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电子书 >> 武侠修真 >> 云水剑TXT下载 >> 云水剑章节列表 >> 云水剑最新章节

第347章 神曲

作者:真实的罪恶 下载:云水剑TXT下载
    清冽的话语从这个风华绝代的女子那薄凉的唇瓣间吐出,一时间,气氛有些凝固。叶天怔怔地望着这个可以称得上至尊红颜的奇女子,更重要的是她是他的母亲,以他对这个女子的了解,深知凌如是骨子里的高傲,仿若立于天际俯瞰天下群雄,实在想不到这样的一个女子竟会在言语间流露出对得以生还的庆幸。

    饶是那对凌如是不是太熟悉的莫然,也是惊诧万分,毕竟凌如是的名号早已响彻江湖。凌如是倒并不在意两人所想,以她的聪慧,自然了然于胸,蹙起了秀眉,又道:“莫要觉得惊奇,天下之大,高手层出不穷,我当然还不是天下第一。那人气息隐藏得极好,若不是老婆子我赌了一把,没有冒然出手,直到事后我才去检查,方才发觉到有一些阵法的残留痕迹。这般奇术,可谓鬼斧神工!”

    叶天默然,事情的棘手程度已超出了他的想象,这时,他有些后悔放跑了叶九重,不由得有些踌躇道:“娘,都怪我自作主张放跑了叶九重,不然我们也不会陷入如此被动!”

    “叶九重?被动?”凌如是低眉浅笑,柔荑轻抚琴弦,两片柳叶眉微微弯起,嘴角勾起了一个动人的弧度,轻声道,“傻儿子,若是娘没有猜错,叶九重必会恢复其皇族郑姓本名,世间也就没有叶九重这个人了。而要说被动,局势却还没有到那步。我知道你是怕那两个超级高手,但那又如何,我和你两人不就可以抵挡吗?其他的就交给风儿,他那里的两个女子的谋略可比你要好很多哦……”

    “呵呵……”莫然面色稍霁,嗤笑一声,讽刺道,“想不到名闻江湖的凌如是也是肤浅之辈,似乎是传闻有误呢。”

    “你……”叶天心中一怒,便要提步而前。凌如是抬手挡下叶天,淡然一笑,端坐于琴前,瞥了眼云淡风轻的莫然,缓缓道:“你以为那两个丫头身死,便会打乱圣门部署,从而让朝廷和圣门提前决战吗?”

    莫然面色稍变,沉声问道:“难道前辈还要自欺欺人吗?那两个女子皆是镇守边关的将领之女,原先你还能以此为人质,使这两员大将投鼠忌器。但现在人质已亡,朝廷无所顾忌,之后,你就要承受当朝大将的怒火。莫不是在下说错了?”

    “女子?人质?”凌如是抿嘴轻笑,微微摇头,愉悦道,“胭脂红颜哪里可以决定国之命运!从头到尾,都不过是一个局,为你们而设的局,或者说是为叶九重身后的前朝余孽所设的局。她们死不死,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引出了潜藏的人惊人的实力。这两女一死,我便可顺水推舟地让凌素二人代替。只不过是变为了叶家在我这的人质,为的不过是一个停战合作的借口而已。呵呵……我早说过,你太自以为是了!”

    “这……”叶天听着女子运筹帷幄,有些目瞪口呆,就算是他,也未曾想到这个女子的目的竟是如此。

    须臾之后,凌如是瞥了眼有些愣神的叶天,笑了笑,搓挪道:“主要的损失就是天儿少了两个绝佳的鼎炉。嘻嘻……”说话间,凌如是还抬起了柔荑,挑起了叶天的下巴,调笑着。饶是叶天早已习惯了这个女子的调笑,也不由得退后了两步,面色有些羞红。

    莫然心中颤动,面色阴沉,目光幽深,冷冷道:“这倒是我自不量力了。呵呵……很好,早就听闻‘剑仙’的名号,更是有着一手杀人好琴,不如就由我领教一二吧!”话罢,莫然紧紧盯着那横着的古琴,眼中冷光乍现。

    “哦?”凌如是抬眼望了眼莫然,自顾一笑,柔荑轻抚鬓发,清然道,“‘曲仙’的实力极强,老婆子也是早有耳闻。人人都说你能弹遍天下之曲,那么我们就来合奏一曲这朝霞的光景吧!”

    言罢,凌如是面色沉静如水,仰首望着那晨光,展颜一笑,率先奏出琴曲。那琴曲温婉动人,好似清风拂面,轻柔舒畅。下一刻,曲音又变,靡靡之音渐起,恰如****耳鬓厮磨,低语呢喃。一时间,莫然有些措手不及,以他的音律造诣,自然知晓这琴曲比当初柔儿所弹还要略胜一筹。

    当然,这曲音不过是凌如是给予的下马威,当中并未混入功力。莫然轻阖双眸,抬手置笛于唇边,凝眉而立,自有一股浩瀚磅礴的气势显现,在这院落里激荡不已。

    “咦?”凌如是星眸微眯,倒是有些惊疑,可见这莫然终究不是浪得虚名之辈。随后,她的美眸里倒是有些光亮,期待这莫然能带来一丝惊奇。

    莫然并不焦急,横笛而立,置身于靡靡之曲之中,好似漂浮于惊涛骇浪之中的小舟,危急不已。霎时,莫然睁开了双眸,轻皱剑眉,吹出了人间乐曲。

    低沉的曲调倾泻而出,蓬勃而上,壮怀激烈,挥斥方遒,这也是初晨的积极含义。而凌如是的琴曲却有些悲春伤秋的意味,风花雪月的靡靡之音充斥着院落,但莫然以激荡的壮曲应之,却也合适。

    圣门弟子闻声而来,却见一画中女子抚琴与影卫大人遥遥相对,又见另一男子恭敬立于一旁,还道是圣门内的平常切磋,皆在顿足欣赏。

    叶天冷笑一声,提起功力护住心脉,因莫然的曲调中已经融入了内力,而凌如是却还是不紧不慢,并无一丝内力浸入曲调之中,况二人战得平分秋色,如此看来,莫然已经输了。

    凌如是注意到了围来的弟子愈来愈多,眉黛含笑,升起一丝内力注入琴音之中,自身的气势猛然而起,惊得众人退后两步,而莫然的笛音轻易戛然而止。

    “噗!”

    莫然吐出一口鲜血,凄然地凝视着手中已然断裂的玉笛,微微摇头,叹息道:“如此功力,如此神曲,枉我还自以为是,实在是螳臂挡车,自讨苦吃!我……败了!”清冽的话语从这个风华绝代的女子那薄凉的唇瓣间吐出,一时间,气氛有些凝固。叶天怔怔地望着这个可以称得上至尊红颜的奇女子,更重要的是她是他的母亲,以他对这个女子的了解,深知凌如是骨子里的高傲,仿若立于天际俯瞰天下群雄,实在想不到这样的一个女子竟会在言语间流露出对得以生还的庆幸。

    饶是那对凌如是不是太熟悉的莫然,也是惊诧万分,毕竟凌如是的名号早已响彻江湖。凌如是倒并不在意两人所想,以她的聪慧,自然了然于胸,蹙起了秀眉,又道:“莫要觉得惊奇,天下之大,高手层出不穷,我当然还不是天下第一。那人气息隐藏得极好,若不是老婆子我赌了一把,没有冒然出手,直到事后我才去检查,方才发觉到有一些阵法的残留痕迹。这般奇术,可谓鬼斧神工!”

    叶天默然,事情的棘手程度已超出了他的想象,这时,他有些后悔放跑了叶九重,不由得有些踌躇道:“娘,都怪我自作主张放跑了叶九重,不然我们也不会陷入如此被动!”

    “叶九重?被动?”凌如是低眉浅笑,柔荑轻抚琴弦,两片柳叶眉微微弯起,嘴角勾起了一个动人的弧度,轻声道,“傻儿子,若是娘没有猜错,叶九重必会恢复其皇族郑姓本名,世间也就没有叶九重这个人了。而要说被动,局势却还没有到那步。我知道你是怕那两个超级高手,但那又如何,我和你两人不就可以抵挡吗?其他的就交给风儿,他那里的两个女子的谋略可比你要好很多哦……”

    “呵呵……”莫然面色稍霁,嗤笑一声,讽刺道,“想不到名闻江湖的凌如是也是肤浅之辈,似乎是传闻有误呢。”

    “你……”叶天心中一怒,便要提步而前。凌如是抬手挡下叶天,淡然一笑,端坐于琴前,瞥了眼云淡风轻的莫然,缓缓道:“你以为那两个丫头身死,便会打乱圣门部署,从而让朝廷和圣门提前决战吗?”

    莫然面色稍变,沉声问道:“难道前辈还要自欺欺人吗?那两个女子皆是镇守边关的将领之女,原先你还能以此为人质,使这两员大将投鼠忌器。但现在人质已亡,朝廷无所顾忌,之后,你就要承受当朝大将的怒火。莫不是在下说错了?”

    “女子?人质?”凌如是抿嘴轻笑,微微摇头,愉悦道,“胭脂红颜哪里可以决定国之命运!从头到尾,都不过是一个局,为你们而设的局,或者说是为叶九重身后的前朝余孽所设的局。她们死不死,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引出了潜藏的人惊人的实力。这两女一死,我便可顺水推舟地让凌素二人代替。只不过是变为了叶家在我这的人质,为的不过是一个停战合作的借口而已。呵呵……我早说过,你太自以为是了!”

    “这……”叶天听着女子运筹帷幄,有些目瞪口呆,就算是他,也未曾想到这个女子的目的竟是如此。

    须臾之后,凌如是瞥了眼有些愣神的叶天,笑了笑,搓挪道:“主要的损失就是天儿少了两个绝佳的鼎炉。嘻嘻……”说话间,凌如是还抬起了柔荑,挑起了叶天的下巴,调笑着。饶是叶天早已习惯了这个女子的调笑,也不由得退后了两步,面色有些羞红。

    莫然心中颤动,面色阴沉,目光幽深,冷冷道:“这倒是我自不量力了。呵呵……很好,早就听闻‘剑仙’的名号,更是有着一手杀人好琴,不如就由我领教一二吧!”话罢,莫然紧紧盯着那横着的古琴,眼中冷光乍现。

    “哦?”凌如是抬眼望了眼莫然,自顾一笑,柔荑轻抚鬓发,清然道,“‘曲仙’的实力极强,老婆子也是早有耳闻。人人都说你能弹遍天下之曲,那么我们就来合奏一曲这朝霞的光景吧!”

    言罢,凌如是面色沉静如水,仰首望着那晨光,展颜一笑,率先奏出琴曲。那琴曲温婉动人,好似清风拂面,轻柔舒畅。下一刻,曲音又变,靡靡之音渐起,恰如****耳鬓厮磨,低语呢喃。一时间,莫然有些措手不及,以他的音律造诣,自然知晓这琴曲比当初柔儿所弹还要略胜一筹。

    当然,这曲音不过是凌如是给予的下马威,当中并未混入功力。莫然轻阖双眸,抬手置笛于唇边,凝眉而立,自有一股浩瀚磅礴的气势显现,在这院落里激荡不已。

    “咦?”凌如是星眸微眯,倒是有些惊疑,可见这莫然终究不是浪得虚名之辈。随后,她的美眸里倒是有些光亮,期待这莫然能带来一丝惊奇。

    莫然并不焦急,横笛而立,置身于靡靡之曲之中,好似漂浮于惊涛骇浪之中的小舟,危急不已。霎时,莫然睁开了双眸,轻皱剑眉,吹出了人间乐曲。

    低沉的曲调倾泻而出,蓬勃而上,壮怀激烈,挥斥方遒,这也是初晨的积极含义。而凌如是的琴曲却有些悲春伤秋的意味,风花雪月的靡靡之音充斥着院落,但莫然以激荡的壮曲应之,却也合适。

    圣门弟子闻声而来,却见一画中女子抚琴与影卫大人遥遥相对,又见另一男子恭敬立于一旁,还道是圣门内的平常切磋,皆在顿足欣赏。

    叶天冷笑一声,提起功力护住心脉,因莫然的曲调中已经融入了内力,而凌如是却还是不紧不慢,并无一丝内力浸入曲调之中,况二人战得平分秋色,如此看来,莫然已经输了。

    凌如是注意到了围来的弟子愈来愈多,眉黛含笑,升起一丝内力注入琴音之中,自身的气势猛然而起,惊得众人退后两步,而莫然的笛音轻易戛然而止。

    “噗!”

    莫然吐出一口鲜血,凄然地凝视着手中已然断裂的玉笛,微微摇头,叹息道:“如此功力,如此神曲,枉我还自以为是,实在是螳臂挡车,自讨苦吃!我……败了!”清冽的话语从这个风华绝代的女子那薄凉的唇瓣间吐出,一时间,气氛有些凝固。叶天怔怔地望着这个可以称得上至尊红颜的奇女子,更重要的是她是他的母亲,以他对这个女子的了解,深知凌如是骨子里的高傲,仿若立于天际俯瞰天下群雄,实在想不到这样的一个女子竟会在言语间流露出对得以生还的庆幸。

    饶是那对凌如是不是太熟悉的莫然,也是惊诧万分,毕竟凌如是的名号早已响彻江湖。凌如是倒并不在意两人所想,以她的聪慧,自然了然于胸,蹙起了秀眉,又道:“莫要觉得惊奇,天下之大,高手层出不穷,我当然还不是天下第一。那人气息隐藏得极好,若不是老婆子我赌了一把,没有冒然出手,直到事后我才去检查,方才发觉到有一些阵法的残留痕迹。这般奇术,可谓鬼斧神工!”

    叶天默然,事情的棘手程度已超出了他的想象,这时,他有些后悔放跑了叶九重,不由得有些踌躇道:“娘,都怪我自作主张放跑了叶九重,不然我们也不会陷入如此被动!”

    “叶九重?被动?”凌如是低眉浅笑,柔荑轻抚琴弦,两片柳叶眉微微弯起,嘴角勾起了一个动人的弧度,轻声道,“傻儿子,若是娘没有猜错,叶九重必会恢复其皇族郑姓本名,世间也就没有叶九重这个人了。而要说被动,局势却还没有到那步。我知道你是怕那两个超级高手,但那又如何,我和你两人不就可以抵挡吗?其他的就交给风儿,他那里的两个女子的谋略可比你要好很多哦……”

    “呵呵……”莫然面色稍霁,嗤笑一声,讽刺道,“想不到名闻江湖的凌如是也是肤浅之辈,似乎是传闻有误呢。”

    “你……”叶天心中一怒,便要提步而前。凌如是抬手挡下叶天,淡然一笑,端坐于琴前,瞥了眼云淡风轻的莫然,缓缓道:“你以为那两个丫头身死,便会打乱圣门部署,从而让朝廷和圣门提前决战吗?”

    莫然面色稍变,沉声问道:“难道前辈还要自欺欺人吗?那两个女子皆是镇守边关的将领之女,原先你还能以此为人质,使这两员大将投鼠忌器。但现在人质已亡,朝廷无所顾忌,之后,你就要承受当朝大将的怒火。莫不是在下说错了?”

    “女子?人质?”凌如是抿嘴轻笑,微微摇头,愉悦道,“胭脂红颜哪里可以决定国之命运!从头到尾,都不过是一个局,为你们而设的局,或者说是为叶九重身后的前朝余孽所设的局。她们死不死,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引出了潜藏的人惊人的实力。这两女一死,我便可顺水推舟地让凌素二人代替。只不过是变为了叶家在我这的人质,为的不过是一个停战合作的借口而已。呵呵……我早说过,你太自以为是了!”

    “这……”叶天听着女子运筹帷幄,有些目瞪口呆,就算是他,也未曾想到这个女子的目的竟是如此。

    须臾之后,凌如是瞥了眼有些愣神的叶天,笑了笑,搓挪道:“主要的损失就是天儿少了两个绝佳的鼎炉。嘻嘻……”说话间,凌如是还抬起了柔荑,挑起了叶天的下巴,调笑着。饶是叶天早已习惯了这个女子的调笑,也不由得退后了两步,面色有些羞红。

    莫然心中颤动,面色阴沉,目光幽深,冷冷道:“这倒是我自不量力了。呵呵……很好,早就听闻‘剑仙’的名号,更是有着一手杀人好琴,不如就由我领教一二吧!”话罢,莫然紧紧盯着那横着的古琴,眼中冷光乍现。

    “哦?”凌如是抬眼望了眼莫然,自顾一笑,柔荑轻抚鬓发,清然道,“‘曲仙’的实力极强,老婆子也是早有耳闻。人人都说你能弹遍天下之曲,那么我们就来合奏一曲这朝霞的光景吧!”

    言罢,凌如是面色沉静如水,仰首望着那晨光,展颜一笑,率先奏出琴曲。那琴曲温婉动人,好似清风拂面,轻柔舒畅。下一刻,曲音又变,靡靡之音渐起,恰如****耳鬓厮磨,低语呢喃。一时间,莫然有些措手不及,以他的音律造诣,自然知晓这琴曲比当初柔儿所弹还要略胜一筹。

    当然,这曲音不过是凌如是给予的下马威,当中并未混入功力。莫然轻阖双眸,抬手置笛于唇边,凝眉而立,自有一股浩瀚磅礴的气势显现,在这院落里激荡不已。

    “咦?”凌如是星眸微眯,倒是有些惊疑,可见这莫然终究不是浪得虚名之辈。随后,她的美眸里倒是有些光亮,期待这莫然能带来一丝惊奇。

    莫然并不焦急,横笛而立,置身于靡靡之曲之中,好似漂浮于惊涛骇浪之中的小舟,危急不已。霎时,莫然睁开了双眸,轻皱剑眉,吹出了人间乐曲。

    低沉的曲调倾泻而出,蓬勃而上,壮怀激烈,挥斥方遒,这也是初晨的积极含义。而凌如是的琴曲却有些悲春伤秋的意味,风花雪月的靡靡之音充斥着院落,但莫然以激荡的壮曲应之,却也合适。

    圣门弟子闻声而来,却见一画中女子抚琴与影卫大人遥遥相对,又见另一男子恭敬立于一旁,还道是圣门内的平常切磋,皆在顿足欣赏。

    叶天冷笑一声,提起功力护住心脉,因莫然的曲调中已经融入了内力,而凌如是却还是不紧不慢,并无一丝内力浸入曲调之中,况二人战得平分秋色,如此看来,莫然已经输了。

    凌如是注意到了围来的弟子愈来愈多,眉黛含笑,升起一丝内力注入琴音之中,自身的气势猛然而起,惊得众人退后两步,而莫然的笛音轻易戛然而止。

    “噗!”

    莫然吐出一口鲜血,凄然地凝视着手中已然断裂的玉笛,微微摇头,叹息道:“如此功力,如此神曲,枉我还自以为是,实在是螳臂挡车,自讨苦吃!我……败了!”
本章结束
一定要记住丫丫电子书的网址:www.shuyaya.cc 第一时间欣赏《云水剑》最新章节! 作者:真实的罪恶所写的《云水剑》为转载作品,云水剑全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云水剑最新章节,而丫丫电子书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云水剑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云水剑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丫丫电子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云水剑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云水剑介绍:
八年前剑侠叶天惨遭灭门,绝世神兵云水剑离奇失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