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电子书 >> 言情小说 >>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TXT下载 >>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章节列表 >>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最新章节

乖,不哭了

作者:懒色色 下载: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TXT下载
    贝染微微的蹙了蹙眉:“也就是说,小刘可能在上庭作证之前,被人威胁过,案子审理结束之后,他又被人恶意的消灭证人。”

    “有可能是这样!”顾倾尘说着,凝视着她眼圈泛红的样子,“乖,不哭了!”

    “倾尘,我和你一起去!”贝染看向了他,坚定的点了点头。

    顾倾尘握紧了她的小手:“好,一起去!”

    他们开车到了医院时,贝染去了急诊室门外等着,顾倾尘则是马上换了手术服,并且对手及手臂一系列消毒措施,进了手术室去。

    杨君逸是主治医生,他正在为小刘止血。

    “君逸,什么情况?”顾倾尘走了过来。

    杨君逸见是他来了,于是说道:“情况不乐观,这辆车是蓄意撞了上去,小刘弹了起来,飞在了空中,之后头部着地,但是车再次从他的身上压了过去,胸骨断裂,肝脏破裂,双腿折断……如果说这不是蓄意谋杀都没有人相信了……”

    “先救人!”顾倾尘变得凝重,但医者本心。

    急救室外面。

    贝染在等待时,却是不料见到了方子默,这让她微微有一些意外。

    方子默也看见了贝染,这个绝美的女人,脸色苍白,双眸通红,一看就是悲伤过的样子。

    他还没有和她打招呼时,宋旭尧就带着手下的人过来了。

    宋旭尧说道:“交警将这件case移交到了我们重案组,从现场的撞车痕迹和辗压痕迹来看,不排除是蓄意谋杀,方子默先生,你是当时现场的目击者,是你报了警,麻烦跟我们做一份口供,希望能够找到肇事凶手!”

    贝染这才知道,是方子默遇上了小刘,难怪方子默还会在医院了!

    方子默看着他:“宋sir,如果方便的话,就在这里录吧!我还有事在这里要处理一下。”

    宋旭尧点了点头,然后叫了手下来给他录口供。

    贝染也想知道当时发生的情况,于是望向了方子默。

    在一间办公室里,方子默叫上了贝染,和一位年轻的阿sir一起。

    贝染坐在了方子默的旁边,方子默和这个年轻的阿sir面对面坐着,中间隔着一张茶几。

    方子默回忆道:“我当时刚好开车经过桂西路的交界口,听到了‘砰’一声很响的声音,就见到一个人飞了起来,他的头部首先着地,一着地就是一片鲜红,紧接着,这一辆黑色的本田商务车再次疯了一样的辗压上去,速度很快,前后不过一两分钟的事情,所有的人都还没有回过神来,这辆商务车就已经是开走了,我以前做医生,我马上下车去察看情况,然后吩咐路人马上报警,当时我手上什么救援器材都没有,也只能大概的察看他的情况,头部直接落地伤得很重,车轮印从他的胸腔和双腿辗压过去,造成肝脏破裂和双腿骨断裂,我在现场等待医生过来,医生给他戴上了呼吸机送上了急救车,来到了医院……”

    “你有没有看到了这辆本田商务车的车牌号码?有没有看清楚开车的人是什么特征?”年轻的阿sir问道。

    方子默摇头:“我当时的注意力全在那个伤者身上,没有看车牌,不过,那段路上肯定有摄像头的。而开车的人,更加没有看到,因为他在我们的前方。”

    年轻的阿sir道:“多谢方先生的配合,如果有需要,我们再找你了解情况。”

    他说完走出去,对宋旭尧说了。

    宋旭尧道:“去交警局拿录像,查那部车的情况。”

    “是!”手下马上去办事。

    方子默对贝染道:“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估计会是蓄意谋杀灭口!”

    “谢谢!”贝染对他点了点头。

    方子默还没有说话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对贝染说了声抱歉,然后走出去接电话。

    贝染还坐在了房间的椅子里,对于高扬没有被定罪,她的心里就很沉重,现在唯一知情高扬有没有喝酒的小刘也被车撞伤成了这样,她自然是更加的不好受了。

    贝染还在等待着顾倾尘和杨君逸救小刘时,这时宋旭尧走到了她的身边,一双冷郁的眸子带着恨意凝视着她:“你真以为顾倾尘爱你吗?”

    贝染今天见到了他,一直当他是空气,而他也没有看她。

    这一刻,宋旭尧竟然走到了她的身边来挑衅她。

    她虽然今天很难过,但是,对于宋旭尧这样的一个和毒蛇有得拼的男人来说,她只是淡然的道:“他不爱我,难道爱你?”

    宋旭尧的脸色一变,很少有人能将他气得变了脸色,“别在我面前伶牙俐齿的,贝染,他若是真的爱你,当时高扬和宗政一起送过来时,他就会救宗政,而不是救高扬了!现在宗政还在昏迷之中,而高扬被洗脱了罪名,依然是在阳光下做他的二世祖,像是高扬这样的马路杀手,说不定下一个撞死的人就是你……”

    贝染的脸色一白,这个宋旭尧可真是个够狠毒的家伙!

    “贝染,你说,假如你被高扬撞了,他和你同时送进了医院,他是救你,还是救高扬?”宋旭尧满意的冷声笑了起来,“他依然是会先救高扬,所以我说他不爱你……”

    “宋sir……”门口有人打断了宋旭尧的话,方子默接了电话走了进来,“宋sir,贝小姐和这件case有关吗?”

    方子默不动声色的站在了贝染的这一边,然后凝视着笑得非常变-态的宋旭尧的脸上。

    宋旭尧渐渐的收敛了他的笑容,然后转身,“作为市民,有义务配合阿sir的提问。”

    “当然,作为市民来说,非常乐意配合阿sir的提问。”方子默淡然道,“贝小姐和这件case无关,要问就问我,我是目击证人!”

    宋旭尧却是看着他们,“谁说无关的,小刘在庭上作为证人,却是没有能够证明高扬叫酒喝酒,而贝染气不过宗政还躺在医院没有醒来,然后买凶杀人,以泄自己的心头之恨……”

    方子默准备再帮贝染说话时,贝染站起身来,凝视着宋旭尧,“宋sir,麻烦你动一动脑子,我就算要买凶杀人,我也是干掉高扬,怎么可能对小刘下手?对于这样用猪脑思考问题的人呢,连骄阳会所的凶杀案都没有破,还有什么脸在这里说我是疑犯?你想要和倾尘斗,麻烦先破了骄阳会所的那件case再说吧!所谓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你和我家倾尘不是一个档次的,好好的修炼一下再来吧!”

    宋旭尧被贝染讽刺得是面子全无,他哼了一声,然后离开。

    贝染这时缓缓的叹了一口气,静静的看着急救室的门,没有说话。

    方子默也在看着急救室的门,虽然他和顾倾尘之间,因为唐嫣然的事情闹翻了,但是,他毕竟也曾经是一个医生。

    “你说你没有做医生了?”贝染转头看他,“是因为唐嫣然么?”

    方子默这时却是笑了:“不是!是我自己爱钱,做医生虽然工资高,但是,比不上投资赚的钱快又多!”

    “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贝染淡淡的道。

    “贝小姐,和你聊天谈话,就觉得特别舒服。”方子默扬唇笑道,“你不仅是个大美女,还是善解人意的大才女!”

    贝染没心思和他说笑,她只是比别人多了一份随性随心罢了。

    有时候,执著未必是一件好事!

    有时候,放下了才是真的解脱了!

    佛说,我们的心里辛苦,是我们没有学会放下!

    她有时候也会放不下,但是,她会调整自己的心态。

    对于男人爱财,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女人也爱财,何况是男人呢?

    此时,急救室的门打开来,顾倾尘和杨君逸还有护士们走了出来。

    贝染走上前,看着顾倾尘凝重的表情,贝染的心“咯噔”了一下。

    杨君逸知道贝染想知道结果,于是说道:“贝小姐,伤者的伤太重,抢救无效,已经死亡……”

    贝染的心也跟着疼痛了一下,顾倾尘在凝视着她,她也看向了他,轻声说道:“你们已经尽力了,都去换衣服休息一下吧!”

    杨君逸知道没有人比顾倾尘的心里难受,他伸手拍上了好兄弟的肩膀:“走吧,我们先去换下手术服!”

    顾倾尘朝贝染点了点头后,向更衣室走去。

    他在经过了方子默的身边时,方子默看向了他:“老顾,我有事情和你谈……关于小刘前几天签约了一份文件,他愿意捐出自己身上的器官,去救助有需要的人……”

    贝染的心一震,小刘会签约这样的文件,证明他是一个很有爱心的人,他不可能在法庭上什么也不记得的样子,这就更加肯定了一件事情,他的死真的和高扬的case有关的!

    顾倾尘冷冷的看了一眼方子默,他对身边的杨君逸道:“君逸,你去处理吧!”

    杨君逸点头:“好!”

    贝染看着杨君逸再次进了手术室,而方子默也离开了医院。

    她一个人在医院的门口,等着顾倾尘出来。

    ……………………

    海景别墅。

    当段非寻的身影才一进门时,郑彤就一个枕头砸了过去。

    “段非寻,这是我家,你给我有多远走多远!”郑彤沉声道。

    她今天早点下班,就是为了不让这个男人进门来。

    段非寻是个居家的好男人,当然在外面做律师为了钱不分好坏的事情除外。

    他此刻的手上还提着一条活鱼,他知道鱼能美肤,于是买回来做给郑彤吃。

    可是,他还没有进门,就被郑彤赶了出来。

    “老婆,你能不能听我解释?”段非寻不用想,也知道是因为高扬的这件case了。

    郑彤冷着俏脸:“我不听!解释就等于是掩饰!我只看事实,事实就是你为高扬打赢了官司,你可红了,段非寻,高扬是什么人?你明知道他喝了酒撞了人,你呢?你为了钱,还替他打官司,你的良心呢?是不是被狗啃了?不对,狗还是非常忠心的动物,它们都分是清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你呢?你忠歼不分,你是非不分,你黑白颠倒!你从此以后都不要进我的家门!”

    段非寻看着郑彤,脸上也有痛苦的神色,“老婆,你现在是我最亲的人,你能听我解释吗?”

    顾倾尘和贝染误会他也就算了,毕竟他们和他是亲疏有别。

    可是,郑彤是他的枕边人,是他的妻子,她也不愿意听他的解释吗?

    “最亲的人?”郑彤冷声的斥道:“我们不会再是最亲的人了,对了这是离婚协议书,我已经是签了字了,你签完字就办手续吧!”

    段非寻不敢相信的看着她!

    昨天晚上两人的关系还好好的,他亲了她。

    如果不是母亲来的那一通电话,两人可能会发生最亲密的关系的。

    后来虽然是说到了因为孩子的事情,她提早退席回到了卧室,但是,离婚一事,竟然是来得这么突然!

    当然,段非寻怎么也想不到,他的结婚事业还没有完全展开来,就要自己办理离婚case了呢!
本章结束
一定要记住丫丫电子书的网址:www.shuyaya.cc 第一时间欣赏《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最新章节! 作者:懒色色所写的《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为转载作品,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全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最新章节,而丫丫电子书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丫丫电子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介绍:
关于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
贝染赤身躺在手术台,他是她的主刀医生,他压向她在她的耳畔,浓烈的男人气息熨烫着她的肌肤,“老婆,结婚四年了,还这么害羞?”
老婆?他昨晚和她温存之后,已经是丢给了她一纸离婚协议,他有什么权利还叫她老婆?她伶牙俐齿的反击他:“顾医生都是这样调戏女病人的?”
倾尘就是一个经久不衰的传说。他是医界翘楚,还是全球5oo强企业的大股东,在商界翻手云覆手为雨。
他只需要一个很乖的妻子,贝染“乖”到他从不操心,四年婚姻只是协议内容,离婚之后纠缠不休的人又是谁?
她在主持婚庆现场,失足落水,他一手将她抵在池边,大手停留在她玲珑的曲线,双眸染上了兽性的光芒:“求我,你知道,我一向对你有求必硬的!”
“顾倾尘,我们离婚了!”贝染忍无可忍!
他冷酷一笑:“贝染,我们结婚四年,你有一个五岁的女儿,真想死在这儿?”
贝染一惊,他知道了?他会不会和她抢女儿?
顾倾尘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胖嘟嘟的小包子竟然是他的亲生女儿!
“贝染,你瞒了我五年,你在我面前乖巧的无懈可击,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顾倾尘扬起了一抹嗜血的笑容。
她可不可以不说出来,还有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儿子呢!
剧场版:
老师通知贝染,她儿子拿手术刀在学校解剖中毒死亡的小动物要破案,她女儿在学校风声水起的炒着股票,她一怒之下:“今天没人送你们上学,自己搭公交车。”
女儿向顾倾尘求救无果,于是道:“昨天一个漂亮的阿姨呆在爸爸的办公室一个小时,她的裙子是超短裙,而且还露了胸。”
龙凤胎果然是心有灵犀,儿子道:“电台的台长昨天抱了妈妈,还亲了亲妈妈的脸,说他永远也不会放手!”
贝染和顾倾尘异口同声:“想挑拨离间,还嫩了点,自己上学去!”
两兄妹背着书包去搭车,两夫妻回到了卧室,一关上门。
她扑上来,辣味尽显:“你居然和那个露腿露胸的女人一呆就是一小时?”
他将她压在沙发上,霸道无比:“该死的男人亲了你哪儿,我要用手术刀封了他的嘴!”
一场旖旎大战,在晨光里拉开序幕……
去而复返的两兄妹在窗口鄙夷不已,“切!还不是在乎得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