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电子书 >> 其他小说 >> 嫡谋TXT下载 >> 嫡谋章节列表 >> 嫡谋最新章节

第188章 试探

作者:面北眉南 下载:嫡谋TXT下载
    在院子落匙之前,香芹回了林家,将今日的事情细细与任瑶期说了。

    任瑶期瞧着她一脸喜形于色的模样不由得好笑。

    “小姐,您不知道,今日林家的嬷嬷一见方夫人和九小姐回来就讨要荷包,九小姐脸色虽然不大好看也还是让丫鬟下去拿了,结果当然是荷包不见了。您当时没有看到林家那个嬷嬷的脸色。哎哟,乐死奴婢了!”

    任瑶期笑睨了她一眼:“这次没有落下把柄吧?”

    香芹忙道:“五小姐放心,这次绝对不会出错。何况方夫人和九小姐都出门了,这事儿绝对是神不知鬼不觉的。说起来那位方少爷还真是呆,连身上的荷包被人调换了好几次都不晓得。”

    “好了,你今日也辛苦了,下去歇着吧。”任瑶期笑道。

    香芹应了,笑容满面地下去了,临走之前还笑嘻嘻地道:“五小姐出马就是不一样,看她们还敢不敢欺负我们三小姐!”

    而此时任家别院里,任瑶英还指挥着一屋子的丫鬟四处寻荷包,可惜连个影儿也没有找到.

    任瑶英的丫鬟椿儿一脸沮丧:“奴婢明明记得收在柜子里的,怎么会不见了呢。”

    任瑶英皱着眉头:“再仔细找找,看看有没有在衣服里包着。”

    “衣服都一件一件打开看过了……”

    一直坐在一旁不做声的方夫人突然出声打断道:“算了,别找了。”

    任瑶英看向刘氏:“舅母,林家这是什么意思啊?怎么突然想起来问我要荷包了?这送出去的东西还往回要,我还是第一回听说了!偏偏就这么巧,荷包不见了!”

    刘氏垂了垂眸子,半响,叹息了一声:“我们被人算计了。”

    任瑶英一愣:“舅母,您是说……”

    刘氏摇了摇头,正要说话。她身边的一个婆子走了进来,凑到刘氏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刘氏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且越皱越紧。

    任瑶英走进了些,只听到那婆子最后一句:“……只查到这些,我们带来的人不多,大部分还跟着出门了。”

    任瑶英却是由着这话回过味儿来。狐疑道:“舅母,是不是三姐那边在捣鬼?”

    刘氏挥手让那婆子出去了,然后叹了一口气看向任瑶英:“你娘之前说她们不足为虑,看来还是看走眼了。我之前说让你忍一忍,不要在这个关头与她争那一时之气。你偏不听。”

    任瑶英咬了咬唇:“我做得很小心,三姐不也没有找到证据吗。何况她们与我们本就是死对头,就算没有这次的事情她们也不会让我们好过。”

    刘氏看了任瑶英一眼。有是一叹,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第二日上午,任瑶期正在任时佳屋里逗岑哥儿玩,外面门房来报说方太太刘氏又来了。

    刘氏今日还是来见林三太太的。

    任时佳是个软绵的性子,最后还是推脱不得带着刘氏去见林三太太,这次任瑶期没有跟着一起去,不过没过多久任时佳就回来了。

    林三太太今日身体微恙,不愿见客。

    任瑶期惊讶道:“三太太怎么突然病了?我们在府里也没听说啊。”

    任时佳净了手。从奶娘手里接过了岑哥儿。任老太太又给岑哥儿找了一个奶娘,已经不需要任时佳再亲自喂养。

    “我瞧着三嫂应该没有病,就是不想见表嫂罢了。刚刚我把表嫂送走之后。三嫂谴了她身边的大丫鬟来与我说,让我有空带着岑哥儿过去与玲姐儿玩。这是在暗示我,以后不要带外人过去呢。”说着任时佳呼了一口气。“我也不愿意搅合进她们这些事情里去,这下最好了,落得个清净。”

    任瑶期闻言一笑,坐到任时佳身边去逗弄岑哥儿,不再谈刘氏的事情。

    下午,任瑶期应约去了燕北王府。

    萧靖琳见了任瑶期就道:“我还以为你今日也不来了呢。”

    任瑶期笑着上前去挽住了萧靖琳的手臂,跟着她往王妃的九阳殿走,一边小声在她耳边道:“当然要来,不然郡主弹琴又要偷懒了。还有昨日,多谢郡主帮忙了。”

    昨日方夫人和任瑶英没有去苏家而是来了燕北王府,是因为任瑶期给萧靖琳捎了信,让她帮个忙。

    萧靖琳摇了摇头,并不在意,只道:“我可没有偷懒,先生说我琴艺大有进步,一日千里!”萧靖琳表情认真。

    任瑶期戏谑地睨了她一眼:“那正好,我一日没听你弹琴了,看看有没有千里之别。”

    两人正说说笑笑地往九阳殿走,半路却是被一个丫鬟给拦住了,萧靖琳看着那丫鬟就是眉头一皱。

    “郡主,老王妃请您去一趟寿安殿。”

    “祖母可有说找我何事?”萧靖琳恢复了面无表情地模样。

    丫鬟低头道:“奴婢不知,老王妃只是让奴婢来请郡主。”

    萧靖琳不再多言,转头对任瑶期道:“我去去就来,你先去九阳殿等我吧。”

    任瑶期正要答应,不想丫鬟却是道:“老王妃请任家小姐与郡主一同去。”

    萧靖琳看了那丫鬟一眼,又看向任瑶期。

    任瑶期忙笑道:“一直没有机会拜见老王妃,我与郡主一起过去吧。”

    萧靖琳没有再说什么,带着任瑶期绕过了九阳殿,往寿安殿走去。

    快到寿安殿的时候,萧靖琳在任瑶期耳边轻声交代道:“等会儿见了我祖母,你尽量少说话,少说少错。若是不好回答的,我会帮你答。”

    任瑶期闻言,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暖意,看着萧靖琳点头一笑。

    萧靖琳捏了捏任瑶期的手,便放开了。

    寿安殿的规模比九阳殿要小,却依然很气派,也坐落在王府的中轴线上。

    任瑶期跟着萧靖琳进去的时候,殿中已经坐了几个人了。

    老王妃坐在上首,穿了一件泥金色底子万字不断头镶边绣百鸟朝凤纹的通袖褙子,气质威严。坐在她下手的是一位面容与她有几分相似的中年妇人。一身大红色十样锦妆花褙子富丽堂皇,而依着老王妃坐的身穿紫色衣裙少女是曾经与萧靖琳大打出手的吴依玉。

    任瑶期跟着萧靖琳上前去行礼,那位妇人就是老王妃的独女,宁夏总兵吴萧和的妻子。

    “听说琳儿最近在练琴?练得如何了?”吴夫人看着萧靖琳,笑着问。

    萧靖琳淡声道:“还在练,弹得不好。”

    吴夫人看着老王妃笑:“我就说回来这么久了。也没见着琳儿几回,怪想的。”

    老王妃看了萧靖琳一眼:“别说你没见着她几回,我想要见她也是难。每次还要三催四请的。”

    吴夫人在一旁笑:“母妃说笑了,我瞧着琳儿是个孝顺的。前日依玉还在云太夫人那里见过她一回。”

    任瑶期看了萧靖琳一眼,见她面不改色的站在那里。当没有听出来这些夹枪带棍的话。

    老王妃冷笑了一声,转过头去喝茶了。

    吴夫人的视线转到了任瑶期脸上,笑道:“这丫头长得倒是水灵。不过……瞧着怎么有几分眼熟?难不成我以前还见过?”

    老王妃也朝任瑶期看了过来。若有所思:“她年纪比玉儿还小,你哪里见过了。不过是与你见过的人面容相似罢了。你就是废献王的外孙女?”后面一句话是对着任瑶期问的。

    任瑶期微微低头:“是的,老王妃。”

    老王妃对吴夫人道:“你幼时,我曾带你去过京都给先皇祝寿。那时候你年纪还小,想必是不记得了。”

    吴夫人恍然大悟:“您不说女儿到是忘了。”她的目光在任瑶期身上一转,别有深意,“还真是与那人有几分相像呢。”

    任瑶期虽然站在那里装哑巴,心里却是跟明镜儿似的。

    这对母女在说的人应该是献王的生母。宛贵妃。

    老王妃是先皇的女儿,与她外祖父献王是兄妹,自然是见过宛贵妃的。

    上一世在京都。也有人说她与已故的宛贵妃有几分相像。

    吴依玉坐靠在老王妃身上,狐疑道:“外祖母,娘。你们在说谁?她与谁长得像?”

    老王妃摸了摸她的头,视线柔和了许多,笑道:“说了你也不认得,外祖母带你娘回京的时候,也就是你这般大。”

    吴依玉撅了撅嘴,在外头强势泼辣的少女,这会儿瞧着也有几分娇憨:“那你们什么时候也带我去京都玩?”

    吴夫人在一旁笑骂:“你去京都做什么?”

    老王妃对吴夫人道:“好了,你不是有话要问琳儿?”

    吴夫人想起了正事也不与女儿说笑了,转头看向萧靖琳,一边对老王妃道:“母妃,您瞧孩子还站着呢。”

    老王妃摆了摆手,让萧靖琳与任瑶期坐下,任瑶期跟着萧靖琳坐到她下手。

    “琳儿回来也有好些日子了吧,以后会在云阳城里常住么?”吴夫人想了想,笑着问道。

    萧靖琳看了她一眼,淡声道:“听从父王安排。”

    吴夫人喝了一口茶,笑容和煦:“说起来琳儿年纪也不小了,又是个女孩子,还是跟在父母身边比较好。边关都是些粗野的汉子,你年纪小的时候倒也没事,年纪大了还总往那儿去,以后名声可怎么办?”

    萧靖琳面色不变,想了想才点头道:“多谢姑母担心了,说到粗野的汉子……也不光是嘉靖关有,宁夏那种地方也不少。姑母与表姐能在宁夏待了这么些年且名声还好好的,靖琳自然也不会怕。”

    “放肆!”老王妃冷了脸呵斥道,“你怎么与长辈说话的!”

    吴夫人的脸色也很难看,吴依玉一双眼睛像是刀子一样射在了萧靖琳脸上,脸色阴沉。

    萧靖琳看了她们三人一眼,弯了弯嘴角:“对不起,姑母。我自幼在边关长大,说话比较直,您别与我这个晚辈计较。不过我想,您应当明白我的话与您说的话一样没有恶意才对。”

    吴夫人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强露出一个微笑:“你明白姑母是好意就好。琳儿。姑母这次回来燕北是因为之前王爷曾给你姑父送了一封信,你可曾听说过?”

    萧靖琳摇了摇头:“不知,父王没有与我提过。”

    吴夫人笑道:“哦?我可是听说王爷对你这个女儿信任的很,还允许你像你二哥那样进出书房。你也知道,世子远在京城,你父王身边只有你二哥一个儿子。偏偏他的身子又……”

    萧靖琳皱了皱眉,直接道:“姑母想问什么不妨直言。”她最讨厌这种试探来试探去,半天说不到点子上去的说话方式。若不是在座的是她的长辈,她早就走了。

    *********************************************************************************************************************************************************************************************************************************************************修文中,请晚些时候再刷新。修改后会在文前说明*****************************************************************************************************************************************************************************************************************************************************************************************************************************************************************************************************************************************************************************************************************************************************************************************************************************************************************************************************************************************************************************************************************************************************************************************************************************************************************************************************************************************************************************************************************************************************************************************************************************************************************************************************************************************************************************************************************************************************************************************************************************************************************************************************************************************************************************************************************************************************************************************************************************************************************************************************************************************************************************************************************************************************************************************************************************************************************************************************************************************************************************************(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本章结束
一定要记住丫丫电子书的网址:www.shuyaya.cc 第一时间欣赏《嫡谋》最新章节! 作者:面北眉南所写的《嫡谋》为转载作品,嫡谋全部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嫡谋最新章节,而丫丫电子书又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嫡谋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嫡谋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丫丫电子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嫡谋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短信给管理员,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嫡谋介绍:
前一世,所谓的血脉至亲告诉她,能为家族利益献身是她身为任家女子一生最大的荣耀。
结果她与姐姐反目成仇,让母亲垂泪早逝,累父亲血溅箭下……
重生于幼学之年,她再不是那任人摆布的棋子!
心怀鬼胎的姨娘,狼心狗肺的长辈,咄咄逼人的外敌,朝堂暗处的冷箭……
且看她如何谋算人心,一一揭去他们的画皮,灭之于无形!
所谓荣耀,是守护所爱至亲一生平安顺遂。
所谓荣耀,是但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