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电子书 >> 言情小说 >>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TXT下载 >>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章节列表 >>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最新章节

相触,天雷勾地火

作者:懒色色 下载: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TXT下载
    贝染刚才一心在改着手机上的策划稿,自然是没有关注身边不远处还停着一部熟悉的车,那是顾倾尘的车。

    这一刻,她被唐柏锦抱上了车,由于她的挣扎,伞也掉进了地上,被风吹走了。

    由于雨是越下越大,两人很快都被淋湿了。

    她也不知道唐柏锦的头在她的发丝上做什么,只知道他将她放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时,她愤慨不已的瞪着这个男人!

    “唐柏锦,你不要这么幼稚好不好?”贝染恼怒的看着他。

    唐柏锦见她像是一个刺猬,只要面对着他,她就会树立起全身的刺来。

    他则是用手轻轻的轻着她身上的每一根刺,哪怕是扎得鲜血淋漓,他也毫不在乎。

    “先离开这里。”唐柏锦为她扣上了安全带,然后再回头望时,顾倾尘的车已经是不在了雨雾之中。

    唐柏锦坐上了驾驶的位置,问她:“去哪儿?”

    贝染以沉默来代替她的回答。

    唐柏锦将车开了出去:“你不说的话,就去我家!”

    果然,唐柏锦将车开了他的家里。

    他将贝染要抱进家里时,贝染却是下了车。

    唐柏锦依然是住在他们曾经住过的地方,他自己设计的一幢河边的小别墅。

    这幢小别墅,是以木头做成的,休闲又惬意。

    贝染以为自己能忘记,原来,那些过往,依然是还在的。

    以前,她和他会坐在了河边,光着脚丫踩在了鹅卵石上奔跑着……

    只是当初,她还年轻,他亦年少。

    少年不识愁滋味!

    贝染怔怔的站在了鹅卵石铺成的小路旁,然后望向了远方。

    唐柏锦站在了一旁,凝视着她。

    他知道,她想起了以前。

    所以,他也没有打扰她。

    雨,依然是在不停的下。

    雾,也在夜间不断的上升。

    贝染望着望着,几乎是望不到了前面还有什么。

    良久之后,贝染才道:“柏锦,你看到了前面有什么?”

    唐柏锦凝视着她,深情的说道:“前面虽然是有雾,可是,我也会坚定的牵着你的手,拨开重重迷雾,一直向前走,一定会有阳光灿烂的一天。”

    贝染却是低声笑了:“真想不到,你也会有抒情的一天。如果我说,我们真的回不去了,你还会再纠缠吗?过去的一切固然是美好的,可是,永远都只是在我的心底,如果你现在还要纠缠的话,就将过去的一切美好也都全部抹杀了。”

    “贝染,你真残忍!”唐柏锦忽然,双手握着她细小的双肩。

    贝染透过雨雾凝视着他:“你就当我是一个绝情的残忍的女人吧!”

    “不——”唐柏锦摇头,“我不能放手!还记得那天在建筑工地上的时候吗?顾倾尘牵着你的手离开,就算你和他是夫妻,我也告诉自己,我会给你幸福的,我会和你在一起的。现在,你和他已经是离婚了,你完全有权利选择自己的幸福!”

    贝染凝视着他,坚定的说道:“我现在最想要的幸福,就是和两个宝贝一起生活,陪着他们健康快乐的成长。其它的,都不想……”

    “我也可以做到,贝染,我说过,你的孩子无论他们是谁的,我都会视如己出,我会爱他们的。”唐柏锦失控的捏紧了她的肩膀,“你为什么一直这样排斥我?为什么?”

    他一边大力的捏着她的肩膀,一边摇晃着她的身体。

    贝染有几分晕眩了,“柏锦,别这样……”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我这么爱你,为什么连追求你的资格都没有?”唐柏锦恼怒的道,“你如果真想让我死心,就给我一个信服的理由!”

    “理由?”贝染在雨雾之中摇摇欲坠:“什么理由?我的心里没有了你,够不够……”

    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时,唐柏锦就吻了下来。

    雨雾之中,他将她抱紧,似乎是要融进了自己的骨血里。

    雨,是冰冷的。

    唇,是清凉的。

    身,是湿透的。

    心,是凄凉的。

    这一个吻,对于贝染来说,并不美好。

    以前的唐柏锦,是个绅士,在亲吻她时,总是很礼貌的。

    如今的唐柏锦,是个猛兽,再度亲她时,却是很凶恶的。

    他是一只受了伤得不到治愈的猛兽,他一直在画地为牢,在她给的感情世界里挣扎和徘徊。

    他猛烈的索取,却是得不到丝毫的回应。

    贝染凝视着他:“死心了吗?”

    时守境迁,今日不同往昔了。

    年少的爱,早也就吹散在了风里。

    那天别后重逢的戏码,也就只是在小说里才有的桥段。

    我始终在苦苦等待着你的出现,等着你来,这样的凄美的句子,不过是小说家用来编织爱情故事罢了。

    而现实生活就是,当我们再次重逢时,她已经是嫁为人妇,他还在苦苦的守候着她的归期。

    “我不死心!”唐柏锦依然是摇头,他大手开始去拉扯着她的衣服,“我要你,贝染……我的过去,只有你,我的将来,也只有你……”

    “过去有我?”贝染伸手护着自己,她亦是大声的质问着他:“六年前,我被你母亲下药,她将我丢给一群五大三粗的各色男人时,你在哪儿?”

    唐柏锦的心一震,他不料会是这样的情况,母亲一直不喜欢贝染,他是知道的!

    “可是,我拿着户口本,在民政局等你时,你呢?你为什么不守信用?你为什么不来?”唐柏锦将他们的第一次留在婚后,即使家里不同意,他也要娶贝染为妻。

    贝染瞬间就落泪了,她哭得不能自已,过了好一阵,她才慢慢的止住了哭声。

    她只要一提到母亲,才会流泪。

    “我母亲当时住院,你母亲给我说,只要我敢去跟你结婚,她就让我母亲死得人不知鬼不觉!”贝染不敢拿母亲的生命做赌注。

    唐柏锦伸手抱住了她,将衣衫凌乱的她拥进了怀里,他心痛不已的道:“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将这一切告诉我?”

    贝染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流泪。

    都是有*,奈何无情误。

    夏天的雨,一下就是很大。

    天空依然是乌云密布,贝染的脸上已经是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了。

    贝染推开了唐柏锦:“既然是错过,那就此错过吧!”

    说完之后,她转身就跑进了雨雾之中。

    或者,今天他带她来到了以前曾住过的河边小木屋,这令她确实是回想起了以前的美好生活。

    可是,现实的残酷,她是比任何人都要明白的。

    所以,大家在错过了之后,就不要在一起。

    遗憾,就让它遗憾吧!

    错过,就让它错过吧!

    生活,还是要继续吧!

    “贝染……”唐柏锦马上去追。

    可是,雨下得太大!

    雾也越来越浓,车速都非常的慢,能见度太低,而高速路也封了起来。

    唐柏锦马上给贝染打电话,可是,贝染却是没有接听。

    贝染走在了雨雾之中,那些年,我们青涩的爱情,还是在她的心中。

    只是,我们现在都已经成熟,青涩的果子,注定是成熟不了的。

    她宁愿放在了心中,就像电影的片为,偶尔的回放,但无悲无喜,无怒无哀。

    如此这般,就好。

    晚上,贝染回到了家里,也不知道是几点钟。

    她看了看手机,唐柏锦打了很多个电话,也有很多的留言,他很担心她。

    她将手机捏在了掌心之中,一个人,爱得有我热烈,被摧毁得也就有多壮烈。

    一如唐柏锦。

    她划开了手机的屏幕,然后回复了一行字:【我已经睡下,勿扰。】

    之后,她关机,让自己冷静下来。

    贝染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她赶忙去洗了个热水澡,然后去房间里看两个宝贝。

    他们在睡着之后,像是天使一样的可爱。

    她弯了弯唇,觉得人生虽然失去了很多,但依然是值得期待的。

    她对生活,依然是充满信心的。

    翌日一早。

    双胞胎起来,然后跑进了贝染的房间:“妈妈……”

    “妈妈,上班要迟到了……”贝小鱼赶紧拉她起来,“妈妈,您现在没有男人养着,要自立了……”

    贝染迷迷糊糊的,“可是,我想睡觉,我好累……”

    贝大鱼赶忙伸手去摸母亲的额头,再是颈项,“妈咪发烧了!小鱼儿,快去拿温度计。”

    “妈咪生病了……”小鱼儿的小脸上写满了焦灼之色。

    她去医药箱里拿了温度计来,贝大鱼给贝染放在了胳膊底下量温度。

    “妹妹,你去换衣服穿鞋子,一会儿我送你去上学。”贝大鱼则是很冷静的道,“之后,我照顾妈妈……”

    “你不上学?”小鱼儿瞪大和母亲一样的杏眸望着他。

    贝大鱼道:“老师教的我都会了,我在家里陪妈妈。”

    “我也在家里陪妈妈……”小鱼摇头,“我不去上学,老师教的我也会……”

    “不听哥哥的话了?”贝大鱼拿出哥哥的威严来。

    “你就比我早出生两分钟。”小鱼儿噘着可爱的小嘴,不服气的道。

    贝大鱼哼了一声,“哪怕是早一秒钟,我也是你哥哥。”

    小鱼儿瞪着他:“还不知道当初妈妈和我们爸爸结合的时候,是谁结合在一起的呢?”

    贝染虽然是迷迷糊糊的,可是也将两个孩子的话听得清清楚楚的。

    她半睁半闭着双眸:“好了,都不要吵了,全部去上学。我一会儿自己去看病!”

    小鱼儿依偎了过来:“妈妈,我陪您去吧!”

    “妈妈,我陪您……”贝大鱼说道,“我是男子汉,由我陪……”

    “妈妈没事的……”贝染看着这一对宝贝,“你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吧!我今天跟公司请假就行了。”

    此时,大鱼儿也量好了温度,“妈妈,记得跟医生说,您现在已经是三十九度了……”

    “知道了,我不会烧坏脑变成白痴的……”贝染还是很暖心,孩子在一天一天的长大,他们都会照顾起她来了。

    两个孩子走了之后,贝染昏昏沉沉的再睡去。

    中午,幼儿园。

    贝小鱼给宗政发信息:“宗政哥哥,有没有见到我妈妈来看病?”

    宗政正在午休,吃着午饭时,一看这信息,马上打了电话过去:“小鱼儿,贝姐怎么了?”

    “妈妈生病了……”小鱼儿难过的说道,“都没有人照顾她……”

    “你不要急,我现在去!”宗政饭也没有吃完,然后就跑去了贝染的家里。

    当他敲门叫醒了贝染后,一摸贝染的额头,烫得非常厉害,“贝姐,要去医院验血,来,我背你去。”

    “我还可以走……”贝染扶着墙壁,感觉全身无力,而且很酸痛,整个头也抬不起来,重如泰山一样的。

    于是,宗政扶着她进了电梯。

    “宗政,和顾教授学得怎么样了?”贝染看着他,他赶过来的时候,连衣服也没有换。

    宗政开心的说道:“学了好多知识,当在临chuang部实习的时候,才发现好多书本上的知识都只是理论,当理论结合实际时,才会有用的。而且顾教授博学多才……”

    两人上了出租车,然后往医院去。

    当宗政刚走进了医院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我,要进入手术室实习……我现在陪……”

    “去吧!”贝染马上打断了她的话,“我只是淋了雨感冒而已,对于实习生来说,能进手术室看大医生们做手术,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宗政,乖……”

    “你都没有人陪你看病,我不放心!”宗政放下了电话,“虽然进手术室对我而言是梦寐以求的机会,可是,贝姐,没有什么比你的健康更重要……”

    “傻小子,我能说能笑……”贝染一手推走了他,“快去!你再这样,我就生气了!生气就不理你了!”

    “好,我去!”宗政马上道,“可是,贝姐,有事记得打电话给我!”

    贝染点了点头,“好!”

    贝染自己去挂号去看病,她坐在那儿等待着叫号。

    宗政回去了外科之后,顾倾尘已经是准备进到手术室。

    和宗政一起实习的同事道:“刚才顾主任叫我们一起进手术室,你却是不见人了!”

    “我朋友生病了,我带她去看医生。”宗政一边换着无菌的手术服,一边学着顾倾尘在洗手,用消毒液在泡着双手。

    三个小时之后,手术时间结束。

    宗政迫不及待的就要往门诊部跑去,她不知道贝染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可是,顾倾尘叫住了他:“宗政,你先跟进这位病患的资料,另外,还有六号的抽血化验做了没?”

    “可是,我……”宗政着急的道:“贝姐生病……”

    顾倾尘早就就应该猜到是贝染,否则以宗政这么勤奋好学,怎么会不在科里?

    “这是命令!”顾倾尘沉声道:“否则,你马上去别的科实习!”

    宗政本想反驳的,她就算没有工作,也不能让贝染有任何的闪失,可是,他见顾倾尘是往门诊部的方向走去,他也明白过来,“是!”

    这是人家两夫妻的事情,他尽管是对贝染有意,可是,他和顾倾尘比起来,还是天地之别啊!

    门诊部,输液室。

    贝染坐在了一个角落里,她的左手在输着液,放在了椅子的扶手上,另一只手随意的搭在了一边,头倾斜着靠在椅背里,眼睛闭着,似乎是在打瞌睡。

    有护士见顾倾尘过来,赶忙叫道:“顾主任好!”

    顾倾尘点了点头,走到了贝染的身边来,看着她输液瓶,明了她是淋雨感冒发烧了。

    她昨天和唐柏锦去了哪儿,做了一些什么事情?她怎么会感冒发烧了?

    有护士见顾倾尘驻足在了贝染的身边,于是跑过来道:“顾主任,有什么事吗?”

    “没事!”顾倾尘道,“你去忙吧!”

    贝染虽然是有一些迷迷糊糊的,可是,依然是听到了他的声音。

    记得在四年的婚姻期内,她也会感冒的。

    顾倾尘其实是一个挺细心的男人,当她的身体有变化时,他总是会发现。

    四年内,她偶尔感冒风寒什么的,他直接拿药给她吃。

    贝染那时候会逗他:“顾医生,我都没有为我把脉,也没有拿听筒给我听,就开药给我,不怕开错了?”

    想人家一个堂堂的外科主任,看她一个小小的感冒,她还质疑起别人来了!

    顾倾尘伸手将她拉入怀中,一只手把在了她的手边的脉搏上。

    由于他家里并没有备听筒,他直接将耳朵贴在了她的心肺处,一边听着她的心肺处,一边把着脉搏说道:“心跳过快,来,我摸摸看,究竟是哪儿出了问题……”

    当然,这一摸,天雷勾地火……

    往事虽然是不可回味,可是,依然是在心里。

    贝染想起和他相处的趣事来,唇角不由自主的浮现一丝笑容来。

    她抬眸看到了是他,却是弯唇一笑:“手术做完了?”

    顾倾尘见她生病了,依然是没心没肺的样子,他狠狠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就离开了。

    贝染的唇角渐渐的冷凝了起来,她在顾倾尘走了之后,神色也渐渐的恢复了平静。

    她喜欢这样没心没肺的过日子,如果唐柏锦和她再见面后,大家还是普通朋友的话,见面问一声好!

    就像她和顾倾尘,离婚之后,大家都是各人过着各人的生活,大家都是在忙碌着自己的工作。

    可是,有幸见上一面,她还是会问候他一声!

    看来,顾倾尘对她的怨气很大啊!

    否则,为什么每次看到她,都是她欠了他几千万似的。

    顾倾尘下班,离开了医院。

    这时,大鱼儿和小鱼儿一起来到了医院,他们来到了输液室,看着贝染差不多就要输完了。

    “妈妈,痛不痛?”小鱼儿上前来,“我给你呼一呼,就不痛了!”

    贝染伸手将她抱入怀中,“妈妈不痛,一会儿我们就回家。”

    贝大鱼则是和宗政一起进来的,宗政走到了贝染的身边:“贝姐,我问过医生了,她说你是淋雨感冒,回家继续吃药就会好了。”

    “多谢你,宗政!”贝染歉然道,“我本来是想去看奶奶的,现在都病了。”

    “没关系,奶奶也好多了!”宗政看着她,“我去拿药,一会儿送你们回家去。”

    宗政去了拿药,大鱼儿和小鱼儿一左一右的呆在了贝染的身边。

    旁边还有在输液的大人们羡慕不已:“这两个孩子都是你的吗?”

    “对呀!”贝染骄傲的说道:“他们是龙凤胎!”

    “哇……”有人欢呼了起来,要知道,双胞胎都不容易了,更何况是龙凤胎了。

    “好可爱了!你们看,男孩了帅帅的酷酷的……”

    “是呢,女儿则是可爱的淘气的……”

    “天呀,你真是有福气,一胎双宝啊……”

    “关键是他们还这么乖,依偎在母亲的身边……”

    贝染听着众人的羡慕和赞叹之声,她也觉得自己好幸福,有一对儿女围绕在了身边,无论多辛苦,人生就是有最大的希望。

    唐嫣然下班之后,尾随着急急忙忙往门诊部跑的宗政,看到了他一手牵着一个孩子进到了输液室。

    此时她背对着贝染,听到了她亲口承认这两个孩子都是贝染所生。

    唐嫣然拨通了电话给唐柏锦:“堂哥,我看到了贝小姐在医院输液……”

    “我马上过来!”唐柏锦放下了手上的工作,然后交待了助理。

    当唐柏锦过来时,贝染刚刚输完液,护士为她拔针:“用手轻轻的按一会儿针口处……”

    她还没有伸手按时,唐柏锦就伸手按住了。

    贝染看了他一眼,“怎么又来了?”

    大家看到了唐柏锦对贝染这么细心,于是在猜测着他是不是她的老公!

    唐柏锦凝视着她:“我昨晚一直在找你,你淋了雨是不是?贝染,你现在怎么样了?”

    “我好多了,走吧!”贝染不想在医院里有什么影响。

    她于是一左一右的牵起了女儿和儿子的手,宗政也刚好拿了药过来,他看着唐柏锦也在:“唐先生……”

    唐柏锦伸手道:“药给我!”

    宗政当然是不会给的,唐柏锦可没有那么的脾气!

    唐嫣然此时走出来,对宗政道:“宗政,这是我堂哥,我跟你保证,他不会伤害贝小姐,药给他吧!你还在值班,快回去吧!我想贝小姐也不想你在值班的时候离开了医院,贝小姐,我说得对吗?”

    贝染点了点头:“是啊!宗政,回去好好上班,我没事了。”

    一对龙凤胎也和宗政道别。

    “宗政哥哥,再见……”

    唐柏锦拿过了药,和贝染还有一对龙凤胎去到了停车场,他打开了车门,“大鱼儿,小鱼儿,来,上车!”

    而且后车座堆了一些玩具,两个孩子上车后,马上就开始拆玩具了。

    唐柏锦确实是有心,他早早的就买了玩具给孩子,只是贝染一直抗拒着他,他都没有机会给孩子们玩。

    当这一刻,看着孩子们非常喜欢时,他也就开心不已。

    贝染坐在了前面的副驾驶位上,唐柏锦将车开往她住的小区。

    贝染不由轻叹了一声:“唐柏锦,你可真是煞费心思,连我住在哪儿都调查清楚了?”

    “贝染,我调查你,绝对不是为了害你!”唐柏锦停下了车,“我想对你好!”

    贝染是懒得说话了。

    小鱼儿从车上下来,还抱着一个玩具,在蹦蹦跳跳的,“叔叔,您是谁呀?”

    “我姓唐……”唐柏锦见孩子这么可爱,不仅是不抗拒,还主动和他说话,他开心不已,“小鱼儿,喜欢吗?”

    “喜欢!”小鱼儿开心的道:“谢谢唐叔叔送妈妈和我们回家!”

    “小鱼儿好乖……”唐柏锦都感动了。

    他伸手去抚贝染下车,不料小鱼儿手上的玩具车掉在地上,跑向啊林荫道。

    而林荫道这时有一辆车开过来,虽然车速不快,可是小鱼儿已经是去追玩具车了。

    “小鱼儿……”贝染一看,是吓得魂飞魄散。

    大鱼儿一看妹妹有危险,他也迈开小腿,追了过去。

    唐柏锦赶忙放开了贝染,用最急最快的步伐就跑向了小鱼儿,他扑上前,一伸手就将小鱼儿护在了怀中滚到了一边去。

    小车也在此时停了下来,车主一看撞到了人,赶忙下车来察看:“先生,你和小孩子怎么样了?”

    小鱼儿吓得哇哇哭了起来:“妈妈……哥哥……”

    “哥哥在……”大鱼儿也跑到,他抱住了妹妹,但不忘记多谢唐柏锦,“谢谢唐叔叔……”

    贝染吓得脸色发白,她从车上跌跌撞撞的跑过来:“你们怎么样了?”

    她伸手抱住了小鱼儿,上上下下的摸着:“告诉妈妈,有没有哪儿痛?撞到了哪儿?”

    “我不疼,我吓到了……”小鱼儿哭着说道,“唐叔叔救了我……”

    “唐叔叔,您觉得怎么样?哪儿疼?”贝大鱼像是一个冷静的大人一样,马上询问起唐柏锦来。

    唐柏锦摇了摇头,“我也没事……”

    他站起身来,对贝染说道:“小鱼儿受到了惊吓上,你先安抚一下她,她没有撞到,我们和车没有直接接触……”

    “那就好!”贝染点了点头,“柏锦,谢谢你……”

    “别说这么些客气的话!”唐柏锦说道:“我说过,我会视他们为己出的!”

    作为父亲来说,他会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孩子们的安全!

    这是一个父亲的责任,更是一个父亲的浓浓爱意。

    今天八千字加更啦!继续在客户端投月票哦!
本章结束
一定要记住丫丫电子书的网址:www.shuyaya.cc 第一时间欣赏《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最新章节! 作者:懒色色所写的《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为转载作品,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全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最新章节,而丫丫电子书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丫丫电子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介绍:
关于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
贝染赤身躺在手术台,他是她的主刀医生,他压向她在她的耳畔,浓烈的男人气息熨烫着她的肌肤,“老婆,结婚四年了,还这么害羞?”
老婆?他昨晚和她温存之后,已经是丢给了她一纸离婚协议,他有什么权利还叫她老婆?她伶牙俐齿的反击他:“顾医生都是这样调戏女病人的?”
倾尘就是一个经久不衰的传说。他是医界翘楚,还是全球5oo强企业的大股东,在商界翻手云覆手为雨。
他只需要一个很乖的妻子,贝染“乖”到他从不操心,四年婚姻只是协议内容,离婚之后纠缠不休的人又是谁?
她在主持婚庆现场,失足落水,他一手将她抵在池边,大手停留在她玲珑的曲线,双眸染上了兽性的光芒:“求我,你知道,我一向对你有求必硬的!”
“顾倾尘,我们离婚了!”贝染忍无可忍!
他冷酷一笑:“贝染,我们结婚四年,你有一个五岁的女儿,真想死在这儿?”
贝染一惊,他知道了?他会不会和她抢女儿?
顾倾尘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胖嘟嘟的小包子竟然是他的亲生女儿!
“贝染,你瞒了我五年,你在我面前乖巧的无懈可击,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顾倾尘扬起了一抹嗜血的笑容。
她可不可以不说出来,还有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儿子呢!
剧场版:
老师通知贝染,她儿子拿手术刀在学校解剖中毒死亡的小动物要破案,她女儿在学校风声水起的炒着股票,她一怒之下:“今天没人送你们上学,自己搭公交车。”
女儿向顾倾尘求救无果,于是道:“昨天一个漂亮的阿姨呆在爸爸的办公室一个小时,她的裙子是超短裙,而且还露了胸。”
龙凤胎果然是心有灵犀,儿子道:“电台的台长昨天抱了妈妈,还亲了亲妈妈的脸,说他永远也不会放手!”
贝染和顾倾尘异口同声:“想挑拨离间,还嫩了点,自己上学去!”
两兄妹背着书包去搭车,两夫妻回到了卧室,一关上门。
她扑上来,辣味尽显:“你居然和那个露腿露胸的女人一呆就是一小时?”
他将她压在沙发上,霸道无比:“该死的男人亲了你哪儿,我要用手术刀封了他的嘴!”
一场旖旎大战,在晨光里拉开序幕……
去而复返的两兄妹在窗口鄙夷不已,“切!还不是在乎得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