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电子书 >> 言情小说 >>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TXT下载 >>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章节列表 >>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最新章节

只在他面前,她如初生婴儿般

作者:懒色色 下载: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TXT下载
    湖畔别墅。

    夜已深,顾倾尘还在研究着医学上的案例,找着有关宗政病例的有关资料,他喝了一口茶,然后揉了揉眉心处。

    他再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快晚上十二点了。

    顾倾尘拿了手机来看,贝染并没有打电话给他。

    他看了看窗外的夜色,并不明亮的光线,照在了平静的湖面上。

    习惯了她在家的日子,习惯了他从来不会守候着她的日子,习惯了从来都是她在守候着他的日子。

    其实,年龄越是增长,习惯就是一种特别让人难以戒掉的东西。

    不过,他不需要戒掉。

    因为,他已经是决心和她一起守候着岁月。

    顾倾尘没有再等下去,而是拿了风衣,开车出门去。

    他到了酒吧不远处时,走下了车,站在了车门旁,点燃了一支烟,这条夜色十足的大街,却是五彩缤纷。

    这时,顾倾尘的手机响起来,他打开了车门,拿出了手机,看着来电显示,却是微微的蹙了蹙眉头。

    “顾先生吗?”对方说道,“这个时候打扰你,真是不好意思,可是,我有一条非常重要的消息给你……”

    顾倾尘倒没有说什么,“你发到我手机上来!”

    当他看到了这个题目时,竟然是【人气最旺的警官和两位喝醉的豪门少夫人*的玩三人游戏】……

    虽然贝染的脸拍得并不真切,但是,顾倾尘却是能认出来她的样子。

    况且,她还是被卓御风抱出门去的。

    顾倾尘的俊脸在夜色里,如水一样的冷漠,他在凝眸时有如波澜不兴的黑海,在流动时又如天空飞走的星星。

    但是这一刹那,他的双眸,却是染上了无边的寒意。

    “将消息全部压下来。”顾倾尘说道,“买断独家,我之后会转钱给你!”

    “是!顾先生。”对方马上就应了下来。

    ……………………

    海景别墅。

    卓御风开着车,他今晚在酒吧有任务,他没有喝酒,结果是送两个酒醉了的女人回来。

    他先送了郑彤,到了她的海景别墅。

    “郑医生……”卓御风打开了车门,“你还能走吗?”

    郑彤和贝染依偎在了一起,脸蛋上红扑扑的,像是红得和加力果一样的颜色。

    “可以的……”郑彤摇摇晃晃的下了车。

    贝染嘟哝着:“御风,你送她进房间吧!她喝了很多……”

    卓御风扶着郑彤,拿过她手袋的钥匙,将门打开来,然后送她回到了他的房间里。

    他将她抱回牀里,给她盖上了被子,才走了出来。

    只是,他走出门来时,却是刚好遇上了段非寻。

    段非寻见这么晚他在郑彤的家里,段非寻马上就红了眼睛:“卓御风,你怎么可以这样?彤彤还是我的老婆……”

    卓御风冷漠的看着他:“段大律师,我和郑医生清清白白,倒是你在疑神疑鬼的,当然了,像是你这种是非黑白不分的律师,除了认钱,你还认什么?”

    他说完就转身往外走,段非寻瞪着他消失的背影,赶忙上楼去看郑彤

    当段非寻到了楼上之后,看到了郑彤安静的躺在了牀里,身上的衣服没有动过的痕迹,他才放下心来。

    他坐在了她的身边,闻着她身上的酒味,竟然一时之间百感交集。

    或者是郑彤觉得身上的衣服让她睡着不舒服,她开始踢开被子,然后想拉开衣服,然后想翻身,都觉得没有力气……

    她忽然动了起来:“我想吐……”

    段非寻赶忙伸手将她抱了起来,然后跑去了她卧室里的卫生间,她趴在了马桶上吐了起来。

    段非寻在后面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背,她吐完了之后,直接是坐在了地上。

    “我好臭,我要洗澡……”郑彤嘟哝着。

    “我来……”段非寻伸手给她调了水温,然后将身上的衣物丢在了篮子里,将她抱进了浴缸里。

    有了暖暖的水温,郑彤觉得舒服很多,她闭着了眼睛,像是睡着了一样。

    段非寻拿过干净的浴绵,为她从头开始一点一滴的清洗。

    虽然她是他的老婆,可是,他有这样的机会看她的时候并不多!

    此刻的她,安静而可爱,再也不会对他凶巴巴的。

    他看着水里蔓妙的曲线玲珑,身体不自觉的就起了反应。

    特别是他为她清洗着最秘密的地方时,他竟然像是一个毛头小子一样的激动起来……

    ……………………

    夜色里,贝染在卓御风的车里, 唱着一首不知名的歌。

    “贝染,我送你回家!”卓御风看了一眼后车座。

    贝染坐得歪歪斜斜的,她在哼哼唧唧的道:“御风,你赞成彤姐离婚不?”

    “我的小祖宗,我是警察又不是法官!”卓御风无语了,“这事我哪儿能说话?”

    “那倒也是!”贝染道,“虽然我不是警察,也不是法官,其实我是不赞成彤姐离婚的。可是段非寻这一件事情又做得太可恶了!我恨得牙痒痒的……我恨不得捧他一顿……对了,这里是不是海岸线,我想去吹吹风……”

    卓御风将车开过去,停在了海边。

    贝染踉踉跄跄的走出来,然后叉腰站在了沙滩上,“我没有醉……”

    卓御风走过来,“通常说自己没有醉的人,就是醉了!”

    “那我应该说我醉了!”贝染笑了起来,“卓御风,我问你,假若,你遇到了一宗case,你要抓的人是你爱着的女人的亲朋好友或者是非常重要的人,你的女朋友求你,你会不会法外开恩,放那个人离开?”

    “当然不会!”卓御风说道,“如果人人都这样以权谋私的话,那法律和制度是用来做什么的?还能达到约束的睁睁的吗?”

    贝染躺在了沙滩上,“可是,如果她求你呢!她也爱你,你也爱他,她求着你呢……”

    “也不会!”卓御风冷静的说道。

    “你可真绝情!”贝染咕哝了一句,“如果她从此之后不理你了,和你分手呢?”

    卓御风依然是冷静的说道:“我会接受,因为她不了解我的工作,我是一个执法者,我必须做到公平公正,否则,这对其他的人是不公平的。”

    “但是,你很爱她很爱她呢?”贝染不死心的再问了一句。

    “我越是爱她,就越不希望为了她犯这样的错误。”卓御风认真的说道,“贝染,女人和男人虽然在某些方面行事的思绪不同,可是,换位思考,假如是你呢?”

    贝染却是一串泪水滑落面颊,“我会……卓御风,我会的……”

    “你不应该犯这样的错误的,你是理智的贝染,你是聪明的贝染……”卓御风倒是有一些意外。

    “可是,你忘记了一样,我是个女人!”贝染转过头去,望着黑漆漆的大海而安静的流泪。

    卓御风拿出了纸巾,沉默着递给了她。

    “我不要!”贝染跟他发脾气,“为什么你不能放那个人走?为什么你不放?”

    他不是已经解释过了吗?卓御风知道她也喝了酒,这时不能用常理来推断女人的思绪。

    贝染则是生气的挖了一大把沙,朝着海水里扔过去:“为什么你不能先救宗政?为什么你不先救……宗政……为什么?”

    卓御风也知道高扬的这一件case,他一怔,不由苦笑了。

    卓御风想,顾倾尘和他一样,在职业生涯里,坚持自己的原则。

    可是,却是伤害了自己的女人!

    世间哪得安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这一刻,就连卓御风也不知道如何去安慰贝染了。

    他和贝染一起长大,也明白,她绝对是个明事理的女子。

    正因为她理智,她冷静,她在清醒的状态下,是明白他们这样特殊工作的人的原则的。

    可是,醉了就不一样,她可以肆意的发脾气,也可以不按牌理出牌,将自己弄得一团迷糊。

    贝染摇摇晃晃的向大海走去。

    “贝染……”卓御风走上前去,“前面是大海,你喝醉了……”

    “那我去游泳……”贝染咕哝着。

    她一下跌倒在了水里,卓御风上前将她拉起来,她结果是将他也拉倒了,两人一起倒在了浅水海滩里。

    白色的浪花席卷而来,冲向了两个人。

    卓御风伸手将她从水里抱起来,他刚站直身体的那一刹那,一束强烈的灯光照向了他们。

    卓御风一看,是顾倾尘的车。

    顾倾尘将刚车停下,透明强烈的车灯,他一看就看到了黑暗的海滩边上,卓御风在抱着贝染。

    贝染在他的怀里,浑身上下都湿漉漉的。

    他下了车,然后大步的跑了过去。

    “怎么回事?”顾倾尘一手夺了过来,“贝染在做什么?”

    卓御风见他赶了过来,道:“她不是要自杀,只是游泳而已……”

    顾倾尘哼了一声,然后恼怒的看了一眼卓御风,大步就向停在了不远处的游艇走去。

    卓御风看着他的游艇消失在了黑夜里,他走到了自己的车旁,从车里拿烟出来,点燃了一支烟……

    ……………………

    海景别墅。

    郑彤在第二天醒来时,她发现是在自己家里,而且还是她平时喜欢穿着的睡衣,身上也是充满了沐浴过的花香味道。

    她对于昨晚后来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只知道她们在喝酒,可是,最后是谁送她回家,并且还洗了澡的事情一点也不记得了。

    不过,是在家中舒服的醒来,郑彤还是觉得特别的开心。

    她下了楼,看到了桌上还有暖着的早餐,她没有多想,而是第一时间就端起了喝了下去。

    只是,在她喝下去,觉得这胃终于暖暖的之后,她才发现,这和以前的早餐,是一样的。

    郑彤一怔,却是没有看到段非寻的身影。

    这样的早餐,只有他才会做的。

    难道昨晚……也是他在的么?

    郑彤恼怒的一跺脚,那他昨晚不是趁她醉酒了,他还帮她洗澡了?

    可是,为什么早餐是温热的,而这个男人却是已经消失了!

    郑彤昨晚胃里的东西全部吐了,这一刻醒来,也是太饿了!

    所以,她在喝了进肚子之后,才想起来可能是他做的早餐。

    虽然是有一些懊恼,可是,郑彤却还是坐在了餐桌旁。

    反正他也不在她的房子里了,她补充一些体力再说了。

    就在郑彤坐在了桌旁,看着桌上的粥,她正准备端起粥来吃时,就听到了她的手机在响。

    郑彤上楼去拿了手机,然后看到了是卓御风打来的。

    “卓sir,早上好!”郑彤开了一句玩笑:“要请我喝早茶吗?”

    卓御风没有笑:“郑医生这么早起来?我没有打扰到你吧!”

    “正在准备吃早餐!”郑彤笑了,“怎么这么严肃,发生什么事情了?”

    卓御风道:“假如两个人同时去修整牙齿,一个是坏人,一个是好人,坏人的牙能够修好的机会大一些,好人能够修好的机会小一些,决定权在你手上时,你会先修哪一个?”

    郑彤没有再笑,“卓sir,一大早就拿这么严肃的问题来考验我?”

    “不是考验,我只想知道,女人和男人看问题,是不是本质不一样?”卓御风一直想着昨晚贝染泪流满面时的样子。

    郑彤点了点头:“当然不一样!男人理性,女人感性,女人比男人更容易情绪化和冲动,如果是那一刹那,我会先修好人的牙……”

    “我明白了……”卓御风准备挂电话:“谢谢了……”

    “不必客气!”郑彤道,“你也帮过我的!”

    ……………………

    大海上。

    清晨的大海,在朦胧的雾气里,海面上飘着一层薄薄的雾,海水也格外的清凉沁心,地平线上的日出,像是一个红红的火球。

    早晨,这里非常的安静。

    没有汽车的喧嚣,没有人群的嘈杂,没有城市的尾气,没有高楼大厦,没有尔虞我诈,亦没有生死抢救。

    一切的一切,都安静得仿佛是世界之初一样。

    贝染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一幕。

    她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是在大海上,而且是在游艇上。

    她透过窗,看到了游艇上站立的男人。

    他一身雪白的休闲衣,站在了清晨的蓝天下。

    虽然只是一个背影,但也让贝染特别的安心。

    她知道,这是在和顾倾尘在一起。

    至于他和她怎么到了这儿的,她是真的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贝染坐起身,薄薄的被子从身上滑下来,她这才看到了,她的身上什么也没有,光滑如初生婴儿一样。

    特别是第一抹阳光照了进来时,在她的身上,暖洋洋的,舒服极了。

    她活动了一下身体,然后下了牀。

    直接用这一张薄被围在了身上,从腋窝下穿过,当作抹胸的礼服裙一样的围在了身上,她光着脚丫,然后,她悄无声息的,像是一只小猫一样的走向了游艇上的男人背后。

    不知道是她走得太轻,脚在落地时一点声音也没有呢?

    还是顾倾尘在想事情想得太入神了,他竟然是没有发觉贝染醒过来!

    当她的一对小手,乖巧的由后至前,抱着了他的健美的腰时,他才发现她来了!

    贝染一抱着他的腰,身体贴在了他的衣衫上时,就感觉到了他有心事。

    因为,他是一晚都没有回船舱吧!

    她是个对周围事情观察很敏锐的女人,因为,他的衣服很湿润。

    如果不是长时间的呆在了外面,他的衣服是不可能被雾气打湿了的。

    特别是她肩膀以上的皮肤,和他的衣服直接在接触时,那种感觉就更加的明显了。

    顾倾尘见她已经是醒来,首先映入他眼帘的就是一对雪白的玉手,双臂缠绕着他时,就像是轻柔的藤蔓,缠在了他的心间。

    她的十指非常漂亮,指甲盖亦是像是羊脂玉一样的透明美丽。

    他回过头,看着清晨的她,酒醒了,人也清醒了。

    此时的她,有几丝成*人的妩媚和慵懒,在清晨的朝阳里,凭添了几许别样的风情。

    贝染见他在看她,她微微的挑了挑眉,也在看向了他。

    他的俊脸上深沉如水,一如他们脚底的海水那样深不可测。

    这个时候,她知道,他在没有发脾气之前,已经是暗潮汹涌的海水一样,在开始酝酿着这一场怒气的了。

    贝染隐约记得,昨晚在走出酒吧之前,好像是遇到了卓御风……

    糟糕,会不会是被顾倾尘逮到了?

    否则,她怎么可能会在大海上,而且连一件衣服也没有得穿……

    还有,他的脸色也不好看呢!

    他一向霸道得恨不得她的所有都是他!

    于是,贝染轻声呼唤道:“哇,好漂亮的日出……”

    此时,日出正从东方的地平线上冉冉升起,那红色的火球正喷薄而出,带来了一天的朝气,唤醒了地球上的万事万物,亦是让大海也从一个沉睡的黑夜里苏醒。

    “倾尘,你看,好漂亮的日出……”贝染这时放开了他的腰,像是兔子一样蹦蹦跳跳了起来。

    她伸出了手臂,然后将细长而嫩滑的一只手伸向了正喷薄而出的朝阳,她开心的道:“倾尘,来给我照一张相,我的手中托起太阳了……”

    贝染借位托起了朝阳,她的发丝亦是在清晨的海风里飘逸。

    顾倾尘这时才看到了她围了一条白色的牀单出来,不过,她很会围,乍一看,还像是一条抹胸的裙子,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曲线。

    他拿出了裤袋里的手机,贝染说道:“你照了一会儿发一张给我……”

    顾倾尘没有说话,但却是用手机正准备给她拍一张。

    此时的她,笑颜如花。

    晨光再美,也不及她的亮丽无双。

    海风再柔,也不及她的旖旎绵绵。

    只是,贝染正在摆姿势时,却没有料到有东西勾住了她的裙摆,她一转身之时,身上的“抹胸裙”被勾落,而此时,顾倾尘按下了手机的拍照键……

    在他的手机里,一张被单围成了抹胸裙里,贝染身无一物,犹如初生婴儿一样,在阳光下,在他的眼里……

    人为什么往往贪恋最初,因为最初最纯最美最令人心动。

    犹如初生婴儿皮肤的她,展现在他的眼里时,亦是如最初的一抹悸动,划开他心底的弦……
本章结束
一定要记住丫丫电子书的网址:www.shuyaya.cc 第一时间欣赏《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最新章节! 作者:懒色色所写的《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为转载作品,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全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最新章节,而丫丫电子书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丫丫电子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介绍:
关于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
贝染赤身躺在手术台,他是她的主刀医生,他压向她在她的耳畔,浓烈的男人气息熨烫着她的肌肤,“老婆,结婚四年了,还这么害羞?”
老婆?他昨晚和她温存之后,已经是丢给了她一纸离婚协议,他有什么权利还叫她老婆?她伶牙俐齿的反击他:“顾医生都是这样调戏女病人的?”
倾尘就是一个经久不衰的传说。他是医界翘楚,还是全球5oo强企业的大股东,在商界翻手云覆手为雨。
他只需要一个很乖的妻子,贝染“乖”到他从不操心,四年婚姻只是协议内容,离婚之后纠缠不休的人又是谁?
她在主持婚庆现场,失足落水,他一手将她抵在池边,大手停留在她玲珑的曲线,双眸染上了兽性的光芒:“求我,你知道,我一向对你有求必硬的!”
“顾倾尘,我们离婚了!”贝染忍无可忍!
他冷酷一笑:“贝染,我们结婚四年,你有一个五岁的女儿,真想死在这儿?”
贝染一惊,他知道了?他会不会和她抢女儿?
顾倾尘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胖嘟嘟的小包子竟然是他的亲生女儿!
“贝染,你瞒了我五年,你在我面前乖巧的无懈可击,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顾倾尘扬起了一抹嗜血的笑容。
她可不可以不说出来,还有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儿子呢!
剧场版:
老师通知贝染,她儿子拿手术刀在学校解剖中毒死亡的小动物要破案,她女儿在学校风声水起的炒着股票,她一怒之下:“今天没人送你们上学,自己搭公交车。”
女儿向顾倾尘求救无果,于是道:“昨天一个漂亮的阿姨呆在爸爸的办公室一个小时,她的裙子是超短裙,而且还露了胸。”
龙凤胎果然是心有灵犀,儿子道:“电台的台长昨天抱了妈妈,还亲了亲妈妈的脸,说他永远也不会放手!”
贝染和顾倾尘异口同声:“想挑拨离间,还嫩了点,自己上学去!”
两兄妹背着书包去搭车,两夫妻回到了卧室,一关上门。
她扑上来,辣味尽显:“你居然和那个露腿露胸的女人一呆就是一小时?”
他将她压在沙发上,霸道无比:“该死的男人亲了你哪儿,我要用手术刀封了他的嘴!”
一场旖旎大战,在晨光里拉开序幕……
去而复返的两兄妹在窗口鄙夷不已,“切!还不是在乎得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