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电子书 >> 言情小说 >>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TXT下载 >>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章节列表 >>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最新章节

笼中困兽

作者:懒色色 下载: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TXT下载
    作为顾家的当家人,顾博瀚今天一出场,就是威严十足。

    他看着贝染,无可否认,这是一个绝色倾城的女子!

    男人爱美貌的女子,无可厚非!

    但是,男人爱美人,更爱才女!

    贝染从来到了顾氏山庄到现在,态度一直是落落大方、不慌不忙,而她俏丽的脸庞上罩着月亮般的皎洁。

    顾博瀚的脸上闪着冰寒的冷光,像是森冷的剑影,掠过一抹浮沉的乌云,瞳仁亮晃晃的,仿佛是两支就要射出去的冷箭,炯炯目光直视着贝染。

    贝染和顾倾尘共同生活了四年,多多少少是了解一些顾倾尘的。

    很显然,遗传学真是个奇妙的东西,顾倾尘很多方面都是来自顾博瀚的。

    所以,这一刻,贝染毫不惧怕,她迎上了顾博瀚的目光。

    对于一个要保护自己孩子的母狮来说,无论前方是什么样的险境,她也是和母狮一样的战斗到底!

    贝染毫不含糊,直接问道:“顾老爷,我家的一对龙凤胎是您叫人带走的吧!”

    她这话是肯定句,并非是疑问句。

    她的语音清亮而不卑不亢,眼神亦是摄人心神的晶莹色彩。

    顾博瀚看着她,目光挑剔,咄咄逼人,这确实是一个聪慧的女子,“那是顾家的血脉!”

    贝染这时微微的弯了弯唇,她的两枚黑眼珠格外有光,格外的玲珑,她是个聪明人,哪会不知道顾博瀚的用意,顾家想抢回一对龙凤胎,而顾东隅是这第三代的嫡孙。

    对于华夏民族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比血脉更为重要,顾家的嫡孙怎么可能流落在外?

    “只要倾尘同意就行。”贝染知道,仅凭她自己的力量,根本是不可能和顾博瀚抗衡的,母亲已逝,父亲根本不知道是谁,她在这个世上的亲人只有这一对龙凤胎,还有就是顾倾尘。

    顾博瀚这时坐在了首位上,那是紫檀木做成的高级木椅,他再次望向了贝染。

    这是一个似水一样柔的女子,亦是一个似玉一样玲珑剔透的女子。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玉能养人,亦能毁人。

    贝染明白,她的力量太过弱小,和顾博瀚比起来,就是以卵击石,而顾博瀚自然是不会伤害这一对龙凤胎,但是,他绝对有能力让她看不到这一对龙凤胎。

    所谓的豪门,说白了就是仗势欺人罢了。

    贝染怎么能不明白这个道理?

    顾博瀚犀利的目光凝视着贝染,像是一把钢椎,直刺贝染的心:“你是倾尘这些年身边唯一的女人,你应该明白我今天找你来的目的?”

    “贝染愚钝,真不知道!”贝染依然是迎着他目光,语声淡然如水。

    她可以在聪明的时候冰雪般聪慧,她可以在装傻的时候恬静如水。

    她怎么可能不知道?顾倾尘的母亲宋霞音没有和顾博瀚生活在一起,一个人远走他乡,是什么原因让她做出这样的决定,能伤害一个女人至此的,只有情。

    何况,贝染见过宋霞音,宋霞音乐观开朗,绝对不是为了钱而离开顾博瀚的,何况,宋家也是家底非常深厚的人家。

    再加上,只有顾煜城在顾博瀚的身边,顾倾尘和顾家素无往来。

    那么这一次,顾博瀚的目的无非是两个,其一,想要夺回一对龙凤胎,归为顾氏家族的名下。其二,想要和顾倾尘恢复父子之情,所谓血浓于水,无论当初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父子亲情是永远不能抹杀得掉的。

    贝染自然是想得到,只是她肯定是不会站在顾博瀚的这一边。

    顾博瀚冷哼了一声,深沉而冷漠的目光,很像是猫科动物在窥探着猎物一样,将阴险狡诈表现得淋漓尽致。

    “你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何必跟我装傻?”顾博瀚冷声道:“我确实是不会动这一对孩子,可是你呢?你说,我让你毫无声息的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会怎么样?”

    贝染也凝视着她,眼睛里的目光宛如夕阳一样的明亮的色彩,“顾老爷当然是有这样的能力,只是,您活到了现在,也没有明白亲情的真实含义,不是您让我消失了,孩子们就不记得我这个母亲,也不是您让我消失了,倾尘就会忘记我这个女人;亲情是一种心灵的互动,不需要言语,已经是情感如海水般的深。无论您今天的目的是什么,我也表明我的立场,我尊重倾尘做的任何决定,我不会干涉他的人生他的决定。”

    “很好!”顾博瀚叫了一声:“来人,带走!”

    马上从门外走进来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一左一右的就要带走贝染。

    贝染这时从容的说道:“不要碰我,我自己走!”

    ……………………

    医院。

    顾倾尘从手术室走出来,杨君逸就上前道:“倾尘,贝小姐找过你……”

    “什么事?”顾倾尘吩咐他的助理医生和护士将病人推去病房。

    杨君逸着急的说道:“贝小姐说,孩子不见了……我已经联系了卓sir,他们查过学校附近的监控,不是宋旭尧所为……而是一辆黑色的商务车……我怀疑是顾家……”

    “我知道了!”顾倾尘点了点头,“你跟进一下病人,我先走了。”

    “倾尘……”杨君逸知道,这些年,他虽然是顾氏豪门的太子爷,顾倾尘从来不拿这个名号来做人,也没有和顾家有任何的联系,他伸手拍上了顾倾尘的肩膀:“倾尘,亲人之间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好好的和老爷子谈一谈。”

    顾倾尘没有说话,杨君逸轻声道:“去吧!”

    顾倾尘换下了医生袍,然后开车,往顾氏山庄而去。

    他将车开到了山庄外,马上有黑衣西装人为他打开了车门,并且是毕恭毕敬的向他行礼:“大少爷!”

    顾倾尘没有应人,而是大步的朝葱郁里的那一抹白色明珠似的房子走去。

    顾倾尘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回来了,时光是一把无情的刀,刀刀催人老。

    再次走进来这里,他以为,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记忆,叫做遗忘。

    可是,最残忍的一种记忆,就做遗忘不了。

    当顾倾尘一身白色衬衫和黑色西裤,高大伟岸的身影,出现在了富丽堂皇的厅堂时,顾博瀚这一刹那,仿佛是时光倒回了三十年。

    父与子,情与义,天和地。

    两父子见面,上一次的时间是什么时候,父子俩都是记得的,决裂——是最残忍分开的方式。

    再见面,依然是在决裂的地方,记忆犹如潮水一样的涌现出来。

    顾博瀚的目光犀利如箭:“我没有请你,你怎么会回来?”

    顾倾尘的双眸冰冷寒漠:“你一如既往,一点也没有改变。”

    “当然!”顾博瀚喝了一口茶,“既然来了,就坐吧!”

    “不必了!”顾倾尘冷声回绝,仿佛这个男人不是他的父亲,不是他最亲的亲人,而是有着深仇大恨一样的仇人,“将我的女人和孩子们还给我!”

    顾博瀚这时哈哈大笑了起来,仿佛是没有浓浓的亲情,但却是有着震慑一切的威力:“想要他们,你应该明白,你要做什么?”

    顾倾尘本来是已经够深沉的男人了,可是,这一刻,被自己最亲的亲人威胁,那一种感受,让他几乎是将拳头捏出了水来。

    “如果你敢伤害他们,我发誓,我会将顾家铲为平地灰飞烟灭。”顾倾尘的声音犹如地狱而来的恶魔。

    顾博瀚看着顾倾尘的态度,顾倾尘越是表现得在乎,贝染和一对龙凤胎就是最好的筹码,“我会不会伤害他们,这取决于你的态度!倾尘,你应该明白的。来吧,咱们两父子有多久没有坐在一起喝过茶了?”

    顾博瀚这时吩咐:“给大少爷泡茶!”

    走出来一个漂亮的女子,身穿着漂亮的旗袍,充满了茶香的古典味,她走过来,微微的弯腰,“大少爷,请坐!”

    从以前到现在,顾博瀚都是一个懂得生活的男人,哪怕是家里一个泡茶的女子,亦是有着茶的韵味,从不随便,从不将就。

    对于顾倾尘来说,和顾博瀚坐在了一起喝茶,就是犹如拿着刀子在割自己的皮肤。

    可是,他如果不坐这里喝茶的话,贝染和一对龙凤胎怎么办?

    顾倾尘坐了下来,泡茶的美女马上泡好了茶,双手恭敬的端到了顾倾尘的面前来:“大少爷,请!”

    “茶我是不会喝的!”顾倾尘说道,“我要见贝染和孩子!”

    “放心吧,他们很安全!”顾博瀚喝了一口茶,带着父亲般慈祥的目光道:“你也是做父亲的人了,应该是明白我的心情了吧!”

    没有哪一个父亲不爱自己的孩子,只是,采取的手段不同而已!

    顾博瀚有多久没有见过顾倾尘了,他想,那是很久很久之前见过的吧!

    无论他和宋霞音之间,当初谁对谁错,顾倾尘都不应该离开他,去和宋兴邦学医术!

    而且,这一去就是十多年了。

    顾倾尘没有说话,他站起身来,直接是走到了窗畔,背对着顾博瀚,高大的身影,在秋日的阳光里,显得格外的凄冷和绝然。

    顾博瀚现在有了最大的筹码,他也不急,享受着美女泡的茶,然后闲适自得的喝着茶。

    父亲最大的成就,就是看着儿子长大成人,然后越来越像自己的模样,越来越像是自己的作风。

    顾倾尘忽然之间觉得,他活了这么多年,还是像是一只困兽一样,左右不得动弹。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

    身为豪门之子,从小就是享受着别人没有的荣光,可是,也必须承受着别人没有的压力。

    有一种恨,在心底升起时,就像是种子在发芽,在春雨的滋润下,疯了一样的茂盛生长。

    有一种孤独,是天上的月光一样,别人只看到了皎洁如水,可是,不知道清冷至极的那束光,还有那独自守候着天空的一种孤寂。

    有一种情,从来不知道会渗进了心底,那是贝染这些年对他的情,犹如细雨润物无声,但是,他却是在这样的感情里,觉得是活着的一样。

    顾倾尘转过身,“你已经有了顾氏家族的接班人,何必再多此一举,要我再回顾氏集团公司?”

    这时,顾博瀚凝视着顾倾尘,他对这个大儿子的爱,很深,也很痛。

    顾倾尘恨他,不是一天两天。

    顾博瀚知道。

    “我以为你知道,你才是顾氏集团里唯一的接班人!”顾博瀚的声音沉重而浑厚,但也是他的决心,“我放任了你这么多年,倾尘,你是该回来的时候了!”

    顾倾尘喜欢医生这一份工作,他自然是不想回来!

    顾博瀚也有他的方法,虽然极端但却是非常有用,“你外公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爱你,否则他为什么包庇了秦山秦超所做的坏事,让你一个人去承担责任!”

    “你没有任何资格去谈论我的外公!”顾倾尘一拳击在了窗户上。

    “我没有资格?”顾博瀚哼了一声:“你以为当年的事情,为什么宋侠威会冷处理?如果不是我对他的制药公司施压,他会放过你?”

    作为父亲,他爱顾倾尘,可是,他不会像是母亲一样唠叨在了嘴上。

    顾博瀚会维护顾倾尘,但是,所采取的一切手段,也是为了会驯服这只一直在外的野兽。

    顾倾尘确实不知道,顾博瀚有对舅舅宋侠威施压,但是,他不会领情。

    为了和孩子们相处,为了和贝染相守,他就一定要放弃自己这些年坚持的医生的职业吗?

    可是,至小生活在豪门中的顾倾尘亦是明白,他欠贝染的青春年华,他欠了这一对龙凤胎的美丽童年,那些都是无法弥补的遗憾,难道要让这样的遗憾继续吗?

    他也明白,顾博瀚确实是不会去伤害这三个人,但是,他绝对有能力和顾倾尘玩这一场游戏,让顾倾尘和他们不能相爱相守,目的就是让顾倾尘回归顾氏豪门,执掌顾家的大权!

    这一招,够狠!

    姜永远都是老的辣!

    “难道你不怕我将顾氏集团毁掉了吗?”顾倾尘凝视着他,冷漠得连陌生人都不如,“我是一只在野外放养的狼,我如果肯忠心,顾氏集团将会是蒸蒸日上如日中天,可是,如果如果我有异心,顾氏集团会被我玩弄在股掌之中,灰飞烟灭。”

    顾博瀚点了点头:“所以,你回归顾氏集团,我只给你一个选择,你可以要求两个孩子陪在你的身边,还是要求贝染陪在你的身边,二者只能选一样。”

    顾倾尘以不可置信的目光,望着眼前的父亲,他除了给了自己生命之外,还有什么?

    他怎么可以用这样的手段,来逼自己就范?

    一对孩子,他也刚刚相认没有多久,那是他心肝宝贝,是他生命里最美丽的意外,是他生命里不可或缺的血脉。

    而贝染,亦是让他从地狱到了人间的女人,她是他的生命常青树,她是他的悲苦岁月里的开心果,是她创造了一对龙凤胎,是她让他重生。

    顾倾尘气极的一手掀翻了茶桌,瞬间就是茶水四溅,杯盘滚落于地面……

    泡茶的美女亦是跌倒在了地上,大气不敢出一句!

    门外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们听见了屋里的声音,几个人一起走了进来,看见了茶水溅在了顾博瀚的身上,他们马上就要对顾倾尘动手。

    “全部出去!”顾博瀚铿锵之声,威慑之极。

    保镖们将泡茶的美女扶起来,一起退出去!

    顾博瀚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这么狼狈了,可是,他没有发怒,他用纸巾擦拭着脸上的茶水:“想好了,就找我!”

    顾倾尘转身,大步往外走去,一脚踹开了门,像是继续走进了地狱深处的魔鬼一样!

    8千字更完,色妈宝宝病了还在加更,亲爱的们要怜爱色妈哟!祝所有亲爱的读者们母亲节日快乐,祝天下所有的母亲健康长寿!
本章结束
一定要记住丫丫电子书的网址:www.shuyaya.cc 第一时间欣赏《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最新章节! 作者:懒色色所写的《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为转载作品,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全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最新章节,而丫丫电子书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丫丫电子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介绍:
关于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
贝染赤身躺在手术台,他是她的主刀医生,他压向她在她的耳畔,浓烈的男人气息熨烫着她的肌肤,“老婆,结婚四年了,还这么害羞?”
老婆?他昨晚和她温存之后,已经是丢给了她一纸离婚协议,他有什么权利还叫她老婆?她伶牙俐齿的反击他:“顾医生都是这样调戏女病人的?”
倾尘就是一个经久不衰的传说。他是医界翘楚,还是全球5oo强企业的大股东,在商界翻手云覆手为雨。
他只需要一个很乖的妻子,贝染“乖”到他从不操心,四年婚姻只是协议内容,离婚之后纠缠不休的人又是谁?
她在主持婚庆现场,失足落水,他一手将她抵在池边,大手停留在她玲珑的曲线,双眸染上了兽性的光芒:“求我,你知道,我一向对你有求必硬的!”
“顾倾尘,我们离婚了!”贝染忍无可忍!
他冷酷一笑:“贝染,我们结婚四年,你有一个五岁的女儿,真想死在这儿?”
贝染一惊,他知道了?他会不会和她抢女儿?
顾倾尘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胖嘟嘟的小包子竟然是他的亲生女儿!
“贝染,你瞒了我五年,你在我面前乖巧的无懈可击,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顾倾尘扬起了一抹嗜血的笑容。
她可不可以不说出来,还有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儿子呢!
剧场版:
老师通知贝染,她儿子拿手术刀在学校解剖中毒死亡的小动物要破案,她女儿在学校风声水起的炒着股票,她一怒之下:“今天没人送你们上学,自己搭公交车。”
女儿向顾倾尘求救无果,于是道:“昨天一个漂亮的阿姨呆在爸爸的办公室一个小时,她的裙子是超短裙,而且还露了胸。”
龙凤胎果然是心有灵犀,儿子道:“电台的台长昨天抱了妈妈,还亲了亲妈妈的脸,说他永远也不会放手!”
贝染和顾倾尘异口同声:“想挑拨离间,还嫩了点,自己上学去!”
两兄妹背着书包去搭车,两夫妻回到了卧室,一关上门。
她扑上来,辣味尽显:“你居然和那个露腿露胸的女人一呆就是一小时?”
他将她压在沙发上,霸道无比:“该死的男人亲了你哪儿,我要用手术刀封了他的嘴!”
一场旖旎大战,在晨光里拉开序幕……
去而复返的两兄妹在窗口鄙夷不已,“切!还不是在乎得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