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电子书 >> 言情小说 >>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TXT下载 >>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章节列表 >>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最新章节

这小东西,狠起来真要命

作者:懒色色 下载: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TXT下载
    他的大手,刚刚还在纪素的匈上按啊按的,这会儿又握起了她的手腕来了!

    贝染自然是会觉得特别的不爽了。

    顾倾尘就握紧了来,“贝染,我那是在做急救,她心脏病犯了!你跟我闹脾气也有个限度吧!以前我做医生的时候,我男人女人的肢体都接触了,你怎么不说?”

    “你也说那是以前,顾倾尘,你是医生,你以一颗虔诚而热烈的心,对待每一个病人的时候,我贝染就不会计较。”贝染推不开他的手,生气的道:“而你现在呢?她是你的前女友,你的手在人家那儿这儿的,还要我大大方方的接受,还说我在闹脾气,那好!我不闹了,你自己去找一个能容忍你和前任眉来眼去摸来摸去的女人做女朋友!”

    “越说越离谱了,是不是?”顾倾尘知道她的小嘴很利,这吵起架来,他就头痛,“我什么和她眉来眼去摸来摸去了?办公室的职员们都在,我那是在急救,你有一点赏识好不好?”

    “真是遗憾,我嫁给你四年,连一点医学常识都没有学到。”贝染总是在他的话里能挑出刺儿来,扎得顾倾尘是一阵一阵的疼。

    顾倾尘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究竟想怎么样?”

    他好不容易有时间,他可不想和她吵架。

    “放开我!”贝染见他还有理了!

    顾倾尘的双眸瞬间就深邃了起来,所谓的放开,是指他现在只是放开她的手?还是他要撤掉看完她的两个保镖,让她逃得无影无踪?

    “贝染——”他的语声冷了起来。

    继而,他一顿,“我不想和你吵架!乖一点!”

    “我又不是你养的阿猫阿狗,我为什么要乖一点?”贝染现在就是看他不顺眼,也乖不起来,“放开我的手!”

    她的双手都被他禁-锢在了头顶,而他的力气大过她,自是不必说。

    顾倾尘看着她穿着一件医生服,下摆里是黑色的长筒靴,如果他猜得没错的话, 她医生服里,应该是穿着及膝的短裙。

    “真要我放开你的手?”他的目光深不可测。

    “放开!”贝染生气,也没有去揣摩他的想法。

    顾倾尘果然是放开了她的手。

    贝染用自己的手互相捏了捏手腕,他的力道很重,手腕都红了。

    就在她准备离开时,她的双腿却是被他握住了。

    隔着柔软的长筒靴,他的大掌依然是有着炙热的温度,烫着她的小腿儿。

    “你干什么?”贝染不由惊叫了起来。

    顾倾尘的大掌伸过去,将她扛了起来,然后扔在了他的车后座里。

    贝染正要起身,顾倾尘却是压制住了她,“你穿这衣服也挺好看的,想在这车上……我绝对奉陪……”

    “你……”贝染恨不得用脚踢她,可是,双腿也被他制住。

    “贝染,我们貌似没有在车上做过吧?”顾倾尘来了兴趣。

    贝染冷眸瞪着他:“我没兴趣!”

    如果相亲相爱,在哪儿,她这个人绝对是奉陪到底!

    可是,现在贝大小姐心情不爽了,他还想来车zhen,做梦去吧!

    他低头吻了下来,贝染将头转向一边去。

    他的吻,落在了她的脸颊上!

    清凉的唇,却是有着烟草味。

    她记得,他很少抽烟,此刻,这味道……

    他将她的脸掰正,他的吻从脸颊移到了她的唇边。

    这时,她能真真切切的感受着他舌尖上的尼古丁那涩涩的味道。

    她一分神之时,他彻底的攻城掠池。

    贝染今天真来气了!

    她回过神来,狠狠的咬了他一口……

    血水,在口腔之中蔓延……

    本来是甜蜜的吻,却是带着腥味的战争!

    或者是唇腔中突然的刺痛,让顾倾尘瞬间明白,这只小狮子的态度,竟然是这般的坚决。

    他知道,她一直是个处事圆滑有点小腹黑的女人!

    她不计较,那是她没有陷入爱河里。

    她计较起来,比任何女人的心眼都要小。

    她可以很乖,乖到不让任何人为也操心。

    她也可以很烈,烈到怎么样也驯服不了的地步。

    顾倾尘在她的上方,双眸略带疼痛的凝视着她。

    “为什么一定要这样?”他低声问。

    贝染也问自己,为什么一定要这样?

    她以前不是这样的!

    她可以很潇洒的说拜拜!

    她也可以很潇洒的装没看见!

    她完全不计较他的前任神马的!

    可是,这一切,在他的眼里,一直都是她小心眼的在发脾气!

    原来,在乎一个人,竟然是这么的累!

    原来,在乎一个人,竟然是这么的痛!

    累了,痛了,疲了,乏了!

    最后的结果,还会伤痕累累。

    她以为她可以全身而退,原来,她早就没有了全身而退的力气。

    爱情就像是泥沼地,在这一片沼泽里,越是挣扎,就陷得越深。

    她没有说话,也说不出话来。

    任何的语言,解释起来都是苍白的。

    她只用杏子般漂亮的大眼睛看着他,就这样的看着他,却是怎么也忍不住溢出来的泪水。

    顾倾尘看着她哭了!

    而且,她哭得一点声音都没有。

    她在极度的隐忍,她在极度的挣扎之中,她像是在一个很大漩涡之中,身不由己。

    顾倾尘钻进了后车座里,关上了车门,伸手将她抱了起来,拥在了怀中。

    他没有说话,伸手抚着她的长发,温柔的、一下一下的。

    贝染觉得自己也好厉害,她竟然是将泪水硬生生的忍了回去!

    她推开了他!

    顾倾尘有些惊愕。

    很少和他闹过脾气的贝染,真的是只不折不扣的小狮子!

    对,她就是只小狮子,一只骄傲的小狮子!

    “顾倾尘,处理好你自己的事情,才来抱我吧!”她一手推开了车门,然后走了下去。

    他不处理好和前任的感情关系,她的心里就跟吃了一只呕心的苍蝇似的。

    贝染头也不回的离开!

    顾倾尘伸出手指,抚了抚自己被贝染咬破的嘴唇,这小东西,狠起来真要命!

    顾倾尘开车,回去了顾氏山庄。

    家里,宋霞音正在陪着两个孩子玩玩具,一看顾倾尘冷着一张俊脸回来了!

    “儿子,你的嘴唇怎么回事?”宋霞音看着他。

    大鱼儿和小鱼儿互望了一眼,两个孩子跑上前来,一左一右的抱着他:“爸爸……”

    “去玩玩具吧!”顾倾尘抱过他们之后,溺爱的看着他们。

    宋霞音问他:“吃饭了没有?”

    张嫂从厨房里走出来:“大少爷回来了,我留了你最爱吃的菜。”

    “我先去一下书房。”顾倾尘径直上了楼。

    张嫂又叫了一声:“大少爷……”

    顾倾尘上了二楼的书房,宋霞音道:“张嫂,算了吧!随他,他饿了自然会吃,你肩周炎身体不好,去休息吧!”

    张嫂于是先去休息。

    晚上,宋霞音照顾着孩子们睡了之后,煮了一碗牛肉面来到了书房:“倾尘,还在忙?”

    “妈,您怎么还不休息?”顾倾尘抬起头来。

    宋霞音一看她的唇,不由笑了起来:“贝染咬的?”

    顾倾尘拿过牛肉面,就吃了起来,“妈,还是您煮的好吃!”

    “少拍你妈妈马屁!”宋霞音坐了下来,“倾尘,妈多说一句话,你不要不爱听啊!”

    “妈……”顾倾尘看着她,“带孩子辛苦吧!这段时间没有时间画画,您的水平会不会下降了?”

    “怎么可能?”宋霞音道,“妈妈的绘画水平,在三十年前就已经很好了,怎么会因为带孩子就水平下降了呢?而且啊,因为有了孙子和孙女,更加有动力了呢!”

    “妈妈,我就知道,您最棒了!”顾倾尘一边吃面一边说道,“记得教小鱼儿画画,这孩子对绘画很有天赋,您没能将我教成,教小鱼儿啊!”

    “那当然……”宋霞音说到了这里时,她马上道:“好啊,顾倾尘你这只小狐狸,你竟然给你妈妈转移了话题,我刚才要跟你说什么来着……”

    “嗯,对了,千万不要学顾家的死老头子!”宋霞音说道,“你身上流着他的血,就算你是根正苗红,我也担心。”

    顾倾尘很快吃完了一碗面:“妈,给您颁一个中国好婆婆的奖!放心吧,我不会负了贝染的。”

    “那好,我也不多说,说多了就啰嗦。”宋霞音端了碗出去,“早些休息!”

    顾倾尘点了点头,“妈,晚安!”

    ……………………

    晚上,贝染在会所里喝着酒时,她没有料到田鑫和郑彤还有宋子羽都来了。

    她分别拥抱了她们,然后看着她们:“再见到你们,感觉真好!”

    田鑫伸手拍着贝染的肩膀:“还在为纪素的事情而生气?那个女人算得了什么?不过是前任而已!”

    宋子羽也说道:“放心吧!我表哥不是那种人,她现在还是顾煜城的老婆,我表哥绝对不是吃她这株回头草的!”

    “是啊!”郑彤说道:“倾尘一直都是有原则的男人,染染,你完全不用担心。”

    贝染看着她们,举杯道:“这些道理我都懂,可是,看着纪素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的,我就来火!她有什么资本跟我炫耀?不就是六年前她是顾尘的恋人吗?”

    “行了,你懂就好了!”田鑫举杯,同饮。

    “你们最近怎么样了?”贝染看着郑彤,“彤姐,你和段律师呢?感情还在冷处理?”

    “嗯,感情还在冷处理之中!”郑彤优雅的坐下来,“生孩子的事情,我倒是觉得不急,反正段非寻现在也很规矩,没有出事儿!”

    宋子羽笑道:“彤姐,这话说得跟在对一个孩子一样,我听婚姻专家说,你们的婚姻进入了另一阶段,不错不错,开始升华了!”

    “笑话我是吧!”郑彤伸手掐她,“婚姻就是一盘棋,要不你赢我输,要么是和棋,还是在爱情里沉浮的人最幸福了!田鑫,是吧!”

    “扯到我了!”田鑫笑了,“我和君逸准备结婚,日子也定了!到时候我希望染染来给我主持婚礼,染染,你答应了吧!”

    贝染点了点头:“我会的!”

    “那就好!”宋子羽举杯道:“我一定到时候来参加田鑫的婚礼。”

    “我也会到!”郑彤举杯,“嗯,补充一下,段非寻也会来。”

    宋子羽轻叹了一声:“我就一个人来了,不指望苏天擎也能来!”

    贝染看着她:“正如彤姐所说,婚姻就是一盘棋,要不你赢我输,要么是和棋,反正,子羽,你也想开一点!”

    “我想得很开!”宋子羽跟贝染的杯碰了一下,“倒是你,表嫂,现在你是前有狼后有虎的,放心吧!我们姐妹团肯定帮你到底!”

    贝染喝了一口红酒,道:“如果说顾老爷子是狼是虎,我倒是认了,他是个老顽固,不可否认,顾老爷子是个有手段的人。但是,你说纪素也是这样的人,我倒是不觉得。其实,以倾尘这个人来看,他不可能不知道纪素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还能对纪素这么真心,我倒是有一点意外!”

    “贝染,再厉害的男人,沉迷在了爱情里时,就降低智商了。”郑彤说道,“你不能以常理来推断爱情,否则,爱情也就不美丽和浪漫了。就像我,我一开始觉得,段非寻就是充满铜臭味的大律师,跟他过日子,他会斤斤计较,他什么都会算得分秒不差,我和他肯定是不拖不欠的,可是,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发展的……”

    “好吧!”贝染跟她举杯:“但愿,是我想多了!我们不说这些了,今天我们几组妹难得聚在一起,大家不醉不归!”

    ……………………

    晚上,大家各自散去。

    贝染回湖畔别墅去。

    田鑫知道杨君逸在值班,于是带了宵夜去医院看望他。

    她得知杨君逸还有一个手术没有出来,她在经过病房时,看见了纪素。

    纪素穿着蓝白色相间的竖条纹病号服,神色之间还很苍白,她独自呆在了病房里。

    田鑫走了进去,双手环胸的看着她:“纪素,真病?还是装病?扮同情?装可怜?引起顾倾尘的注意么?”

    纪素看见是田鑫,她知道这是贝染的好闺蜜,她道:“不关你的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了!”田鑫这人最爱打抱不平,“你自己是顾煜城的老婆,勾-引自己的大伯,这是多么不要脸的事情,你还好意思了!”

    “我不希望我在住院期间受到骚扰,麻烦出去!”纪素伸手一指门口,“否则我就要报警了!”

    “好啊!”田鑫哼了一声:“你报啊,到时候招惹来了媒体,我看是你要脸?还是你们顾家豪门要脸?”

    纪素按了牀头的铃,有护士走了进来,纪素被田鑫气得不轻,她抚着胸口道:“我不想看到不相干的人等出现,叫她出去!”

    田鑫这时走到了她的身边:“你就继续装吧!我当然会走,不过,在走之前,我告诉你,顾倾尘和染染这一刻正在缠-绵不休呢!而你,就孤家寡人的在这里守着白色的墙壁过着漫漫长夜吧!还有啊,我来之前,看见了顾煜城正在和一个漂亮年轻的女孩子在海边吹海风呢……他肯定是没有来看你吧……想想,你真是惨啊……”

    当然,这些都是田鑫胡掐的,不过,她觉得,对付纪素这样不要脸的女人,胡掐也没有关系,关键是能将纪素给气死就最好。

    果然,纪素一听,马上就变了脸色。

    纪素一手摁在了胸口,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护士吓了一跳:“医生……医生……”

    马上有值班医生跑进来,将纪素送进了急救室。

    杨君逸走出了手术室,也听到了这一件事情,他来到了田鑫的身边,“喝酒了?”

    “是!”田鑫理直气壮的道,“真可惜,没有将纪素给气死!”

    杨君逸拍拍她的头,“好了,有医生在抢救,就别去想这件事情了!”

    “你不怪我?”田鑫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怪你做什么?”杨君逸拿过她买的宵夜,“即使真有什么,我承担一切责任。”

    田鑫的脸这时变了颜色,“她真的有病?”

    “有……”杨君逸点了点头,“但是,我知道,你是个直性子,你有什么说什么,这也不是你的错!”

    田鑫看着他,“快吃吧,一会就凉了!这么晚也没有吃晚饭,是不是?看看你呀,忙得真是饭都顾不上吃……”

    杨君逸看着她唠唠叨叨的,却是笑意盈满了温柔的双眸。

    他也在期待着婚后的生活,哪怕就这样唠叨着一辈子,也好!

    ……………………

    翌日。

    贝染和田鑫一起来到了医院,杨君逸帮助她看到了儿子和女儿,田鑫又是自己最好闺蜜,贝染一开始就答应过他们,要为他们主持婚礼。

    今天,她们一起来看杨君逸的母亲,顺便征求一下老人们的意见。

    “阿姨,您好,我是贝染,田鑫的好闺蜜!”贝染说道,“我很开心,能为他们主持婚礼。我想问一下阿姨,您有什么要求吗?”

    “没有!”杨母慈祥的说道,“只要他们两好好过日子,我就想早点抱孙子!”

    田鑫红了脸,她坐在了一旁没有说话。

    贝染笑道:“那行,我策划好了,就拿给你们都看看,到时候有补充的我再完善。”

    ……………………

    医院,病房。

    纪素虚弱的躺着病牀里,另外有一个穿着华丽的中年妇女,拿着lv手袋,一直在说过不停:“钱呢?为什么这个月没有给我钱?我的手头上很紧了……”

    “妈,能不能每次来见我,都跟我提钱?我都差点死了……”纪素叹了一声。

    张玉莲马上瞪着她:“你不是不知道,我要翻本,我想要赢多一点,我最近的手气很好,正是赢的时候,你怎么就没有钱?你不懂得向顾煜城要吗?”

    “妈……”纪素干脆是闭上了眼睛。

    张玉莲看着门口,刚好是贝染和田鑫经过,她连忙走上前来:“你们是纪素的朋友吗?来看她啊!快请进来!”

    田鑫正欲要鄙视张玉莲时,贝染阻止了她,“我们经过而已,和她不熟悉。对了,田鑫,我上次叫你给我买的一百万支能源股,赚了多少了?”

    田鑫马上明白贝染的意思,她道:“告诉你,足足一千万!”

    “那好,帮我再进!”贝染说着就离开了病房。

    “好!”田鑫一边应着,和贝染一起离开。

    张玉莲一听股票有钱赚,也不管纪素了,马上就跟了出来。

    贝染给田鑫使一个眼色,她离开,而田鑫则是准备去开车。

    之后,田鑫给贝染打来了电话:“亲爱的,张玉莲用高利贷的钱,买了能源股,不过,这支股,最近会跌……我们呀,就等着爽一爽吧!”

    “我的心情也爽了!不过,鑫鑫,还是多谢你了……”贝染笑道。

    “跟我客气啥啊!”田鑫义气的说道:“为朋友两肋插刀!”

    过了几天,这支能源股跌到停板。

    张玉莲没有办法,厚着脸皮来找纪素,纪素在医院没有出院。

    她打了电话给顾倾尘:“倾尘,能不能借我一点钱?”

    顾倾尘的工作很忙,倒也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纪素,怎么突然之间要钱了?”

    “倾尘,你知道,我和煜城的婚姻一直是名存实亡的,我母亲欠了人家的高利贷,我想帮她先还上,我现在只有求你了……”纪素难过的说。

    顾倾尘于是答应了她。

    张玉莲还上了高利贷的钱之后,她来到了医院,却是没有看到田鑫和贝染,她见过杨母是田鑫未来的婆婆,于是上前,丧心病狂的将杨母推下了楼……

    当护士发现,张玉莲赶忙跑掉,杨母推送急救室,最终因抢救无效而身亡……

    杨君逸看着母亲再也没有醒来,他哭得哽咽不已。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田鑫在一旁看着他,心疼不已的道:“君逸,阿姨已经是走了,你一定要安慰叔叔……还有,对不起,阿姨被张玉莲推下楼梯,我也有责任……如果不是我给她下套,让她用高利贷来买股票,而股票又亏了的话,她也不会这样对待阿姨……君逸,对不起……”

    杨母一直盼望着能看到了两个孩子结婚,可是,她终究是没有等到了这一刻,就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

    “田鑫……”杨君逸看着她,“你没有错!我没有怪你,我只是心里很难受,我接受不了母亲不在了的事实,我想一个人陪陪妈,你先回去,好吗?”

    他的语声还是那么的温柔,可是,却是让人听了格外的心疼。

    贝染收到了消息,也来到了医院,她不料在这里,也碰见了顾倾尘。

    顾倾尘是来看望杨君逸的,“君逸,人死不能复生,这样的道理你比别人都明白,但是,阿姨爱你,她也不希望你太过于伤心。”

    “我知道!”杨君逸伤心的说道,“倾尘,你说我们是医生,我却是救不了自己最亲的人,我是怎么了?”

    “这是意外!”顾倾尘叹了一声,“谁也没有想到张玉莲会对一个大病初愈的人这样下手!”

    杨君逸点了点头。

    顾倾尘走到了贝染的跟前来,自从上一次两人吵闹过之后,再次见面,却是想到会是在医院这个地方,而且是杨君逸的母亲出了事。

    贝染也在看着他,她也为杨君逸而难过。

    “贝染,我们谈谈!”顾倾尘说道。

    “你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贝染凝视着他。

    顾倾尘沉声道:“如果不是你和田鑫招惹了张玉莲,杨君逸的母亲会遭到了张玉莲的攻击吗?贝染,我知道你聪明,你想要引张玉莲入局,方法多的是!你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无非是想要打击纪素而已!我说的对不对?”

    “对!”贝染迎着他的目光,“我确实是看她不顺眼!顾倾尘,怎么了?我对付她,你心疼了吗?”

    “我心疼杨阿姨死得这么惨!”顾倾尘说道,“她一生盼着君逸成家立业,结果呢?婚礼还没有举行,就出了意外!”

    “我也心疼杨阿姨……”贝染哽咽着道,“可是,那也是张玉莲的错……”

    “如果你没有主动招惹张玉莲,张玉莲将杨阿姨推下了楼,那就和你贝染没有关系。”顾倾尘沉声斥道,“贝染,我说过什么?纪素从来就威胁不到你!因为,我的心里,只有你!”

    顾倾尘一边斥责着她,一手指着自己的心口处,他重重的戳着自己的胸口处,他的这个地方,只有她!

    贝染含泪看着他,杨阿姨死了,她的心里也好难过,她也不知道张玉莲会这样去对一个无辜的人!

    纪素从病房里走出来,远远的就看到了顾倾尘和贝染在说话,两人的情绪都很激动。

    她走上前来,站在了顾倾尘的身边,温柔的说道:“倾尘,这不能怪贝小姐,这是我妈的错……是我对不起杨阿姨……如果不是我妈想炒股票,也不会没了钱,她还向高利贷借钱,这些钱是能沾的吗?她不知道是不是疯了,为什么在医院推人……对不起,倾尘,真的对不起,我愿意代我妈承担这些错误……”

    田鑫这时一听就冲了上来,“你承担?好啊!你去承担!你从这楼上跳下去!你为杨阿姨陪葬去!纪素,你这个假惺惺的女人,看见你就想呕!还有,如果不是你们两母女的话,杨阿姨就不会死!你不是要承担责任吗?你跳下去啊!”

    纪素被田鑫一说,她的脸上瞬间一白,她看了一眼顾倾尘,“倾尘,我借你的钱,暂时还不上了!我走了之后,麻烦帮我照顾一下晚晚,她还小……”

    纪素说完之后,就头也不回的去跳楼……

    她站在了栏杆边,迎着风,顾倾尘却是没有上前拉她。

    不过,她说的话,贝染可是听得清清楚楚。

    顾倾尘借给她钱了,还有顾瑶晚的事情……

    贝染望向了顾倾尘,他是不是觉得,她这一刻在逼纪素去死?

    所以,下一条人命又算在了她的头上?

    可是,顾倾尘的大手却是握紧了她的小的,她以为是一个错觉,她想挣扎出来,但是,他却是握得很紧。

    怎么?他不救要跳楼的纪素吗?

    “贝染,今天当着纪素的面,我跟你说清楚。”顾倾尘凝视着贝染,“六年之前,我确实是和纪素有过恋爱……”

    贝染忍不住的啜泣道:“我能不听吗?”

    “不能!”顾倾尘微微的摇头,“你如果一直不听,你就会一直觉得,我爱着的不是你!我之所以不说,因为我觉得没有必要!我最近忙公司,可能是真的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而你上次的不告而别,我到现在都在生气!可是你呢?你有没有发现我在生气?我如果不在乎你,你离开我何必发这么大的脾气?以至于到现在都不能释怀?”

    贝染瞪大了泪眼望着他,由于眸中含泪,她在看他的时候,怎么也看不清楚。

    他还在生气,是因为她离开的事情!

    他还在生气,并不是因为她和纪素之间的摩擦!

    “现在还在生气?”贝染哽咽着问了他一句。

    “是!”顾倾尘另一只手指着自己的心口处,“你一直在伤害我这里……”

    贝染看着他,“我也是没有办法……”

    “你不弥补我受伤的心灵吗?”顾倾尘这时握着她的手,放在了他的心口处。

    贝染眼角的余光,看到了纪素正一步攀上了栏杆,她赶忙道:“她怎么办?”

    “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顾倾尘毫不含糊的道。

    这是他的决心!

    无论过去有什么,但现在,他只拥有她,就够了。

    贝染不想顾家闹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她道:“让她下来吧!何况她还有女儿要照顾!我不是生死判官,哪有权利要谁的命!”

    当顾倾尘当着纪素的面,明明白白的告诉贝染,他握紧的是贝染的手,要的是贝染这个女人时,贝染就觉得,足够了。

    “还有,田鑫也是一时激动,才会冲动的说这些!”贝染可不愿意好友田鑫为此背上逼人跳楼的罪名,于是,她朝纪素叫道:“纪素,先下来吧!”

    纪素这时回头,看着贝染站在了顾倾尘的身侧,这一对郞才女貌的佳人,她为什么要便宜了他们?

    不,她死也不会让他们好过!

    纪素伸开了双臂,然后向下跳去……

    今天加更了,这章9千字哦!
本章结束
一定要记住丫丫电子书的网址:www.shuyaya.cc 第一时间欣赏《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最新章节! 作者:懒色色所写的《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为转载作品,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全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最新章节,而丫丫电子书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丫丫电子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介绍:
关于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
贝染赤身躺在手术台,他是她的主刀医生,他压向她在她的耳畔,浓烈的男人气息熨烫着她的肌肤,“老婆,结婚四年了,还这么害羞?”
老婆?他昨晚和她温存之后,已经是丢给了她一纸离婚协议,他有什么权利还叫她老婆?她伶牙俐齿的反击他:“顾医生都是这样调戏女病人的?”
倾尘就是一个经久不衰的传说。他是医界翘楚,还是全球5oo强企业的大股东,在商界翻手云覆手为雨。
他只需要一个很乖的妻子,贝染“乖”到他从不操心,四年婚姻只是协议内容,离婚之后纠缠不休的人又是谁?
她在主持婚庆现场,失足落水,他一手将她抵在池边,大手停留在她玲珑的曲线,双眸染上了兽性的光芒:“求我,你知道,我一向对你有求必硬的!”
“顾倾尘,我们离婚了!”贝染忍无可忍!
他冷酷一笑:“贝染,我们结婚四年,你有一个五岁的女儿,真想死在这儿?”
贝染一惊,他知道了?他会不会和她抢女儿?
顾倾尘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胖嘟嘟的小包子竟然是他的亲生女儿!
“贝染,你瞒了我五年,你在我面前乖巧的无懈可击,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顾倾尘扬起了一抹嗜血的笑容。
她可不可以不说出来,还有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儿子呢!
剧场版:
老师通知贝染,她儿子拿手术刀在学校解剖中毒死亡的小动物要破案,她女儿在学校风声水起的炒着股票,她一怒之下:“今天没人送你们上学,自己搭公交车。”
女儿向顾倾尘求救无果,于是道:“昨天一个漂亮的阿姨呆在爸爸的办公室一个小时,她的裙子是超短裙,而且还露了胸。”
龙凤胎果然是心有灵犀,儿子道:“电台的台长昨天抱了妈妈,还亲了亲妈妈的脸,说他永远也不会放手!”
贝染和顾倾尘异口同声:“想挑拨离间,还嫩了点,自己上学去!”
两兄妹背着书包去搭车,两夫妻回到了卧室,一关上门。
她扑上来,辣味尽显:“你居然和那个露腿露胸的女人一呆就是一小时?”
他将她压在沙发上,霸道无比:“该死的男人亲了你哪儿,我要用手术刀封了他的嘴!”
一场旖旎大战,在晨光里拉开序幕……
去而复返的两兄妹在窗口鄙夷不已,“切!还不是在乎得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