兴奋了,“我算一算,战乱年代里的一对老人家,加起来都是一百多岁了,这在我的主持生涯里,是多有意义的一件大事了,老公,你对我太好了!我可不可以马上就见一见他们?”

    顾倾尘点了点头:“实习医生小张一会儿会带你过去,我先回办公室,晚上一起出去吃饭。”

    “好啊!”贝染很开心的应道。

    顾倾尘回去了他的主任办公室,贝染则是迫不及待的要去看那一对百岁老人!

    他们出生在了可歌可泣的年代,也经历了可歌可泣的生活,现在到了可歌可泣的爱情了。

    不过,贝染还是有一些奇怪的是,顾倾尘怎么会介绍客户给她呢!

    实习医生小张领着贝染去了三号的病房,他见贝染做深思的状态,于是说道:“贝小姐,你知道吗?杨婷和苏枫结婚之扣,苏枫的身体都好了很多,可想而知,爱情的力量太多了!”

    贝染恍然醒悟,当初顾倾尘是不同意杨婷和苏枫结婚的,因为有担当的男人,不愿意拖累女人,更不想她在他病逝之后,孤孤单单的一个人过着凄苦而悲凉的日子。

    但贝染在说服了苏枫愿意聚杨婷之后,反而是让苏枫有了活下去的最大动力,苏枫能将生命延长,这在医院里也是非常励志的生存故事。

    所以,这一次,顾倾尘会叫她来主持一对百岁老人的婚礼,是感谢?还是……

    “贝小姐,这一对老人的双方子女都反对他们在一起。”小张一边走,一边说道。

    贝染忍不住一笑:“原来你们顾主任叫我来,是让我挑战的!”

    她还真以为这个男人会这么好心的感谢她,原来是给她更高难度的事情进行挑战呢!

    看来,她还是不够了解这个腹黑的男人呢!

    小张马上说道:“贝小姐,你们相信你,一定行的!”

    贝染走进了三号的病房,就见一对布满了岁月年轮的老人,正一起坐在,眼角眉梢都满是皱纹,仿佛是百年树皮一样的苍老。

    可是,从他们双方的眼里,贝染又看到了一种对爱情的希望,这样的希望,让百岁老人,仿佛是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年轻小姑娘一样。

    “福爷、丁婆,这位是贝染小姐,她是负责你们婚事的主持和策划人!”小张说道,“放心吧,贝小姐最厉害了!”

    贝染拉开了小张,“福爷,丁婆,你们叫我贝染吧!我会努力将两位的婚事办到最满意的。”

    丁婆马上说道:“我只想得到家人的祝福……”

    “我也是一样!”福爷点了点头。

    对于这对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就曾相爱但后来被迫分开的情侣来说,什么声势浩大的排场,都已经失去了原来的色彩,他们相互之间,最看重的就是家人和来自家人的祝福。

    “我会让两位老人家得到最想要的婚礼的。”贝染应了下来。

    “多谢小姑娘……”丁婆马上说道。

    小张拿了丁婆和福伯两家的资料给了贝染:“贝小姐……”

    “好的,谢谢……”贝染拿着这两份资料准备走去顾倾尘的主任办公室。

    可是,她还没有走出住院大楼时,就看到了杨婷。

    “贝小姐……”杨婷飞快的跑到了她的面前来,“贝小姐,等一等我……”

    贝染站在了原地等着她:“慢点,苏太太,我还没有走呢!”

    一句“苏太太”叫得杨婷红了脸,她上前来道:“贝小姐,我还没有亲自当面给你道谢,你知道吗?苏枫的身体竟然是奇迹般的好起来了,谢谢你,你真是他的救命恩人……”

    杨婷说到了后来,是完全哽咽了。

    贝染伸手将她拥进了怀中:“傻丫头,他会好起来,最大的功臣就是顾医生和你,医生治愈他的身体,你则是治愈他的心,有了顾医生,还有你,苏先生一定会好起来的。爱情才是你们之间最大的奇迹,碰撞的两颗年轻的心,才是最激烈的火花,是延续苏先生最好的精神粮食。”

    杨婷被她逗笑了:“我没有贝小姐这样的好口才,但我真的好感谢贝小姐的……”

    “不必这么客气,这只是我的工作。”贝染也笑了,她轻轻的抹去了杨婷的泪水,“其实你这样年轻而执著的爱情,反而是我们要学习的。”

    杨婷小声的问了一句:“贝小姐有爱的人吗?”

    贝染笑而不语。

    尽管现在顾倾尘对她的态度有所转变,可是,她也不是恃chong而骄的人,她依然是不会拿着顾太太的名号到处去八卦的。

    “贝小姐肯定是有的。”杨婷看着她道:“我能感觉到贝小姐不仅是在工作,而且是融入了很多情感进去的。”

    贝染见顾倾尘已经是从他的办公室出来,换下了白大褂,而是白色的衬衫和西裤,外加一条竖条纹的领带,整个人俊美又迷人。

    “顾医生还有事找我,我先走了啊!”贝染说道。

    杨婷点了点头:“好的,贝小姐再见!”

    贝染走到了顾倾尘的面前,她和他一起走出了医院,到了停车场。

    夕阳下的余辉,两人的身影拉得很长。

    “想吃什么?”顾倾尘用遥控器开了汽车锁。

    贝染想了想,这个男人腹黑不已的“算计”她,她不大宰他一顿怎么行?

    “我要吃澳洲大龙虾,我还要皇帝蟹,蒜茸九节虾……”贝染毫不客气的道。

    顾倾尘走到了车边:“吃得完吗?”

    “当然,昨晚到现在,我还没有吃过东西!”贝染拍了拍自己的小腹处。

    顾倾尘伸手揽住了她的小腰,“我怎么觉得有人故意宰我的感觉……”

    这时,停车场进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唐嫣然忘记拿了一样东西,当她开车回来时,竟然再次碰到了顾倾尘和贝染在这么亲密的相拥在了一起。

    她转身跑开,然后去了办公室。

    可是,顾倾尘和贝染两人还是沉浸在彼此的世界里。

    他们一起靠在了车身上,看着夕阳的余辉一点一点的消失在了天边。

    贝染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虽然大鱼儿和他像,但不是就不是吧!

    有些事情,拿得起,就要放得下。

    感情,亦是一样。

    两个人能从朝阳升起时,一直走到了日落之后,这是一对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从晨雾缭绕之时,就一起手携着手,一起走过了中午下午,一直到了傍晚日落时分。

    其实,贝染是很羡慕那一对百岁老人,不止是杨婷和苏枫的爱情令人敬佩,那一对走过百年的老人们,更是令人佩服。

    她以前从来不敢去想,从年轻一直走到老,将会是怎么样的情景。

    可是,这一刻,在别人的爱情面前,她还是显得,是一个弱者。

    “倾尘,这次的case可是有一些棘手的。你请我吃好吃的,是应该的!”贝染望着天边最后一丝儿云彩。

    顾倾尘转过头凝视着她,“对于声名大躁的贝小姐来说,这只是小case而已!我相信你,一定会圆满完成的。”

    “那么,顾医生,你羡慕他们这样的爱情吗?”贝染收回了望向天边的目光,反倒是将清澈透明的目光望在了身边的男人身上。

    是不是他也希望,他们能像这一对百岁老人一样白头到老呢!

    从客户端把月票给色色,跟贝染一样是生双胞胎的哦,谢谢大家!首更两万奉上!
本章结束
一定要记住丫丫电子书的网址:www.shuyaya.cc 第一时间欣赏《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最新章节! 作者:懒色色所写的《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为转载作品,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全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最新章节,而丫丫电子书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丫丫电子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介绍:
关于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
贝染赤身躺在手术台,他是她的主刀医生,他压向她在她的耳畔,浓烈的男人气息熨烫着她的肌肤,“老婆,结婚四年了,还这么害羞?”
老婆?他昨晚和她温存之后,已经是丢给了她一纸离婚协议,他有什么权利还叫她老婆?她伶牙俐齿的反击他:“顾医生都是这样调戏女病人的?”
倾尘就是一个经久不衰的传说。他是医界翘楚,还是全球5oo强企业的大股东,在商界翻手云覆手为雨。
他只需要一个很乖的妻子,贝染“乖”到他从不操心,四年婚姻只是协议内容,离婚之后纠缠不休的人又是谁?
她在主持婚庆现场,失足落水,他一手将她抵在池边,大手停留在她玲珑的曲线,双眸染上了兽性的光芒:“求我,你知道,我一向对你有求必硬的!”
“顾倾尘,我们离婚了!”贝染忍无可忍!
他冷酷一笑:“贝染,我们结婚四年,你有一个五岁的女儿,真想死在这儿?”
贝染一惊,他知道了?他会不会和她抢女儿?
顾倾尘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胖嘟嘟的小包子竟然是他的亲生女儿!
“贝染,你瞒了我五年,你在我面前乖巧的无懈可击,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顾倾尘扬起了一抹嗜血的笑容。
她可不可以不说出来,还有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儿子呢!
剧场版:
老师通知贝染,她儿子拿手术刀在学校解剖中毒死亡的小动物要破案,她女儿在学校风声水起的炒着股票,她一怒之下:“今天没人送你们上学,自己搭公交车。”
女儿向顾倾尘求救无果,于是道:“昨天一个漂亮的阿姨呆在爸爸的办公室一个小时,她的裙子是超短裙,而且还露了胸。”
龙凤胎果然是心有灵犀,儿子道:“电台的台长昨天抱了妈妈,还亲了亲妈妈的脸,说他永远也不会放手!”
贝染和顾倾尘异口同声:“想挑拨离间,还嫩了点,自己上学去!”
两兄妹背着书包去搭车,两夫妻回到了卧室,一关上门。
她扑上来,辣味尽显:“你居然和那个露腿露胸的女人一呆就是一小时?”
他将她压在沙发上,霸道无比:“该死的男人亲了你哪儿,我要用手术刀封了他的嘴!”
一场旖旎大战,在晨光里拉开序幕……
去而复返的两兄妹在窗口鄙夷不已,“切!还不是在乎得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