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电子书 >> 其他小说 >> 嫡谋TXT下载 >> 嫡谋章节列表 >> 嫡谋最新章节

第100章 韩东山来了

作者:面北眉南 下载:嫡谋TXT下载
    韩云谦看了韩攸一眼,虽然没有说话,可是他沉静温和的眼神让韩攸渐渐镇静起来。

    任瑶期装作没有注意到韩攸的异样,只看着那扇没有任何雕饰的红漆木门。

    “听说这里以前是书房?”任瑶期随意问道。

    “宅子原先的主人在这里建了这个小书房,我们搬进来的时候发现里面的书架受潮长了虫蚁。因担心将书放到这里会霉坏便弃了这里不用。”韩云谦点了点头,平和地道。

    这时候红漆木门“吱呀”一响,扇儿从里面出来了,跟在她身后出来的还有一个佝偻矮小的身影。

    任瑶期定睛一打量,发现是个年纪有些大的婆子。那婆子老态龙钟,瞧着至少有六十来岁了。看见主子站在外头,便走过来行礼,行动之间有些迟缓。

    “少爷,哑婆说她之前正在……正在打扫堂屋,所以没有看见什么人。奴婢也四处看了看,没有发现任家七小姐。”扇儿上前来对韩云谦回道。

    哑婆应该并不聋,听了扇儿的话她赶紧用手比划了几句。

    虽然哑婆是背着任瑶期站着的,不过任瑶期还是注意到了她的几个动作。上一世住在京城的时候,裴家有个厨子虽然厨艺很好,却是既聋且哑。任瑶期曾与她接触过,所以对于猜手势也能猜出来一些。

    哑婆似是提到了她之前在烧香?

    任瑶期不由得心中一动。

    她原本以为这个院子是不是藏了个与韩家的秘密有关系的人,因为害怕秘密泄露出去所以只找了个不会说话的哑婆服侍,只每日给里面送饭。

    可是哑婆似乎并没有提及什么人,而是提到了烧香。

    什么地方需要烧香?佛堂?祠堂?

    任瑶期感觉到真相似乎越来越近了,可是她却一时抓不住头绪。

    刚刚她看到的那个人如果是任瑶亭的话,那任瑶亭现在还在这个院子里,并躲开了扇儿和哑婆。

    韩云谦对哑婆的态度很温和,还用手势与她比划了几句。好像是安慰她的话。

    正在这时,一个陌生的婆子匆匆跑了出来:“少爷。小姐,老太爷往这边来了。”

    韩攸闻言下意识地看了那院子一眼,脸色又紧张起来。

    韩云谦低头对她道:“我们去迎一迎祖父。”然后又对哑婆道,“这里没什么事了,你先进去吧。”

    扇儿道:“少爷,奴婢还是继续去找任七小姐吧。这园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万一七小姐是走迷了路就不好了。”

    韩云谦淡淡颔首,没有说什么。

    哑婆躬身退下,扇儿忙追上去,低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哑婆点了点头。进了院子,扇儿没有跟着进去。

    那扇红漆木门又一次关上了,任瑶期还听到了门匙落下的声音。

    “瑶期姐姐。你与我们一起走吧。”韩攸忙对任瑶期道,她似是在忌惮什么,不想让任瑶期留在这里。

    任瑶期点了点头,与韩攸一起跟在韩云谦身后。

    韩攸还在小声喃喃道:“亭姐姐究竟去了哪里了?怎么会找不到?”

    任瑶期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扇儿说是要去找任瑶亭却没有走远,只在那扇门周围徘徊。

    任瑶期不由得有些担心任瑶亭要怎么出来了。若是从正门出来,拉动门闸的声音就算不会惊动那个年老的哑婆,怕是也会被堵在门口的扇儿抓个正着。何况哑婆进了院子怕是会将院子四处都查找一遍。

    几人并未走多远。就听到有脚步神匆匆往这边行来。

    不一会儿,韩东山就出现在了转角处。

    任瑶期抬头一看,不由得微惊。此时的韩东山脚步匆匆。眉目之间满是阴冷之色,与上一次任瑶期在任家的花园里看到的那个爽朗慈祥的长者大相径庭。让人不敢置信一同一个人竟然会有这样的两张面孔。

    难道这个样子的韩东山才是他的本性?也因此作为孙儿孙女的韩云谦和韩攸才会对他如此忌讳?

    任瑶期下意识地撇开了头,装作四下打量周围景致的模样。

    直到韩云谦和韩东山喊了一句祖父。任瑶期才后知后觉地转过头来。

    再一次看向韩东山的时候,他的脸上虽然还有些僵硬,不过之前那突兀的阴冷神色已经收敛了下来。

    “韩老太爷。”任瑶期低头屈膝行礼。

    韩东山换脸换得飞快,说话的时候已经是一片和煦慈爱:“哦,你是任家的闺女?”

    任瑶期低声应了一声是。

    韩东山的目光在任瑶期身上停留了一瞬,又看向韩云谦和韩攸,眼中有一丝利芒闪过。韩云谦低头恭顺地站着,韩攸却是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你先陪着任五小姐去亭子里坐。”韩云谦虽然没有看韩攸,却像是知道她对祖父的害怕,轻声为她解围。

    韩攸抬眼看了韩东山一眼,可能是因为顾忌着任瑶期在场,韩东山点头让韩攸退下。

    韩攸松了一口气地同时,又有些担心地看了自己的哥哥一眼,有些犹豫不决。

    韩云谦对她温和地一笑:“去吧,好好招待客人。”

    韩攸这才低头拉着任瑶期离开。

    等任瑶期和韩攸一走,韩东山的脸就立即又冷了下来,且二话不说撇下韩云谦就继续前行。

    韩云谦低头跟了上去。

    韩东山径直来到了那间院子门口,守在一旁的扇儿见是韩东山来了,忙跑过来行礼。

    “有没有找到人?”韩东山淡声问道。

    扇儿摇了摇头,有些紧张道:“可能并没有进去,而是去了别处。哑婆已经将门锁上了。”

    韩东山抬手敲了敲那扇红漆木门,不多会儿门就又被打开了,哑婆伸头出来一看的韩云谦忙将人迎了进去,韩云谦也跟了进去。

    等院门一关上,韩东山就冷冷地瞥向韩云谦发难道:“谁允许你们将人带进来的!”

    韩云谦低头道:“进门是客,总不能连园子也不让客人进。”韩云谦看了哑婆一眼,“哑婆一直守在这里。并未见人进来。那间屋子又是从外头落了锁,就算是有人误闯,也进不去。”

    哑婆闻言却是抬头似是想要比划什么,可是一对上韩云谦那平和温润的目光便又将稍稍抬起来的手又放下了。

    韩东山的脸色总算是好看了一些,却是冷冷道:“如此她也算是捡了一条命!”

    他的声音寒冷阴狠,让人听了忍不住心理发怵。

    “去开门。谦儿跟我进来!”韩东山对哑婆示意。

    他说的开门并不是开院门。而是这座院子后一进的堂屋。

    哑婆从自己的腰间掏出一把铜钥匙,走在韩家祖孙两人前头往后院去了。

    等三人的身影消失在了前院,从前庭北房房檐下的一个柱础后面突然探出一个小心翼翼的头来。

    因为这个柱础一进门就能看到,算是在人的眼皮子底下,且并不算大。所以之前哑婆满院子找人的时候不由得忽略了这个地方。

    而这个探出头来的人不是任瑶亭还能有谁?好在她身子纤细,能藏得住,不然就被人抓住了。

    任瑶亭似是也知道自己闯了祸。脸色苍白,面色焦急。她往院门的方向看了看,之前她听到了门闸落下的声音,知道自己就算现在趁着人去了后院跑过去说不定会惊动里面的人。而且她也不知道门口还有没有人守着,她刚刚听到有女子说话的声音。

    现在她无比后悔自己因为好奇,用计骗了韩攸偷偷闯了进来。刚才韩老爷子的话让他忍不住发抖,虽然她不明白为何韩云谦那么温文儒雅的翩翩君子会有这样一个脾气暴躁的爷爷。

    此时的任瑶亭虽然意识到自己闯了祸,却没有想到自己闯的祸是致命的。所以她只认为韩东山是个脾气暴躁的人。对于他之前说的那句“如此她也算是捡了一条命!”的话也认为是韩老爷子发泄脾气的话,并未当真。

    她此时担心自己会让韩家的长辈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甚于担心自己的生命。

    那边,任瑶期跟着韩攸走了一会儿。韩攸却是突然停了下来,摸着自己的手腕惊呼一声道:“咦?我的手镯不见了?”

    她提了提袖子,果然右手手腕上是空的。

    “这可怎么办?这镯子是祖母送给我辟邪的。”韩攸满脸的焦急。

    她身边的丫鬟也吓了一跳:“小姐。您的手镯怎么会不见了?若是掉到地上的话应该也有声响啊。”

    韩攸一脸焦急:“那只镯子原本就大了些,容易脱落。应该是之前我与亭姐姐在鸽子花树那里的时候不小心被什么枝叶挂了下来。那里的草比较厚,就算是掉到地上也听不见声音。”

    说着韩攸对自己身后的丫鬟吩咐道:“你们快去那里给我找找,肖大姑说我今年运道不佳祖母才给了我这只她以前戴过的让高僧开过光的玉镯。若是丢了,就辜负了祖母一番心意了。”

    韩攸身后的几个丫鬟忙应声去了。见韩老太太身边的那个叫琴儿的丫鬟还在原地站着,韩攸焦急道:“琴儿姐姐你也去帮我找啊。她们几个都笨手笨脚的!”

    琴儿闻言有些犹豫道:“小姐您身边不用人伺候么?”说着还看了任瑶期一眼。

    “前面就是亭子了,婆子丫鬟都在那里,我还短了人伺候不成?你快去帮我找照看。对了,看看在假山那里没有,我之前寻亭姐姐的时候在那里都留过。”

    琴儿看了看不远处的亭子,想着韩老太爷定是往那院子去了,小姐定不会故意犯老太爷的忌讳再往那里去,便点头应了下来:“奴婢这就去找,小姐别担心,总在那里不会跑的。”

    韩攸点了点头:“快去快去。”

    琴儿忙往东边的岔道去了。

    等人一走,韩攸却是一把拉住了任瑶期的手,一脸的凝重:“瑶期姐姐,你跟我来。”

    “攸姐儿?”任瑶期惊讶地看向韩攸。

    韩攸也不管任瑶期同不同意,拉着她转身就往回走,一面小声解释道:“我是故意支开她们的,亭姐姐……”她话语一顿,转头看了任瑶期身后的苹果一眼。有询问般地看向任瑶期。

    任瑶期笑道:“无妨,她不会说出去的。”

    韩攸这才叹道:“你们身边都有能信任的人,我若是做了什么身边的人定是会告诉祖父祖母的。就连哥哥……”说到这里,她惊觉自己又失言了,忙将话头打住。

    任瑶期将她的话在心里一琢磨。韩攸的意思是她和韩云谦身边并没有心腹?伺候他们的人都是忠于韩老爷子和韩老太太的?

    只听韩攸的声音越发压低了些:“瑶期姐姐您听我说,亭姐姐刚刚一定是悄悄跑到那个院子里去了。不过我祖父也去了。她这会儿想要出来肯定是出不来的。若是被我祖父知道了,后果不堪设想。我们一定要在她被发现之前将她带出来。”

    韩攸的小脸上一片严峻之色。

    任瑶期也与她小声道:“为何被发现了后果会不堪设想?不就是一个废弃的书房么?”

    韩攸摇了摇头:“你不明白,我祖父他……他不允许人进那个院子的。只有我祖父,祖母,父亲和哥哥可以进去。我母亲和我也不被允许。信得过的丫鬟门若是进去也只能在第一进的庭院里候着,只有守院子的哑婆能在里面四处走动。刚搬来的时候我曾经因为好奇进去过一次,正好祖父进来了。我就躲在了一个柱础后面。不过我从蓟州带来的贴身丫鬟铃儿却是被祖父发现了。后来……后来哥哥进来悄悄带了我出去,不过铃儿却因为犯了祖父的忌讳被打了板子卖掉了。”

    韩攸眼神有些黯淡:“铃儿自小就服侍我,也只有她是只向着我一个人的。”

    那个院子的事情连韩攸这个韩家人也不知道?任瑶期不由得讶异。

    “刚才亭姐姐与我打听过那个院子的事情,我也与她说了这些。她还说要我带她进去看看,我说我不敢,她也就没有说什么了。不过现在满园子找她不到,我觉得她肯定是进那院子里去了。”

    任瑶期疑惑道:“既然她出不来,我们又怎么进去找她?那个叫扇儿的丫鬟好像一直在门口守着。且门也可能是关着的。”

    韩攸闻言却是眨了眨眼:“你跟我来就是了,我有办法偷偷将人带出来。”

    任瑶期虽然有些将信将疑,不过对韩家秘密的好奇让她继续跟着韩攸走。

    扇儿果然还在院子门口守着。韩攸对任瑶期道:“能让你的丫鬟等在这里吗?”

    任瑶期想了想。点头吩咐苹果:“你在这里等着,若是有人问起来你就说是来帮韩小姐找镯子的。”

    苹果小声应了。

    韩攸拉着任瑶期穿进了园子里的一条岔路。

    等再钻出来的时候,任瑶期才发现韩攸带着她从扇儿面前绕了过去。最后停在了一个院墙前。

    任瑶期仔细打量了一下周围,发现这里应该是那座神秘院子的侧墙。

    韩攸又拉着任瑶期往狭窄的甬道里穿过,一边走一边低头看墙砖。不久之后终于停下脚步:“是这里。”

    她将牵着任瑶期的手放下,自顾自地蹲下身去敲墙砖。

    任瑶期站在一边好奇地看着,只见韩攸找准了一块大青砖,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动作的,那块大青砖竟是被她推着往里面移动了半寸,露出了一根铁丝。韩攸拉住铁丝往外使劲,转头又被拉了出来。任瑶期知道这块砖是可以移动的,便也蹲下身帮韩攸用力。

    两人一起将砖头拉了出来,韩攸又去移挨着的另外一块。第一块砖出来之后,接下来的就轻松多了。一连移走了四块砖头,韩攸指着下面让任瑶期看。

    原来又一个洞,下面的土也被人挖空了一块,竟是能容得下一个人,就像是一个狗洞一般。

    任瑶期不由得惊讶。

    韩攸小声解释道:“这个宅子原本的主人有个小儿子十分顽劣,就在园子里建了这个书房,将人拘在这里读书。不想那个小儿子也有几分聪明,就偷偷挖了这个洞,时不时偷溜出来。我是不小心发现一本那人留下来的手记才知道这个秘密的。那次我也是从这里进去的。瑶期姐姐,你在这里帮我望风,我自己进去找人,你还是不要与我一起进去了,人多了反而会不方便。”

    任瑶期看了那只“狗洞”一眼,点了点头:“你进去的时候小心些,别让人看见了。”

    韩攸将自己外头的罩衫脱下来交给任瑶期拿着,这样等她出来的时候将外衫穿上别人就不会发现她里面的衣服是脏的。

    “从这里进去有个鱼缸挡着,我小心一些应该是不会被发现的。我祖父他们现在应该不在前院。”

    韩攸怎么知道韩老爷子不在前院?任瑶期不由得想。

    想必韩攸其实还是知道一些什么,只是没有说出来吧。

    不过从她肯冒着被自己的祖父责备的险来找任瑶亭,又肯对她这个不熟悉的人解释这么多,韩攸为人还是很良善的。

    ******

    迟到了╯﹏╰

    .
本章结束
一定要记住丫丫电子书的网址:www.shuyaya.cc 第一时间欣赏《嫡谋》最新章节! 作者:面北眉南所写的《嫡谋》为转载作品,嫡谋全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嫡谋最新章节,而丫丫电子书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嫡谋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嫡谋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丫丫电子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嫡谋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嫡谋介绍:
前一世,所谓的血脉至亲告诉她,能为家族利益献身是她身为任家女子一生最大的荣耀。
结果她与姐姐反目成仇,让母亲垂泪早逝,累父亲血溅箭下……
重生于幼学之年,她再不是那任人摆布的棋子!
心怀鬼胎的姨娘,狼心狗肺的长辈,咄咄逼人的外敌,朝堂暗处的冷箭……
且看她如何谋算人心,一一揭去他们的画皮,灭之于无形!
所谓荣耀,是守护所爱至亲一生平安顺遂。
所谓荣耀,是但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