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电子书 >> 言情小说 >>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TXT下载 >>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章节列表 >>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最新章节

生死一线最爱谁

作者:懒色色 下载: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TXT下载
    贝染一直就觉得奇怪,沈清娅不是个简单的女人!

    沈清娅和顾倾尘之间,不像是那种豪门联姻的少爷和千金,反倒是有一种某种牵扯的。

    原来,她的直觉竟然是这么的准!

    原来,沈清娅和顾倾尘六年之前真的有过一段情缘。

    所以,顾倾尘曾经心上的那个女人不是纪素,而是沈清娅。

    贝染悄然退开了来,她到了休息室去,看着飞机外的蓝天和白云。

    仿佛是触手可及。

    可是,当真正的伸出手来时,却又是只摸到了机舱的玻璃。

    吴康正在找她:“染姐,怎么了?难道是紧张了?还在这里休息?”

    贝染今天一件白色的旗袍,上面绣着的是荷花。

    悉达多走七步,步步生莲。

    佛家以莲喻之,表示圣洁的花。

    象征菩萨在无穷无尽的烦恼中出生,而不为无穷无尽的烦恼所干扰。

    她自嘲了一声,然而,她终究是凡人,到不了佛祖那种境界,可以将这些烦恼所抛开。

    “当然了,毕竟这是你的父亲,做女儿的为父亲主持婚礼,怎么也有一点奇怪!”吴康递了一杯香浓的奶茶。

    “吴康,你和配天怎么样了?”贝染忽然问道。

    吴康耸耸肩,“我是个穷小子,她会看上我么?染姐,别逗我了!”

    “那好吧!”贝染叹了一声,“哪天别让我为你们主持婚礼做策划就是了。”

    吴康:“……”

    “贝染……”当她走出来时,卓御风叫住了她。

    贝染一看他:“你在做伴郎?”

    “是啊!这样的场合,怎么也不能让顾倾尘去做!”卓御风笑道,“对了,我查到了一些资料,想不想知道?”

    “明知故问!”贝染瞪了他一眼。

    卓御风说道:“照片上的人确实是庄圣贤之前的样子,在二十九年前,他还是个英俊潇洒的小生,但不知道为什么,之后就变成了现在发福的样子,而且五官都大变了模样,根本认不出当时的样子!”

    “我倒是觉得,他忽然之间这样大变,是有原因的。”贝染分析道。

    “有可能和阿姨有没有关系?”卓御风猜测道,“或者阿姨离开了他的身边,他一时之间自暴自弃,于是模样大变?”

    贝染耸耸肩,“有可能吧!”

    两人说着话时,杨君逸和田鑫也已经来了。

    田鑫挽着杨君逸的手臂,两人亦是一对金童玉女似的壁人。

    杨君逸玉树临风、谦谦君子。

    田鑫则漂亮迷人、爽朗乐观。

    卓御风一看:“这都是成双成对的,让我这种单身汗情何以堪?”

    杨君逸走了过来,田鑫笑道:“只要你卓sir肯找女朋友,从警花到空姐,从老师到教授,无一不是排着队等着你筛选呢!”

    贝染也补充了一句:“再不找女朋友就真的老了!”

    田鑫使坏的道:“卓sir,要不你将沈小姐收了吧!这样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啊!你既有了一个才貌双绝的女朋友,又彻底的告别了单身的生活。”

    “这也得沈小姐同意才行!”卓御风看着他们。

    “在说什么呢?”沈清娅一身雪白的伴娘服走过来。

    她的气质微微有些高冷,虽然是设计比较简单的伴娘服,可是,穿在了身上,气质亦是与众不同。

    这样的气质,是直逼今天的新娘子宁书慧。

    田鑫是个直性子的人,她立即就道:“沈小姐,正说你呢!你看看你,别盖过今天新娘子的风头啊!”

    沈清娅这时站在了卓御风的身边,“我呀,这不正是为了卓sir调整自己的气质么?”

    “看得出来,沈小姐说这话是觉得庄院长的气质不如卓sir!”田鑫一向快人快语,而且特别爱为贝染打抱不平。

    在场的个个都是行走江湖数载的人物,哪个听不出她的意思!

    沈清娅就算是修养再好,也沉下了脸色:“田小姐这是鸡蛋里挑骨头!田小姐和杨医生挺般配的,不如你们做伴娘和伴郎好了!”

    “我呀!这人特别挑剔,我只做我好朋友的伴娘!”田鑫望向了贝染,“染染和顾倾尘结婚,我和君逸就做他们的伴娘和伴郎,他们是天作之合,我们是最好的姐妹和最好的兄弟。”

    杨君逸一向是放任田鑫的态度,随便她怎么说,他都是带着浅浅的笑意。

    卓御风是贝染青梅竹马的好朋友,他虽然觉得,沈清娅消失了六年再回来,若说女人为了感情,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是,他的感情天平线,肯定是倾向了贝染。

    贝染知道田鑫是心疼她,她对杨君逸说道:“君逸,带着田鑫去和庄院长先打招呼吧!”

    今天是庄圣贤结婚,应邀来参加婚礼的人,大多数是医学领域里的人。

    “我们去吧!”杨君逸低头看田鑫,眼神温柔,溺爱无边。

    田鑫虽然恨不得再炮轰沈清娅,可是,看着杨君逸如此温柔和溺爱的眼神,她马上就不理沈清娅了,她高兴的道:“好!”

    卓御风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爱情真是奇妙,田鑫就是一挺机关枪,可是她再厉害,杨君逸三言两语她就乖乖听话了!”

    沈清娅看着他:“我先去看看书慧了。”

    沈清娅走了之后,贝染的脸色沉了下来。

    “贝大小姐,又怎么了?”卓御风看着她,“哦,不对,应该是庄大小姐了,你可是庄院长的掌上明珠,哪儿不高兴了?”

    “卓御风,我要和你绝交!”贝染哼了一声。

    卓御风一拍脑门:“大小姐,我还真不知道哪儿得罪你了?给个明示吧!你这样凌迟我,我有多难受!还不如给个痛快的,一刀切了!”

    贝染上前,不高兴的道:“你早就知道她和顾倾尘之间的关系,是不是?”

    “我发四,我什么都不知道。”卓御风将誓念成了四。

    “你给我记着,这笔帐我迟早要跟你算的!”贝染恼怒的道。

    卓御风看着她离开,摇了摇头,女人果然是老虎啊!

    顾倾尘和几个医学界的朋友在聊着,一直没有见到贝染出来,他就和他们打了招呼,过来找她。

    当他走过来茶水间时,看到了贝染正一个人望着机舱外面。

    她的背影,纤细而蔓妙,一身旗袍勾勒得她宛如白色的仙子。

    顾倾尘走过来,双手自然而然的由后至前的抱住了她的小腰,闻着她身上的芬芳,如痴如醉。

    贝染却是恼怒的推开了他,她的双眸有些泛红。

    “怎么了?”顾倾尘低头凝视着她。

    贝染胸中有气,却是发不出来。

    她从来没有要他主动交待过他的过去,他以前有哪些女人!

    她这一刻,却是又要和他生气!

    女人总是这么的矛盾,一方面告诉自己要不计较他的过去,一方面却是又小心眼的和自己过不去!

    “心情不好?”顾倾尘的眼神有几分疼爱,她现在虽然有一个强大靠山的父亲,可是,对于贝染来说,她根本不在乎这些!

    试问一个单亲家庭中长大的女孩,母亲已逝,她还在乎这些做什么?

    贝染的心情是不好,那是因为她知道他的前任,真正就是沈清娅,一个才貌双绝的女子,是他喜欢的类型。

    顾倾尘轻声道:“你将策划文案给吴康,将给他来主持吧!庄院长相信也不想看到你不开心的。”

    “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解决。”贝染转身就走。

    “宝贝儿……”顾倾尘跟上她,“我不想看到你这样,不开心还勉强令自己去做。”

    贝染凝视着他,“我也不想你为了孩子,我们才在一起。爱与不爱的决定,你自己慎重考虑。”

    她说完之后,不给他任何解释和说话的余地,然后就去准备主持婚礼了。

    顾倾尘见她忽然说出这一句来,他的心里“咯噔”了一下,难道她是在介意沈清娅吗?

    卓御风走过来,大掌拍在了顾倾尘的肩上:“自求多福!”

    顾倾尘瞪了他一眼,“还幸灾乐祸!”

    “是你自己和前任的感纠葛!”卓御风耸了耸肩,他哪有幸灾乐祸,“对了,我看见纪素也来了,不知道你今天究竟有多精彩,会不会盖过新郎官的风头呢!”

    “她来做什么?”顾倾尘蹙眉。

    卓御风笑道:“可能是知道你来,她想你了吧!”

    “还胡扯!”顾倾尘沉声斥道,“我们将发邮件的神秘人锁定在哪儿?贝染前几天在墓地祭拜母亲时,看到了红枫林里装捕兽夹的黑影出现!这两件事情有没有联系,是不是同一人所为?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卓御风这时收起了笑容,他正色道:“假设在红枫林里装捕兽夹的人是秦山,秦山针对的是你,他一直耿耿于怀你外公教你医术。你现在不做医生,他应该是觉得高兴,他还发神秘的邮件给贝染做什么呢?他的目的针对贝染,也是要整你!”

    “我只是觉得,秦山不会这么容易收手!”顾倾尘说道,“他恨了这么多年,并且秦超在狱中呆着,他还是没有出现。我们所有的人都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样的脸谱,变成了什么人?除非拿到他的dna才能证明他就是秦山。”

    “难度很大,这如大海捞针。”卓御风叹了一声,“哪有那么多的警力人力物力去做这些事情?”

    顾倾尘的双眸深邃了起来,“我们不能再被动的等人出现,必须占据着主动的地位,才能将这件事情的谜团彻底打开来。现在庄院长和贝染的关系,就可以令我们占据着主动。”

    “你先劝贝染接受庄圣贤再说吧!”卓御风看了看腕表:“婚礼马上要开始了,我是伴郎,好了,不说了。”

    顾倾尘和卓御风一走过去,只见这一对新人已经出场。

    庄圣贤穿着白色的西装,身体有些庞大,但因为喜气洋洋,倒也是像一只国宝熊猫,胖乎乎的惹人喜欢。

    宁书慧年轻而漂亮,身着白色的婚纱,满含崇拜的看着身边的男人!

    他们的身后,分别是伴郎卓御风和伴娘沈清娅。

    贝染看着大家,好久都没有主持婚礼了,虽然说今天的婚礼,于职业上的是一个新的里程碑,于她自己则是女儿给父亲和后妈主持婚礼。

    她的心中有甜有苦。

    她不知道在天堂上的母亲有何感想。

    “感谢大家来参加庄圣贤院长和宁书慧小姐的婚礼,在座的都是两人的亲朋好友,我们都送上最美丽的祝福,在这个冰冷的冬日,却是有一道温暖的喜庆的光,划过我们的心房。”贝染落落大方的看着大家,“现在,我们站在了三万英尺的高空,头顶着碧云蓝天,和这一对新人一起飞翔,带着我们最真诚的祝愿,带着我们最自由的梦想,遨游在了云端之上。”

    “应庄太太的要求,婚礼在飞机上举行。”贝染看向了她:“你向想庄院长讲些什么呢?”

    宁书慧流出了激动的泪水来:“我在上大学之前,梦想是做一名空姐。可是,我有一次生病,得到了庄医生的照顾,我崇拜他,我敬爱他,我于是就读了护士专业,我希望我也能成为其中的一员,我希望无论是在工作上还是生活上,我都能和他在一起,我爱他,一直到我生命终止的那一天,我的灵魂也依旧是永远的爱他!”

    最简单最直接的表白和誓言,在场的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还有方寸之地,放下他们最美丽的爱情,不分年龄,不分美丑,不分地位,不分权势,就是最值得人们赞颂的爱情。

    “庄院长,您呢?”贝染望向了他。

    庄圣贤也在看贝染,一身白色的旗袍,就像是一个云端的仙子,浅粉色的荷花的修饰,又有着女儿家的妩媚。

    他仿佛见到了三十年前的贝婵,也这么漂亮的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庄圣贤一直没有说话,却是痴痴的望向了贝染,让宾客们有些不解了!

    于是,人群中有人议论了。

    “庄院长莫非是临时想换新娘子了……”

    “胡说,听说贝小姐是庄院长的亲生女儿……”

    “那就是说,庄院长在想贝小姐的母亲了……”

    宁书慧看着庄圣贤,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了贝染的身上,她的心里一紧,也一疼。

    一个女人在婚礼上,当着宾客的面,表白了她的对他的感情。

    而他,却是在想着已亡的故人。

    “庄院长!”忽然宾客之中有一个人站了起来,正是纪素。

    纪素看着庄圣贤,“庄院长这是老牛吃嫩草么?我还不知道庄院长好这一口呢!”

    一语既出,满堂静默。

    虽然大家都知道,宁书慧的年龄确实是可以做庄圣贤的女儿了,可是爱情这个东西啊,从来就不是以常理能推断的。

    “你算什么东西!”宁书慧马上就护起自己的老公,“你来拆台,就不要来参加婚礼!”

    “我确实是不算什么东西!”纪素哈哈大笑了起来,“今天是庄圣贤的婚礼,而他在众人的眼里,是一个在医学界有着卓越成就的大人物,其实你们不知道吧,他就是个道貌黯然的伪君子!”

    此话一出,犹如在平静的湖面扔下了一个炸弹,马就激起了千层浪。

    贝染见纪素拆自己的台,要扰乱这一场婚礼,她马上说道:“纪素,你不是我们宾客名单中的人吧!你存心来捣乱的,存心来坏庄院长名声的……”

    “闭嘴!”纪素这时目露凶光的看着她,“你不过是贝婵当年做小三生下的私生女罢了,凭什么站在这里对我叫嚣?”

    这一句话,让贝染的脸色也一煞白,难怪庄圣贤从来没有解释过她的身份,难道真的是这样吗?

    庄圣贤一听,有人伤害贝染,他马上就冲了过来,“你再说一句,我就将你从飞机上扔下去!”

    “你敢做还不敢认?”纪素冷哼了一声,“我就是要说,怎么样?庄圣贤,你名字叫庄圣贤,说到底,你就是一个装圣贤的伪君子而已!你明明是有妻有女,却是还有一个小三,那小三还不要脸的怀了你的孩子……”

    “啪!”一巴掌扇了过去!

    庄圣贤狠狠的打了一巴掌,纪素的唇角流着血,她拭了拭唇角的血丝,似乎丝毫不在意,就是要一吐为快。

    顾倾尘这时走到了贝染的身边来,贝染从来不知道这些,现在当着众多宾客的面,贝染自然是很难受了。

    纪素这时望向了贝染,双眸中充满着仇恨的光芒,看到了一旁的顾倾尘时,却是非常的漠视,仿佛是她从来没有爱过这个男人似的。

    “你就是这个衣冠楚楚的禽-兽的女儿,你的母亲做人家的小三……”纪素还没有说完时,“啪”一声,脸上又挨了一巴掌。

    庄圣贤也是医学界鼎鼎有名的大人物,这一刻却是动人打人!

    可想而知,他的心中,是有多么的恼火了!

    纪素哈哈大笑了起来,她后退了一步,然后才说道:“你为什么不问问我是谁?”

    大家也都想知道她是谁,可是,这样的场合,也没有人敢去问!

    “我告诉你们吧!我就这个男人和原配的女儿——张纪素。”纪素笑得泪都出来了,“我是不是该叫你一声爸爸?可是,你没有抚养过我?你没有尽过做父亲的责任……”

    顾倾尘和卓御风对视了一眼,两人认定一致,不排除是纪素向贝染发了神秘邮件,让她去和庄圣贤接触,然后,再在婚礼上羞辱贝染!

    庄圣贤一怔,他一直都有付赡养费给张玉莲的,那些钱足够是她养孩子。

    可是,他是真的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

    无论他和张玉莲的婚姻怎么样,但是,这于纪素,也是一个悲哀的成长。

    而且,他刚才还狠狠的打了她两巴掌。

    “纪素,有什么事情,我们下去再说……”庄圣贤对她说道。

    “不——”纪素却是非常的倔强,“今天是你的婚礼,也是你的葬礼……”

    这话一出,所有的人都变了脸色。

    而此时飞机也震动了起来,更是令人心惶惶,没有想要在飞机上出事,因为连尸首都不一定是完整的。

    “大家不要慌!”顾倾尘马上说道,他一手握紧了贝染的手。

    而此时,由于飞机的震动,沈清娅的身子一倾斜,她不由自主的就倒向了一边的顾倾尘身上。

    当顾倾尘握紧了贝染的手的那一刹那,沈清娅在情急之中,一下抱住了顾倾尘的腰……

    6000字更完,各位早上好!
本章结束
一定要记住丫丫电子书的网址:www.shuyaya.cc 第一时间欣赏《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最新章节! 作者:懒色色所写的《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为转载作品,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全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最新章节,而丫丫电子书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丫丫电子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介绍:
关于医尘不染,宝贝乖乖的:
贝染赤身躺在手术台,他是她的主刀医生,他压向她在她的耳畔,浓烈的男人气息熨烫着她的肌肤,“老婆,结婚四年了,还这么害羞?”
老婆?他昨晚和她温存之后,已经是丢给了她一纸离婚协议,他有什么权利还叫她老婆?她伶牙俐齿的反击他:“顾医生都是这样调戏女病人的?”
倾尘就是一个经久不衰的传说。他是医界翘楚,还是全球5oo强企业的大股东,在商界翻手云覆手为雨。
他只需要一个很乖的妻子,贝染“乖”到他从不操心,四年婚姻只是协议内容,离婚之后纠缠不休的人又是谁?
她在主持婚庆现场,失足落水,他一手将她抵在池边,大手停留在她玲珑的曲线,双眸染上了兽性的光芒:“求我,你知道,我一向对你有求必硬的!”
“顾倾尘,我们离婚了!”贝染忍无可忍!
他冷酷一笑:“贝染,我们结婚四年,你有一个五岁的女儿,真想死在这儿?”
贝染一惊,他知道了?他会不会和她抢女儿?
顾倾尘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胖嘟嘟的小包子竟然是他的亲生女儿!
“贝染,你瞒了我五年,你在我面前乖巧的无懈可击,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顾倾尘扬起了一抹嗜血的笑容。
她可不可以不说出来,还有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儿子呢!
剧场版:
老师通知贝染,她儿子拿手术刀在学校解剖中毒死亡的小动物要破案,她女儿在学校风声水起的炒着股票,她一怒之下:“今天没人送你们上学,自己搭公交车。”
女儿向顾倾尘求救无果,于是道:“昨天一个漂亮的阿姨呆在爸爸的办公室一个小时,她的裙子是超短裙,而且还露了胸。”
龙凤胎果然是心有灵犀,儿子道:“电台的台长昨天抱了妈妈,还亲了亲妈妈的脸,说他永远也不会放手!”
贝染和顾倾尘异口同声:“想挑拨离间,还嫩了点,自己上学去!”
两兄妹背着书包去搭车,两夫妻回到了卧室,一关上门。
她扑上来,辣味尽显:“你居然和那个露腿露胸的女人一呆就是一小时?”
他将她压在沙发上,霸道无比:“该死的男人亲了你哪儿,我要用手术刀封了他的嘴!”
一场旖旎大战,在晨光里拉开序幕……
去而复返的两兄妹在窗口鄙夷不已,“切!还不是在乎得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