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电子书 >> 武侠修真 >> 江湖方圆TXT下载 >> 江湖方圆章节列表 >> 江湖方圆最新章节

第四章 翠竹山侠士恣逸情 品竹调弦(十六)

作者:齐云山闲人 下载:江湖方圆TXT下载
    彭浩泽细看之后知道,发射暗器杀了他的手下的人,也就是现在对慕容云喊话的人,就是“天竹教”的右护法傲珊。

    彭浩泽看到傲珊心里很害怕,之前,傲珊跟随“天竹教”教主何紫寒出山,当彭浩泽正与慕容云激烈打斗时,是何紫寒出手援助了慕容云,差一点要了彭浩泽的命,当时,彭浩泽为了保命,曾向何紫寒求饶,是慕容云帮着彭浩泽说话,彭浩泽才能在何紫寒面前保住一条命,这一切,傲珊看得清清楚楚,而现在,彭浩泽竟然违背了当时许下的诺言,继续为非作歹,向慕容云进攻,彭浩泽害怕傲珊较真起来,即使现在杀不了他,她也会回去向何紫寒报告的,到时彭浩泽便成了“天竹教”教主重点猎杀的对象。

    所以,看到从屋顶上飘闪下来的是傲珊,彭浩泽立即停止了对慕容云的进攻,急忙往后撤,彭浩泽还有有个担忧,他怕傲珊当着王宏魁、穆锦囊等的面将他跪地向何紫寒求饶的事说出来,如果他向“天竹教”教主求饶的事被沈德义知道了,那么,彭浩泽回去一定会被沈德义处死的。

    其实,傲珊已经看到了彭浩泽了,不是傲珊不和彭浩泽算账,而是傲珊在来这旧平房的路上,发现了沈德义带着重兵已经往这旧平房靠近,她必须劝慕容云尽快撤离,她没有时间跟彭浩泽算账。

    傲珊的突然出现,穆锦囊也看到了。他虽然被王宏魁扶着,行动不自由,但他也是挣扎着急忙往后走,穆锦囊一看到“天竹教”的人就很害怕,他上次曾被“天竹教”的人下了毒药,浑身奇痒难忍,他觉得那种浑身痛痒的感觉就像是在地狱里被煎熬,所以,他宁肯被毒死也不愿意被毒得奇痒难忍。

    王宏魁的想法跟穆锦囊大不相同,他这一次负责来传达沈德义的命令。等于是警跸司在场的所有人员的最高指挥官。他看到了“天竹教”的人出现了,如果他就这样放她走,那么,警跸司的脸面就丢尽了。而且。如果现场有人回去向沈德义汇报。那么,王宏魁回去以后,将无法交待。所以,他把受伤的穆锦囊交给身后的人,他使出他的“混元三节棍”,立即向傲珊扑过去,他一边冲一边喊:“弟兄们,这妖女是‘天竹教’的,她曾杀了我们的兄弟,大家一起冲,杀了他!”

    见王宏魁下命令,孙伟涛、李明杰等也不得不跟着冲上去,王宏魁将“混元三节棍”使得虎虎生风,他向傲珊逼近。

    傲珊轻功好,绣花针使得好,但她的武功不如王宏魁,她正在对慕容云讲话,没有想到王宏魁扶着受伤的穆锦囊,还能立即向他猛扑过来,他想发射绣花针,但攻过来的人太多,离她太近,速度又快,她一时慌了,没有能将绣花针发出,眼看着王宏魁的“混元三节棍”就要击打在她的头上,情况十分危急。

    突然,慕容云快速冲到熬珊面前,举起钢扇,挡住了王宏魁的“混元三节棍”,王宏魁受伤刚被治好,体力弱,他的三节棍被慕容云的钢扇挡住了。

    慕容云说:“王同知,你这也太不够意思了,慕容刚刚手下留情,放你走了,而你治好了伤这么快又跑回来了朝我们进攻,慕容本以为都知监、警跸司中,你还算是有点侠义的,现在看来,慕容是高看你了,你让我失望!”

    王宏魁被慕容云一说,他有些不好意思,把三节棍一收,退后两步,眼睛不敢看慕容云。

    傲珊见敌人暂时都没有进攻,她对慕容云说:“慕容大哥,别跟他啰嗦了,咱们快走,沈德义带着人,快到了。”

    慕容云听了,对傲珊说:“谢谢傲珊妹子在慕容危机时刻出手相救,咱们走,你跟着我!”

    说着,慕容云快速往东走廊跃去,刚才傲珊从屋顶上飘闪下来时,慕容云已经看出傲珊的轻功非常好,他速度飞快地跃进走廊,他知道傲珊能跟上他。

    傲珊迅速跟在慕容云后面,很快跟进了走廊。

    彭浩泽见慕容云和傲珊进了平房,他装着积极,他大声喊:“慕容云跑了,大家快追,这一次别再让他逃了!”说着,他扶着自己受伤的手,追过去,他的部下有气无力地跟着他追过去。

    此时,穆锦囊的手下也跟着追过去,可是,当他们追到了走廊,已经不见慕容云和傲珊的踪影了。

    就在这时,慕容云和傲珊已经到了旧平房的厅堂,慕容云对傲珊说:“傲珊妹子,咱们进书房,里面有秘密通道通向外面的一座庙,咱们尽快撤出去。”

    一个时辰之后,慕容云和傲珊从古庙的地道走出来。

    就在同一时间,沈德义带着他的部下,冲到了旧平房大门外,有人进门去,向王宏魁通报,王宏魁和彭浩泽急忙跑出来迎接沈德义。

    沈德义脸色威严地问:“慕容云在哪儿?你们抓到他了吗?!”

    彭浩泽脸色变得苍白,低头不敢说话,王宏魁刚刚领命来督战,对于沈德义的问话,他不得不回答,他硬着头皮报告说:“对不起,沈公公,慕容云不见了,逃走了。”

    “逃走了?往哪里逃?咱家一直带着人将这平房团团围住,没有见有人从这旧平房里出去,他难道从天上飞走了?”沈德义气愤地说。

    “都是卑职的责任,本来,慕容云已经被在下和彭副使围住了,就差一点点他就要被擒住了,可是,突然冒出了‘天竹教’的人,她射出毒针,杀了我们几位兄弟,引起场上的混乱,‘天竹教’的人乘机将慕容云救走了,刚才他们从这平房的东边走廊逃进去。可是,当我们追进去时,却四处找不到他们,估计他们是从屋顶上逃走了,慕容云和警跸司的那个妖女,轻功都很好。”王宏魁解释说。

    “你们这么多人,围住一个慕容云,折腾了半天,还没有能抓住慕容云,现在。竟然让‘天竹教’的一个妖女。把慕容云救走了,是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小袋子’呢?他在哪儿?他是不是去追慕容云了?”沈德义威严地问。

    “穆少监,穆少监他……他被‘天竹教’的妖女用毒针射中了,他正在里面疗伤!”王宏魁吱吱唔唔地说。

    “快带咱家进去看看。还有。彭副使。你别再不吭声,快带你的人把这平房屋里到处仔细搜查,慕容云他们从屋顶上是逃不脱的。这平房周围有咱们的人埋伏着,他们出不去,说不定,他们还藏在屋里,你们要仔仔细细地搜查!”沈德义说。

    “谨遵沈公公号令,在下立即带人仔细去查!”彭浩泽说完,带着他的手下冲到房子里去了。

    王宏魁在前面引路,将沈德义引进屋里,引至西面走廊,穆锦囊正在那里,有几个手下正在为他涂药,涂的是穆锦囊的师父‘草药师’给他的药。

    穆锦囊见王宏魁引着沈德义进来了,他急忙起身迎接,他说:“义父来了,‘小袋子’给您请安了!”

    “你受伤了,就别行礼了,快起来吧!伤得重吗?”沈德义说。

    “没有大碍,这次伤得不重,涂上了‘草药师’师父给的药,已经快好了,谢谢义父关心!这一次,‘小袋子’未能把慕容云抓住,给义父丢脸了,请义父处罚!”穆锦囊说。

    “这不是你的责任,刚才王同知已经说了,是‘天竹教’的人突然闯出来救走慕容云的,这是咱家意料之外的,咱家不怪你们!”沈德义说。

    王宏魁心里想:“到底还是有父子关系比较亲切,沈公公舍不得骂‘小袋子’,我们也跟着沾光了,看来沈公公不责罚了我们失职了,天神保佑!”

    “‘天竹教’的妖女太厉害了,埋伏在屋顶,‘小袋子’没有觉察到她,她的轻功极好,我们没有能防备住她,有几位兄弟被她用毒针杀了,义父,千万不能放过‘天竹教’的人,一定要为死去的兄弟报仇!”穆锦囊说。

    “放心吧,咱家一定不会饶过‘天竹教’的人的,如果抓到她们,一定要把她们千刀万剐,绝对不会让她们好死的!”沈德义咬牙切齿地说。

    沈德义疼爱穆锦囊,他舍不得骂穆锦囊,他嘴上说对这一次让慕容云跑了的事不追究责任,其实,在心里,他对王宏魁、彭浩泽等非常失望,很恨他们,他们这一次大大地给他丢脸了,这一次都知监、警跸司几乎是倾巢出动,但却又一次让慕容云跑了,沈德义感慨:“难道这慕容云是我沈德义的克星?”

    沈德义正想着,此时,彭浩泽派人来了,他向沈德义行礼之后报告说:“沈公公,彭副使在书房里发现了一个地道,彭副使猜想,这地道可能是通向平房外面的,他正守在那里,派小的来报告,请沈公公定夺!”

    “快走,咱们过去看看,‘小袋子’,你好好养伤,咱家亲自去察看那地道。”沈德义说。

    “义父,‘小袋子’的伤已经快好了,想跟着义父去看,‘小袋子’要继续追杀慕容云,为义父泄恨!”穆锦囊说。

    “好吧,护卫们,你们扶着他,一起过去!”沈德义说。

    沈德义一边走一边想:“难怪上一次王宏魁、彭浩泽带着人,铁桶般地围住这栋房子,竟然还让慕容云逃掉了,而这一次出动那么多人,又没有能把慕容云抓住,原来,这屋里有通向外面的地道,这地道倒地是通向哪里呢?这栋房子外面的两个街巷口,只有黄圣杰带领四位“黑衣侍卫”守住,凭黄圣杰那三脚猫武功,一定是挡不住慕容云攻击的,何况在慕容云身边,还有‘天竹教’的一个妖女,慕容云和那妖女,说不定已经到了那街巷口。”

    沈德义和穆锦囊等到了书房,彭浩泽正守在地道口,彭浩泽见沈德义来了,他急忙向沈德义躬身行礼,之后,他小心地说:“沈公公,在下带着这几位兄弟仔细搜查各处,见这里很可疑,就特别仔细地查,于是,就发现这里有个地道,刚才在下已经派人下去看了,这地道口下面没有机关,地道是通向远处的,在下怕沈公公另有安排,不让他们追过去。”

    “你做得对,先别追,慕容云和那妖女轻功很好,你们是追不上的,你快派人传咱家的命令,让王宏魁带人先出去支援黄圣杰副指使,咱家马上就过去;你带着你的人,守在这地道口,咱家怀疑慕容云或他的同伙,还会从地道里折回来,慕容云胆子很大,他敢于玩利用‘灯下黑’险招的把戏,你们守着,或许能将他们逮个正着。”沈德义说。

    彭浩泽心里想:“我已经受伤了,哪里打得过慕容云,他要是折回来,我就没命了,可是,他不敢对沈德义说出着担忧,他只好领命去办了。

    此时,穆锦囊跟着沈德义从大门口赶出去。

    穆锦囊一边走着一边想:“祖宗保佑,千万别再让‘小袋子’遇上‘天竹教’那帮妖女了,特别是千万别再让她们用那可怕的、让人奇痒无比的毒药射中我,那种痛和痒,比死还难受!”(未完待续。。)

    ps:  又是一年的“腊八”,朋友们吃了“腊八粥”了吗?时间过得很快,作者坚持写作这《江湖方圆》已经一年多了,幸好还有一些读者一直鼓励,所以,作者才感到写得愉快,希望能有更多读者喜欢《江湖方圆》,这不小说是很“耐读”的,只要读者细读进去,是不会失望的!祝大家节日快乐!
本章结束
一定要记住丫丫电子书的网址:www.shuyaya.cc 第一时间欣赏《江湖方圆》最新章节! 作者:齐云山闲人所写的《江湖方圆》为转载作品,江湖方圆全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江湖方圆最新章节,而丫丫电子书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江湖方圆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江湖方圆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丫丫电子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江湖方圆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江湖方圆介绍:
江湖传闻谢府藏有武功秘籍,于是引来怪事重重,风云乍起,江湖各派纷纷介入,争夺秘籍,或为独霸武林,勾结官府;或为欺行霸市,搜刮民财;或为巩固山寨,扩大实力;或为培植势力,觊觎朝权;或为泄恨复仇,铤而走险;或为维护正义,行善抗恶……,远山派、崖山派、荆山派、天竹教、都知监等纷纷出手,江湖乍时刀光剑影,血雨腥风;豪府怪事频频,书院疑踪忽现,古寺谍影飘忽,断崖剑光闪闪,山寨危机重重。悬空古寺,大师秘传奇妙神功;豪府花园,侠士钟情名门壁人;皇城暗处,太监蓄养阴毒杀手;书香闺阁,佳人秘习稀世绝学。灵山论剑,试看天下谁为英豪,是英雄笑傲江湖?或是恶人独霸武林?是阴谋家开怀狞笑?或是名门俊豪功成名就?古老秘籍,重现江湖是否传出绝世武功?武林奇遇,侠士丽人能否终成眷属?世间多少事,皆付笑谈中!本书描绘武林的是是非非,探索江湖的方方圆圆,展示奇妙武术、侠士豪情,颂扬武林正义,欢迎共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