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电子书 >> 言情小说 >>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TXT下载 >>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章节列表 >>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最新章节

指腹处的薄茧,摩挲着她

作者:懒色色 下载: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TXT下载
    晚上来电影院的人非常多,甚至还在排队买票。

    贝染和顾倾尘站在了人群中时,就觉得比起广告幅上的明星们还要漂亮和俊美迷人。

    贝染凝视着他,然后双手勾上了他的脖子,再是踮起了脚尖,在他的颈畔说道:“我说,等《速度与激情》完了之后,自然而然的就《冲上云霄》了……”

    顾倾尘微微的一勾唇,这个确实是非常的恰当,激情完了之后就冲上云霄。

    如果这两个导演知道了,是不是满头黑线了?

    贝染去买票,然后拉着顾倾尘进场。

    顾倾尘不由调侃了她一句:“我们是直接冲上云霄,然后没完没了的激情……”

    贝染的脸一红,这人……

    她要去调侃一下别人还行,在他面前,这事哪说得过他!

    ……………………

    海景别墅。

    郑彤下班回来,她加了一会儿班才回来,回来之后就闻到了厨房的香味。

    自从段非寻赖在了她的家里之后,她就会闻到了厨房的香味儿。

    也就是说,她的家里,从此之后,都有了人间烟火的味道。

    郑彤洗了手经过厨房时,就看到了他一边打电话一边在炒菜,段非寻在看到了她之后,然后跟对方说拜拜,可能是生意上的事情。

    “老婆……”段非寻打开了厨房的门,“回来了!马上开饭。”

    他将菜端上了桌,又盛了饭和汤,自从那天在贝染家喝过花旗参乌鸡汤之后,他经常煲给郑彤喝。

    自从上次贝染说这是补女人的汤之后,他只要下班回来得早,就会煲给她喝。

    郑彤看着他,她是医生,告诉他要将汤里的油去掉,果然说过一次之后,他就每次都去掉了。

    “谢谢……”郑彤闻着鸡汤的香味,还是说了一句。

    段非寻这时凝视着她:“你是我老婆,说什么谢谢呢?我对你好,是应该的。”

    郑彤也看着他,然后低头去喝汤。

    有些闻不惯花旗参的味道,有些觉得这味道特别的好闻。

    其实也就像婚姻一样,婚姻和花旗参的味道是一样的,闻得惯的人,觉得婚姻是一碗心灵的鸡汤,让我们在每一个夜晚相拥在一起。闻不惯的人,会拒绝这样的味道。

    郑彤抬起头,然后看他:“你也喝啊!”

    “这是给女人喝的……”段非寻非常认真的说道。

    郑彤笑了:“染染气你的呢!”

    段非寻看着她笑了,好久没有见她这样笑过了,他凝视着她,有些呆痴了。

    “看什么?”郑彤转过了脸去。

    段非寻则是伸出了手指,轻轻的拭去了唇角的汤汁。

    郑彤一转头时,他的手指就刚好触上了她的红唇。

    郑彤不由一怔时,段非寻找准了机会,亲了她的唇……

    她的唇上,还有鸡汤的香味……

    他留连往返。

    他爱不释手。

    她亦是没有拒绝。

    她没有拒绝,对于段非寻就是最大的鼓励。

    他将她抱住,然后加快了速度,让爱火彻底的点燃。

    要温暖一个人的心,就要先温暖她的胃。

    这一句话,不仅是适合男人,也是适合女人的。

    郑彤再生他的气,也在这几天他在照顾她对她好时,气也渐渐的消失了。

    这一刻,她并没有拒绝他……

    忽然这时,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段非寻发誓,下次他要和老婆亲热时,一定要关机。

    当郑彤在电话铃声里清醒了时,她一下就推开了他。

    段非寻一看是家里打来的,他于是又拿起了手机,在很耐心的在说着话:“妈,您怎么样?是不是身体不好……血压高不高?您有没有每天量过的?还有降压药要每天吃的……”

    郑彤安静的喝着鸡汤,看得出来,段非寻是一位孝子,无论他在职场上多么的冷酷无情,可是,对于父母,他则是非常的孝顺和有耐心。

    “您都有按时吃,是吧!”段非寻道,“那就好……什么?孩子……”

    他在说这话时,母亲问他那么大年纪了,什么时候要孩子,段非寻于是就望向了郑彤。

    郑彤沉默着吃着菜,并没有任何表示。

    “妈,孩子的事不急……”段非寻安慰着母亲,“我们都还年轻嘛……您先别想这个,如果是有消息了,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您的……”

    段非寻又和母亲说了几句话,他挂了电话之后,看到了郑彤的饭只吃了半碗,她就要离开。

    “我吃饱了!”郑彤起身,准备上楼。

    段非寻则是伸手拉住了她的小手,凝视着她道:“彤彤,我没有要逼你生孩子的意思,我妈有高血压,我这不哄她一下嘛……你才吃了一点点饭,怎么就饱了呢?再吃一点,看看你最近都又瘦了……”

    郑彤看着他:“我喝了两碗汤了,真的饱了,我这在自己的家里,怎么可能会拘束?你先吃吧!”

    她说着从他的大手里拿出了自己的小手,然后向楼上走去。

    段非寻看着她的背影消失了,他坐在了桌上,一个人吃着饭,如同嚼腊一样的没有味道。

    ……………………

    法院。

    由于高扬的案子要开庭,贝染则是没有叫宗政婆婆去,老人家带大孩子不容易,而且宗政现在还没有醒来。

    贝染去了,没有想到顾倾尘也过来陪她。

    他难得一身正式的西装,洁白的衬衫,竖条纹的蓝白相间的领带黑色的西装,笔挺的西裤,和锃亮的皮鞋。

    贝染在遇见了顾倾尘时,她不由一怔。

    如果好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还以为这是一个商业精英,就是常见的ceo总裁了。

    可是,他并没有回归顾氏集团,他反而是一直在医院工作。

    贝染会来,顾倾尘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毕竟宗政和他的婆婆对她是有恩的,而且还带了大鱼儿和小鱼儿,这样的恩情,于重情义的贝染来说,她是必报的。

    他伸手,牵上了她的小手,一起走了进去。

    今天高扬的辩护律师是段非寻,当段非寻出现时,贝染的手心微微的一紧。

    顾倾尘是直接怒了,如果不是在法庭之上,他这么沉着冷静的人,都要冲上去打人了!

    “肃静!起立!”

    这时,法官大人入场。

    法官入座之后,“辩方律师,可以开始!”

    段非寻作为高扬的律师,他向法官行礼之后,然后望向了高扬:“高扬,请问你7月31日下午四点左右,是不是非常清醒的驾驶一辆兰博基尼撞入了人行道?”

    高扬:“是!”

    段非寻:“你明知道这样是很危险的,为什么还要撞过去?当时在距离站台很近,你可知道这样会造人很多人员的伤亡?”

    高扬:“是!我知道……可是,我的车失控了,我怎么也停不下来,我当时就冲上了人行道……”

    段非寻:“高扬,你要说实话,你是不是清醒的在开车?你有没有喝酒?然后酒驾?”

    高扬:“我句句属实,我非常清醒,我没有喝酒,更没有酒驾。”

    段非寻点了点头,然后望向了法官:“法官大人,我问完了!”

    法官望向了控方律师:“控方律师,可以开始了!”

    今天的控方律师是喻可,曾经喜欢过段非寻,但是现在不在他的律师楼上班。

    喻可向法官和陪审团鞠躬,然后望向了高扬:“高扬,7月31日下午四点钟,你开车是很清醒的,但是因为路面湿滑,你的车又刹车失灵,所以才会失控,是不是?”

    高扬:“是!”

    喻可这时扬唇凝视着他,扬声道:“高扬,你第一个问题就说谎!7月31日下午四点钟,a城是个大晴天,根本就没有下雨,由此证明你根本就是不清醒的状态下在开车,并且将兰博基尼冲上了人行道,造成了宗政在内的八人伤亡。”

    “我反对!”段非寻马上道,“控方律师所说的晴雨天和本案无关。”

    “当然有关!”喻可解释道:“法官大人,路面的湿滑与否,和汽车失控是紧密相关的。”

    法官:“控方律师可以继续提问!”

    段非寻看着喻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也敢和他这个大律师叫板?

    高扬则是马上道:“时间太久了,我不记得那天是晴天还是雨天……”

    “停!”喻可说道,“你不需要解释,我问你时,你只需要答是或者不是!有或者是没有!”

    这时,喻可继续问道:“高扬,你在7月31日下午的两点钟在希尔顿酒店吃饭,你有没有叫酒?”

    高扬:“没有!”

    喻可拿出了证据:“服务员证实你和你的三个哥们要了酒,而且酒店的帐单也有显示。你说你没有叫酒,你在说谎!”

    高扬:“我就算是有叫酒,但我没有喝!”

    喻可将证据呈给了法官,这是一份酒店的帐单。

    喻可这时说道:“法官大人,我希望传一位证人,是酒店的服务员,是他送的酒去高扬的房间。”

    “传证人!”法官同意。

    希尔顿的酒店服务员小刘上了法庭的证人位上。

    喻可问道:“高扬有没有叫酒?就是被告席上的这位先生!”

    小刘:“太久了,我不记得了。”

    喻可有些着急了:“小刘,你再看清楚,他就是7月31日血案的肇事者……”

    “我反对!”段非寻站起来说道:“法官大人,控方律师对证人不公平。”

    法官:“反对有效!控方律师,请注意你的用词。”

    喻可深呼吸了一口气:“小刘,请你仔细看一看,是不是他叫过一瓶伏特加?是不是你为他们倒过酒?”

    小刘摇头:“对不起,我真的不记得了……”

    法官说道:“鉴于这位证人对于本案起不到作用,他的证词也没有用,带他下去。”

    喻可毕竟年轻,她有些沉不住气:“高扬,你明明就是喝了酒,而且还是酒精浓度达到了百分之五十的高度烈酒,你正因为喝了这些酒,所以才会开车失控,撞到了人行道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

    高扬:“不是!”

    喻可生气的道:“你就是!”

    高扬反而是冷静了下来,“不是!我记得很清楚,我没有喝酒。”

    由于和他吃饭的三位豪门公子哥,全是他的朋友,并且和高家有生意来往,他们在庭上一致口供,高扬没有喝酒。

    法官马上敲道:“控方律师,注意你的情绪!”

    喻可深深的呼吸了一下,“法官大人,我问完了。谢谢!”

    段非寻冷静的站了起来:“法官大人,我希望传法证人员上来。”

    “传!”法官同意。

    法医鉴定组里一个组长司徒锐上来在证人席位上坐下。

    段非寻作为辩方律师先提问:“司徒锐先生,请问你们搜集到的证据里,高扬的兰搏基尼车确实是刹车失灵冲向了人行道吗?”

    司徒锐:“是!”

    段非寻:“高扬的血液检测里,没有含酒精成份,是?或者不是?”

    司徒锐:“是!”

    段非寻言简意赅,体现了一个成熟律师的睿智和冷静,他道:“谢谢,我问完了!”

    法官望向了喻可:“控方律师,你可以提问!”

    喻可望向了司徒锐:“司徒锐先生,你如何来证明兰搏基尼车是人为的失灵?还是真正的故障失灵?”

    司徒锐:“兰博基尼车过后就被交警拉回了交警大队作为证物保存完整,我们反复检查过,也找了兰博基尼公司的专业检修人员,确实是意外故障失灵。”

    喻可继续道:“血液检测证明呢?案发当时是7月31日下午四点,血液取证检测报告是8月1日早上十点钟,请问,间隔这么长时间后,酒精会已经消失在血液里吗?”

    司徒锐:“会!不仅是时间能令酒精消失,而且高扬失血过多,在手术的过程中输入大量的血液,这样我们在取证的时候,已经是检测不到第一案发现场时,他的血液情况。”

    喻可松了一口气:“也就是说,这一份血液报告,高扬的血液没有酒精是不能作为呈堂证供了。法官大人,我问完了!”

    法官这时说道:“现在请双方的律师,进行结案陈词。”

    法庭上的一番唇枪舌战之后,段非寻在结案陈词:“我的当事人高扬先生并没有醉酒驾驶,只是跑车失控,所以才会冲向了一旁的人行道,关于这一点证据已经是经过了法医们的检验。所以这一起事件,完全是因为车的意外,才导致了宗政在内的八名路人受伤,高扬先生深表歉意,他会尽可能的补偿大家,我的当事人高扬先生心存善念,并非恶意驾车撞伤人的。法官大人,各位陪审团,希望大家对我的当事人高扬先生进行合理的审判!”

    喻可站起来进行结案陈词:“法官大人,各位陪审团,宗政现在还在医院昏迷不醒,而另外的七个伤者也有心灵的创伤,而引起这一宗案件的罪魁祸首就是高扬。他在希尔顿酒店叫了酒精浓度达百分之五十的烈酒,所以在醉酒驾驶着失控的跑车,才会冲向人行道,并且是公交站台。一个有良心的人,一个有正常思维的人,如果是在清醒的状态下,也知道将失控的车开向无人的地方,或者是马上报警!而不是将车冲向人群密集的公交站台,所以,他一定是有喝酒。我在此,恳求法官大人和各位陪审团,对于高扬这样的醉酒驾驶予以严惩不贷,以警醒其他的人。谢谢,我说完了!”

    此时,法官和各位陪审团都在仔细商议着这件案子的结果。

    喻可和段非寻也没有看彼此,而是安静的等待着结果。

    贝染的心自然是紧张的,顾倾尘轻轻的握了握她的手,给她最暖心的支持。

    贝染凝视着他,感受着来自他的支持,她轻轻的点了点头。

    贝染这时望向了喻可,关于喻可,她是知道的,她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年轻的律师会成为控方律师,而身经百战的段非寻会是辩方律师。

    这时,法官宣判:“本案由于高扬的酒驾是一大疑点,而疑点利益归于被告,本席宣判,这场官司,由于证据不足,高扬当庭释放,高扬按合同上的赔偿金额如数赔偿给宗政等八名人员……”

    高扬趾高气扬的走出了法庭,在面对外面的记者时说道:“虽然是有很多人仇富的,可是,我相信,法律是公平的……多谢大家的守候,还有今天天气也不错,本少准备去海边钓鱼,并且有红包发放……”

    贝染生气的冲到了法官的面前:“他喝了酒的,他是真的喝了酒的……”

    法官看着她:“没有证据能证明他喝了酒,小姐,请你控制你的情绪……”

    顾倾尘上前来将她拥进怀中,“贝染……”

    “为什么会这样?”贝染眼圈儿在泛红,“明明就是他的过错,他现在是一点儿过错都没有了,除了赔钱,就什么都没有,可是,钱能买回宗政的生命吗?”

    顾倾尘凝视着她,伸手抚着她的后背,缓解着她的情绪,在她稳定了情绪之后,他才道:“当时高扬送到了医院时,由于大量失血,再加上做手术时,也为他补充了很多血,这样一来,在他做完了手术再取样本检验,他的血液样本里,已经是没有酒精的成份……贝染,所以,证据不足……法医司徒锐说的话,确实是这样的,我也是医生,我也明白这个道理……”

    贝染也是能明白这样的道理,可是,她只是不愿意去接受热爱生活的宗政躺在了医院里,而纨绔豪门公子哥这个肇事者则是毫发无损。

    顾倾尘拥着她走出了医院,两人一起站在了阳光下。

    秋日的阳光,本来是明媚的。

    可是,这一刻,贝染却是觉得这阳光是清冷的,至少她的心上,则是在滴血的。

    贝染站在了天空下,看着高扬和记者们在嚣张的说着话。

    高扬笑着道:“你们放心,对于向八名伤者赔钱的事情,我的代表律师已经是完成了,这些钱,他们就是辛苦几辈子也赚不到的……”

    段非寻打断了他的话:“高少爷,先回家吧,高先生在家等你!”

    “好!”高扬坐上了他家的车,“辛苦你了,段律师!”

    高扬坐车走了之后,段非寻也准备开车离开,喻可这时经过了他的身边,她说道:“我一定会证明给你看,我是可以赢过你的!”

    段非寻没有说话,他不喜欢喻可,没有男女之间的爱情,她怎么证明,对于他来说,都不重要。

    段非寻准备去停车场拿车时,他看见了不远处的顾倾尘和贝染,他走了过去,看着阳光下的贝染,她的神色凄楚脸色苍白,而顾倾尘则是冷若冰霜的看着他,恨不得用眼睛杀了他!

    “倾尘、贝染,今天这件case,两位也是明白人,就算不是我做律师,其他的人一样也是会赢的!”段非寻解释道,“因为我和高老先生有交情,我不得不接了,还希望你们二位不要生气……”

    贝染冷声道:“段非寻,你知道我在来法院之前,碰见了谁吗?碰见我的同学屈梅,她终于跟我说了离婚的真实情况,那就是你找人打了她,如果她不肯离婚的话,她迟早是会被打死的!所以,她不得不同意离婚!段非寻,我真是没有想到,你在追逐金钱的游戏里,越来越迷失自己了!宗政的事情你心若明镜,你却是要帮高扬那个纨绔二世祖洗脱罪名!你真是让我越来越看不起你!”

    “贝染,一码事归一码事,屈梅的事情,我真不知道有人打她,就算是真有人打她,也不会是我,我从来不做这样的事情!”段非寻马上解释道。

    贝染已经是懒得再看他了,她于是对顾倾尘道:“倾尘,我们走!”

    “老顾……”段非寻马上对顾倾尘说道,“老顾,你得理解我,生意场上的事情,有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的……我真的拒绝不了高老先生,你看你也是一样,你也遵守了医德,先救了高扬,是不是?”

    顾倾尘的身形一震,他冷声道:“段非寻,道不同不相为谋,废话少说!我不想再见到你……”

    “怎么连你也不理解我?”段非寻站在了原地……

    贝染向着停车场走去,她今天是自己开车过来的,吴康由于有一些公事要在公司,她就没有要他跟过业。

    贝染拿了钥匙,手上的力气全无,按了几次摇控,却全都是没有反应。

    顾倾尘站在了她的身后,地下停车场里,光线并不明亮,也只是昏黄的灯光。

    她纤瘦的身影,站在了车旁,有一种伤心欲绝的无助感。

    他走上前,伸手将她抱住。

    他由后至前的拥紧了她,让她的后背贴着他的胸膛。

    如果他那天违反了医德,先救了宗政,是不是一切又会变得不同?

    是不是有可能先醒过来的就会是宗政,这样一来,贝染就不会这么伤心和无助了呢!

    最可恨的是高扬这个肇事者,现在安然无恙的走在了阳光下,他还趾高气昂的继续着过着纨绔的二世祖的日子!

    顾倾尘将她的伤心和绝望看在了眼里,他也是宗政的主治医生,但他却是束手无策。

    他一直以为尽忠职守,就是一个合格的医生。

    他一直以为只要在婚内不出-轨,给太太足够的金钱,他就是一个合格的丈夫。

    可是,生活和一直以为的东西,毕竟是不同的。

    他轻轻的走近了她,他还没有碰到了她时,贝染就将车钥匙给了他。

    顾倾尘接过来,用遥控打开了锁,然后将她拉到了副驾驶位上,他给她细心的扣上了安全带。

    他开着车,两人一起回到了湖畔别墅。

    回去之后,贝染只是安静的靠着落地窗坐着,然后看着平静的湖面。

    她一直没有说话。

    顾倾尘上前,端了一杯水给她,“来,喝一点水!”

    贝染接过来,轻轻的抿了一口,然后就放在了桌上。

    他还没有说话时,手机就响了起来。

    顾倾尘一看是杨君逸打来的,“君逸,什么事?”

    “我看到新闻了!”杨君逸说道,“贝小姐怎么样?”

    “她的心情不好!”顾倾尘道,“我下午不回医院了,有急事才给我电话。”

    “好!”杨君逸的声音温润如水,“你先陪着贝小姐,如果是没有重要的手术,我不会打电话给你。”

    顾倾尘在房间外面接了电话进来,然后再次走到了贝染的身边来。

    贝染转过头,凝视着他:“我没事的,你回医院去吧!”

    “我陪你!”顾倾尘握住了她的小手,她的小手很凉,指尖都湖一点点的温度,他将她的一对小手握在了掌心里,用他厚实的掌心和指腹处薄薄的一层茧温暖着她。

    贝染任他握着,她然后是依然是望向了不远处的湖畔。

    “贝染……”顾倾尘叫了她一声。

    他还没有说话时,他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顾倾尘的眉头微蹙,见是杨君逸打来的,他知道,若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杨君逸是不会再次打来的。

    “君逸……”

    “倾尘,医院刚刚有急诊,是一起车祸,伤者是希尔顿酒店的一名员工,据说是今天在法庭出现过的证人……”杨君逸说道。

    “他现在怎么样了?”顾倾尘马上问道。

    杨君逸道:“刚刚送过来,我现在进急诊室……一会儿有消息再打电话给你……”

    “我马上过来……”顾倾尘放下了手机。

    他伸手将贝染拥进了怀里,“今天出庭作证的小刘出了车祸,目前还不知道生死,如果他能救活的话,可能会推翻之前的供词。还有,他今天的车祝,肯定不是意外,哪有那么巧的事情……贝染,我先过去,你在家先好好的休息,好吗?”

    8千字完,祝晚安!
本章结束
一定要记住丫丫电子书的网址:www.shuyaya.cc 第一时间欣赏《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最新章节! 作者:懒色色所写的《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为转载作品,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全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最新章节,而丫丫电子书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丫丫电子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介绍:
关于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
贝染赤身躺在手术台,他是她的主刀医生,他压向她在她的耳畔,浓烈的男人气息熨烫着她的肌肤,“老婆,结婚四年了,还这么害羞?”
老婆?他昨晚和她温存之后,已经是丢给了她一纸离婚协议,他有什么权利还叫她老婆?她伶牙俐齿的反击他:“顾医生都是这样调戏女病人的?”
倾尘就是一个经久不衰的传说。他是医界翘楚,还是全球5oo强企业的大股东,在商界翻手云覆手为雨。
他只需要一个很乖的妻子,贝染“乖”到他从不操心,四年婚姻只是协议内容,离婚之后纠缠不休的人又是谁?
她在主持婚庆现场,失足落水,他一手将她抵在池边,大手停留在她玲珑的曲线,双眸染上了兽性的光芒:“求我,你知道,我一向对你有求必硬的!”
“顾倾尘,我们离婚了!”贝染忍无可忍!
他冷酷一笑:“贝染,我们结婚四年,你有一个五岁的女儿,真想死在这儿?”
贝染一惊,他知道了?他会不会和她抢女儿?
顾倾尘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胖嘟嘟的小包子竟然是他的亲生女儿!
“贝染,你瞒了我五年,你在我面前乖巧的无懈可击,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顾倾尘扬起了一抹嗜血的笑容。
她可不可以不说出来,还有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儿子呢!
剧场版:
老师通知贝染,她儿子拿手术刀在学校解剖中毒死亡的小动物要破案,她女儿在学校风声水起的炒着股票,她一怒之下:“今天没人送你们上学,自己搭公交车。”
女儿向顾倾尘求救无果,于是道:“昨天一个漂亮的阿姨呆在爸爸的办公室一个小时,她的裙子是超短裙,而且还露了胸。”
龙凤胎果然是心有灵犀,儿子道:“电台的台长昨天抱了妈妈,还亲了亲妈妈的脸,说他永远也不会放手!”
贝染和顾倾尘异口同声:“想挑拨离间,还嫩了点,自己上学去!”
两兄妹背着书包去搭车,两夫妻回到了卧室,一关上门。
她扑上来,辣味尽显:“你居然和那个露腿露胸的女人一呆就是一小时?”
他将她压在沙发上,霸道无比:“该死的男人亲了你哪儿,我要用手术刀封了他的嘴!”
一场旖旎大战,在晨光里拉开序幕……
去而复返的两兄妹在窗口鄙夷不已,“切!还不是在乎得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